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近世社會齷齪史
第九回
第十回 

第九回 揭行藏有心行詐術 喬笑語當面撒奇謊 编辑

  且說魯薇園在紫旒處吃了酒回去,因為打聽不出伊紫旒的真話,當晚和李閒士商量,要和閒士暫借二萬五千銀子,送入滙豐,取一個存摺,作為五百股,先交了一半的股銀,送給紫旒,看他收不收?他若是收了,便是子遷一黨的,就去告他,在他身上要交出子遷來。閒士道:「這倒使得。只是明日是禮拜,要後日辦的了。」到了次日,閒著沒事,閒土又有正事到外面去了,所以薇園一個人走了來,要探紫旒口氣。

  紫旒接著,便是天花亂墜的一片閒談。說話中間,仍然是辦金礦有如何好處,這股票將來一定要值到若干倍的,可惜兄弟力量淺,只認得一百股。薇園道:「兄弟的五百股,打算先交一半,明日便送來,紫翁代收,不知可使得?」紫旒暗暗好笑,想道:「他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呢!天下那裡有這般容易相信人家的道理,且等我做弄他一做弄。」想罷,道:「這個且商量起來看。喬子翁雖不曾交代兄弟代收,然而暫時收了,等他信來,知道地方,匯給他也好,或者簡直存在這裡,等他回山東時,一起帶去更好。但不知那一半幾時可交?據兄弟看來,還是一起交的好,他那章程上一回交足的,另外有利益呢。」薇園道:「看罷,如果來得及,我不定也一回交足了。」說罷,便辭了回來。和閒士商量,明日禮拜一,準定照辦。

  且說紫旒送薇園去後,天色已晚,就走到張梅卿處,告訴他如此如此。梅卿大喜,又交代阿巧及房中粗使的老媽子、丫頭,都是如此如此。梅卿又叫了菜來,留紫旒晚飯,自己對坐相陪。吃過之後,再談了一會,方才別去。臨去又叮囑一番,說道:「不是我心狠,實在他太可惡了。」說罷便走到花錦樓處不提。

  且說薇園得了紫旒肯收銀的話,便信這一定是子遷一黨。到了次日九點鍾後,央及閒士向莊上划了二萬五千銀子,一同到匯豐去,用魯薇園的名字存了。取了存摺,便一徑到鴻仁裡尋紫旒,誰知他家人說:「昨夜沒有回來。」閒士道:「在那裡過的夜,你們可知道?」家人道:「往常不回來,無非住在花錦樓那裡,昨夜是不是,可不曾知道。」薇園道:「那麼我們在這裡等他,你們打發人去請他回來。」家人答應了,果然請了回來,與薇國相見,寒暄已畢,薇園便雙手遞過那二萬五千兩的匯豐存摺道:「這是五百股的一半,請紫翁代收了。」

  紫旒連忙推住不接道:「薇翁莫忙。兄弟昨天說的是笑話,天下豈有輕易代人收存二三萬銀子的道理?並且他臨走時,那收單股單也不曾留下一張,兄弟收了下來,又拿甚麼出立收據呢?」薇園再三叫收,紫旒再三不肯,只得罷了。說話之間,家人送進來三四張新聞紙,紫旒隨手取過一張,略略看了幾條題目,便抽出第二張來看,故意裝作失驚打怪的樣子道:「呀!這是甚麼話呀,這是甚麼話!薇翁、閒翁,你二位看見了沒有?」說罷,遞了過來,指給二人看。二人舉目看,是上面載了一條本埠新聞道:

  喬某冒充山東金礦局總辦,在大馬路鴻仁裡設局誆收股分,事為山東撫帥所聞,特委魯薇園太守來滬澈查。太守到滬後,明查暗訪,盡得底蘊,昨函請俞笠翁明府提訊。詎喬先已得風,早行逃遁,原差只得照復。不知如何了結也?

