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古兗州 通典
卷一百八十一
州郡十一 古揚州上
古揚州下 

通典卷第一百八十一 州郡十一

古揚州上今置郡府十二縣五十九

廣陵揚七縣江都江陽海陵高郵六合揚子天長
淮陰楚五縣山陽鹽城盱眙淮陰安宜
鍾離濠三縣鍾離定遠招義
壽春壽五縣壽春安豐霍丘盛唐霍山
永陽滁三縣清流全椒永陽
歷陽和三縣歷陽烏江含山
廬江廬五縣合肥慎巢廬江舒城
同安舒五縣懷寧宿松望江太湖桐城
蘄春蘄四縣蘄春黃梅蘄水廣濟
弋陽光五縣定城光山固始仙居殷城
宣城宣十縣宣城當塗涇溧水溧陽南陵綏安寧國太平青陽
秋浦池四縣分宣州置郡青陽秋浦至德石埭

古揚州编辑

禹貢曰:「淮海惟揚州,北據淮,東南距海。舊曰南距海,今改為東南。具注序目篇。彭蠡既瀦,陽鳥攸居。彭蠡,澤名,今在潯陽郡彭澤縣。水所停曰瀦。陽鳥,隨陽之鳥也。言彭蠡之水既見蓄聚,則陽鳥所共居之。陽鳥,鴻雁之屬。三江既入,震澤厎定。三江,謂北江、中江、南江也。震澤,吳南太湖名,今吳興郡界。厎,致也。篠簜既敷,篠,竹箭。簜,大竹也。敷,謂布地而生。草夭木喬。夭,盛貌。喬,高也。夭音於驕反。厥土塗泥。地泉濕。島夷卉服。海曲謂之島。島夷,海中之夷。卉服,絺葛之屬也。卉,許貴反。沿于江海,達于淮、泗。」順流而下曰沿。沿江入海,自海入淮,自淮入泗。舜置十二牧,揚州其一。周禮職方曰:「東南曰揚州。其山曰會稽,今在會稽郡山陰縣。藪曰具區,川曰三江,浸曰五湖。川,水之通流者也。五湖,在吳郡、吳興、晉陵三郡。其利金錫竹箭。民二男五女。畜宜鳥獸,鳥,孔雀、翡翠之屬。獸,犀、象之屬。穀宜稻。」揚州,以為江南之氣躁勁,厥性輕揚。亦曰州界多水,水波揚也。在於天官,斗則吳之分野,漢之會稽、九江、丹陽、章郡、廬江、廣陵、六安、臨淮,皆其分也。今廣陵、淮陰、鍾離、壽春、永陽、歷陽、廬江、同安、宣城、丹陽、晉陵、吳郡、吳興、餘杭、新定、新安、會稽、餘姚、臨海、縉雲、永嘉、東陽、信安、鄱陽、潯陽、章郡、臨川、廬陵、宜春、南康、建安、長樂、清源、漳浦、臨汀等郡地也。按吳國之分,雖強盛之時,殊不全得揚州之地。今配星次,且約漢書。其歷代所屬,則各具於諸郡。兼得楚及南越之交。漢之江夏、汝南地,今蘄春、弋陽宜屬楚。漢之南海之地,今潮陽宜屬越之地。亦古荒服之國。春秋時屬吳、越二國。越滅吳,盡并其地。戰國時屬楚。秦兼天下,置郡,此為九江、今廣陵、淮陰、鍾離、壽春、永陽、歷陽、廬江、同安、蘄春、弋陽、鄱陽、章郡、臨川、廬陵、南康、宜春等郡是。障、今宣城、新安、新定、丹陽郡之西境及吳興郡之西境皆是。會稽、今丹陽郡之東境,晉陵、吳郡、餘杭、會稽、餘姚、東陽、信安、縉雲、臨海、永嘉,吳興郡之東境,皆是。閩中、今建安、長樂、清源、漳浦、臨汀等郡皆是。南海郡之東境。今潮陽郡是。漢改九江曰淮南國,及封皇子長為淮南王,封劉濞為吳王,二國盡得揚州之地。武帝置十三州,此為揚州。領郡六。後漢因之。理歷陽。漢末移理壽春。劉繇又移理曲阿。歷陽、壽春並今郡縣。曲阿今丹陽郡丹陽縣。濞,疋備反。三國時,淮南屬魏,而江南屬吳也。魏晉亦置揚州。理壽春。平吳,領郡十八,理建業,今丹陽郡江寧縣。元帝渡江,揚州遂為王畿,領江東、浙江地。宋孝武分浙江東為東揚州。後罷揚州,以其地為王畿,而東揚州直云揚州,尋復舊。領郡十八,理建康,即建業。順帝改刺史曰牧。又分置南兗州、領郡九,理廣陵。南徐州、領郡十七,理京口,今丹陽郡。南荊河州領郡十三,理歷陽。江州。領縣九,理潯陽,今郡。齊並因前代,唯徙置荊河州、領郡,理壽春。北兗州、領郡七,理淮陰,今郡。北徐州。領郡五,理鍾離,今郡。梁陳分裂不可詳焉。大唐分置十五部,此為淮南道、廣陵、廬江、蘄春、同安、永陽、鍾離、壽春、淮陰、歷陽、弋陽。江南道、丹陽、晉陵、吳郡、餘杭、會稽、餘姚、東陽、新定、信安、吳興、縉雲、臨海、永嘉、新安、長樂、清源、建安、臨汀、漳浦、潮陽。江南西道。宣城、章郡、鄱陽、南康、臨川、廬陵、潯陽、宜春。

