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通鑑紀事本末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卷第三十五 通鑑紀事本末 卷第三十六
宋 袁樞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七

通鑑紀事本末巻第三十六

   龎勛之亂

唐懿宗咸通三年秋七月徐州軍亂逐節度使温

璋初王智興既得徐州募勇悍之士二千人號銀

刀雕旗門槍挾馬等七軍常以三百餘人自衛露

刃坐於兩廡夾幕之下毎月一更其後節度使多

儒臣其兵浸驕小不如意一夫大呼其衆和之節

度使輒自後門逃去前節度使田牟至與之雜坐

飲酒把臂拊背或為之執板唱歌犒賜之費日以

萬計風雨寒暑復加勞來猶時喧譁邀求不已牟

薨璋代之驕兵素聞璋性嚴憚之璋開帳慰撫而

驕兵時懐猜忌賜酒食皆不歷口一旦竟聚譟而

逐之朝廷知璋無辜乙亥以璋爲邠寧節度使以

浙東觀察使王式爲武寧節度使 忠武義成兩

軍從王式討裘甫者猶在浙東詔式帥以赴徐州

驕兵聞之甚懼八月式至大彭館始出迎謁式視

事三日饗兩鎮將士遣還既擐甲執兵命圍驕兵

盡殺之銀刀都將邵澤等數千人皆死甲子敕以

徐州先𨽻淄青道李洧自歸始置徐海使額及張

建封以威名寵任特帖豪泗二州當時本以控扼

淄青光蔡自寇孽消弭而武寧一道職爲亂階今

改爲徐州團練使𨽻兖海節度復以濠州歸淮南

道更於宿州置宿泗都團練觀察使留將士二千

人守徐州餘皆分𨽻兖宿且以王式為武寧節度

使兼徐泗濠宿制置使委式與監軍楊𤣥質分配

將士赴諸道訖然後將忠武義成兩道兵至汴滑

各遣歸本道身詣京師其銀刀等軍逃匿將士聽

一月内自首一切勿問

四年冬十一月辛巳廢宿泗觀察使復以徐州為

觀察府以濠泗𨽻焉

五年夏五月敕徐州土風雄勁甲士精彊比因罷

節頗多逃匿宜令徐泗團練使選募軍士三千人

赴邕州防戍待嶺外事寧即與代歸

九年 初南詔䧟安南敕徐泗募兵二千赴援分

八百人别戍桂州初約三年一代徐泗觀察使徐

彦曽慎由之從子也性嚴刻朝廷以徐兵驕命鎮

之都押牙尹戡教練使杜璋兵馬使徐行儉用事

軍中怨之戍桂州者已六年屢求代還戡言於彦

曽以軍帑空虚發兵所費頗多請更留舊戍卒一

年彦曽從之戍卒聞之怒都虞候許佶軍校趙可

立姚周張行實皆故徐州羣盜州縣不能討招出

之補牙職㑹桂管觀察使李叢移湖南新使未至

秋七月佶等作亂殺都將王仲甫推糧料判官龎

勛為主劫庫兵北還所過剽掠州縣莫能禦朝廷

聞之八月遣高品張敬思赦其罪部送歸徐州戍

卒乃止剽掠  九月龎勛等至湖南監軍以計

誘之使悉輸其甲兵山南東道節度使崔鉉嚴兵

守要害徐卒不敢入境泛舟㳂江東下許佶等相

與謀曰吾輩罪大於銀刀朝廷所以赦之者慮縁

道攻劫或潰散為患耳若至徐州必葅醢矣乃各

以私財造甲兵旗幟過浙西入淮南淮南節度使

令狐綯遣使慰勞給芻米都押牙李湘言於綯曰

徐卒擅歸勢必為亂雖無敕令誅討藩鎮大臣當

臨事制宜高郵岸峻而水深狹請將竒兵伏於其

側焚荻舟以塞其前以勁兵蹙其後可盡擒也不

然縱之使得度淮至徐州與怨憤之衆合為患必

大綯素懦怯且以無敕書乃曰彼在淮南不為暴

聽其自過餘非吾事也勛招集銀刀等都竄匿者

及諸亡命匿於舟中衆至千人丁巳至泗州刺史

杜慆饗之於毬場優人致辭徐卒以為玩已擒優

人欲斬之坐者驚散慆素為之僃徐卒不敢為亂

而止慆悰之弟也先是朝廷屢敕崔彦曽慰撫戍

卒擅歸者勿使憂疑彦曽遣使以敕意諭之道路

相望勛亦申狀相繼辭禮甚恭戊午行及徐城勛

與許佶等乃言於衆曰吾輩擅歸思見妻子耳今

聞已有密敕下本軍至則支分滅族矣丈夫與其

自投網羅為天下笑曷若相與戮力同心赴蹈湯

火豈徒脱禍兼富貴可求況城中將士皆吾輩父

兄子弟吾輩一唱於外彼必響應於内矣然後遵

王侍中故事五十萬賞錢翹足可待也衆皆呼躍

稱善將士趙武等十二人獨憂懼欲逃去勛悉斬

之遣使致其首於彦曽且為申狀稱勛等遠戍六

年實懐鄉里而武等因衆心不安輒萌姦計將士

誠知詿誤敢避誅夷今既䝉恩全宥輒共誅首惡

以補愆尤冬十月甲子使者至彭城彦曽執而訊

之具得其情乃囚之丁卯勛復於逓中申狀稱將

士自負罪戾各懐憂疑今已及符離尚未釋甲蓋

以軍將尹戡杜璋徐行儉等校 詐多疑心生釁隙

乞且停此三人職任以安衆心仍乞戍還將士别

置二營共為一將時戍卒距彭城止四驛闔城忷

懼彦曽召諸將謀之皆泣曰比以銀乃凶悍使一

軍皆䝉惡名殲夷流竄不無枉濫今寃痛之聲未

巳而桂州戍卒復爾猖狂若縱使入城必為逆亂

如此則闔境塗地矣不若乗其遠來疲弊發兵擊

之我逸彼勞往無不捷彦曽猶豫未決團練判官

溫庭皓復言於彦曽曰安危之兆已在目前得失

之機決於今日今擊之有三難而捨之有五害詔

釋其罪而擅誅之一難也帥其父兄討其子弟二

難也枝黨鉤連刑戮必多三難也然當道戍卒若

擅歸不誅則諸道戍邊者皆效之無以制禦一害

也將者一軍之首而輒敢害之則凡為將者何以

號令士卒二害也所過剽掠自為甲兵招納亡命

此而不討何以懲惡三害也軍中將士皆其親屬

銀刀餘黨潛匿山澤一旦内外俱發何以支吾四

害也逼脅軍府誅所忌三將又欲自為一營從之

則銀刀之患復起違之則託此為作亂之端五害

也惟明公去其三難絶其五害早定大計以副衆望

時城中有兵四千三百彦曾乃命都虞候元密等

將兵三千人討勛數勛之罪以令士衆且曰非惟

塗炭平人實亦汙染將士儻國家發兵誅討則玉

石俱焚矣又曰凡彼親屬無用憂疑罪止一身必

無連坐仍命宿州出兵符離泗州出兵於虹以邀

之且奏其狀彦曽戒元密無傷敕使戊辰元密發

彭城軍容甚盛諸將至任山北數里頓兵不進共

思所以奪敕使之計欲俟賊入館乃縱兵撃之遣

人變服負薪以詗賊日暮賊至任山館中空無人

又無供給疑之見負薪者執而榜之果得其情乃

為偶人執旗幟列於山下而潜遁比夜官軍始覺

之恐賊潜伏山谷及間道來襲復引兵退宿於城

南明旦乃進追之時賊已至符離宿州戍卒五百

人出戰於濉水上望風犇潰賊遂抵宿州時宿州

闕刺史觀察副使焦璐攝州事城中無復餘兵庚

午賊攻䧟之璐走免賊悉聚城中貨財令百姓來

取之一日之中四遠雲集然後選募為兵有不願

者立斬之自旦至暮得數千人於是勒兵乗城龎

勛自稱兵馬留後再宿官軍始至賊守備已嚴不

可復攻先是焦璐聞符離敗決汴水以斷北路賊

至水尚淺可涉比官軍至已深矣壬申元密引兵

渡水將圍城㑹大風賊以火箭射城外茅舍延及

官軍營士卒進則冐矢石退則限水火賊急擊之

死者近三百人元密等以為賊必固守但為攻取

之計賊夜使婦人持更掠城中大船三百艘僃載

資糧順流而下欲入江湖為盗以千縑贈張敬思

遣騎送至汴之東境縱使西歸明旦官軍知賊已

去狼狽追之士卒皆未食比追及已飢乏賊艤舟

隄下而陳於隄外伏千人於舟中官軍將至陳者

皆走入陂中密以為畏已縱兵追之賊自舟中出

夾攻之自午及申官軍大敗密引兵走䧟於荷涫

賊追及之密等諸將及監陳敕使皆死士卒死者

殆千人其餘皆降於賊無一人還徐者賊問降卒

以彭城人情計謀知其無僃始有攻彭城之志乙

亥龎勛引兵北渡濉水踰山趣彭城其夕崔彦曽

始知元密敗移牒鄰道求救明日塞門選城中丁

壯為守僃内外震恐無復固志或勸彦曽犇兖州

彦曽怒曰吾為元帥城䧟而死職也立斬言者丁

丑賊至城下衆六七千人鼓譟動地民居在城外

者賊皆慰撫無所侵擾由是人爭歸之不移時克

羅城彦曽退保子城民助賊攻之推草車塞門而

焚之城䧟賊囚彦曽於彭城館執尹戡杜璋徐行

儉刳而剉之盡滅其族勛坐聽事盛陳兵衛文武

將吏伏謁莫敢仰視即日城中願附從者萬餘人

戊寅勛召温庭皓使草表求節鉞庭皓曰此事甚

大非頃刻可成請還家徐草之勛許之明旦勛使

趣之庭皓來見勛曰昨日所以不即拒者欲一見

妻子耳今已與妻子别謹來就死勛熟視笑曰書

生敢爾不畏死邪龎勛能取徐州何患無人草表

遂釋之有周重者毎以才略自負勛迎為上客重

為勛草表稱臣之一軍乃漢室興王之地頃因節

度使刻削軍府刑賞失中遂致迫逐陛下奪其節

制翦滅一軍或死或流寃横無數今聞本道復欲

誅夷將士不勝痛憤推臣權兵馬留後彈壓十萬

之師撫有四州之地臣聞見利乗時帝王之資也

臣見利不失遇時不疑伏乞聖慈復賜旌節不然

揮戈曵㦸詣闕非遲庚辰遣押牙張琯奉表詣京

師勛以許佶為都虞候趙可立為都遊奕使黨與

各補牙職分將諸軍又遣舊將劉行及將千五百

人屯濠州李圓將二千人屯泗州梁丕將千人屯

宿州自餘要害縣鎮悉繕完戍守徐人謂旌節之

至不過旬月願效力獻策者遠近輻湊乃至光蔡

淮浙兖鄆沂密羣盗皆倍道歸之闐溢郛郭旬日

間米斗直錢二百勛詐為崔彦曽請翦滅徐州表

其略曰一軍暴卒盡可翦除五縣愚民各宜配𨽻

又作詔書依其所請傳布境内徐人信之皆歸怨

朝廷曰微桂州將士回戈吾徒悉為魚肉矣劉行

及引兵至渦口道路附從者増倍濠州兵纔數百

刺史盧望回素不設僃不知所為乃開門具牛酒

迎之行及入城囚望回自行刺史事泗州刺史杜

慆聞勛作亂完守僃以待之且求救於江淮李圓

遣精卒百人先入泗州慆封府庫遣人迎勞誘之入

城悉誅之明日圓至即引兵圍城城上矢石雨下

賊死者數百乃歛兵屯城西勛以泗州當江淮之

衝益發兵助圓攻之衆至萬餘終不能克 初朝

廷聞龎勛自任山還趣宿州遣高品康道偉齎敕

書撫慰之十一月道偉至彭城勛出郊迎自任山

至子城三十里大陳甲兵號令金鼓響震山谷城

中丁壯悉驅使乗城宴道偉於毬場使人詐為羣

盗降者數千人諸寨告捷者數十輩復作求節鉞

表附道偉以聞 初辛雲京之孫讜寓居廣陵喜

任俠年五十不仕與杜慆有舊聞龎勛作亂詣泗

州勸慆挈家避之慆曰安平享其祿位危難棄其

城池吾不為也且人各有家誰不愛之我獨求生

何以安衆誓與將士共死此城耳讜曰公能如是

僕與公同死乃還廣陵與其家訣壬辰復如泗州

時民避亂扶老𢹂幼塞塗而來見讜皆止之曰人

皆南走子獨北行取死何為讜不應至泗州賊已

至城下讜急棹小舟得入慆即署團練判官城中危

懼都押牙李雅有勇略為慆設守僃帥衆鼓譟四

出撃賊賊退屯徐城衆心稍安龎勛募人為兵人

利於剽掠爭赴之至父遣其子妻勉其夫皆斷鉏

首而鋭之執以應募鄰道聞勛據徐州各遣兵戍

守要害而官軍尚少賊衆日滋官軍數不利賊遂

破魚臺等近十縣宋州東有磨山民逃匿其上勛

遣其將張𤣥稔圍之㑹旱山泉竭數萬口皆渇死

或説勛曰留後止欲求節鉞當恭順盡禮以事天

子外戢士卒内撫百姓庶幾可得勛雖不能用然

國忌猶行香饗士卒必先西向拜謝癸卯勛聞敕

使入境以為必賜旌節衆皆賀明日敕使至但責

崔彦曽及監軍張道謹貶其官勛大失望遂囚敕

使不聽歸詔以右金吾大將軍康承訓爲義成節

度使徐州行營都招討使神武大將軍王晏權爲

徐州北靣行營招討使羽林將軍戴可師爲徐州

南靣行營招討使大發諸道兵以𨽻三帥承訓奏

乞沙陀三部落使朱邪赤心及吐谷渾達靼契苾

酋長各帥其衆以自隨詔許之龐勛以李圓攻泗

州久不克遣其將吳迥代之丙午復進攻泗州晝

夜不息時敕使郭厚本將淮南兵千五百人救泗

州至洪澤畏賊彊不敢進辛讜請往求救杜慆許

之丁未夜乗小舟潜度淮至洪澤説厚本厚本不

聽比明復還己酉賊攻城益急欲焚水門城中幾

不能禦讜請復往求救慆曰前往徒還今往何益

讜曰此行得兵則生返不得則死之慆與之泣别

讜復乗小舟負戸突圍出見厚本為陳利害厚本

將從之淮南都將𡊮公弁曰賊勢如此自保恐不

足何暇救人讜拔劒瞋目謂公弁曰賊百道攻城

䧟在朝夕公受詔救援而逗留不進豈惟上負國

恩若泗州不守則淮南遂為寇場公詎能獨存邪

我當殺公而後死耳起欲擊之厚本趨抱止之公

弁僅免讜乃回望泗州慟哭終日士卒皆為之流

涕厚本乃許分五百人與之仍問將士將士皆願

行讜舉身自擲叩頭以謝將士遂帥之抵淮南岸

望賊方攻城有軍吏言曰賊勢似已入城還去則

便讜逐之攬得其髻舉劒撃之士卒共救之曰千

五百人判官不可殺也讜曰臨陳妄言惑衆必不

可捨衆請不能得乃共奪之讜素多力衆不能奪

