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劉學博序

送劉學博序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瀟碧堂集/12

天下所以治平者,獨賴是二三青衿耳!而其冶鑄之功,首寄之郡若邑之為博士者。博士任重而權輕,所教之人,皆天子異日所與共治天下者。彝倫之堂,與先司寇師比屋南向,左詩書而右禮樂,其教行則天下泰,教不行則天下塞,非區區刑名錢穀,關係一郡邑者。而其官乃至不得與長吏肩,無論直指校文,二千石諸大吏,降而有司,皆得治其臧否,北面而奔走之,如其屬,兢兢然伺其口齒,奉行惟謹。而所為弟子員者,又多高心闊步,方領大帶,仰目而視,如所不屑。其賢者可以理諭,而其不若者不可以刑督,其難視馴百姓倍蓰。夫以極重之任,挾不威之權,而禦不可刑督之驕子弟,是猶縣九鼎以一毛,而帥諸嬰以扛也。

劉君必登者,南昌人,以訓遷吾邑諭,邑諸生畏而愛之。朔望課其卷,繩以程、朱之脈,無不肅者,暇則進之道先賢故實。君饒吏才,當事者委署委堤,皆有能聲,語具別碑中。先師殿圮,君毅然捐月俸,議加修構。直指而下賓之,何論長吏。其重固然,所謂輕與難蓋未有,餘甚異之。今君又自吾邑授撫州矣,屢遷而得儒秩,饕者以為冷且儉,而君甚喜,以為但自去其輕與難,吾之任固有重於他吏者也。

蓋余嘗授京兆,未幾而教國子,又未幾而授儀曹。三遷皆領諸生,同志嘲余有青衿緣,他日或為校文,但不知措大運何日脫耳。今余亦以此嘲君,他日其為六館乎?兆三之矣。然則君與余,皆有青衿緣者,但知其重,不知其輕且難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