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榆次令張元漢考績序

送榆次令張元漢考績序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瓶花齋集/卷06

今時外吏之難,至縣令極矣。懸令之責甚重,而權甚輕。責重,則一邑之一供一賦一饑一寒,皆倚辨於我;而權輕,則時有掣肘之患。民不盡良也,而上之人偏重在民,則民日益驕。為縣令者,日降心抑志以事百姓,如嚴家之保母,栗栗然抱易啼之嬰,若之何能罰必而令行也?朝而謁於道,望塵而拜焉;暮而謁於郵,望簷而拜焉。小而一茶之供,一帷之設,皆長吏躬親視之。小不如法,門者皆得而訶責之。其當意不足以為功;失意,令且懼叵測,將折腰謝過之無地也。又今時詾而立當上者,多中官礦使,其所誅求,能必行於民;而其論奏,能必行於吏。逢其喜,則人疑其品;逢其怒,則又有不可言者。非如從文字得官者,可以理諭而情格也。

往余令吳,碌碌二載,幾至委頓,然是時礦稅之難未有也。適余舅太原令龔惟學書來云:「近日外吏,橫遭百六,而榆次令張元漢以臥理稱,其民懷德而畏威,諸上官意無所不當,其調停稅務也,百姓不見徵會,而大滑無所用其奸。」又云:「晉中近年搜剔殆盡,即有不肖之心者,亦無所用其墨,故廉吏之著聲難。而元漢最以操見知,兩試邑大小頓異,元漢卓有循聲,經三年餘,元漢之褆躬如一日,而百姓之戴之也,如大有之歲。其理繁劇也,若劍之揮空,而良庖之割也。」余聞之嘆曰:「此異才也。今天下多事極矣!得如元漢其人者,棋布海內,雖礦稅交橫,亦何至決裂不可收拾哉!」

元漢者,余同年友元平弟也。往為歷城,亦以循吏稱。單父、河陽之績,著于一門,真異事也。元漢時報政得最考,伯父母寵命,雖不載錫,而榮名則益籍甚公卿間矣。愧余不文,不能宣揚萬一,辱余舅命,不敢以拙陋辭,為述其略如此,且以志作令者之難,張氏吏才之盛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