讜曰將士但登舟我則捨此人衆競登舟乃捨之

士卒有回顧者則斫之驅至淮北勒兵撃賊慆於

城上布兵與之相應賊遂敗走鼔譟逐之至晡而

還龎勛遣其將許佶將精兵數千助吳迥攻泗州

劉行及自濠州遣其將王𢎞立引兵㑹之戊午鎮

海節度使杜審權遣都頭翟行約將四千人救泗

州己未行約引兵至泗州賊逆擊於淮南圍之城

中兵少不能救行約及士卒盡死先是令狐綯遣

李湘將兵數千救泗州與郭厚本𡊮公弁合兵屯

都梁城與泗州隔淮相望賊既破翟行約乗勝遂

圍之十二月甲子李湘等引兵出戰大敗賊遂䧟

都梁城執湘及郭厚本送徐州據淮口漕驛路絶

康承訓軍於新興賊將姚周屯柳子出兵拒之時

諸道兵集者纔萬人承訓以衆寡不敵退屯宋州

龎勛以為官軍不足畏乃分遣其將丁從實等各

將數千人南寇舒廬北侵沂海破沐陽下蔡烏江

巢縣攻陷滁州殺刺史高錫望又冦和州刺史崔

雍遣人以牛酒犒之引賊登樓共飲命軍士皆釋

甲指所愛二人為子弟乞全之其餘惟賊所處賊

遂大掠城中殺士卒八百餘人泗州援兵既絶糧

且盡人食薄粥閏月己亥辛讜言於杜慆請出求

救於淮浙夜帥敢死士十人執長柯斧乗小舟潜

往斫賊水寨而出明旦賊乃覺之以五舟遮其前

以五千人夾岸追之賊舟重行遲讜舟輕行疾力

鬬三十餘里乃得免癸卯至楊州見令狐綯甲辰

至潤州見杜審權時泗州久無聲問或傳已䧟讜

既至審權乃遣押牙趙翼將甲士二千人與淮南

共輸米五千斛鹽五百斛以救泗州戴可師將兵

三萬渡淮轉戰而前賊盡棄淮南之守可師欲先

奪淮口後救泗州壬申圍都梁城城中賊少拜於

城上曰方與都頭議出降可師為之退五里賊夜

遁明旦惟空城可師恃勝不設備是日大霧濠州

賊將王𢎞立引兵數萬疾徑掩至縱擊官軍官軍

不及成列遂大敗將士觸兵及溺淮死得免者纔

數百人亡器械資糧車馬以萬計賊傳可師及監

軍將校首於彭城龐勛自謂無敵於天下作露布

散示諸寨及鄉村於是淮南士民震恐往往避地

江左令狐綯畏其侵軼遣使詣勛説諭許為奏請

節鉞勛乃息兵俟命由是淮南稍得收散卒修守

備時汴路既絕江淮往來者皆出壽州賊既破戴

可師乗勝圍壽州掠諸道貢獻及商人貨其路復

絶勛益自驕日事遊宴周重諌曰自古驕滿奢逸

得而復失成而復敗多矣況未得未成而為之者

乎諸道兵大集於宋州徐州始懼應募者益少而

諸寨求益兵者相繼勛乃使其黨散入鄉村驅人

為兵又見兵已及數萬人資糧匱竭乃歛富室及

商旅財什取其七八坐匿財夷宗者數百家又與

勛同舉兵於桂州者尤驕暴奪人資財掠人婦女

勛不能制由是境内之民皆厭苦之不聊生矣王

晏權兵數退衂朝廷命泰寧節度使曹翔代晏權

為徐州北靣招討使前天雄節度使何全皥遣其

將薛尤將兵萬三千人討龐勛翔軍於藤沛尤軍

於豐蕭

十年春正月康承訓將諸道軍七萬餘人屯柳子

之西自新興至鹿塘三十里壁壘相屬徐兵分戌

四境城中不及數千人龐勛始懼民多穴地匿其

中勛遣人搜掘為兵日不過得三二十人勛將孟

敬文守豐縣狡悍而兵多謀貳於勛自為符讖勛

聞之㑹魏博攻豐勛遣腹心將將三千助敬文守

豐敬文與之約共擊魏博軍且譽其勇使為前鋒

新軍既與魏博戰敬文引兵退走新軍盡没勛乃

遣使紿之曰王𢎞立已克淮南留後欲自往鎮之

悉召諸將欲選一人可守徐州者敬文喜即馳詣

彭城未至城數里勛伏兵擒之辛酉殺之 徐賊

冦海州時諸道兵戍海州者已數千人斷賊所過

橋柱而弗殊仍伏兵要害以待之賊過橋崩蒼黄

散亂伏兵發盡殪之其攻壽州者復為南道軍所

破斬獲數千人辛讜以浙西之軍至楚州敕使張

存誠以舟助之徐賊水陸布兵鎻斷淮流浙西軍

憚其彊不敢進讜曰我請為前鋒勝則繼之敗則

汝走猶不可讜乃募選軍中敢死士數十人牒補

職名先以米舟三艘鹽舟一艘乗風逆流直進賊

夾攻之矢著舟板如急雨及鎻讜帥衆死戰斧斷

其鎻乃得過城上人喧呼動地杜慆及將佐皆泣

迎之乙酉城上望見舟師張㠶自東來識其旗浙

西軍也去城十餘里賊列火船拒之㠶止不進慆

令讜帥死士出迎之乗戰艦衝賊陳而過見張存

誠帥米舟九艘曰將士在道前却存誠屢欲自殺

僅得至此今又不進讜揚言賊不多甚易與耳帥

衆揚旗鼓譟而前賊見其勢猛鋭避之遂得入城

  二月康承訓使朱邪赤心將沙陀三千騎爲

前鋒䧟陳却敵十鎮之兵伏其驍勇承訓嘗引麾

下千人濟渙水賊伏兵圍之赤心帥五百騎奮檛

衝圍拔出承訓賊勢披靡因合擊敗之承訓數與

賊戰賊軍屢敗王𢎞立自務淮口之捷請獨將所

部三萬人破承訓龐勛許之己亥𢎞立引兵度濉

水夜襲鹿唐寨黎明圍之𢎞立與諸將臨望自謂

功在漏刻沙陀左右突圍出入如飛賊紛擾移避

沙陀縱騎蹂之寨中諸軍爭出奮擊賊大敗官軍

蹙之於濉水溺死者不可勝紀自鹿塘至襄城伏

尸五十里斬首二萬餘級𢎞立單騎走免所驅掠

平民皆散走山谷不復還營委棄資糧噐械山積

時有敕諸軍破賊得農民皆釋之自是賊毎與官

軍遇其驅掠之民先自潰龐勛許佶以𢎞立驕惰

致敗欲斬之周重為之説勛曰𢎞立再勝未賞一

敗而誅之棄功録過為敵報讎諸將咸懼矣不若

赦之責其後效勛乃釋之𢎞立收散卒纔得數百

人請取泗州以補過勛益其兵而遣之  三月

康承訓既破王𢎞立進逼柳子與姚周一月之間

數十戰丁亥周引兵度水官軍急撃之周退走官

軍追之遂圍柳子㑹大風四靣縱火賊棄寨走沙

陀以精騎邀之屠殺殆盡自柳子至芳城死者相

枕斬其將劉豐周將麾下數十人犇宿州宿州守

將梁丕素與之有隙開城聽入執而斬之龎勛聞

之大懼與許佶議自將出戰周重泣言於勛曰柳

子地要兵精姚周勇敢有謀今一旦覆沒危如累

𡖉不若遂建大號悉兵四出決死力戰又勸殺崔

彦曽以絶人望術士曹君長亦言徐州山川不容

兩帥今觀察使尚在故留後未興賊黨皆以為然

夏四月壬辰勛殺彦曽及監軍張道謹宣慰使仇

大夫僚佐焦璐溫庭皓等并其親屬賓客僕妾皆

死斷淮南監軍郭厚本都押衙李湘手足以示康承

訓軍勛乃集衆揚言曰勛始望國恩庶全臣節今

日之事前志已乖自此勛與諸軍真反者也當掃

境内之兵戮力同心轉敗為功耳衆皆稱善於是

命城中男子悉集毬場仍分遣諸將比屋大索敢

匿一男子者族其家選丁壯得三萬人更造旗幟

給以精兵許佶等共推勛為天冊將軍大㑹明王

勛辭王爵先是辛讜復自泗州引驍勇四百人迎

糧於楊潤賊夾岸攻之轉戰百里乃得出至廣陵

止于公館不敢歸家舟載鹽米二萬石錢萬三千

緡乙未還至斗山賊將王𢎞芝帥衆萬餘拒之於

盱𣅿密布戰艦百五十艘以塞淮流又縱火船逆

之讜命以長义托過自卯戰及未衆寡不敵官軍

不利賊縛木於戰艦旁出四五尺為戰棚讜命勇

士乗小舟入其下矢刃所不能及以槍揭火牛焚

之戰艦既然賊皆潰走官軍乃得過入城 龐勛

以父舉直為大司馬與許佶等留守徐州或曰將

軍方耀兵威不可以父子之親失上下之節乃令

舉直趨拜於庭勛據案而受之時魏博屢圍豐縣

龎勛欲先擊之丙申引兵發徐州 龐勛夜至豐

縣潜入城魏博軍皆不之知魏博分為五寨其近

城者屯數千人勛縱兵圍之諸寨救之勛伏兵要

路殺官軍二千人餘皆返走賊攻寨不克至夜解

圍去官軍畏其衆且聞勛自來諸寨皆宵潰曹翔

方圍滕縣聞魏博敗引兵退保兖州賊悉毁其城

柵運其資糧傳檄徐州盛自誇大謂官軍為國賊云

 馬舉將精兵三萬救泗州乙巳分軍三道度淮

至中流大譟聲聞數里賊大驚不測衆寡斂兵屯

城西寨舉就圍之縱火焚柵賊衆大敗斬首數千

級王𢎞立死吳迥退保徐城泗州之圍始解泗州

被圍凡七月守城者不得寐靣目皆生瘡 龐勛

留豐縣數日欲引兵西擊康承訓或曰天時向暑

蠶麥方急不若且休兵聚食然後圖之或曰將軍

出師數日摧七萬之衆西軍震恐乘此聲勢彼破

走必矣時不可失龐舉直以書勸勛乗勝進軍勛

意遂決丁未發豐縣庚戍至蕭約襄城留武小睢

諸寨兵合五六萬人以二十九日遲明攻柳子淮

南敗卒在賊中者逃詣康承訓告以其期承訓得

先為之僃秣馬整衆設伏以待之丙辰襄城等兵

先至柳子遇伏敗走龐勛既自失期遽引兵自三

十里外赴之比至諸寨已敗勛所將皆市井白徒

覩官軍勢盛皆不戰而潰承訓命諸將急追之以

騎兵邀其前步卒蹙其後賊狼狽不知所之自相

蹈藉僵尸數十里死者數萬人勛解甲服布襦而

遁收散卒纔及三千人歸彭城使其將張實分諸

寨兵屯第城驛勛初起下邳土豪鄭鎰聚衆三千

自僃資糧器械以應之勛以為將謂之義軍五月

沂州遣軍圍下邳勛命鎰救之鎰帥所部來降

 六月馬舉自泗州引兵攻濠州拔招義鍾離定

遠劉行及設寨於城外以拒守舉先遣輕騎挑戰

賊見其衆少爭出寨西擊之舉引大軍數萬自它

道擊其東南遂焚其寨賊入固守舉塹其三靣而

圍之北靣臨淮賊猶得與徐州通龎勛遣吳迥助

行及守濠州屯兵北津以相應舉遣别將度淮擊

之斬獲數千人平其寨 曹翔之退屯兖州也留

滄州卒四千人戍魯橋卒擅還翔曰以龐勛作亂

故討之今滄卒不從約束是自亂也勒兵迎之圍

於兖州城外擇違命者二千人悉誅之朝廷聞魏

博軍敗以將軍宋威為徐州西北靣招討使將兵

三萬屯於豐蕭之間翔復引兵㑹之秋七月康承

訓克臨渙殺獲萬人遂拔襄城留武小雎等寨曹

翔拔滕縣進擊豐沛賊諸寨戍兵多相帥逃匿保

據山林賊抄掠者過之輒為所殺而五八村尤甚

有陳全裕者為之帥凡叛勛者皆歸之衆至數千

人戰守之具皆備環地數十里賊莫敢近康承訓

遣人招之遂舉衆來降賊黨益離蘄縣土豪李衮

殺賊守將舉城降於承訓沛縣守將李直詣彭城

計事禆將朱玫舉城降於曹翔直自彭城還玫逆

擊走之翔發兵戍沛攻邠州人也勛遣其將孫章

許佶各將數千人攻陳全裕朱玫皆不克而還康

承訓乘勝長驅拔第城進抵宿州之西築城而守

之龐勛憂懑不知所為但禱神飯僧而已 初龐

勛怒梁丕專殺姚周黜之使徐州舊將張𤣥稔代

之治州事以其黨張儒張實等將城中兵數萬拒

官軍儒等列寨數重於城外環水自固康承訓圍

之張實夜遣人潜出以書白勛曰今國兵盡在城

下西方必虚將軍宜引兵出其不意掠宋亳之郊

彼必解圍而西將軍設伏要害迎擊其前實等出

城中兵蹙其將破之必矣時曹翔使朱玫擊豐破

之乗勝攻徐城下邳皆拔之斬獲萬計勛方憂懼

欲走得實書即從其䇿使龐舉直許佶守徐州引

兵而西八月壬子康承訓焚外寨張儒等入保羅

城官軍攻之死者數千人不能克承訓患之遣辯

士於城下招諭之張𤣥稔甞戍邊有功雖脅從於

賊心常憂憤時將所部兵守子城夜召所親數十

人謀歸國因稍令布諭恊同者衆乃遣腹心張臯

夜出以狀白承訓約期殺賊將舉城降至日請立

青旌爲應使衆心無疑承訓大喜從之九月丁巳

張儒等飲酒於柳溪亭𤣥稔使部將董厚等勒兵

於亭西𤣥稔先躍馬而前大呼曰龐勛已梟首於

僕射寨中此輩何得尚存士卒競進遂斬張儒等

數十人城中大擾𤣥稔諭以歸國之計及暮而定

戊午開門出降𤣥稔見承訓肉𥘵膝行涕泣謝罪

承訓慰勞即宣敕拜御史中丞賜遺甚厚𤣥稔復

進言今舉城歸國四遠未知請詐為城䧟引衆趨

符離及徐州賊黨不疑可盡擒也承訓許之宿州

舊兵三萬承訓益以數百騎皆賞勞而遣之𤣥稔

復入城暮發平安火如常日己未向晨𤣥稔積薪

數千束縱火焚之如城䧟軍潰之狀直趨符離符

離納之既入斬其守將號令城中皆聽命收其兵

復得萬人北趨徐州龐舉直許佶聞之嬰城拒守

辛酉𤣥稔至彭城引兵圍之按兵未攻先諭城上

人曰朝廷惟誅逆黨不傷良人汝曹柰何為賊城

守若尚狐疑須㬰之間同為魚肉矣於是守城者

稍稍棄甲投兵而下崔彦曽故吏路審中開門納

官軍龐舉直許佶帥其黨保子城日昃賊黨自北

門出𤣥稔遣兵追之斬舉直佶首餘黨多赴水死

悉捕戍桂州者親族斬之死者數千人徐州遂平

龐勛將兵二萬自石山西出所過焚掠無遺庚申

承訓始知之引步騎八萬西擊之使朱邪赤心將

數千騎為前鋒勛襲宋州䧟其南城刺史鄭處沖

守其北城賊知有備捨去度汴南掠亳州沙陀追

及之勛引兵循溪水而東將歸彭城為沙陀所逼

不暇飲食至蘄將濟水李衮發橋勒兵拒之賊惶

惑不知所之至故縣西官軍大集縱擊殺賊近萬

人餘皆溺死降者纔及千人勛亦死而人莫之識

數日乃獲其尸賊宿遷等諸寨皆殺其守將而降

宋威亦取蕭縣吳迥獨守濠州不下冬十月以張

𤣥稔為右驍衛大將軍御史大夫馬舉攻濠州自

夏及冬不克城中糧盡殺人而食之守軍深塹重