  看官,難道那魯、李二人,就不曾看過新聞紙麼?偌大的豐盛祥金店,難道不看新聞紙的麼?為甚他二人直到此時,被紫旒指點才看見呢?不知凡是看新聞紙的人,無非看看第一張幾條專電及緊要新聞罷了。那第二張以後的各省新聞、本埠新聞,除非認真閒暇無事,才拿他當閒書小說看看;有事關心的,或者看看本埠新聞。那魯李二人一早起來,便忙著辦這件事,又無關心的事體,如何看得著這本埠新聞呢?表白出來,免得看官們說是我著書的漏洞。至於伊紫旒,他是前一天預種下根子的,所以有心檢出來看。上回書中,先已表明,不必多贅了。

  且說薇園、閒士看罷了這一段新聞,不覺面面相看。薇園道:「外面怎麼就知道了?」閒士也不知所對。回眼看紫旒時,他卻在那裡裝得目定口呆的樣子,在那裡出神。過了好一會,方才說出話來道:「不料我伊紫旒一生自負精明,今日落了個騙局!薇翁,你既是來查這件事的,我們初見時為甚不說起?若是兄弟早點知道,就可以設法羈留住他了。」薇園道:「就是兄弟連日也在這裡懊悔,電稟已經去了,上頭復電也來了,他卻逃去了,叫兄弟如何銷差呢?」紫旒呆著臉道:「兄弟憑空去了一萬,這又如何說法?」閒士道:「你二位此刻不必著急,且商量個善法看。」紫旒又呆著臉道:「一萬銀子,別人或者不在眼內,在我可是身家性命的了。」閒士見他所答非所問,怕他是急壞了的,便拉了薇園一把,一同辭了出來。紫旒也只呆呆看著,並不相送。等他二人出了大門,才哈哈大笑道:「好奴才!好崽子!要拿當來給我上呢!且叫你試試我的手段。」

  說罷,正想出去,忽然牛性又來了,對著紫旒深深一揖道:「伊紫翁!伊老爺!昨天算我不是,望你海涵。解鈴還仗係鈴人,珠花是你拿去的,求你還代我拿了回來,我好好的謝你。」   紫旒也深深一揖道:「牛先生!牛老爺!昨天算我不是,望你海涵。解鈴還仗係鈴人,那□□交情四個字,是你代我惹出來的,求你去代我洗刷了罷。我在上海十多年,年年吃花酒碰和,可是守身如玉的;一旦栽上我這個名氣,實在有點難過。」

  牛性道:「算了,是我的不是。伊紫翁!伊老爺!謝謝你,饒赦了我罷。你如果不替我設法,叫我拿甚麼去賠?你只當做好事罷。」紫旒道:「這個那裡有法可設?除非還是你的巡捕房、包打聽之一法,不是如此硬討,她那裡肯拿出來?」牛性道:「如此,我便去報巡捕房。」紫旒道:「你怎樣報法?」

  牛性道:「自然要先請教過你。」紫旒道:「這也無所用其請教,你只不要再牽涉我便了。」牛性道:「不牽涉你,說那個過付給她的呢?」紫旒道:「你自己是個珠寶掮客,難道不能交給她的麼?」

  牛性想了一想,沒奈何,只得自己到巡捕房去告:只說張梅卿說是要買珠花,自己把一對珠花交給她,不料被她?住不還,求派個包打聽去代為討回。原來巡捕房遇了這等事,作為拐騙案,最是注重,牛性又和捕房上下人等有點認得,大家都知道他是個珠寶掮客的,就信了他的話,派了一名中國包打聽(以後省稱華探),一名外國包打聽(以後省稱西探),一同到了張梅卿家。梅卿笑語承迎道:「牛老爺,你好意思,兩天不來,我正要打發阿巧請你呢?」牛性道:「請我做甚麼?可是還我東西?」梅卿道:「甚麼東西?」牛性道:「你不要裝呆,我的珠花呢!」梅卿斜飄著眼睛,看了牛性一眼,伸手向牛性臉上輕輕的扭了一下,笑道:「虧你好意思說出來!」牛性怒道:「甚麼好意思不好意思!」指著那華探及西探道:「中西包打聽都在這裡,你好好的拿了出來便罷。」那華探接口道:「他到捕房告你,乾沒了他的珠花,趕快拿出來了事。」