廣陵郡编辑

東至海五百六里。南至丹陽六十三里。西至永陽三百里。北至淮陰三百里。東南到海四百六里,無郡縣。西南到歷陽三百六十里。西北到淮陰郡盱眙縣二百五十里。東北到淮陰郡鹽城縣三百六十里。去西京二千五百六十七里,去東京千七百四十九里。戶七萬三千三百八十一,口四十六萬九千五百九十四。

今之揚州,理江都、江陽二縣。春秋時屬吳,故左傳云「吳城邗,邗音寒。溝通江淮」是也。吳滅屬越,越滅屬楚。秦滅楚,屬九江郡。漢為廣陵國,後屬荊國,後更屬吳;景帝更名江都國,武帝更名廣陵國。後漢為廣陵郡。魏為重鎮,文帝黃初六年,征吳,幸廣陵故城,臨江觀兵,見江濤,歎曰:「天所以限南北也。」使張遼乘舟,與曹休至海陵。是歲,遼薨於江都。後屬吳。孫亮建興二年,使衛尉馮朝城廣陵。晉亦為廣陵郡。東晉末,以廣陵控接三齊,故青、兗二州刺史皆鎮於此。宋亦置廣陵郡,文帝兼置南兗州。領郡九,理於此。齊並因之。梁亦曰南兗州。北齊改為東廣州,復曰南兗州。後周改為吳州。隋初為揚州,置總管府;煬帝初府廢,又為江都郡,後帝徙都而喪國焉。煬帝制。江都太守秩與京尹同。大唐初為兗州,後改為邗州,後又改為揚州,為大都督府,其後或為廣陵郡。領縣七:

江都秦廣陵縣。

江陽高齊曰廣陵,隋改之。

海陵漢舊縣。

高郵漢舊縣。

六合楚棠邑,伍尚為棠邑大夫,即此也。漢曰棠邑縣。晉安帝置秦郡。北齊置秦州。後周改為方州。有瓜步山、石梁溪。

揚子

天長梁於石梁置涇州。

淮陰郡编辑

東至海二百十五里。南至廣陵郡三百里。西至臨淮郡一百九十里。北至臨淮郡漣水縣淮水七十五里。東南到廣陵郡海陵縣八十五里。西南到鍾離郡招義縣四百二十里。西北到臨淮郡二百六十三里。東北到淮口入海水路一百七十九里。去西京二千五百一里,去東京千六百六十里。戶二萬六千一百一十八,口一十四萬二千九十。