圍以守之辛丑夜吳迥突圍走舉勒兵追之殺獲

殆盡迥死於招義以康承訓為河東節度使同平

章事以杜慆為義成節度使上嘉朱邪赤心之功

置大同軍於雲州以赤心為節度使召見留為左

金吾上將軍賜姓名李國昌賞賚甚厚以辛讜為

亳州刺史讜在泗州犯圍出迎兵糧往返凡十二

及除亳州上表言臣之功非杜慆不能成也賜和

州刺史崔雍自盡家屬流康州兄弟五人皆遠貶

十一年夏四月徐賊餘黨猶相聚閭里為羣盗散

居兖鄆青齊之間詔徐州觀察使夏侯曈招諭之

  五月上令百官議處置徐州之宜六月丙午

太子少傅李膠等狀以為徐州雖屢構(“冉”換為“冄”)禍亂未必

比屋頑凶蓋由統御失人是致姦回乗釁今使名

雖降兵額尚存以為支郡則糧餉不給分𨽻别藩

則人心未服或舊惡相濟更成披猖惟泗州曏因

攻守結釁已深宜有更張庶為兩便詔從之徐州

依舊為觀察使統徐濠宿三州為團練使割隸淮

南  冬十一月丁卯復以徐州為感化軍節度

   回鶻叛服

唐𤣥宗開元四年突厥黙啜北擊拔曵固大破之

於獨樂水黙啜恃勝不設備拔曵固迸卒頡質略

斬之黙啜之子小可汗立骨咄禄之子闕特勒擊

殺之立其兄左賢王黙棘連是為毗伽可汗

二十二年冬十二月突厥毗伽可汗為其大臣梅

録啜所毒而死其弟登利可汗立

二十七年秋七月登利從叔判闕特勒攻殺登利

立毗伽可汗之子為可汗俄為骨咄葉護所殺骨

咄葉護自立為可汗上以突厥内亂命左羽林將

軍孫老奴招諭回紇葛邏禄拔悉密等部落

天寳元年突厥拔悉密回紇葛邏禄三部共攻骨

咄葉護殺之推拔悉密酋長為頡跌伊施可汗回

紇葛邏禄自為左右葉䕶突厥餘衆共立判闕特

勒之子為烏蘇米施可汗  回紇葉護骨力裴

羅遣使入貢賜爵奉義王

三載秋八月拔悉密攻斬突厥烏蘇可汗傳首京

師國人立其弟鶻隴匐白眉特勒是為白眉可汗

於是突厥大亂敕朔方節度使王忠嗣出兵乗之

㑹回紇葛邏禄共攻拔悉密頡跌伊施可汗殺之

回紇骨力裴羅自立為骨咄禄毗伽闕可汗遣使

言狀上冊拜裴羅為懐仁可汗於是懐仁南據突

厥故地立牙帳於烏德犍山舊統藥邏葛等九姓

其後又併拔悉密葛邏禄凡十一部各置都督毎

戰則以二客部為先

四載回紇懐仁可汗撃突厥白眉可汗殺之回紇

斥地愈廣東際室韋西抵金山南跨大漠盡有突

厥故地懐仁卒子磨延啜立號葛勒可汗

肅宗至德元載安禄山之反也回紇可汗遣使請

助國討賊宴賜而遣之 上欲借兵於外夷以張

軍勢以豳王守禮之子承寀為敦煌王與僕固懐

恩使于回紇以請兵敦煌王承寀至回紇牙帳回

紇可汗以女妻之遣其貴臣與承寀及僕固懐恩

偕來見上於彭原上厚禮其使者而歸之賜回紇

女號毗伽公主 回紇可汗遣其臣葛邏支將兵

入援先以二千騎奄至范陽城下十一月戊午回

紇至帶汗谷與郭子儀軍合辛酉與同羅及叛胡

戰於榆林河北大破之斬首三萬捕虜一萬河曲

皆平

二載懐仁可汗遣其子葉護將精兵四千餘人來

至鳳翔上引見宴賜勞予惟其所欲 初上欲速

得京師與回紇約曰克城之日土地士庶歸唐金

帛子女皆歸回紇大軍入西京葉護欲如約廣平

王俶拜於葉護馬前曰今始得西京若遽俘掠則

東京之人皆為賊固守願至東京如約葉護下馬

荅拜跪捧王足曰當為殿下徑往東京胡虜見俶

拜者皆泣曰廣平王真華夷主二事詳見安史之亂  冬

十月壬戌廣平王俶入東京回紇意猶未厭俶患

之父老請率羅錦萬匹以賂回紇回紇乃止 十

一月己丑以回紇葉護為司空忠義王歳遺回紇

絹二萬匹使就朔方軍受之

乾元元年秋七月丁亥冊命回紇可汗曰英武威

遠毗伽闕可汗以上幼女寧國公主妻之以殿中

監漢中王瑀為冊禮使右司郎中李巽副之命左

僕射裴冕送公主至境上戊子又以司勳員外郎

鮮于叔明為瑀副叔明仲通之弟也甲子上送寧

國公主至咸陽公主辭訣曰國家事重死且無恨

上流涕而還瑀等至回紇牙帳可汗衣赭袍胡㡌

坐帳中榻上儀衛甚盛引瑀等立於帳外瑀不拜

而立可汗曰我與天可汗兩國之君君臣有禮何

得不拜瑀與叔明對曰曏者唐與諸國為昏皆以

宗室女為公主今天子以可汗有功自以所生女

妻可汗恩禮至重可汗柰何以子婿傲婦翁坐榻

上受冊命邪可汗改容起受𠕋命明日立公主為

可敦舉國皆喜  八月回紇遣其臣骨啜特勒

及帝德將驍騎三千助討安慶緒上命朔方左武

鋒使僕固懐恩領之

二年春三月甲申回紇骨啜特勒帝德等十五人

自相州犇還西京上宴之於紫宸殿賞賜有差庚

寅骨啜特勒等辭還行營  夏四月回紇毗伽

闕可汗卒長子葉護先遇殺國人立其少子是為

登里可汗回紇欲以寧國公主為殉公主曰回紇

慕中國之俗故娶中國女為婦若欲從其本俗何

必結昏萬里之外邪然亦為之𠢐靣而哭  秋

八月回紇以寧國公主無子聽歸丙辰至京師

寳應元年秋九月上遣中使劉清潭使於回紇且

徵兵討史朝義回紇已為朝義所誘有輕唐之志

上遣僕固懐恩往見之可汗恱遣使上表請助國

討賊詳見安史之亂  冬  十月以雍王适為天下兵馬

元帥丙寅上命僕固懐恩與母妻俱詣行營雍王

适至陜州回紇可汗屯於河北适與僚屬從數十

騎往見之可汗責适不拜舞藥子昂對以禮不當

然回紇將車𤾁曰唐天子與可汗約為兄弟可汗

於雍王叔父也何得不拜舞子昂曰雍王天子長

子今為元帥安有中國儲君向外國可汗拜舞乎

且兩宫在殯不應舞蹈力爭久之車𤾁遂引子昂

魏琚韋少華李進各鞭一百以适年少未諳事遣

歸營琚少華一夕而死 戊辰諸軍發陜州僕固

懷恩與回紇左殺爲前鋒回紇入東京肆行殺掠

詳見安史之亂

代宗廣德元年春閏正月己酉夜有回紇十五人

犯含光門突入鴻臚寺門司不敢遏 回紇登里

可汗歸國其部衆所過抄掠廪給小不如意輒殺

人無所忌憚陳鄭澤潞節度使李抱玉欲遣官屬

置頓人人辭憚趙城尉馬燧獨請行比回紇將至

燧先遣人賂其渠帥約毋暴掠帥遺之旗曰有犯

令者君自戮之燧取死囚爲左右小有違令立斬

之回紇相顧失色涉其境者皆拱手遵約束抱玉

竒之  七月𠕋回紇可汗爲頡咄登密施合俱

録英義建功毗伽可汗可敦為娑墨光親麗華毗

伽可敦左右殺以下皆加封賞 僕固懐恩誘回

紇吐蕃俱入寇事見僕固懷恩之叛

大曆三年回紇可敦卒秋七月庚辰以右散騎常

侍蕭昕為弔祭使回紇庭詰昕曰我於唐有大功

唐柰何失信市我馬不時歸其直昕曰回紇之功

唐已報久矣僕固懐恩之叛回紇助之與吐蕃入

寇逼我郊畿及懐恩死吐蕃走然後回紇懼而請

和我唐不忘前功加惠而縱之不然匹馬不歸矣

乃回紇負約豈唐失信邪回紇慙厚禮而歸之

四年 初僕固懐恩死上憐其有功置其女宫中

養以為女回紇請以為可敦夏五月辛卯𠕋為崇

徽公主嫁回紇可汗壬辰遣兵部侍郎李涵送之

涵奏祠部郎中虞鄉董晉為判官六月丁酉公主

辭行至回紇牙帳回紇來言曰唐約我為市馬既

入而歸我賄不足我於使人乎取之涵懼不敢對

視晉晉曰吾非無馬而與爾為市為爾賜不既多

乎爾之馬歳至吾數皮而歸資邊吏請致詰也天

子念爾有勞故下詔禁侵犯諸戎畏我大國之爾

與也莫敢校焉爾之父子寧而畜馬蕃者非我誰

使之於是其衆皆環晉拜既又相帥南靣序拜皆

舉兩手曰不敢有意大國

七年春正月甲辰回紇使者擅出鴻臚寺掠人子

女所司禁之SKchar擊所司以三百騎犯金光朱雀門

是日宫門皆閉上遣中使劉清潭諭之乃止 秋

七月癸巳回紇使擅出鴻臚寺逐長安令邵説至

含光門街奪其馬説乗它馬而去弗敢爭

八年回紇自乾元以來歲求和市毎一馬易四十

縑動至數萬匹馬皆駑瘠無用朝廷苦之所市多

不能盡其數回紇待遣繼至者常不絶於鴻臚至

是上欲恱其意命盡市之秋七月辛丑回紇辭歸

載賜遺及馬價共用車千餘乗  八月壬申回

紇復遣使者赤心以馬萬匹來求互市 有司以

回紇赤心馬多請市千匹郭子儀以為如此逆其

意太甚自請輸一歲俸為國市之上不許十一月

戊子命市六千匹

十年冬十二月回紇千騎寇夏州州將梁榮宗破

之於烏水郭子儀遣兵三千救夏州回紇遁去

十一年春二月辛巳増朔方五城戍兵以備回紇

十三年春三月甲戌回紇使還過河中朔方軍士

掠其輜重因大掠坊市  秋七月戊午郭子儀

奏以回紇猶在塞上邊人恐懼請遣邠州刺史渾

瑊將兵鎮振武軍從之回紇始去

十四年秋七月庚辰詔回紇諸胡在京師者各服

其服無得效華人先是回紇留京帥者常千人商

胡偽服而雜居者又倍之縣官日給饔餼殖貲産

開第舍市肆美利皆歸之日縱暴横吏不敢問或

衣華服誘取妻妾故禁之

德宗建中元年 初回紇風俗朴厚君臣之等不

甚異故衆志專一勁健無敵及有功於唐唐賜遺

甚厚登里可汗始自尊大築宫殿以居婦人有粉

黛文繡之飾中國為之虚耗而虜俗亦壊及代宗

崩上遣中使梁文秀往告哀登里驕不為禮九姓

胡附回紇者説登里以中國富饒今乗喪伐之可

有大利登里從之欲舉國入寇其相頓莫賀達干

登里之從父兄也諌曰唐大國也無負於我吾前

年侵太原獲牛馬數萬可謂大捷而道遠糧乏比

歸士卒多徒行者今舉國深入萬一不捷將安歸

乎登里不聽頓莫賀乗人心之不欲南寇也舉兵

擊殺之并九姓胡二千人自立為合骨咄禄毗伽

可汗遣其臣聿達干與梁文秀俱入見願為藩臣

垂髪不剪以待𠕋命乙卯命京兆少尹臨漳源休

𠕋頓莫賀為武義成功可汗  秋八月甲午振

武留後張光晟殺回紇使者董突等九百餘人董

突者武義可汗之叔父也代宗之世九姓胡常冒

回紇之名雜居京師殖貨縱暴與回紇共為公私

之患上即位命董突盡帥其徒歸國輜重甚盛至

振武留數月厚求資給日食肉千斤它物稱是縱

樵牧者暴踐禾稼振武人苦之光晟欲殺回紇取

其輜重而畏其衆彊未敢發九姓胡聞其種族為

新可汗所誅多道亡董突防之甚急九姓胡不得

亡又不得歸乃密獻䇿於光晟請殺回紇光晟喜

其黨類自離許之上以陜州之辱寳應元年徳宗為元帥時見回

綂於陜州心恨回紇光晟知上㫖乃奏稱回紇本種非

多所輔以彊者羣胡耳今聞其自相魚肉頓莫賀

新立移地健有孽子及國相梅録各擁兵數千人

相攻國未定彼無財則不能使其衆陛下不乗此

際除之乃歸其人與之財正所謂借寇兵資盗糧

者也請殺之三奏上不許光晟乃使副將過其館

門故不為禮董突怒執而鞭之數十光晟勒兵掩

擊并羣胡盡殺之聚為京觀獨留二胡使歸國為

證曰回紇鞭辱大將且謀襲據振武故先事誅之

上徵光晟為右金吾將軍遣中使王嘉祥往致信

幣回紇請得專殺者以復讎上為之貶光晟為睦

王傅以慰其意

三年張光晟之殺突董也上欲遂絕回紇召𠕋可

汗使源休還太原久之乃復遣休送突董及翳密

施大小梅録等四喪還其國可汗遣其宰相頡子

思迦等迎之頡子思迦坐大帳立休等於帳前雪

中詰以殺突董之狀欲殺者數四供待甚薄留五

十餘日乃得歸可汗使人謂之曰國人皆欲殺汝

以償怨我意則不然汝國已殺突董等我又殺汝

如以血洗血汚益甚耳今吾以水洗血不亦善乎

唐負我馬直絹百八十萬匹當速歸之遣其散支

將軍康赤心隨休入見休竟不得見可汗而還己

卯至長安詔以帛十萬匹金銀十萬兩償其馬直

休有口辯盧𣏌恐其見上得幸乗其未至先除光

禄卿

四年兩河之用兵也王武俊召回紇兵使絶李懐

光等糧道懐光等已西去而回紇達干將回紇千

人雜虜二千人適至幽州北境朱滔因説之欲與

俱詣河南取東都應接朱泚許以河南子女金帛

賂之滔娶回紇女為側室回紇謂之朱郎且利其

俘掠許之

興元元年夏五月乙亥李抱真王武俊距貝州三

十里而軍回紇達干見朱滔請戰回紇敗走事見藩鎭

貞元三年回紇合骨咄録可汗屢求和親且請昏

上未之許㑹邊將告乏馬無以給之李泌言於上

曰陛下誠用臣䇿數年之後馬賤於今十倍矣上

曰何故對曰願陛下推至公之心屈已徇人爲社

稷大計臣乃敢言上曰卿何自疑若是對曰臣願

陛下北和回紇南通雲南西結大食天笁如此則

吐蕃自困馬亦易致矣上曰三國當如卿言至於

回紇則不可泌曰臣固知陛下如此所以不敢早

言爲今之計當以回紇爲先三國差緩耳上曰唯

回紇卿勿言泌曰臣僃位宰相事有可否在陛下

何至不許臣言上曰朕於卿言皆聽之矣至於和

回紇宜待子孫於朕之時則固不可泌曰豈非以

陜州之恥邪上曰然韋少華等以朕之故受辱而

死朕豈能忘之屬國家多難未暇報之和則決不

可卿勿更言泌曰害少華等乃牟羽可汗陛下即

