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送吳君序

送吳君序
作者:龔自珍 清

十八九讀古書,執筆道天下事。有執予裾而訊者曰:世固無人,慎勿為若言。則怒喙之曰:否!奈何無人?入世五六年,窺當路議論顏色,車敝敝周乎國門。又有執予裾而訊者曰:世尚有人,安用若?則又怒而喙之曰:否!奈何有人?始之否也,不知其無也;繼之否也,不信其有也。東西南北以為客,遊海然而心茫洋,目迷澌,乘孤舟洄乎大漩之中,颶浪訌作,魂魄皆渙散,怪鳥悲鳴,日暮冥冥,求所謂奇虯、巨鯨、大珠、空青卒無有。已矣!退而歸於垤。心已定矣,睫已合矣,槁乎其如息,傫乎其不任負載。然而有叩吾門,貢吾以奇虯、巨鯨、大珠、空青之異者,疑十而信一。疑十而信一,則是誌已忘也,誌忘則欲其驚也難。且勸複往,則必色色恐矣。求涼而飲冰,求熱而熾炭,求絕交而寂寞,求得朋而奮起,不亦順乎?何居,吳子之以炭投我於冰之辰也?意者造物使予不平,凡所求焉,無一而使之平,始之否也則繆矣!繼之否也又繆矣!吳子來,是造物者雜以冰炭投於餘之心也。吳子請行,其複之於海乎?倘見有少年孤舟獨行者,郵以肨予,予請複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