楚州今理山陽縣。春秋時屬吳,吳將伐齊,自廣陵掘江通淮,即此也。戰國時屬楚。秦屬九江郡。漢屬臨淮郡。後漢屬廣陵郡、下邳國。晉屬臨淮、廣陵二郡地。東晉為重鎮,元帝以劉隗屯守。隗,午最反。穆帝時,中郎將荀羡北征詩序云:「淮陰舊鎮,地形都要,水陸交通,易以觀釁。沃野有開殖之利,方舟運漕,無地屯兵,及營立城池焉。」安帝時,立山陽郡。宋因之。北對清、泗,臨淮守險,有陽平石鱉,田稻豐饒。其後僑立兗州。入齊,因以兗州為重鎮。梁初得之,後入後魏。隋初廢山陽郡,後置楚州;煬帝初州廢,并入江都郡。大唐武德四年,為東楚,八年改為楚州,或為淮陰郡。領縣五:

山陽漢射陽縣地。晉立山陽郡。或云:漢吳王濞反於廣陵,山陽王率眾於此拒之,因以山陽為名。

鹽城漢鹽瀆縣。晉安帝更名為鹽城。

盱眙秦東陽縣城在縣東,陳嬰為東陽令史,即此。項羽立楚懷王,都盱眙。至漢,以為縣。晉安帝立盱眙郡。有都梁山。宋文帝時,後魏太武帝南侵,臧質守盱眙,魏師以數十萬眾攻圍三旬,不拔而退,即今縣城。

淮陰

安宜漢平安縣地。魏鄧艾築石鱉城,在今縣西八十里,以營田也。

鍾離郡编辑

東至淮陰郡四百二十里。南至廬江郡三百三十里。西至彭城郡界九十五里。北至臨淮郡二百二十里。東南到永陽郡二百二十六里。西南到壽春郡二百二十里。西北到彭城郡四百五十八里。東北到臨淮郡二百一十里。去西京二千一百五十里,去東京千三百一十三里。戶二萬五百五十三,口十三萬八千三百六十一。

濠州今理鍾離縣。春秋末鍾離子之國。昔禹會諸侯於塗山,即其地也。今鍾離縣西百里有塗山是也。左傳注曰:「塗山在壽春縣東北。」太康地記云:「塗山,古當塗國。」應劭曰「禹所娶塗山侯國」,即此也。舊有當塗縣,晉安帝立馬頭郡,北齊因之,隋改為塗山縣。今廢。魯成公時,叔孫僑如會吳於鍾離。昭公時,楚子為舟師以略吳疆,吳遂滅巢及鍾離而還。楚平王時,吳之邊邑卑梁女子,與楚邊邑鍾離小僮爭桑,兩家交怒相攻,遂滅卑梁人。卑梁大夫怒,發邑兵攻鍾離。楚王聞之,怒,發國兵滅卑梁。吳王大怒,亦發兵,使公子光攻楚,遂滅鍾離、居巢,楚恐而城郢。則鍾離互為吳、楚之邊邑。戰國時屬楚。秦屬九江郡,二漢因之。晉初屬淮南郡,後僑置徐州;安帝時,置鍾離郡。宋齊因之,兼置徐州,領郡理於此。亦為重鎮。明帝時,頻為後魏攻圍,徐州刺史蕭惠休、蕭坦守,不下而退。梁因之。北齊改鍾離郡為西楚州。隋改曰濠州,因濠水為名。濠音豪。煬帝復置鍾離郡。大唐武德八年,為濠州,或為鍾離郡。領縣三:

鍾離漢舊縣。縣東四里有古鍾離城,即魯昭公四年楚城鍾離,至二十四年為吳所滅是也。又縣東一里有廢小東城,宋書云:泰始二年,築之,以鎮濠口。又郡東有公路城,即袁術所築。有梁荊山堰城,在郡城西百一十二里。梁武帝天監十三年,魏降人王足陳計,求堰淮水以灌壽陽,足引北方童謠曰:「荊山為上格,浮山為下格,潼泡為激溝,併灌鉅野澤。」潼音同。泡,浦包反。武帝遂發徐揚人,率二十戶取五丁以築之。令太子右衛率康絢護堰之作,役人及戰士,有眾二十萬。於鍾離南起浮山,北抵巉石,依岸以築土,合脊於中流。至十四年四月,堰將合,淮水漂疾,輒復決潰,眾患之。或謂江淮多有蛟龍,能飛風雨,決壞崖岸。其性惡鐵,因是引東西二冶故鐵器,大則釜鬲,小則鋘鋤,數千萬斤,沈於堰所,猶不能合。乃伐樹為井幹,填以巨石,加土其上。緣淮百里內,岡陵木石,無巨細必盡。負擔者肩上皆穿,夏日疾疫,死者相枕,蠅蟲晝夜聲相合。是冬又寒甚,淮泗盡凍,死亡者十七八。十五年四月,堰乃成。其長九里,下闊百四十丈,上廣四十五丈,高三十丈,深十九丈五尺。夾之以隄,並樹杞柳。軍人安堵,列居於上。其水清潔。俯視居人墳墓,了然皆在其下。或人謂絢曰:「四瀆,天所以節宣其氣,不可久塞。」而水之所及,夾淮方數百里地。魏壽陽城戌,移頓於八公山。此南居人,散就岡壟。至秋八月,淮水暴長,堰果悉壞決,奔流於海。有濠水,即莊、惠觀魚之處。

定遠漢曲陽縣,在淮曲之陽,故名之,其故城在今縣西。又有秦漢東城縣,在今縣東南,逐項羽之處,梁置臨濠郡。有古陰陵城,即項羽奔至陰陵失道之所,王莽改為陽陵。

招義漢淮陵縣也,宋僑置濟陰郡於此。

壽春郡编辑

東至鍾離郡二百二十里。南至同安郡八百里。西至汝陰郡二百五十八里。北至汝陰郡下蔡縣二百九里。東南到廬江郡三百里。西南到弋陽郡四百六十三里。西北到汝陰郡二百五十八里。東北到鍾離郡二百二十里。去西京二千一百一十九里,去東京千三百九十里。戶二萬九千七百十七,口十五萬三千一百九十二。

壽州今理壽春縣。戰國時楚地。秦兵擊楚,楚考烈王東徙都壽春,命曰郢,即此地也。今郡羅城,即考烈王所築。今郡子城,即宋武帝所築。秦滅楚,虜王負芻,其地為九江郡。江自廬江分為九道。後項羽封英布為九江王,都六,即此也。漢高帝更名淮南國,武帝復為九江郡。後漢因之,兼置揚州。領郡六,理於此。袁術為曹公所擊敗,奔九江,後遂僭號,以九江太守為淮南尹。魏曰淮南郡,仍舊揚州,為重鎮。毌丘儉、諸葛誕為刺史,皆鎮於此。三國時,江淮為戰爭之地,其閒數百里,無復人居。晉平吳,其人各還本故,復立為淮南郡,兼置揚州。領郡十八,理於此。其後中原亂,胡寇屢南侵,又以蘇峻、祖約之亂,淮南人渡江者轉多,乃於江南僑立淮南郡及當塗、逡遒等縣。逡七循反。遒音秋。 東晉亦為重鎮。明帝時,祖約屯守,後陷石勒。季龍死後,復理之。今郡西十五里,即謝玄破苻融之處。晉伏滔云:「彼壽春者,南引汝潁之利,東連三吳之富。北接梁宋,平塗不過七百;西接陳許,水陸不出千里。外有江湖之阻,內保淮、淝之固。龍泉之陂,良田萬頃;舒六之貢,利盡蠻越也。」宋屬淮南郡。初,晉元帝永昌中,荊河州刺史祖約鎮於此,後或理江北,或理江南,無定所也。至宋義熙十二年,劉義慶又鎮此,以撫邊荒,捍禦疆埸。齊因之,兼置荊河州,領郡理於此。為重鎮。齊高帝初,遣垣崇祖鎮壽陽,謂之曰:「我新有天下,後魏必送劉昶為辭。壽春賊之所衝,深為之備。」俄而魏大將軍王肅送劉昶,兵二十萬掩至而敗還。後魏曰揚州。蕭齊東昏永元初,守將裴叔業,以城叛降後魏。梁置南荊河州。武帝普通七年克之,擒魏將李憲,尋改為南荊河州。後周曰揚州。隋文帝改曰壽州,煬帝初,復為郡。大唐為壽州,或為壽春郡。領縣五。