位舉兵入冦未出其境今合骨咄録可汗殺之然

則今可汗乃有功於陛下宜受封賞又何怨邪其

後張光晟殺突董等九百餘人合骨咄録竟不敢

殺朝廷使者然則合骨咄録固無罪矣上曰卿以

和回紇為是則朕固非邪對曰臣為社稷計而言

若茍合取容何以見肅宗代宗於天上上曰容朕

徐思之自是泌凡十五餘對未甞不論回紇事上

終不許泌曰陛下既不許回紇和親願賜臣骸骨

上曰朕非拒諌但欲與卿較理耳何至遽欲去朕

邪對曰陛下許臣言理此固天下之福也上曰朕

不惜屈己與之和但不能負少華輩對曰以臣觀

之少華輩負陛下非陛下負之也上曰何故對曰

昔回紇葉護將兵助討安慶緒肅宗但令臣宴勞

之於元帥府先帝未甞見也葉護固邀臣至其營

肅宗猶不許及大軍將發先帝始與相見所以然

者彼戎狄豺狼也舉兵入中國之腹不得不過爲

之防也陛下在陜富於春秋少華輩不能深慮以

萬乗元子徑造其營又不先與之議相見之儀使

彼得肆其桀驁豈非少華輩負陛下邪死不足償

責矣且香積之捷葉護欲引兵掠長安先帝親拜

之於馬前以止之葉護遂不敢入城當時觀者十

萬餘人皆歎息曰廣平王真華夷主也然則先帝

所屈者少所伸者多矣葉護乃牟羽之叔父也牟

羽身為可汗舉全國之兵赴中原之難故其志意

驕矜敢責禮於陛下陛下天資神武不為之屈當

是之時臣不敢言其它若可汗留陛下於營中歡

飲十日天下豈得不寒心哉而天威所臨豺狼馴

擾可汗母捧陛下於貂裘叱退左右親送陛下乘

馬而歸陛下以香積之事觀之則屈己為是乎不

屈為是乎陛下屈於牟羽乎牟羽屈於陛下乎上

謂李晟馬燧曰故舊不宜相逢朕素怨回紇今聞

泌言香積之事朕自覺少理卿二人以為何如對

曰果如泌所言則回紇似可恕上曰卿二人復不

與朕朕當柰何泌曰臣以為回紇不足怨曏來宰

相乃可怨耳今回紇可汗殺牟羽其國人有再復

京城之勲夫何罪乎吐蕃幸國之災陷河隴數千

里之地又引兵入京城使先帝䝉塵於陜此乃百

代必報之讎況其賛普至今尚存宰相不為陛下

别白言此乃欲和吐蕃以攻回紇此為可怨耳上

曰朕與之為怨已久又聞吐蕃劫盟今往與之和

得無復拒我為夷狄之笑乎對曰不然臣曩在彭

原今可汗為胡禄都督與今國相白婆帝皆從葉

護而來臣待之頗親厚故聞臣為相而求和安有

復相拒乎臣今請以書與之約稱臣為陛下子毎

使來不過二百人印馬不過千匹無得㰎中國人

及商胡出塞五者皆能如約則主上必許和親如

此威加北荒旁讋吐蕃足以快陛下平昔之心矣

上曰自至德以來與為兄弟之國今一旦欲臣之

彼安肯和乎對曰彼思與中國和親久矣其可汗

國相素信臣言若其未諧但應再發一書耳上從

之既而回紇可汗遣使上表稱兒及臣凡泌所與

約五事一皆聽命上大喜謂泌曰回紇何畏服卿

如此對曰此乃陛下威靈臣何力焉上曰回紇則

既和矣所以招雲南大食天笁柰何對曰回紇和

則吐蕃已不敢輕犯塞矣次招雲南則是斷吐蕃

之右臂也雲南自漢以來臣屬中國楊國忠無故

擾之使叛臣于吐蕃苦於吐蕃賦役重未甞一日

不思復為唐臣也大食在西域為最彊自葱嶺盡

西海地幾半天下與天笁皆慕中國代與吐蕃為

仇臣故知其可招也癸亥遣回紇使者合闕將軍

歸許以咸安公主妻可汗歸其馬價絹五萬疋

四年回紇合骨咄禄可汗得唐許昏甚喜遣其妹

骨咄禄毗伽公主及大臣妻并國相𨁂跌都督以

下千餘人來迎可敦辭禮甚恭曰昔為兄弟今為

子壻半子也若吐蕃為患子當為父除之因詈辱

吐蕃使者以絶之冬十月戊子回紇至長安可汗

仍表請改回紇為回鶻許之 庚子𠕋命咸安公

主加回鶻可汗號長壽天親可汗十一月以刑部

尚書關播為送咸安公主兼𠕋回鶻可汗使

五年冬十二月庚午聞回鶻天親可汗薨戊寅遣

鴻臚卿郭鋒𠕋命其子為登里羅没密施俱禄忠

貞毗伽可汗先是安西北庭皆假道於回鶻以奏

事故與之連和北庭去回鶻尤近回鶻誅求無厭

又有沙陀六千餘帳與北庭相依及三葛禄白服

突厥皆附於回鶻回鶻數侵掠之吐蕃因葛禄白

服之衆以攻北庭回鶻大相頡干迦斯將兵救之

六年回鶻忠貞可汗之弟弑忠貞而自立其大相

頡干迦斯西擊吐蕃未還夏四月次相帥國人殺

篡者而立忠貞之子阿啜為可汗年十五 回鶻

頡干迦斯與吐蕃戰不利吐蕃急攻北庭北庭人

苦於回鶻誅求與沙陀酋長朱邪盡忠皆降於吐

蕃節度使楊襲古帥麾下二千人犇西州六月頡

干迦斯引兵還國次相恐其有廢立與可汗皆出

郊迎俯伏自陳擅立之狀曰今日惟大相死生之

盛陳郭鋒所齎國信悉以遺之可汗拜且泣曰兒

愚幼若幸而得立惟仰食於阿多國政不敢豫也

虜謂父為阿多頡干迦斯感其卑屈持之而哭遂

執臣禮悉以所遺頒從行者己無所受國中由是

稍安秋頡干迦斯悉舉國兵數萬召楊襲古將復

北庭又為吐蕃所敗死者太半襲古收餘衆數百

將還西州頡干迦斯紿之曰且與我同至牙帳當

送君還朝既而留不遣竟殺之安西由是遂絶莫

知存亡而西州猶為唐固守葛禄乗勝取回鶻之

浮圖川回鶻震恐悉遷西北部落於牙帳之南以

避之遣達北特勒梅録隨郭鋒偕來告忠貞可汗

之喪且求𠕋命先是回鶻使者入中國禮容驕慢

刺史皆與之鈞禮梅録至豐州刺史李景略欲以

氣加之謂梅録曰聞可汗新没欲申弔禮景略先

據高壟而坐梅録俯僂前哭景略撫之曰可汗棄

代助爾哀慕梅録驕容猛氣索然俱盡自是回鶻

使至皆拜景略於庭威名聞塞外冬十月辛亥郭

鋒始自回鶻還

七年春二月癸卯遣鴻臚少卿𢈔鋌𠕋回鶻奉誠

可汗

十一年夏四月回鶻奉誠可汗卒無子國人立其

相骨咄禄爲可汗骨咄禄本姓𨁂跌氏辯慧有勇

略自天親時典兵馬用事大臣諸酋長皆畏服之

既爲可汗冒姓藥羅葛氏遣使來告喪自天親可

汗以上子孫㓜穉者皆内之闕庭  五月庚寅

遣秘書監張薦𠕋拜回鶻可汗骨咄禄為騰里邏

羽録没密施合胡禄毗伽懐信可汗

順宗永貞元年回鶻懐信可汗卒遣鴻臚少卿孫

杲臨弔𠕋其嗣為騰里野合俱録毗伽可汗

憲宗元和元年回鶻入貢始以摩尼皆來於中國

置寺處之其法日晏乃食食葷而不食湩酪回鶻

信奉之可汗或與議國事

三年春二月戊寅咸安大長公主薨于回鶻三月

回鶻騰里可汗卒  夏五月丙午冊回鶻新可

汗為愛登里囉汨蜜施合毗伽保義可汗

八年冬十月回鶻發兵度磧南自柳谷西擊吐蕃

壬寅振武天德軍奏回鶻數千騎至鸊鵜泉邊軍

戒嚴

九年春二月李吉甫奏請復置宥州以僃回鶻上

從之先是回鶻屢請昏朝廷以公主出降其費甚

廣故未之許禮部尚書李絳上言以爲回鶻凶彊

不可無僃淮西窮蹙事要經營今江淮大縣歳所

入賦有二十萬緡者足以僃降主之費陛下何愛

一縣之賦不以羈縻勁虜回鶻若得許昏必喜而

無猜然後可以脩城塹蓄甲兵邊僃既完得專意

淮西功必萬全今既未降公主而虚弱西城磧路

無僃更脩天德以疑虜心萬一北邊有警則淮西

遺醜復延歳月之命矣儻虜騎南牧國家非步兵

二萬騎五千則不足以抗禦借使一歳而勝之其

費豈特降主之比哉上不聽

十二年回鶻屢請尚公主有司計其費近五百萬

緍時中原方用兵故上未之許二月辛卯朔遣回

鶻麾尼僧等歸國命宗正少卿李誠使回鶻諭意

以緩其期

十五年憲宗之末回鶻遣合達干來求昏尤切憲

宗許之二月癸卯朔遣合達干歸國

穆宗長慶元年夏四月丙戌𠕋回鶻嗣君為登囉

羽録没蜜施句主毗伽崇德可汗  五月丙申

朔回鶻遣都督宰相等五百餘人來迎公主 癸

亥以太和長公主嫁回鶻公主上之妹也吐蕃聞

唐與回鶻婚六月辛未冦青塞堡鹽州刺史李文

恱擊却之戊寅回鶻奏以萬騎出北庭萬騎出安

西拒吐蕃以迎公主

二年裴度之討幽鎮也回鶻以兵從朝議以為不

可遣中使止之回鶻遣其臣李義節將三千人已

至豐州北却之不從詔發繒帛七萬匹以賜之甲

寅始還

四年回鶻崇德可汗卒弟曷薩特勒立

敬宗寳曆元年春三月辛酉遣司門郎中于人文

𠕋回鶻曷薩特勒為愛登里囉汨没密施合毗伽

昭禮可汗

文宗太和六年春三月回鶻昭禮可汗為其下所

殺從子胡特勒立

七年夏四月丙戌𠕋回鶻新可汗為愛登里囉汨

没蜜施合句禄毗伽彰信可汗

開成四年回鶻相安允合特勒柴革謀作亂彰信

可汗殺之相掘羅勿將兵在外以馬三百賂沙陀

朱邪赤心借其兵共攻可汗可汗兵敗自殺國人

立㕎馺特勒為可汗㑹嵗疫大雪羊馬多死回鶻

遂衰赤心執宜之子也

五年 初伊吾之西焉耆之北有黠戛斯部落即

古之堅昆唐初結骨也後更號𭶑戞斯乾元中為

回鶻所破自是隔閡不通中國其君長曰阿熱建

牙青山去回鶻牙橐駝行四十日其人悍勇吐蕃

回鶻常賂遺之假以官號回鶻既衰阿熱始自稱

可汗回鶻遣相國將兵擊之連兵二十餘年數為

𭶑戞斯所敗詈回鶻曰汝運盡矣我必取汝金帳

金帳者回鶻可汗所居帳也及掘羅勿殺彰信可

汗立㕎馺回鶻别將句録莫賀引黠戛斯十萬騎

攻回鶻大破之殺㕎馺及掘羅勿焚其牙帳蕩盡

回鶻諸部逃散其相馺職特勒厖等十五部西犇

葛邏禄一支犇吐蕃一支犇安西可汗兄弟嗢没

斯等及其相赤心僕固特勒那頡啜各帥其衆抵

天德塞下就雜虜貿易穀食且求内附冬十月丙

辰天徳軍使温徳彛奏回鶻潰兵侵逼西城亘六

十里不見其後邊人以回鶻猥至恐懼不安詔振

武軍節度使劉沔屯雲迦關以僃之

武宗㑹昌元年春二月回鶻十三部近牙帳者立

烏希特勒為烏介可汗南保錯子山  秋八月

天德軍使田牟監軍韋仲平欲擊回鶻以求功奏

稱回鶻叛將嗢没斯等侵逼塞下吐谷渾沙陀党

項皆世與為仇請自出兵驅逐上命朝臣議之議

者皆以為嗢没斯等叛可汗而來不可受宜如牟

等所請擊之便上以問宰相李德裕以為窮鳥入

懐猶當活之況回鶻屢建大功今為鄰國所破部

落離散窮無所歸遠依天子無秋毫犯塞柰何乗

其困而擊之宜遣使者鎮撫運糧食以賜之此漢

宣帝所以服呼韓邪也陳夷行曰此所以借寇兵

資盗糧也不如擊之德裕曰彼吐谷渾等各有部

落見利則鋭敏爭進不利則鳥驚魚散各走巢穴

安肯死守為國家用今天德城兵纔千餘若戰不

利城䧟必矣不若以恩義撫而安之必不為患縱

使侵暴邊境亦須俟徵諸道大兵討之豈可獨使

天德擊之乎時詔以鴻臚卿張賈為巡邊使使察

回鶻情偽未還上問德裕曰嗢没斯等請降可保

信乎對曰朝中之人臣不敢保况敢保數千里外

戎狄之心乎然謂之叛將則恐不可若可汗在國

嗢没斯等帥衆而來則於體固不可受今聞其國

敗亂無主將相逃散或犇吐蕃或犇葛邏禄惟此

一支遠依大國觀其表辭危迫懇切豈可謂之叛

將乎設嗢没斯等自去年九月至天德今年二月

始立烏介自無君臣之分願且詔河東振武嚴兵

保境以備之俟其攻犯城鎮然後以武力驅除或

於吐谷渾等部中少有鈔掠聽自讎報亦未可助

以官軍仍詔田牟仲平毋得邀功生事常令不失

大信懐柔得宜彼雖戎狄必知感恩辛酉詔田牟

約勒將士及雜虜毋得先犯回鶻九月戊辰朔詔

河東振武嚴兵以僃之牟布之弟也 李德裕請

遣使慰撫回鶻且運糧三萬斛以賜之上以為疑

閏月己亥開延英召宰相議之陳夷行於𠋫對之

所屢言資盗糧不可德裕曰今徵兵未集天德孤

危儻不以此糧噉飢虜且使安静萬一天德䧟没

咎將誰歸夷行至上前遂不敢言上乃許以穀二

萬斛振之  冬十一月李德裕上言今回鶻破

亡太和公主未知所在若不遣使訪問則戎狄必

謂國家降主虜庭本非愛惜既負公主又傷虜情

請遣通事舍人苗縝齎詔詣嗢没斯令轉達公主

兼可卜嗢没斯逆順之情從之 初黠戞斯既破

回鶻得太和公主自謂李陵之後與唐同姓遣達

干十人奉公主歸之於唐回鶻烏介可汗引兵邀

擊達干盡殺之質公主南度磧屯天德軍境上公

主遣使上表言可汗已立求𠕋命烏介又使其桓

頡干伽斯等上表借振武一城以居公主可汗十

二月庚辰制遣右金吾大將軍王㑹等慰問回鶻

仍賑米二萬斛又賜烏介可汗敕書諭以宜帥部

衆漸復舊疆漂寓塞垣殊非良計又云欲借振武

一城前代未有此比或欲别遷善地求大國聲援

亦須且於漢南駐止朕當許公主入覲親問事宜

儻須應接必無所吝

二年春正月朝廷以回鶻屯天德振武北境以兵

部郎中李拭爲巡邊使察將帥能否拭鄘之子也

  二月河東節度使符澈修杷頭烽舊戍以備

回鶻李德裕奏請増兵鎮守及修東中二受降城

以壯天德形勢從之 回鶻復奏求糧及尋勘吐

谷渾党項所掠又借振武城詔遣内使楊觀賜可

汗書諭以城不可借餘當應接處置三月戊申李

