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小人以安天下封事

退小人以安天下封事
作者:馬中錫 明
本作品收錄於《東田文集

臣聞天下之事,眾君子成之而不足,一小人壞之而有餘。夫以一小人尚足以壞天下之事,况彼此附依,聲勢相倚,又非一人乎。

臣謹按:太監蕭敬、蔣琮,本皆刑餘小人,俘囚殘孽,粗識詩書,遂滋姦偽能,壞大事無如此徒。蕭敬誤用於先朝,尋遭彈劾,未幾謀復於司禮,竊弄威權,幾壞朝政,海內寒心。尚賴陛下覺其姦邪,亟賜屏除,中外人心翕然稱快。但自去年以來,仍復柄用,不知過情之譽發於何人,而言官封章未賜省覽,言之愈切,任之愈專。其蔣琮者,初以慧黠得侍掖庭,頓爾生姦,自取棄外,後復夤緣內倖,得以守備南都,恃其小才,動輒妄作人非,巷伯之賢,諫竊執藝之說,因而得計,遂害善良,姦狀屢經論劾,聖意堅執不回,不究蔣琮,反罪言者。

夫蕭敬所掌者,朝廷箋奏之文;蔣琮所居者,祖宗根本之地。一盤據於內以專生殺予奪之權,一依憑於外以快恩讐報復之欲,是王氏三窟有其二矣,天下事豈難壞哉。且自古誤國之臣多矣,其間或有顧其身家、念其妻子,至沒齒不敢為惡者。獨宦官者,身罹薰腐性異士夫,室無妻孥之可樂,故利勢以自娛;後無子孫之可懷,故敢為而無忌。然猶幸其不事詩書,罔資奸偽,徒知貪欲而不知害忠良,徒知怙恩而不知竊權柄。使或小識之無,粗知章句,則必至於升國監而講易,豈復有能下蠶室而述史者乎?蕭敬、蔣琮,殆近之矣。釋今不治,後將噬臍。臣恐天下之事,不足二人壞也。

伏願皇上以天下為念,以小人為防,不惑羣議,斷以宸衷,將蕭敬退還裕陵司香,蔣琮取回海子管事,戒其勿與士夫為仇,勿再夤緣用事。不惟陛下於宦官能盡保全之道,而蕭敬、蔣琮亦得永保其首領於將來矣。臣意切直,干冒天威,罪當萬死,雖就碪鑕,所不敢辭。臣不勝拳拳,為國之至。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