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送少司馬蔡師閩櫬文

送少司馬蔡師閩櫬文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8

天啟五年十月四日,總督、兵部右侍郎蔡元履先生解任將歸閩中,以病終於平越。楚門人譚元春待之常武,撫櫬而哭。既已莫可奈何,作詩五首、文一篇,告於其靈,庶吾師搖搖之魂知春在此也。其文曰:

昔公之知春也,初亦以亡友鍾子,而春獨以肝膽受知,則似乎不因人而自伸於知己。其間勁直無回之氣,精微無漏之學,與孤介無染之品,一見一回深,一書一番入,而春亦能細察其所以。蓋其志不雜而切於軍國,才不雜而力於書史,情不雜而篤於友朋,趣不雜而鍾於山水,吾師乎!而雖以雜念如春,亦對公而知恥。嗚乎!所不可及者,破書萬卷,而愛人一事之知;下筆千言,而歎人一字之美。以此立朝、籌邊、持身、居里,真可謂有大臣之風概,而得古人之神理。獨以冰霜之懷,走卒亦忌其堅芳;薑桂之性,鬼神亦畏其高嚴。故公自仕宦三十年來,石壓而筍還出,風偃而木乃起。

憶公萬曆己、庚間,公已拂衣歸鄉,自號遯士,聞疆事之多辱,遂出山而經紀。豈不知時有所難為,而不以時難為而遂止。好水街亭之敗,寧曰無恨;三徑五柳之歸,獨覺不喜。其於存亡進退,瀟然可想,則請問於伏波之石室,與香草之沅沚。

嗚乎!公來黔,方予過京師,鄖署執別,殷勤相訂,但謂公明年凱旋,則相迎於武陵之邸。曾未兩年,而功未成而遽歸,身未歸而遽死。此一言之間耳,而時事之參差,造物之倏忽,已有不可料者矣,而何況乎萬事之終始!嗚乎!十年芳草,見公此路,川光嵐影,作客如故。悲夫!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