拭巡邊還稱振武節度使劉沔有威略可任大事

時河東節度使符澈疾病庚申以沔代之以金吾

上將軍李忠順為振武節度使遣將作少監苗縝

𠕋命烏介可汗使徐行駐於河東俟可汗位定然

後進既而可汗屢侵擾邊境縝竟不行 回鶻嗢

没斯以赤心桀𭶑難知先告田牟云赤心謀犯塞

乃誘赤心并僕固殺之那頡啜收赤心之衆七千

帳東走河東奏回鶻兵至横水殺掠兵民今退屯

釋迦泊東李德裕上言釋迦泊西距可汗帳三百

里未知此兵為那頡所部為可汗遣來宜且指此

兵云不受可汗指揮擅掠邊鄙密詔劉沔武仲先

經略此兵如可以討逐事亦有名摧此一支可汗

必自知懼  夏四月庚辰天德都防禦使田牟

奏回鶻侵擾不已不俟朝㫖已出兵三千拒之壬

午李德裕奏田牟殊不知兵戎狄長於野戰短於

攻城牟但應堅守以待諸道兵集今全軍出戰萬

一失利城中空虚何以自固望亟遣中使止之如

已交鋒即詔雲朔天德以來羌渾各出兵奮撃回

鶻凡所虜獲竝令自取回鶻羇旅二年糧食乏絕

人心易動宜詔田牟招誘降者給糧轉致太原不

可留於天德嗢没斯誠偽雖未可知然要早加官

賞縱使不誠亦足為反間且欲奬其忠義為討伐

之名令遠近諸蕃知但責可汗犯順非欲盡滅回

鶻石雄善戰無敵請以為天德都團練副使佐田

牟用兵上皆從其言初大和中河西党項擾邊文

宗召石雄於白州𨽻振武軍為禆將屢立戰功以

王智興故未甚進擢至是德裕舉用之甲申嗢没

斯帥其國特勒宰相等一千二百餘人來降

 五月戊申遣鴻臚卿張賈安撫嗢没斯等以嗢

没斯為左金吾大將軍懐化郡王其次酋長官賞

有差賜其部衆米五千斛絹三千匹那頡啜帥其

衆自振武大同東因室韋黒沙南趣雄武軍窺幽

州盧龍節度使張仲武遣其弟仲至將兵三萬迎

擊大破之斬首捕虜不可勝計悉收降其七千帳

分配諸道那頡啜走烏介可汗獲而殺之時烏介

衆雖衰減尚號十萬駐牙於大同軍北閭門山楊

觀自回鶻還可汗表求糧食牛羊且請執送嗢没

斯等詔報以糧食聽自以馬價於振武糴三千石

牛稼穡之資中國禁人屠宰羊中國所鮮出於北

邊雜虜國家未甞科調嗢没斯自本國初破先投

塞下不隨可汗已及二年慮彼猜嫌窮迫歸命前

可汗正以猜虐無親致内離外叛今可汗失地遠

客尤宜深矯前非若復骨肉相殘則可汗左右信

臣誰敢自保朕務在兼愛已受其降於可汗不失

恩慈於朝廷免虧信義豈不兩全事體深叶良圖

 嗢没斯入朝六月甲申以嗢没斯所部為歸義

軍以嗢没斯為左金吾大將軍充軍使  秋七

月嗢没斯請置家太原與諸弟竭力扞邊詔劉沔

存撫其家烏介可汗復遣其相上表借兵助復國

又借天德城詔不許初可汗往來天德振武之間

剽掠羌渾又屯杷頭烽北朝廷屢遣使諭之使還

漠南可汗不奉詔李德裕以為那頡啜屯於山北

烏介恐其與奚契丹連謀邀遮故不敢遠離塞下

望敕張仲武諭奚契丹與回鶻共滅那頡啜使得

北還及那頡啜死可汗猶不去議者又以為回鶻

待馬價詔盡以馬價給之又不去八月可汗帥衆

過杷頭烽南突入大同川驅掠河東雜虜牛馬數

萬轉鬬至雲州城門刺史張獻節閉城自守吐谷

渾党項皆挈家入山避之庚午詔發陳許徐汝襄

陽等兵屯太原及振武天德俟來春驅逐回鶻丁

丑賜嗢没斯與其弟阿歷支習勿啜烏羅思皆姓

李氏名思忠思貞思義思禮國相愛邪勿姓愛名

𢎞順仍以𢎞順為歸義軍副使上遣回鶻石戒直

還其國賜可汗書諭以自彼國為紇吃斯所破來

投邊境撫納無所不至今可汗尚此近塞未議還

蕃或侵掠雲朔等州或鈔擊羌渾諸部遙揣深意

似恃姻好之情每觀蹤由實懐馳突之計中外將

相咸請誅剪朕情深屈己未忍幸災可汗宜速擇

良圖無貽後悔上又命李德裕代劉沔荅回鶻相

頡干迦斯書以為回鶻遠來依投當效呼韓邪遣

子入侍身自入朝及令太和公主入謁太皇太后

求哀乞憐則我之救䘏無所愧懐而乃睥睨邊城

桀驁自若邀求過望如在本蕃又深入邊境侵暴

不已求援繼好豈宜如是來書又云胡人易動難

安若令忿怒不可復制回鶻為紇吃斯所破舉國

將相遺骸棄於草莽累代可汗墳墓隔在天涯回

鶻忿怒之心不施於彼而蔑棄仁義逞志中華天

地神祇豈容如此事昔郅支不事大漢竟自夷滅

往事之戒得不在懐戊子李德裕等上言若如前

詔河東等三道嚴兵守備俟來春驅逐乗回鶻人

困馬羸之時又官軍免盛寒之苦則幽州兵宜令

止屯本道以俟詔命若慮河氷既合回鶻復有馳

突須早驅逐則當及天時未寒決䇿於數日之間

以河朔兵益河東兵必令收功於兩月之内今聞

外議紛紜互有異同儻不一詢羣情終為浮辭所

撓望令公卿集議詔從之時議者多以為宜俟來

春九月以劉沔兼招撫回鶻使如須驅逐其諸道

行營兵權令指揮以張仲武為東面招撫回鶻使

其當道行營兵及奚契丹室韋等竝自指揮以李

思忠為河西党項都將回鶻西南靣招討使皆㑹

軍于太原令沔屯鴈門關初奚契丹羈屬回鶻各

有監使歳督其貢賦且詗唐事張仲武遣牙將石

公緒統二部盡殺回鶻監使等八百餘人仲武破

那頡啜得室韋酋長妻子室韋以金帛羊馬贖之

仲武不受曰但殺回鶻監使則歸之癸卯李德裕

等奏河東奏事官孫儔適至云回鶻移營近南四

十里劉沔以為此必契丹不與之同恐為其掩襲

故也據此事勢正堪驅除臣等問孫儔若與幽州

合勢迫逐回鶻更須益幾兵儔言不須多益兵惟

大同兵少得易定千人助之足矣上皆從之詔河

東幽州振武天德各出大兵移營稍前以追回鶻

 李思忠請與契苾沙陀吐谷渾六千騎合勢擊

回鶻乙巳以銀州刺史何清朝蔚州刺史契苾通

分將河東蕃兵詣振武受李思忠指揮通何力之

五世孫  冬十月黠戞斯遣將軍踏布合祖等

至天德軍言先遣都吕施合等奉公主歸之大唐

至今無聲問不知得達或爲姧人所隔今出兵求

索上天入地期於必得又言將徙就合羅川居回

鶻故國兼已得安西北庭達靼等五部落十一月

辛卯朔昭義節度使劉從諌上言請出步兵五千

討回鶻詔不許 上遣使賜太和公主冬衣命李

德裕為書賜公主略曰先朝割愛降婚義寧家國

謂回鶻必能禦侮安静塞垣今回鶻所為甚不循

理毎馬首南向姑得不畏高祖太宗之威靈欲侵

擾邊疆豈不思太皇太后之慈愛為其國母足得

指揮若回鶻不能禀命則是棄絕姻好今日已後

不得以姑為詞  十二月李忠順奏擊回鶻破

三年春正月回鶻烏介可汗帥衆侵逼振武劉沔

遣麟州刺史石雄都知兵馬使王逢帥沙陀朱邪

赤心三部及契苾拓跋三千騎襲其牙帳沔自以

大軍繼之雄至振武登城望回鶻之衆寡見氊車

數十乗從者皆衣朱碧類華人使諜問之曰公主

帳也雄使諜告之曰公主至此家也當求歸路今

將出兵擊可汗請公主潜與侍從相保駐車勿動

雄乃鑿城為十餘穴引兵夜出直攻可汗牙帳至

其帳下虜乃覺之可汗大驚不知所為棄輜重走

雄追擊之庚子大破回鶻於殺胡山可汗被瘡與

數百騎遁去雄迎太和公主以歸斬首萬級降其

部落二萬餘人丙午劉沔捷奏至 李思忠入朝

自以回鶻降將懼邊將猜忌乞并弟思貞等及愛

𢎞順皆歸闕庭上從之 烏介可汗走保黒車子

族其潰兵多詣幽州降  二月辛未𭶑戞斯遣

使者注吾合索獻名馬二詔太僕卿趙蕃飲勞之

甲戌上引對班在勃海使之上上欲令趙蕃就𭶑

戞斯求安西北庭李德裕等上言安西去京師七

千餘里北庭五千餘里借使得之當復置都護以

唐兵萬人戍之不知此兵於何處追發饋運從何

道得通此乃用實費以易虚名非計也上乃止

𭶑戞斯求𠕋命李德裕奏宜與之結歡令自將兵

求殺使者罪人及討黒車子上恐加可汗之名即

不脩臣禮踵回鶻故事求歳遺及賣馬猶豫未決

德裕奏黠戞斯已自稱可汗今欲藉其力恐不可

吝此名回鶻有平安史之功故歳賜絹二萬匹且

與之和市黠戞斯未甞有功於中國豈敢遽求賂

遺乎若慮其不臣當與之約必如回鶻稱臣乃行

𠕋命又當叙同姓以親之使執子孫之禮上從之

 庚寅太和公主至京師改封安定大長公主詔

宰相帥百官迎謁於章敬寺前公主詣光順門去

盛服脱簮珥謝回鶻負恩和親無狀之罪上遣中

使慰謝然後入宫陽安等六公主不來慰問安定

公主各罰俸物及封絹  三月以太僕卿趙蕃

為安撫𭶑戞斯使上命李德裕草賜黠戞斯可汗

書諭以貞觀二十一年黠戞斯先君身自入朝授

左屯衛將軍堅昆都督迄于天寳朝貢不絕比為

回鶻所隔回鶻陵虐諸蕃可汗能復讎雪怨茂功

壯節近古無儔今回鶻殘兵不滿千人散投山谷

可汗既與為怨須盡殲夷儻留餘燼必生後患又

聞可汗受氏之原與我同族國家承北平太守之

後可汗乃都尉苗裔以此合族尊卑可知今欲𠕋

命可汗特加美號縁未知可汗之意且遣諭懐待

趙蕃回日别命使展禮自回鶻至塞上及黠戞斯

入貢毎有詔敕上多命德裕草之德裕請委翰林

學士上曰學士不能盡人意須卿自為之 劉沔

奏歸義軍回鶻三千餘人及酋長四十三人準詔

分𨽻諸道皆大呼連營據呼沱河不肯從命已盡

誅之回鶻降幽州者前後三萬餘人皆散𨽻諸道

  六月黠戞斯可汗遣將軍溫仵合入貢上賜

之書諭以速平回鶻黒車子乃遣使行𠕋命

 秋七月上遣刑部侍郎兼御史中丞李回宣慰

河北三鎮令幽州乘秋早平回鶻

四年春三月𭶑戞斯遣將軍諦德伊斯難珠等入

貢言欲徙居回鶻牙帳請發兵之期集㑹之地上

賜詔諭以今秋可汗擊回鶻黒車子之時當令幽

州太原振武天德四鎮出兵要路邀其亡逸便申

𠕋命並依回鶻故事 朝廷以回鶻衰微吐蕃内

亂議復河湟四鎮十八州乃以給事中劉濛為巡

邊使使之先備器械糗糧及詗吐蕃守兵衆寡又

令天德振武河東訓卒礪兵以俟今秋𭶑戞斯擊

回鶻邀其潰敗之衆南來者皆委濛與節度團練

使詳議以聞濛晏之孫也  秋九月李德裕奏

幽州奏事官言詗知回鶻上下離心可汗欲之安

西其部落言親戚皆在唐不如歸唐又與室韋已

相失計其不日來降或自相殘滅望遣識事中使

賜仲武詔諭以鎮魏已平昭義惟回鶻未滅仲武

猶帶北面招討使宜早思立功

五年夏四月壬寅以陜虢觀察使李拭為𠕋𭶑戞

斯可汗使  五月𠕋黠戞斯可汗為宗英雄武

誠明可汗

六年烏介可汗之衆稍稍降散國相逸隠啜殺烏

介於金山立其弟特勒遏捻為可汗 𠕋黠戞斯

可汗使者以國喪未行或以為僻遠小國不足與

之抗衡回鶻未平不應遽有建置詔百官集議事

遂寢

宣宗大中元年春二月庚午加盧龍節度使張仲

武同平章事賞其屢破回鶻也  夏五月幽州

節度使張仲武大破諸奚  六月以鴻臚卿李

業為𠕋黠戞斯英武誠明可汗使

二年回鶻遏捻可汗仰給於奚王石舍郎及張仲

武大破奚衆回鶻無所得食日益耗散至是所存

貴臣以下不滿五百人依於室韋使者入賀正過

幽州張仲武使歸取遏捻等遏捻聞之夜與妻葛

禄子特勒毒斯等九騎西走餘衆追之不及相與

大哭室韋分回鶻衆為七七姓共分之居三日黠

戞斯遣其相阿播帥諸胡兵號七萬來取回鶻大

破室韋悉收回鶻餘衆歸磧北猶有數帳潜竄山

林鈔盗諸胡其别部厖勒先在安西亦自稱可汗

居甘州緫磧西諸城種落微弱時入獻見

十年春三月辛亥詔以回鶻有功於國世為婚姻

稱臣奉貢北邊無警㑹昌中虜廷喪亂可汗犇亡

屬奸臣當軸遽加殄滅近有降者云已龎歷今爲

可汗尚寓安西俟其歸復牙帳當加𠕋命  冬

十月上遣使詣安西鎮撫回鶻使者至靈武㑹回

鶻可汗遣使入貢十一月辛亥𠕋拜爲嗢禄登里

羅日没密施合俱録毗伽懐建可汗以衛尉少卿

王端章充使

十一年冬十月王端章冊立回鶻可汗道爲黒車

子所塞不至而還辛卯貶端章賀州司馬

懿宗咸通四年秋八月黠戞斯遣其臣合伊難支

表求經籍及毎年遣使走馬請曆又欲討回鶻使

安西以來悉歸唐不許

七年冬十二月黠戞斯遣將軍乙支連幾入貢奏

遣鞍馬迎冊立使及請亥年曆日

僖宗乾符元年 初回鶻屢求冊命詔遣冊立使

郗宗莒詣其國㑹回鶻為吐谷渾嗢末所破逃遁

不知所之詔宗莒以玉冊國信授靈鹽節度使唐

𢎞夫掌之還京師

   吐蕃衰亂唐復河湟附

唐文宗開成三年吐蕃彞泰賛普卒地達磨立彛

泰多病委政大臣由是僅能自守久不為邊患達

磨荒淫殘虐國人不附災異相繼吐蕃益衰

武宗㑹昌二年冬十二月丁卯吐蕃遣其臣論普

熱來告達磨賛普之喪命將作少監李璟為弔祭

使劉沔奏移軍雲州 初吐蕃達磨賛普有佞幸

之臣以為相達磨卒無子佞相立其妃綝氏兄尚

延力之子乞離胡為賛普纔三歳佞相與妃共制

國事吐蕃老臣數十人皆不得豫政事首相結都