壽春漢舊縣。東晉以鄭皇后諱,改為壽陽,宜春曰宜陽,富春曰富陽,凡名「春」,悉改之。今縣東四十餘里,宋殷琰築四壘於此。此郡在齊梁閒有淮南、梁郡、北譙、汝陰等郡,隋初並廢。有八公山。

安豐春秋時六國,昔皋繇所封,葬於此。有漢六安郡故城在南。梁置陳留、安豐二郡。有芍陂,楚孫叔敖所起,崔寔月令曰「叔敖作期思陂」,即此。後漢王景為廬江太守,重修起之,境內豐給。其陂徑百里,灌田萬頃。齊梁帝立屯田,無復輸運。芍音鵲。

霍丘漢松滋縣。梁置安豐郡,即今縣城。魏毋丘儉敗,安豐津都尉部人斬之,即城北津是也。

盛唐漢霍山縣,天寶中改焉。晉永和中,謝尚鎮馬頭城,即今縣北也。

霍山天寶中,割盛唐縣置,漢潛縣是也。

永陽郡编辑

東至廣陵郡三百里。南至歷陽郡一百九十八里。西至鍾離郡二百六十里。北至淮陰郡一百六十二里。東南到歷陽郡烏江縣一百六十一里。西南到廬江郡慎縣界一百六十二里。西北到鍾離郡一百二十六里。東北到淮陰郡盱眙縣二百四十四里。去西京二千五百六十四里,去東京千五百八十七里。戶二萬六千二百一十一,口十四萬一千二百二十七。

滁州今理清流縣。戰國時屬楚。秦及二漢,九江郡之地。晉屬淮南郡。宋屬新昌郡。齊置南譙郡。梁屬南譙州。梁末屬北齊,兼置新昌郡,又徙南譙州於新昌,即今郡是也。隋初廢新昌郡,改南譙為滁州;煬帝初州廢,併其地入江都郡。大唐復置滁州,或為永陽郡。領縣三:

清流漢全椒縣地。舊曰頓丘,隋改名。

全椒漢舊縣也。梁置北譙郡,北齊改為臨滁郡,後周復曰北譙。隋為滁縣,大業初為全椒。有漢阜陵縣故城,在今縣之南也。

永陽

歷陽郡编辑

東至宣城郡二百五十六里。南至宣城郡二百五十六里。西至廬江郡二百九十五里。北至永陽郡一百九十八里。東南到宣城郡二百五十六里。西南到廬江郡三百八十五里。西北到廬江郡三百二十三里。東北到廣陵郡三百六十里。去西京二千六百五十二里,去東京千八百一十里。戶二萬二千一百三十二,口十一萬六千一十六。

和州今理歷陽縣。戰國時楚地。秦屬九江郡。二漢因之,漢末兼置揚州。領郡六。自壽春徙理於此。吳為重鎮。建安十七年,築濡須塢,呂蒙、周泰皆為守將。二十一年,曹公自來攻圍。吳黃武二年,魏軍又攻,不拔。晉為淮南郡地,東晉為歷陽郡。宋因之,兼置南荊河州。領郡十三,理於此。齊梁並因之。梁末屬北齊,置和州及歷陽郡。隋煬帝初州廢,而歷陽郡如故。大唐復為和州,或為歷陽郡。領縣三:

