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長洲劉少府貶南巴使牒留洪州序

送長洲劉少府貶南巴使牒留洪州序
作者:獨孤及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87

曩子之尉於是邦也,傲其跡而峻其政,能使綱不紊,吏不欺。夫跡傲則合不苟,政峻則物忤,故績未書也,而謗及之。臧倉之徒得騁其媒孽,子於是竟謫為南巴尉。而吾子直為己任,慍不見色,於其胸臆,未嚐蠆芥。會同譴有叩閽者,天子命憲府雜鞫,且廷辨其濫,故有後命,俾除館豫章,俟條奏也。是月也,艤船吳門,將涉江而西。夫行止者時,得喪者機,飛不摶不高,矢不激不遠,何用知南巴之不為大來之機括乎?由圖南而致九萬,吾惟子之望。但春水方生,孤舟鳥逝,青山芳草,奈遠別何?同乎道者,盍偕賦詩,以貺吾子?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