那見乞離胡不拜曰賛普宗族甚多而立綝氏子

國人誰服其令鬼神誰饗其祀國必亡矣比年災

異之多乃為此也老夫無權不得正其亂以報先

賛普之德有死而已拔刀𠢐靣慟哭而出佞相殺

之滅其族國人憤怒又不遣使詣唐求冊立洛門

川討擊使論恐熱性悍忍多詐謀乃屬其徒吿之

曰賊捨國族立綝氏專害忠良以脅衆臣且無大

唐冊命何名賛普吾當與汝屬舉義兵入誅綝妃

及用事者以正國家天道助順功無不成遂説三

部落得萬騎是歳與青海節度使同盟舉兵自稱

國相至渭州遇國相尚思羅屯薄寒山恐熱擊之

思羅棄輜重西奔松州恐熱遂屠渭州思羅發蘇

毗吐谷渾羊同等兵合八萬保洮水焚橋拒之恐

熱至隔水語蘇毗等曰賊臣亂國天遣我來誅之

汝曹奈何助逆我今已為宰相國内兵我皆得制

之汝不從將滅汝部落蘇毗等疑不戰恐熱引驍

騎涉水蘇毗等皆降思羅西走追獲殺之恐熱盡

併其衆合十餘萬自渭州至松州所過殘滅尸相

枕籍

三年吐蕃鄯州節度使尚婢婢世為吐蕃相婢婢

好讀書不樂仕進國人敬之年四十餘彛泰賛普

彊起之使鎮鄯州婢婢寛厚沈勇有謀略訓練士

卒多精勇論恐熱雖名義兵實謀篡國忌婢婢恐

襲其後欲先滅之六月大舉兵擊婢婢旌旗雜畜

千里不絶至鎮西大風震電天火燒殺禆將十餘

人雜畜以百數恐熱惡之盤桓不進婢婢謂其下

曰恐熱之來視我如螻蟻以為不足屠也今遇天

災猶豫不進吾不如迎伏以却之使其志益驕而

不為備然後可圖也乃遣使以金帛牛酒犒師且

致書言相公舉義兵以匡國難闔境之内孰不向

風茍遣一介賜之折簡敢不承命何必遠辱士衆

親臨下藩婢婢資性愚僻惟嗜讀書先賛普授以

藩維誠為非據夙夜慙惕惟求退居相公若賜以

骸骨聽歸田里乃愜平生之素願也恐熱得書喜

徧示諸將曰婢婢惟把書巻安知用兵待吾得國

當位以宰相坐之於家亦無所用也乃復為書勤

厚答之引兵歸婢婢聞之撫髀笑曰我國無主則

歸大唐豈能事此犬鼠乎  秋九月吐蕃論恐

熱屯大夏川尚婢婢遣其將厖結心及莽羅薛吕

將精兵五萬擊之至河州南莽羅薛吕伏兵四萬

於險阻厖結心伏萬人於柳林中以千騎登山飛

矢繫書罵之恐熱怒將兵數萬追之厖結心陽敗

走時為馬乏不進之狀恐熱追之益急不覺行數

十里伏兵發斷其歸路夾擊之㑹大風飛沙溪谷

皆溢恐熱大敗伏尸五十里溺死者不可勝數恐

熱單騎遁歸

四年朝廷以吐蕃内亂議復河湟乃以給事中劉

濛為巡邊使使先備器械糗糧詗吐蕃衆寡以聞

 吐蕃論恐熱之將岌藏豐賛惡恐熱殘忍降於

尚婢婢恐熱發兵撃婢婢於鄯州婢婢分兵為五

道拒之恐熱退保東谷婢婢為木柵圍之恐熱突

圍走保薄寒山餘衆皆降於婢婢

五年吐蕃論恐熱復糾合諸部擊尚婢婢婢婢遣

厖結藏將兵五千拒之恐熱大敗與數十騎遁去

婢婢傳檄河湟數恐熱殘虐之罪曰汝輩本唐人

吐蕃無主則相與歸唐毋為恐熱所獵如狐兔也

於是諸部從恐熱者稍稍引去

宣宗大中元年夏五月吐蕃論恐熱乗武宗之喪

誘党項及回鶻餘衆冦河西詔河東節度使王宰

將代北諸軍擊之宰以沙陀朱邪赤心為前鋒自

麟州濟河與恐熱戰於鹽州破走之

二年冬十二月鳳翔節度使崔珙奏破吐蕃克清

水清水先𨽻秦州詔以本州未復權隸鳳翔 吐

蕃論恐熱遣其將莽羅急藏將兵二萬略地西鄙

尚婢婢遣其將拓跋懐光擊之於南谷大破之急

藏降

三年春二月吐蕃論恐熱軍于河州尚婢婢軍于

河源尚婢婢諸將欲擊恐熱婢婢曰不可我軍驟

勝而輕敵彼窮困而致死戰必不利諸將不從婢

婢知其必敗據河橋以待之諸將果敗婢婢收餘

衆焚橋歸鄯州 吐蕃秦原安樂三州及石門等

七關來降以太僕卿陸耽為宣諭使詔涇原靈武

鳳翔邠寧振武皆出兵應接  夏六月涇原節

度使康季榮取原州及石門驛藏大峽制勝六磐

石峽六闗秋七月丁巳靈武節度使朱叔明取長

樂州甲子邠寧節度使張君緒取蕭關甲戌鳳翔

節度使李毗取秦州詔邠寧節度權移軍於寧州

以應接河西  八月乙酉改長樂州為威州河

隴老幼千餘人詣闕己丑上御延喜門樓見之歡

呼舞躍解胡服襲冠帶觀者皆呼萬歳詔募百姓

墾闢三州七關土田五年不租税自今京城罪人

應配流者皆配十處四道將吏能於鎮戍之地為

營田者官給牛及種糧溫池鹽利可贍邊陲委度

支制置其三州七關鎮戍之卒皆倍給衣糧仍二

年一代道路建置堡柵有商旅往來販易及戍卒

子弟通傳家信關鎮毋得留難其山南劔南邊境

有没蕃州縣亦令量力收復  冬閏十一月丁

酉宰相以克復河湟請上尊號上曰憲宗常有志

復河湟以中原方用兵未遂而崩今乃克成先志

耳其議加順憲二廟尊謚以昭功烈禄山之亂沔右曁鄯武疊

宕等郡皆没干吐蕃代宗寳應元年又䧟秦渭臨廣德元年復䧟河蘭岷廓德宗正元二年䧟安

西北庭隴在州縣盡矣

四年春二月以秦州隸鳳翔  秋九月吐蕃論

恐熱遣僧莽羅藺真將兵於雞項關南造橋以擊

尚婢婢軍於白土嶺婢婢遣其將尚鐸羅榻藏將

兵據臨蕃軍以拒之不利復遣磨離羆子燭盧鞏

力將兵據𣯛牛峽以禦之鞏力請按兵拒險勿與

戰以竒兵絶其糧道使進不得戰退不得還不過

旬月其衆必潰羆子不從鞏力曰吾寧為不用之

人不為敗軍之將稱疾歸鄯州羆子逆戰敗死婢

婢糧乏留拓跋懐光守鄯州帥部落二千餘人就

水草於甘州西恐熱聞婢婢棄鄯州自將輕騎五

千追之至𤓰州聞懐光守鄯州遂大掠河西鄯廓

等八州殺其丁壯劓刖其羸老及婦人以槊貫嬰

兒為戲焚其室廬五千里間赤地殆盡

五年春二月壬戌天德軍奏攝沙州刺史張義潮

遣使來降義潮沙州人也時吐蕃大亂義潮隂結

豪傑謀自叛歸唐一旦帥衆被甲譟於州門唐人

皆應之吐蕃守者驚走義潮遂攝州事奉表來降

以義潮爲沙州防禦使 吐蕃論恐熱殘虐所部

多叛拓跋懐光使人説誘之其衆或散歸部落或

降於懐光恐熱勢孤乃揚言於衆曰吾今入朝於

唐借兵五十萬來誅不服者然後以渭州爲國城

請唐冊我爲賛普誰敢不從五月恐熱入朝上遣

左丞李景讓就禮賔院問所欲恐熱氣色驕倨語

言荒誕求爲河渭節度使上不許召對三殿如常

日胡客勞賜遣還恐熱怏怏而去復歸落門川聚

其舊衆欲為邊患㑹久雨乏食衆稍散纔有三百

餘人犇于廓州  冬十月張義潮發兵略定其

旁𤓰伊西甘肅蘭鄯河岷廓十州遣其兄義澤奉

十一州圖籍入見於是河湟之地盡入于唐十一

月置歸義軍於沙州以義潮為節度使十一州觀

察使又以義潮判官曹義金為歸義軍長史

七年度支奏自河湟平毎歳天下所納錢九百二

十五萬餘緍内五百五十萬餘緍租税八十二萬

餘緡榷酤二百七十八萬餘緍鹽利

十一年冬十月已巳以秦成防禦使李承勛為涇

原節度使承勛光弼之孫也先是吐蕃酋長尚延

心以河渭二州部落來降拜武衛將軍承勛利其

羊馬之富誘之入鳳林關居秦州之西承勛與諸

將謀執延心誣云謀叛盡掠其財徙其衆於荒遼

延心知之因承勛軍宴坐中謂承勛曰河渭二州

土曠人稀因以饑疫唐人多内徙三川吐蕃皆遠

遁於疊宕之西二千里間寂無人煙延心欲入見

天子請盡帥部衆分徙内地為唐百姓使西邊永

無揚塵之警其功亦不愧於張義潮矣承勛欲自

有其功猶豫未許延心復曰延心既入朝部落内

徙但惜秦州無所復恃耳承勛與諸將相顧黙然

明日諸將言於承勛曰明公首開營田置使府擁

萬兵仰給度支將士無戰守之勞有耕市之利若

從延心之謀則西陲無事朝廷必罷使府省戍兵

還以秦州𨽻鳯翔吾屬無所復望矣承勛以為然

即奏延心為河渭都遊奕使統其衆居之

懿宗咸通三年嗢末始入貢嗢末者吐蕃之奴號

也吐蕃每發兵其富室多以奴從往往一家至十

數人由是吐蕃之衆多及論恐熱作亂奴多無主

遂相糾合為部落散在甘肅𤓰沙河渭岷廓疊宕

之間吐蕃微弱者反依附之

四年春二月置天雄軍於秦州以成河渭三州𨽻

焉以前左金吾將軍王晏實為天雄觀察使

 三月歸義節度使張義潮奏自將蕃漢兵七千

克復沛州

七年春二月歸義節度使張義潮奏論恐熱寓居

廓州糾合旁側諸部欲為邊患皆不從所向盡為

仇敵無所自容仇人以告拓跋懐光於鄯州懐光

引兵擊破之  閏三月吐蕃寇邠寧節度使薛

𢎞宗拒却之  冬十月拓跋懐光以五百騎入

廓州生擒論恐熱先刖其足數而斬之傳首京師

其部衆東犇秦州尚延心邀擊破之悉奏遷於嶺

南吐蕃自是衰絶乞離胡君臣不知所終

   蠻導南詔入冦

唐宣宗大中十二年 初安南都護李涿為政貪

暴彊市蠻中馬牛一頭止與鹽一斗又殺蠻酋杜

存誠羣蠻怨怒導南詔侵盜邊境峯州有林西原

舊有防冬兵六千其旁七綰洞蠻其酋長曰李由

獨常助中國戍守輸租賦知峯州者言於涿請罷

戍兵專委由獨防遏於是由獨勢孤不能自立南

詔拓東節度使以書誘之以甥妻其子補拓東押

牙由獨遂帥其衆臣於南詔自是安南始有蠻患

六月蠻冦安南

十三年 初韋臯在西川開青溪道以通羣蠻使

由獨入貢又選羣蠻子弟聚之成都敎以書數欲

以慰恱羈縻之業成則去復以它子弟繼之如是

五十年羣蠻子弟學於成都者殆以千數軍府頗

厭於禀給又蠻使入貢利於賜與所從傔人浸多

杜悰為西川節度使奏請節減其數詔從之南詔

豐祐怒其賀冬使者留表付嶲州而還又索暫學

子弟移牒不遜自是入貢不時頗擾邊境㑹宣宗

崩遣中使告哀時南詔豐祐適卒子酋龍立怒曰

我國亦有喪朝廷不弔祭又詔書乃賜故王遂置

使者於外館禮遇甚薄使者還具以狀聞上以酋

龍不遣使來告喪又名近𤣥宗諱遂不行冊禮酋

龍乃自稱皇帝國號大禮改元建極遣兵陷播州

懿宗咸通元年冬十月安南都䕶李鄠復取播州

  十二月戊申安南土蠻引南詔兵合三萬餘

人乗虚攻交趾䧟之都護李鄠與監軍犇武州

二年春正月詔發邕管及鄰道兵救安南擊南蠻

  夏六月癸丑以鹽州防禦使王寛為安南經

略使時李鄠自武州收集土軍攻羣蠻復取安南

朝廷責其失守貶儋州司户鄠初至安南殺蠻酋

杜守澄其宗黨遂誘道羣蠻䧟交趾朝廷以杜氏

彊盛務在姑息冀收其力用乃贈守澄父存誠金

吾將軍再舉鄠殺守澄之罪長流崖州  秋七

月南蠻攻邕州䧟之先是廣桂容三道共發兵三

千人戍邕州三年一代經略使段文楚請以三道

衣糧自募土軍以代之朝廷許之所募纔得五百

許人文楚入為金吾將軍經略使李蒙利其闕額

衣糧以自入悉罷遣三道戍卒止於所募兵戍守

左右江比舊什減七八故蠻人乗虚入冦時䝉已

卒經略使李𢎞源至鎮纔十日無兵以禦之城䧟

𢎞源與監軍脱身犇巒州二十餘日蠻去乃還𢎞

源坐貶建州司户文楚時為殿中監復以為邕管

經略使至鎮城邑居人什不存一文楚秀實之孫

也 杜悰上言南詔向化七十年蜀中寢兵無事

羣蠻率服今西川兵食單寡未可輕與之絶且應

遣使弔祭曉諭清平官等以新王名犯廟諱故未

行冊命待其更名謝恩然後遣使冊命庶全大體

上從之命左司郎中孟穆為弔祭使未發㑹南詔

冦嶲州攻邛峽關穆遂不行

三年春二月南詔復冦安南經略使王寛數來告

急朝廷以前湖南觀察使蔡襲代之仍發許滑徐

汴荆襄潭鄂等道兵合三萬人授襲以禦之兵勢

既盛蠻遂引去邕管經略使叚文楚坐變更舊制

左遷威衛將軍分司 嶺南舊分五管廣桂邕容

安南皆𨽻嶺南節度使蔡京奏請分嶺南為兩道

節度從之五月敕以廣州為東道邕州為西道又

割桂管龔象二州容管藤巖二州𨽻邕管尋以嶺

南節度使韋宙為東道節度使以蔡京為西道節

度使蔡襲將諸道軍在安南蔡京忌之恐其立功

奏稱南蠻遠遁邊徼無虞武夫邀功妄占戍兵虚

費餽運蓋以荒陬路遠難於覆驗故得肆其姧詐

請罷戍兵各從本道朝廷從之襲累奏稱羣蠻伺

隙日久不可無僃乞留戍兵五千人不聽襲以蠻

冦必至交趾兵食皆闕謀力兩窮作十必死狀申

中書時相信京之言終不之省  秋八月嶺南

西道節度使蔡京為政苛慘設炮烙之刑闔境怨

之遂為邕州軍士所逐犇藤州詐為敕書及攻討

使印募鄉丁及旁側土軍以攻邕州衆既烏合動

輒潰敗往依桂州桂州人怨其分裂不納京無所

自容敕貶崖州司户不肯之官還至零陵敕賜自

盡以桂管觀察使鄭愚為嶺南西道節度使

 冬十一月南詔帥羣蠻五萬㓂安南都䕶蔡襲

告急敕發荆南湖南兩道兵二千桂管義征子弟

三千詣邕州受鄭愚節度 嶺南東道節度使韋

宙奏蠻冦必向邕州若不見保護遽欲遠征恐蠻

於後乗虚扼絶餉道乃敕蔡襲屯海門鄭愚分兵

僃禦十二月襲又求益兵敕山南東道發弩手千