歷陽漢舊縣。後漢揚州刺史所理。西南百八十里有濡須水,孫權築塢於此,以拒曹公。

烏江本烏江亭,漢東城縣也。梁置江都郡,北齊改為密江郡,陳改為臨江郡,後周改為烏江郡,隋為烏江縣。

含山

廬江郡编辑

東至歷陽郡二百九十五里。南至同安郡四百里。西至壽春郡界二百一十五里。北至鍾離郡三百三十里。東南到柵口三百八十四里。西南到同安郡四百七十六里。西北到壽春郡三百里。東北到永陽郡全椒縣一百四十五里。去西京二千三百八十七里,去東京千五百六十九里。戶三萬八千三百二十九,口十七萬七千九百三十四。

廬州今理合肥縣。古廬子國也。春秋舒國之地。昔成湯放桀,芮伯命巢,左傳曰「自廬以往」,又云「徐人取舒」,舒國,今舒城縣。皆此地也。戰國時屬楚地。秦屬九江郡。漢為九江、廬江二郡,後漢亦然。魏為重鎮,建安二十年,張遼守之。吳主孫權率十萬眾攻圍,遼以八百人破之。明帝時,以滿寵都督揚州諸軍,鎮於此。滿寵上表,請合肥縣西北三十里,有奇險可依,更立城名新城。吳主孫權自出,欲圍新城,以其遠水,積二十日,不敢下船而退。後諸葛恪圍新城,亦不剋。晉為淮南、廬江二郡地。梁置汝陰郡及南荊河州,尋改為合州,為重鎮。隋初改為廬江州,煬帝初州廢,置廬江郡。大唐為廬州,或為廬江郡。領縣五:

合肥漢舊縣,故城在北。夏水出城父東南,至此與肥水合,故曰合肥。有濡須水。梁曰汝陰縣。北齊分置北陳郡。古巢湖在今縣東南。

慎漢逡遒縣故城在東南。魏置平梁郡。

巢漢居巢縣也。古巢伯之國。湯放桀於南巢,即此也。曹公末年,使夏侯惇屯於此。楚范增墓在縣東。

廬江梁置相州。漢龍舒縣故城在西。故漢廬江郡亦在此。

舒城古舒國也。

同安郡编辑

東至宣城郡八百五十里。南至潯陽郡五百七十二里。西至蘄春郡四百里。北至廬江郡四百里。東南到潯陽郡五百七十二里。西南到蘄春郡三百七十二里。西北到壽春郡八百里。東北到廬江郡四百七十六里。去西京二千八百六十一里,去東京千八百九十三里。戶三萬五千五百二十四,口十六萬一千四十。

舒州今理懷寧縣。古皖國也,春秋時有皖國。史記曰,皖,夏姓,皋繇之後。皖音患。亦舒國之地。舒國說在廬江郡。戰國時屬楚。秦屬九江郡。二漢屬廬江郡。獻帝時,吳克皖城,遂為重鎮。赤烏四年,諸葛恪屯之。晉安帝置晉熙郡,宋齊皆因之。梁置荊河州,後改為晉州。北齊改曰江州。陳又曰晉州。隋初曰熙州,煬帝置同安郡。大唐為舒州,或為同安郡。領縣五:

懷寧漢皖縣。有灊山,一名天柱山。有皖水。灊音潛。

宿松漢皖縣地。梁置高塘。有雷水。江水自鄂陵分為九派,會於此縣界洲上,三百餘里合流,謂之九江口。東得武林洲,即桑落洲之下尾。

望江漢皖縣地。晉大雷戍在此。陳置大雷郡。

太湖漢皖縣地。隋曰晉熙。

桐城

蘄春郡编辑

東至同安郡四百里。南至江夏郡永興縣界四百二十里。西至齊安郡二百三十里。北至壽春郡霍丘縣界四百五十里。東南到潯陽郡二百五十里。西南到江夏郡五百里。西北到弋陽郡殷城縣界三百九十五里。東北到同安郡三百七十二里。去西京二千五百六十里,去東京千八百二十四里。戶二萬五千六百二十,口十七萬一百九十八。

蘄州今理蘄春縣。春秋以來皆楚地。秦屬九江郡。二漢屬江夏郡。吳為蘄春郡,晉省而屬弋陽郡。北齊置雍州,後周改曰蘄州。隋煬帝初州廢,置蘄春郡。大唐復為蘄州,或為蘄春郡。領縣四:

