打开主菜单

農宗答問

農宗答問第一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文集

問:百畝之法,限田之法也,古也然乎?答:否否。吾書姑舉百畝以起例,古豈有限田法哉?貧富之不齊,眾寡之不齊,或十伯,或千萬,上古而然。漢以後末富,三代本富;漢以後以財貨相倍蓰相十伯相千萬,三代以田相十伯千萬。相百也故曰陌,相千也故曰阡。大抵視其人之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矣。天且不得而限之,王者烏得而限之?且夫後世之末富,以財貨相十伯千萬,世宗莫得而限之,三代烏能限田?三代之季,化家為國之主,由廣田以起也。

問:漢代眾建諸侯而少其力,其義何若?答:此為漢主謀諸侯王之善,非諸侯王自謀之善,王子侯而諸王竟不振。賈誼、主父偃,漢之忠臣,其漢諸侯王之忠臣耶?

問:宋張氏九世同居,流俗以為美談,何必有大宗?答:魯以相忍為國,非姬周太平之魯可知,況以相忍為家,生人之樂盡矣,豈美談耶?

問:既立農宗,又不限田,如此天下將亂,恐天下豪傑,以族叛,以族徙,以族降散,則如何?答:此亡國之所懼,興王之所資也。孟子曰:「為政不難,不得罪於巨室。巨室之所慕,一國慕之,一國之所慕,天下慕之。沛然德教,溢乎四海。」孟子籌之至熟矣。如此一代之祖,可省十年用兵。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