人赴之時南詔已圍交趾襲嬰城固守救兵不得

四年春正月南詔䧟交趾蔡襲左右皆盡徒歩力

戰身集十矢欲趣監軍船船已離岸遂溺海死幕

僚樊綽𢹂其印浮度江荆南江西鄂岳襄州將士

四百餘人走至城東水際荆南虞𠋫元惟德等謂

衆曰吾輩無船入水則死不若還向城與蠻𨷖人

以一身易二蠻亦爲有利遂還向城入東羅門蠻

不爲僃惟德等縱兵殺蠻二千餘人逮夜蠻將楊

思縉始自子城出救之惟德等皆死南詔兩交趾

所殺虜且十五萬人留兵二萬使思縉據交趾城

谿洞夷獠無逺近皆降之詔諸道兵赴安南者悉

召還分保嶺南東西道  二月南蠻冦左右江

浸逼邕州鄭愚懼自言儒臣無將略請任武臣朝

廷召義武節度使康承訓詣闕欲使之代愚仍詔

選軍校數人士卒數百人自隨  夏四月康承

訓至京師以為嶺南西道節度使發荆襄洪鄂四

道兵萬人與之俱  五月乙亥廢容管𨽻嶺南

西道以供軍食復以龔象二州𨽻桂管  六月

廢安南都護府置行交州於海門鎮以右監門將

軍宋戎為行交州刺史以康承訓兼領安南及諸

軍行營  秋七月復置安南都護府於行交州

以宋戎為經略使發山東兵萬人鎮之時諸道兵

援安南者屯聚嶺南江西湖南江西湖南餽運者

皆泝湘江入澪渠灕水勞費艱澁諸軍乏食潤州

人陳磻石上言請造千斛大舟自福建運米泛海

不一月至廣州從之軍食以足然有司以和雇為名

奪商人舟委其貨於岸側舟入海或遇風濤没溺

有司囚繫綱吏舟人使償其米人頗苦之  八

月嶺南東道節度使韋宙奏蠻冦必向邕州請分

兵屯容藤州  冬十二月南詔冦西川

五年春正月丙午西川奏南詔冦嶲州刺史喻士

珍破之獲千餘人詔發右神策兵五千及諸道兵

戍之忠武大將顔慶復請築新安遏戎二城從之

 以容管經略使張茵兼句當交州事益海門鎮

兵滿二萬五千人令茵進取安南  二月己巳

以刑部尚書鹽鐵轉運使李福同平章事充西川

節度使  三月康承訓至邕州蠻冦益熾詔發

許滑青汴兖鄆宣潤八道兵以授之承訓不設斥

候南詔帥羣蠻近六萬冦邕州將入境承訓乃遣

六道兵凡萬人拒之以獠爲導紿之敵至不設僃

五道兵八千人皆没惟天平軍後一日至得免承

訓聞之惶怖不知所爲節度副使李行素帥衆治

壕柵甫畢蠻軍已合圍留四日治攻具將就諸將

請夜分道斫蠻營承訓不許有天水小校再三力

爭乃許之小校將勇士三百夜縋而出散燒蠻營

斬五百餘級蠻大驚間一日解圍去承訓乃遣諸

軍數千追之所殺虜不滿三百級皆溪獠脅從者

承訓騰奏告捷云大破蠻賊中外皆賀  夏四

月加康承訓檢校右僕射賞破蠻之功也自餘奏

功受賞者皆承訓子弟親暱營小校不遷一級由

是軍中怨怒聲流道路  秋七月西川奏兩林

鬼主邀南詔蠻敗之殺獲甚衆保塞城使杜守連

不從南詔帥衆詣黎州降 嶺南東道節度使韋

宙具知康承訓所為以書白宰相承訓亦自疑懼

累表辭疾乃以承訓為右武衛大將軍分司以容

管經略使張茵為嶺南西道節度使復以容管四

州别為經略使時南詔知邕州空竭不復入冦茵

久之不敢進軍取安南夏侯孜薦驍衛將軍高駢

代之乃以駢為安南都護本管經略招討使茵所

將兵悉以授之駢崇文之孫也

六年夏四月楊收建議以蠻冦積年未平兩河兵

戍嶺南冒瘴霧物故者什六七請於江西積粟募

彊弩三萬人以應接嶺南道近便仍建節以重其

權從之五月辛丑置鎮南軍於洪州 嶲州刺史

喻士珍貪獪掠兩林蠻以易金南詔復冦嶲州兩

林蠻開門納之南詔盡殺戍卒士珍降之 壬寅

以桂管觀察使嚴譔為鎮南節度使譔震之孫也

  秋七月高駢治兵於海門未進監軍李維周

惡駢欲去之屢趣駢使進軍駢以五千人先濟約

維周發兵應援駢既行維周擁餘衆不發一卒以

繼之九月駢至南定峯州蠻衆近五萬方穫田駢

掩撃大破之收其所穫以食軍

七年春三月戊寅以河東節度使劉潼為西川節

度使初南詔圍嶲州東蠻浪稽部竭力助之遂屠

其城卑籠部怨南詔殺其父兄導忠武戍兵襲浪

稽滅之南詔由是怨唐南詔遣清平官董成等詣

成都節度使李福盛儀衛以見之故事南詔使見

節度使拜伏於庭成等曰驃信已應天順人我見

節度使當抗禮傳言徃返自旦至日中不決將士

皆憤怒福乃命捽而毆之因械繫於獄劉潼至鎮

釋之奏遣還國詔召成等至京師見於别殿厚賜

勞而遣之  夏六月南詔酋龍遣善闡節度使

楊緝思助安南節度使叚酋遷守交趾以范昵些

爲安南都統趙諾眉爲扶邪都統監敕使韋仲宰

將七千人至峯州高駢得以益其軍進擊南詔屢

破之捷奏至海門李維周皆匿之數月無聲問上

怪之以問維周維周奏駢駐軍峯州玩軍不進上

怒以右武衛將軍王晏權代駢鎮安南召駢詣闕

欲重貶之是月駢大破南詔蠻於交趾殺獲甚衆

遂圍交趾城 高駢圍交趾十餘日蠻困蹙甚城

且下㑹得王晏權牒已與李維周將大軍發海門

駢即以軍事授韋仲宰與麾下百餘人北歸先是

仲宰遣小使王惠賛駢遣小校曽衮入告交趾之

捷至海中望見旌旗東來問遊船云新經略使與

監軍也二人謀曰維周必奪表留我乃匿於島間

維周過即馳詣京師上得奏大喜即加駢檢校工

部尚書復鎮安南駢至海門而還王晏權暗懦動

禀維周之命維周凶貪諸將不為之用遂解重圍

蠻遁去者大半駢至復督勵將士攻城遂克之殺

叚酋遷及土蠻為南詔鄉導者朱道古斬首三萬

餘級南詔遁去駢又破土蠻附南詔者二洞誅其

酋長土蠻帥衆歸附者萬七千人  冬十一月

壬子赦天下詔安南邕州西川諸軍各保疆域勿

復進攻南詔委劉潼曉諭如能更修舊好一切不

問 置靜海軍於安南以高駢為節度使自李涿

侵擾羣蠻為安南患殆將十年至是始平駢築安

南城周三千步造屋四十餘萬間

八年春二月自安南至邕廣海路多潜石覆舟静

海節度使高駢募工鑿之漕運無滯 西川近邊

六姓蠻常持兩端無冦則稱效順有冦必為前鋒

卑籠部獨盡心於唐與羣蠻為讎朝廷賜姓李除

為刺史節度使劉潼遣將將兵助之討六姓蠻焚

其部落斬首五千餘級  冬十二月加嶺南東

道節度使韋宙同平章事

九年夏六月鳳翔少尹李師望上言嶲州控扼南

詔為其要衝成都道逺難以節制請建定邊軍屯

重兵於嶲州以卭州為理所朝廷以為信然以師

望為嶲州刺史充定邊軍節度眉蜀卭雅嘉黎等

州觀察統押諸蠻并統領諸道行營制置等使師

望利於專制方靣故建此䇿其實卭距成都纔百

六十里嶲距卭千里其欺罔如此  秋九月戊

戌以山南東道節度使盧耽為西川節度使以有

定邊軍之故不領統押諸蠻安撫等使

十年 初南詔遣使者楊酋慶來謝釋董成之囚

定邊節度使李師望欲激怒南詔以求功遂殺酋

慶西川大將恨師望分裂巡屬隂遣人致意南詔

使入冦師望貪殘聚私貨以百萬計戍卒怨怒欲

生食之師望以計免朝廷徵還以太府少卿竇滂

代之滂貪殘又甚於師望故蠻冦未至而定邊固

已困矣十月南詔驃信酋龍傾國入冦引數萬衆

擊董春烏部破之十一月蠻進冦嶲州定邊都頭

安再榮守清溪關蠻攻之再榮退屯大渡河北與

之隔水相射九日八夜蠻密分軍伐木開道逾雪

坡奄至沐源川滂遣兖海將黄卓帥五百人拒之舉

軍覆没十二月丁酉蠻衣兖海之衣詐爲敗卒至

江岸呼船已濟衆乃覺之遂䧟犍爲縱兵焚掠陵

榮二州之境後數日蠻軍大集於陵雲寺與嘉州

對岸刺史楊忞與定邊監軍張允瓊勒兵拒之蠻

潛遣竒兵自東津濟夾擊官軍殺忠武都將顔慶

師餘衆皆潰忞允瓊脱身走壬子䧟嘉州慶師慶

復之弟也竇滂自將兵拒蠻於大渡河驃信詐遣

清平官數人詣滂約和滂與語未畢蠻乗船栰爭

度忠武徐宿兩軍結陳抗之滂懼自經於帳中徐

州將苖全緒解之曰都統何至於是全緒與安再

榮及忠武將勒兵出戰滂遂單騎宵遁三將謀曰

今衆寡不敵明旦復戰吾屬盡矣不若乗夜攻之

使之驚亂然後解去於是夜入蠻軍弓弩亂發蠻

大驚三將乃全軍引去蠻遂進䧟黎雅民竄匿山

谷敗軍所在焚掠滂犇導江邛州軍資儲偫皆散

於亂兵之手蠻至城已空通行無礙矣詔左神武

將軍顔慶復將兵赴援

十一年春正月西川之民聞蠻冦將至爭走入成

都時成都但有子城亦無壕人所占地各不過一

席許雨則戴箕盎以自庇又乏水取摩訶池泥汁

澄而飲之將士不習武僃節度使盧耽召彭州刺

史吳行魯使攝參謀與前瀘州刺史楊慶復共修

守僃選將校分職事立戰棚具礮檑造器僃嚴警

邏先是西川將士多虚職名亦無禀給至是揭榜

募驍勇之士補以實職厚給糧賜應募者雲集慶

復乃諭之曰汝曹皆軍中子弟年少材勇平居無

由自進今蠻冦慿陵乃汝曹取富貴之秋也可不

勉乎皆歡呼踴躍於是列兵械於庭使之各試所

能兩兩角勝察其勇怯而進退之得選兵三千人

號曰突將行魯彭州人也戊午蠻至眉州耽遣同

節度副使王偃等齎書見其用事之臣杜元忠與

之約和蠻報曰我輩行止只繫雅懐 南詔進軍

新津定邊之北境也盧耽遣同節度副使譚奉祀

致書于杜元忠問其所以來之意蠻留之不還耽

遣使告急於朝且請遣使與和以紓一時之患朝

廷命知四方館事太僕卿支詳爲宣諭通和使蠻

以耽待之恭亦爲之盤桓而成都守僃由是粗完

甲子蠻長驅而北䧟雙流庚午耽遣節度副使柳

槃往見之杜元忠授槃書一通曰此通和之後驃

信與軍府相見之儀也其儀皆以王者自處語極

驕慢又遣人負綵幕至城南云欲張陳蜀王㕔以

居驃信癸酉廢定邊軍復以七州歸西川是日蠻

軍抵成都城下前一日盧耽遣先鋒遊奕使王晝

至漢州詗援軍且趣之時興元六千人鳳翔四千

人已至漢州㑹竇滂以忠武義成徐宿四千人自

導江犇漢州就援軍以自存丁丑王晝以興元資

簡兵三千餘人軍於毗橋遇蠻前鋒與戰不利退

保漢州時成都日望援軍之至而竇滂自以失地

欲西川相繼䧟没以分其責每援軍自北至輒説

之曰蠻衆多於官軍數十倍官軍逺來疲弱未易

遽前諸將信之皆狐疑不進成都十將李自孝隂

與蠻通欲焚城東倉為内應城中執而殺之後數

日蠻果攻城久之城中無應而止二月癸未朔蠻

合梯衝四靣攻成都城上以鉤繯挽之使近投火

沃油焚之攻者皆死盧耽以楊慶復攝左都押牙

李驤各帥突將出戰殺傷蠻二千餘人㑹暮焚其

攻具三千餘物而還蜀人素怯其突將新為慶復

所奬拔且利於厚賞勇氣自倍其不得出者皆憤

鬱求奮後數日賊取民籬重沓濕而屈之以為蓬

置人其下舉以抵城而斸之矢石不能入火不能

然慶復鎔鐵汁而灌之攻者又死乙酉支詳遣使

與蠻約和丁亥蠻斂兵請和戊子遣使迎支詳時

顔慶復以援軍將至詳謂蠻使曰受詔詣定邊約

和今雲南乃圍成都則與曏日詔㫖異矣且朝廷

所以和者冀其不犯成都也今矢石晝夜相交何

謂和乎蠻見和使不至庚寅復進攻城辛卯城中

出兵擊之乃退初韋臯招南詔以破吐蕃既而蠻

訴以無甲弩臯使匠往教之數歳蠻中甲弩皆精

利又東蠻苴那時勿鄧夢衝三部助臯破吐蕃有

功其後邊吏遇之無狀東蠻怨唐深自附於南詔

毎從南詔入冦為之盡力得唐人皆虐殺之朝廷

貶竇滂為康州司户以顔慶復為東川節度使凡

援蜀諸軍皆受慶復節制癸巳慶復至新都蠻分

兵往拒之甲午與慶復遇慶復大破蠻軍殺二千

餘人蜀民數千人爭操芟刀白棓以助官軍呼聲

震野乙未蠻步騎數萬復至㑹右武衛上將軍宋

威以忠武軍二千人至即與諸軍㑹戰蠻軍大敗

死者五千餘人退保星宿山威進軍沱江驛距成

都三十里蠻遣其臣楊定保詣支詳請和詳曰宜

先解圍退軍定保還蠻圍城如故城中不知援軍

之至但見其數來請和知援軍必勝矣戊戌蠻復

請和使者十返城中亦依違荅之蠻以援軍在近

攻城尤急驃信以下親立矢石之間庚子官軍至

城下與蠻戰奪其升遷橋是夕蠻自燒攻具遁去

比明官軍乃覺之初朝廷使顔慶復救成都命宋

威屯綿漢為後繼威乗勝先至城下破蠻軍功居

多慶復疾之威飯士欲追蠻軍城中戰士亦欲與

北軍合勢俱進慶復牒威奪其軍勒歸漢州蠻至

䨇流阻新穿水造橋未能成狼狽失度三日橋成

乃得過斷橋而去甲兵服物遺棄於路蜀人甚恨

之黎州刺史嚴師本收散卒數千保卭州蠻圍之

二日不克亦捨去顔慶復始教蜀人築壅門城穿

塹引水滿之植鹿角分營鋪蠻知有僃自是不復

犯成都矣

十二年夏四月以門下侍郎同平章事路巖為西

川節度使

十四年南詔㓂西川又冦黔南黔中經略使秦匡

謀兵少不敵棄城犇荆南荆南節度使杜悰囚而

奏之六月乙未敕斬匡謀籍沒其家貲 西川節

度使路巖喜聲色遊宴委軍府政事於親吏邊咸

