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高都事序

送高都事序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02

傳稱子產為政,其所能者亡他(句),能材彼其人焉而已耳。材彼其人(句),人各能其所能,而子產之能無不能矣。裨諶能謀;子太叔文而能行;馮簡子能斷大事;公孫揮能知四國之為,且一辯其人之族姓、班位、能否,又善於辭令。子產間四國之為於子羽,使裨諶謀而簡子斷,然後授太叔行之,是以鄭無敗事。子產善於材使之力也。江浙平章左答納失公徂征淮夷,總制於金陵,急以材使人才為首務,曰善謀、曰善斷、曰善行而善辭令者,皆禮羅於幕府,使各竭其所能,此子產氏之善於能人之能也。

高子今之秀而文者也,又善知四國之為與其人之族姓、班位、能否,而善於辭令者也,是高子一人而兼古者二人之為。此總之者之選於子,如子產之選於太叔、公孫揮也,宜其有補於總制,而總制者無有敗事,都之以幕府元僚,不為過已。

抑余有詰於高子者:今日之兵有曰貓、曰摐者,罔測甚於虜,人知以貓、摐禦虜,不知以虜待貓、摐。既有烈於虜者,吁!知四國之為而辨其人之族姓、班位、能否者,其有不察於此乎?不察不智,察不言不忠,言不力不勇,總製之稱善於材使者,疑不若是,故於高子申以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