  梅卿聽說,忽的翻轉了臉皮,對牛性道:「你若是捨不得,就不要做闊佬,弄出這鴨屎臭事情來(鴨屎臭,吳諺,自取其辱之意)。」回頭對那華探及西探道:「他叫過我許多的局,便是我的客人,前一向才與我有了□□交情,送我一對珠花,如何說是我乾沒的?」說話時,阿巧與及房中一切粗使老媽子、丫頭,圍了一大群,在那裡看新聞。梅卿說畢,都異口同聲的說道:「倒不曾看見過這等客人,送了東西給相好的,卻去叫了包打聽來討,真正是新聞!」阿巧又道:「牛老爺,你那天住夜,我記得你還出了二十元的下腳(宿娼犒婢媼之稱,亦吳諺也),今天可要一起討還?」又一個老媽子道:「客人送東西給先生,其實不關我們事。那天我看見牛老爺遞那珠花給先生,先生雙手接過,我眼讒,走過來看一看,問牛老爺買了多少錢?牛老爺說:『有限得很,千把洋錢。』嚇得我不住的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還替先生說了多少謝謝呢。」那西探本來是懂得中國話的,他們的七言八語,一一都聽見了,梅卿對牛性那種狎昵情形,也都看見了,便向牛性啐了一口道:「你自己不要臉,送了東西給人家,又要反悔,卻拿我們來捉弄!」說著站起來,帶了華探,一徑走了。

  牛性此時百口莫辯,坐在那裡目定口呆,看見他兩個走了,也只得起身跟著走,一路上還受了那華探多少埋怨。牛性無奈,只得把先是伊紫旒借去的話,如此這般說了一遍。華探頓足道:   「既然如此,你方才到行裡(滬上公人稱巡捕房為行裡),為甚不告伊紫旒?」牛性道:「先是他總怪我自己到梅卿家去討僵了,又和他落了個□□的名氣,下了車子,十分怪我,不肯再和我經手去討,我再三求他,他才叫我報捕自己去討的,卻不料鬧到這個樣子。此刻可否煩你和西探說一聲,同到紫旒那裡去一趟?」華探道:「你起先並不是告姓伊的,外國人那裡肯去?況且伊紫旒這個人能言舌辯,在上海若干年,上下人等,三教九流,他沒有不認得的。他有心賴你,就是我們去也不見得有用。」說罷,徑和西探兩個回去銷差。牛性只得又去訪伊紫旒,求他設法。走到伊公館,家人回說:「已經出去了。」只得怏怏而回。

  原來紫旒自從牛性去後,忽然又想起做弄薇園,便拿起筆來,變換字跡,寫了一封假信,只當是子遷寄來的。上面寫的是:「到粵之後,即在沙基大街租定房屋,設立招股處,魯薇翁處之股銀,祈囑其用金礦局名字存放匯豐。初到事忙,不及多敘」云云。寫好了,便尋出所填那張一百股的股票,一同放在身邊,徑去尋魯薇園。走到豐盛祥時,李閒士接著道:「剛出去了,一時不見得便回來。晚上只怕要在蘭芬那邊。」紫旒只得出來,明知牛性討珠花不著,一定要來尋自己,所以並不回去,順著腳走到大新街,要到四馬路。才走到三馬路口,忽有人在後面叫道:「伊老爺!」紫旒回頭看時,卻是東協泰馬車行的東家吳孝善。紫旒便立住了腳。孝善道:「伊老爺今天可到張園去?」紫旒正在沒處消遣,聽了這話,正合下懷,因問道:「還有好車子麼?」孝善道:「有,有,有。有一部橡皮輪子的新皮篷,才買來了幾天,沒有用過幾回,可要套起來?」紫旒點點頭道:「我到三萬昌等你。」孝善欣然去了。

  紫旒走到三萬昌,那一班本埠訪員,不免又爭著招呼,紫旒也借此餓延了片刻,等馬車放了來,便起身要行。內中一個訪員拉著問道:「伊老爺,你可知道那魯薇園查辦的事怎樣了?」   紫旒道:「有甚怎樣?你們到底是飯桶,告訴了你們還鬧不清楚。」訪員道;「我們只知道訪他外面的情形,至於他骨子裡的事,我們怎生知道?伊老爺,你告訴我們一點。」紫旒附了他的耳朵,悄悄說道:「那姓喬的那裡會得信,原來就是那魯薇園得錢賣放的。」說著,便匆匆下樓去了,跨上馬車,馬夫放開韁,晃了一鞭,那馬放開四蹄,風馳電掣般到了張園,在大洋房前下車,走將進去。只見鬢影衣香,履舄交錯,遊園士女,已經不少了。

  紫旒正要和那些妓女說笑,忽然劈頭遇見了五少大人。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八回 ↑返回頂部 第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