蘄春漢舊縣。北齊置齊昌郡。

黃梅漢蘄春縣地。有黃梅山。宋置南新蔡郡。隋以為黃梅縣。

蘄水有蘄水也。

廣濟蔡山出大龜,尚書云「九江納錫大龜」,即此。

弋陽郡编辑

東至壽春郡霍丘縣界二百一十里。南至齊安郡三百五十里。西至義陽郡二百二十里。北至汝南郡褒信縣,淮水中流分界六十七里。東南到壽春郡霍山縣界三百二十八里。西南到齊安郡三百五十里。西北到義陽郡二百四十七里。東北到壽春郡四百六十三里。去西京一千八百六十五里,去東京九百七十五里。戶三萬七百七十,口十四萬七千二百二十九。

光州今理定城縣。春秋時黃國也,亦弦國之地。魯僖公五年,楚人滅弦。弦在弋陽軑縣。軑,徒計反。秦屬九江郡。二漢屬汝南、江夏二郡。魏分置弋陽郡,晉、宋、齊皆因之。梁末,置光州。後魏置弋陽郡。北齊為南郢州。後周為淮南郡。隋煬帝初,為弋陽郡。大唐為光州,或為弋陽郡。領縣五:

定城春秋黃國也。漢有弋陽縣,故城在今縣西。

光山春秋弦國之地。漢西陽縣也。晉為光城縣。

固始春秋時寢縣。寢或為沈。楚封孫叔敖之子在此。有叔敖祠。北齊置北建州,尋廢州,置新蔡郡。後周置澮州。

仙居漢軑縣也。今縣北四十里,有古軑縣城。今縣東有弦亭。

殷城漢期思縣地。梁以項城為殷城,以鎮流人。大蘇山,在今縣東南四十里,出石斛。

宣城郡编辑

東至吳興郡三百八十七里。南至新安郡三百八十三里。西至廬江郡六百四十三里。北至丹陽郡四百五十里。東南到餘杭郡四百九十六里。西南到潯陽郡一千八里。西北到歷陽郡二百五十六里。東北到晉陵郡五百里。去西京二千九百五十里,去東京二千四百二十里。戶十一萬七千一百九十五,口八十七萬九千四百四十四。

宣州今理宣城縣。春秋時屬吳,後屬越,越滅屬楚。秦屬障郡。二漢為丹陽郡。吳為重鎮。孫皓時,以何植為牛渚督。晉師來伐,遣王渾向牛渚。晉武帝分置宣城郡。丹陽郡移於建康是也。宋齊梁陳皆因之。陳以為重鎮。隋平陳,郡廢,置宣州;煬帝改為宣城郡。大唐為宣州,或為宣城郡。領縣十:

宣城漢宛陵縣。有敬亭山。

當塗有蕪湖。牛渚圻亦謂之采石,險固可守處。姑熟浦。漢蕪湖縣故城在今縣東南。隋平陳,韓擒虎襲陷之,遂滅陳。今縣城即晉姑熟城也。又于湖故城在縣南。

涇漢舊縣,故城在今縣東,有涇水、陵陽山。

溧水水名。

溧陽漢舊縣,伍子胥奔吳,乞食,即此。有溧水也。

南陵漢宣城縣故城在東。又有漢當塗縣故城,在東南。梁置南陵郡,陳置北江州。有戰鳥圻,孤在江中,本名孤圻,昔晉桓溫舉兵東下,住此。圻中宵鳥驚,溫謂官軍圍之,既而定,群鳥驚噪,俗因曰戰鳥。有鵲洲,左傳云「昭公五年,楚敗吳於鵲岸」,即此也。

綏安梁末置大梁郡,又改為陳留郡。有漢廣德故城。

寧國

太平

青陽

秋浦郡编辑

東至……南至……西至……北至……東南到……西南到……西北到……東北到……去西京去東京……戶一萬九千……口八萬七千九百六十七。

池州今理秋浦縣,分宣州置。歷代土地與宣州同。領縣四:

青陽

秋浦

至德

石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