郭籌皆先行後申上下畏之甞大閲二人議事黙

書紙相示而焚之軍中以為有異圖驚懼不安朝

廷聞之十一月戊辰徙巖荆南節度使

僖宗乾符元年冬十一月南詔冦西川作浮梁濟

大渡河防河都知兵馬使黎州刺史黄景復俟其

半濟擊之蠻敗走斷其浮梁蠻以中軍多張旗幟

當其前而分兵潜出上下流各二十里夜作浮梁

詰朝俱濟襲破諸城柵夾攻景復力戰三日景復

陽敗走蠻盡鋭追之景復設三伏以待之蠻過三

分之二乃發伏擊之蠻兵大敗殺二千餘人追至

大渡河南而還復修完城柵而守之蠻歸至之羅

谷遇國中發兵繼至新舊相合鉦鼓聲聞數十里

復寇大度河與唐夾水而軍詐云求和又自上下

流潜濟與景復戰連日西川援兵不至而蠻衆日

益景復不能支軍遂潰  十二月南詔乗勝䧟

黎州入卭崍關攻雅州大渡河潰兵犇入卭州成

都驚擾民爭入城或北犇它州城中大爲守僃而

塹壘比鄉時嚴固驃信使其坦綽遺節度使牛叢

書云非敢為寇也欲入見天子靣訴數十年為讒

人離間寃抑之事儻䝉聖恩矜恤當還與尚書永

敦鄰好今假道貴府欲借蜀王㕔留止數日即東

上叢素懦怯欲許之楊慶復以為不可斬其使者

留二人授以書遣還書辭極數其罪詈辱之蠻兵

及新津而還叢恐蠻至豫焚城外民居蕩盡蜀人

尤之詔發河東山南西道東州兵援之仍命天平

節度使高駢詣西川制置蠻事

二年春正月丙戌以高駢為西川節度使 高駢

至劒州先遣使走馬開成都門或諌曰蠻冦逼近

成都相公尚逺萬一豨突柰何駢曰吾在交趾破

蠻三十萬衆蠻聞我來逃竄不暇何敢輒犯成都

今春氣向暖數十萬人蘊積城中生死共處汚穢

鬱蒸將成癘疫不可緩也使者至成都開門縱民

出各復常業乗城者皆下城解甲民大恱蠻方攻

雅州聞之遣使請和引兵去駢又奏南蠻小醜易

以枝梧今西川新舊兵已多所發長武鄜坊河東

兵徒有勞費竝乞勒還敕止河東兵而己 高駢

至成都明日發歩騎五千追南詔至大渡河殺獲

甚衆擒其酋長數十人至成都斬之修復卭峽關

大渡河諸城柵又築城於戎州馬湖鎮號平夷軍

又築城於沐源川皆蠻入蜀之要道也各置兵數

千戍之自是蠻不復入冦駢召黄景復責以大度

河失守腰斬之駢又奏請自將本管及天平昭義

義成等軍共六萬擊南詔詔不許先是南詔督爽

屢牒中書辭語怨望中書不荅盧𢹂奏稱如此則

蠻益驕謂唐無以荅宜數其十代受恩以責之然

自中書發牒則嫌於體敵請賜高駢及嶺南節度

使辛讜詔使録詔白牒與之從之

三年春三月南詔遣使者詣高駢求和而盜邊不

息駢斬其使者蠻之䧟交趾也虜安南經略判官

杜驤妻李瑶瑶宗室之踈屬也蠻遣瑶還遞木夾

以遺駢稱督爽牒西川節度使辭極驕慢駢送瑶

京師甲辰復牒南詔數其負累聖恩德暴犯邊境

殘賊欺詐之罪安南大度覆敗之狀折辱之

 冬十月西川節度使高駢築成都羅城使僧景

仙規度周二十五里悉召縣令庀徒賦役吏受百

錢以上皆死蜀土踈惡以甓甃之還城十里内取

土皆剗丘垤平之無得為坎䧟以害耕種役者不

過十日而代衆樂其均不費扑撻而功辦自八月

癸丑築之至十一月戊子畢工役之始作也駢恐

南詔揚聲入㓂雖不敢決來役者必驚擾乃奏遣

景仙遊行入南詔説諭驃信使歸附中國仍許妻

以公主因與議二國禮儀久之不決駢又聲言欲

巡邊朝夕通烽火至大度河而實不行蠻中惴恐

由是訖於城成邊候無風塵之警先是西川將吏

入南詔驃信皆坐受其拜駢以其俗尚浮屠故遣

景仙徃驃信果帥其大臣迎拜信用其言

四年南詔酋龍嗣立以來為邊患殆二十年中國

為之虛耗而其國中亦疲弊酋龍卒諡曰景莊皇

帝子灋立改元貞明承智大同國號鶴拓亦號大

封人灋好田獵酣飲委國事於大臣閏二月嶺南

西道節度使辛讜奏南詔遣陁西叚嵯寳等來請

和且言諸道兵戍邕州歳久饋餉之費疲弊中國

請許其和使羸瘵息肩詔許之讜遣大將杜𢎞等

齎書幣送嵯寳還南詔但留荆南宣歙數軍戍邕

州自是諸道兵什減其七

五年夏四月南詔遣其酋望趙宗政來請和親無

表但令督爽牒中書請為弟而不稱臣詔百官議

之禮部侍郎崔澹等以為南詔驕僣無禮髙駢不

達大體反因一僧呫囁卑辭誘致其使若從其請

恐垂笑後代髙駢聞之上表與澹爭詔諭解之

 五月邕州大將杜𢎞送段嵯寳至南詔踰年而

還甲辰辛讜復遣攝巡官賈宏大將左瑜曹朗使

於南詔  冬十二月南詔使者趙宗政還其國

中書不荅督爽牒但作西川節度使崔安潜書意

使安潜荅之

六年春正月賈宏等未至南詔相繼卒於道中從

者死亦大半時辛讜己病風痺召攝巡官徐雲䖍

執其手曰讜己奏朝廷發使入南詔而使者相繼

物故柰何吾子既仕則思徇國能為此行乎讜恨

風痺不能拜耳因嗚咽流涕雲䖍曰士為知己死

明公見辟恨無以報德敢不承命讜喜厚具資裝

而遣之二月丙寅雲䖍至善闡城驃信見大使抗

禮受副使以下拜己巳驃信使慈雙羽楊宗就館

謂雲䖍曰貴府牒欲使驃信稱臣表貢方物驃信

己遣人自西川入唐與唐約為兄弟不則舅甥夫

兄弟舅甥書幣而已何表貢之有雲䖍曰驃信旣

欲為弟為甥驃信景莊之子景莊豈無兄弟於驃

信為諸父驃信為君則諸父皆稱臣況弟與甥乎

且驃信之先由大唐之命得合六詔為一恩德深

厚中間小忿罪在邊鄙今驃信欲修舊好豈可違

祖考之故事乎順祖考孝也事大國義也息戰爭

仁也審名分禮也四者皆令德也可不勉乎驃信

待雲䖍甚厚以木夾二授雲䖍其一上中書門下

其一牒嶺南西道然猶未肯奉表稱貢

廣明元年春三月庚午以左金吾大將軍陳敬瑄

為西川節度使代崔安潜 安南軍亂節度使曽

衮出城避之諸道兵戍邕管者往往自歸 趙宗

政之還南詔也西川節度使崔安潜表以崔澹之

議爲是且曰南詔小蠻本雲南一郡之地今遣使

與和彼謂中國爲怯復求尚主何以拒之上命宰

相議之盧𢹂豆盧瑑上言太中之末府庫充實自

咸通以來蠻兩䧟安南邕管一入黔中四犯西川

徵兵運糧天下疲弊踰十五年租賦太半不入京

師三使内庫由兹虚竭戰士死於瘴癘百姓困爲

盜賊致中原榛𣏌皆蠻故也前歳冬蠻不爲冦由

趙宗政未歸去嵗冬蠻不爲寇由徐雲䖍復命蠻

尚有冀望今安南子城爲叛卒所據節度使攻之

未下自餘戍卒多已自歸邕管客軍又減其半冬

期且至儻蠻寇侵軼何以支梧不若且遣使臣報

復縱未得其稱臣奉貢且不使之懐怨益深堅決

犯邊則可矣乃作詔賜陳敬瑄許其和親不稱臣

令敬瑄録詔白并移書與之仍増賜金帛以嗣曹

王龜年為宗正少卿充使以徐雲䖍為副使别遣

内使共齎詣南詔

中和元年秋八月宗正少卿嗣曹王龜年自南詔

還驃信上表款附請悉遵詔旨

二年秋七月南詔上書請早降公主詔報以方議

禮儀

三年秋七月南詔遣布燮楊竒肱來迎公主詔陳

敬瑄以書辭以鑾輿巡幸儀物未僃俟還京邑然

後出降竒肱不從直前至成都  冬十月以宗

女為安化長公主妻南詔

   李克用歸唐

唐僖宗乾符五年振武軍節度使李國昌之子克

用為沙陀副兵馬使戍蔚州時河南盜賊蠭起雲

州沙陀兵馬使李盡忠與牙帳康君立薛志勤程

懐信李存璋等謀曰今天下大亂朝廷號令不復

行於四方此乃英雄立功名富貴之秋也吾屬雖

各擁兵衆然李振武功大官高名聞天下其子勇

冠諸軍若輔以舉事代北不足平也衆以為然君

立興唐人存璋雲州人志勤奉誠人也㑹大同防

禦使叚文楚兼水陸發運使代北荐饑漕運不繼

文楚頗減軍士衣米又用法稍峻軍士怨怒盡忠

遣君立潜詣蔚州説克用起兵除文楚而代之克

用曰吾父在振武俟我禀之君立曰今機事已泄

緩則生變何暇千里禀命乎於是盡忠夜帥牙兵

攻牙城執文楚及判官柳漢璋等繫獄自知軍州

事遣召克用克用帥其衆趣雲州行收兵二月庚

午至城下衆且萬人屯於鬭鷄臺下壬申盡忠遣

使送符印請克用為防禦留後癸酉盡忠械文楚

等五人送鬬鷄臺下克用令軍士冎而食之以騎

踐其骸甲戌克用入府舍視事令將士表求敕命

朝廷不許李國昌上言乞朝廷速除大同防禦使

若克用違命臣請帥本道兵討之終不愛一子以

負國家朝廷方欲使國昌諭克用㑹得其奏乃以

司農卿支詳為大同軍宣諭使詔國昌語克用令

迎𠋫如常儀除克用官必令稱愜又以太僕卿盧

簡方為大同防禦使 朝廷以李克用據雲中夏

四月以前大同軍防禦使盧簡方為振武節度使

以振武節度使李國昌為大同節度使以為克用

必無以拒也 李國昌欲父子并據兩鎮得大同

制書毁之殺監軍不受代與李克用合兵䧟遮虜

軍進擊寧武及岢嵐軍盧簡方赴振武至嵐州而

薨丁巳河東節度使竇澣發民塹晉陽己未以都

押衙康傳圭為代州刺史又發土團千人戍代州

土團至城北娖隊不發求優賞時府庫空竭澣遣

馬步都虞候鄧䖍往慰諭之土團冎䖍牀舁其尸

入府澣與監軍自出慰諭人給錢三百布一端衆

乃定押牙田公鍔給亂軍錢布衆遂刼之以為都

將赴代州澣借商人錢五萬緍以助軍朝廷以澣

為不才六月以前昭義節度使曹翔為河東節度

使 沙陀焚唐林崞縣入忻州境  冬十月詔

昭義節度使李鈞幽州節度使李可舉與吐谷渾

酋長赫連鐸白義誠沙陀酋長安慶薩葛酋長米

海萬合兵討李國昌父子於蔚州十一月甲午岢

嵐軍翻城應沙陀丁未以河東宣慰使崔季康為

河東節度代北行營招討使沙陀攻石州庚戌崔

季康救之  十二月崔季康及昭義節度使李

鈞與李克用戰於洪谷兩鎮兵敗鈞戰死昭義兵

還至代州士卒剽掠代州民殺之殆盡餘衆自鵶

鳴谷走歸上黨

廣明元年春正月沙陀入鴈門關㓂忻代二月庚

戌沙陀二萬餘人逼晉陽辛亥䧟大谷遣汝州防

禦使博昌諸葛爽帥東都防禦兵救河東  夏

四月丁酉以太僕卿李琢為蔚朔等州招討都統

行營節度使琢聽之子也 以李琢為蔚朔節度

使仍充都統  六月庚子李琢奏沙陀二千來

降琢將兵萬人屯代州與盧龍節度使李可舉吐

谷渾都督赫連鐸共討沙陀李克用遣大將高文

集守朔州自將其衆拒可舉於雄武軍鐸遣人説

文集歸國文集執克用將傅文達與沙陀酋長李

反金薩葛都督米海萬安慶都督史敬存皆降於

琢開門迎官軍友金克用之族父也  秋七月

李克用自雄武軍引兵還撃高文集於朔州李可

舉遣行軍司馬韓𤣥紹邀之於藥兒嶺大破之殺

七千餘人李盡忠程懐信皆死又敗之於雄武軍

之境殺萬人李琢赫連鐸進攻蔚州李國昌戰敗

部衆皆潰獨與克用及宗族北入達靼詔以鐸為

雲州刺史大同軍防禦使吐谷渾白義成為蔚州

刺史薩葛米海萬為朔州刺史加李可舉兼侍中

達靼本靺鞨之别部也居于隂山後數月赫連鐸

隂賂達靼使取李國昌父子李克用知之時與其

豪帥遊獵置馬鞭木葉或懸針射之無不中豪帥

心服又置酒與飲酒酣克用言曰吾得罪天子願

效忠而不得今聞黄巢北來必為中原患一旦天

子若赦吾罪得與公輩南向共立大功不亦快乎

人生幾何誰能老死沙磧邪達靼知無留意乃止

中和元年代北監軍陳景思帥沙陀酋長李友金

及薩葛安慶吐谷渾諸部入援京師瞿稹李友金

説陳景思召李克用事見黄巢之亂 李 克用牒河東稱

奉詔將兵五萬討黄巢令具頓遞招討使鄭從讜

閉城以僃之克用屯於汾東從讜犒勞給其資糧

累日不發李克用自至城下大呼求與從讜相見

從讜登城謝之癸亥復求發軍賞給從讜以錢千

緍米千斛遺之甲子克用縱沙陀剽掠居民城中

大駭從讜求救於振武節度使契苾璋璋引突厥

吐谷渾救之破沙陀兩寨克用追戰至晉陽城南

璋引兵入城沙陀掠陽曲榆次而去  夏六月

李克用遇大雨己亥引兵北還䧟忻代二州因留

居代州鄭從讜遣教練使論安等軍百井以僃之

  秋七月論安自百井擅還鄭從讜不解鞾衫

斬之滅其族更遣都頭温漢臣將兵屯百井契苾

璋引兵還振武

二年李克用冦蔚州三月振武節度使契苾璋奏

與天德大同共討克用詔鄭從讜與相知應接

李克用雖累表請降而據忻代州數侵掠并汾爭

樓煩監義武節度使王處存與克用世為昬姻詔

處存諭克用若誠心款附宜且歸朔州俟朝命若

暴横如故當與河東大同共討之 行營都監楊

復光説王重榮使以朝㫖諭鄭從讜召克用使平

黄巢王鐸以墨敕召李克用諭鄭從讜十一月克

用將沙陀萬七千自嵐石路趣河中  十二月

以忻代等州留後李克用為鴈門節度使 李克

用將兵四萬至河中討黄巢餘事並見黄巢之亂





通鑑紀事本末巻第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