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士策問五道 (權德輿)

進士策問五道
作者:權德輿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83

問:六經之後,百氏塞路,微言大義,浸以乖絕。使昧者耗日力以滅天理,去夷道而趨曲學,利誘於內,不能自還。漢廷用經術以昇貴位,傅古義以決疑獄,誠為理之本也。今有司或欲舉建中制書,置五經博士,條定員品,列於國庠,諸生討論,歲課能否。然後刪非聖之書,使舊章不亂,則經有師道,學皆顓門。以為如何?當有其說。至於九流百家,論著利病,有可以輔經術而施教化者,皆為別白書之。

問:《易》曰:「君子夕惕若厲。」《語》曰:「君子坦蕩蕩。」《禮》之言絅衣則曰:「惡其文之著也。」《儒行》則曰:「多文以為富。」或全歸以為孝,或殺身以成仁,或玉色以山立,或毀方以瓦合,皆若相戾,未能盡通。顏回三月不違仁,孟軻四十不動心,何者為優?柳下惠三黜而不去,子文三巳而無慍,何者為愈?召忽死子糾,管仲相小白,棠君赴楚召,子胥為吳行人,何者為是?析疑體要,思有所聞。

問:周制什一,是稱中正。秦開阡陌,以業農戰。今國家參酌古道,惠綏元元,均節財征,與之休息。豐年則平糴於轂下。

恒制則轉漕於關東,尚虞地有遺利,人有遺力,生之者少,靡禮賓司者多,粟帛浸輕而緡錢益重,或去衣食之本以趣末作,自非翔貴之急,則有甚賤之傷。欲使操奇贏者無所牟利,務農桑者沛然自足,以均貨力,以制盈虛,多才洽聞,當究其術。至若管仲通幣之輕重,李悝視歲之上下,有可以行於今者,因亦陳之,美利嘉言,無辭悉數。

問:懲忿窒欲,易象之明義,使驕且吝,先師之深誡。至若洙泗之門人故人,漸漬於道德,固巳深矣。而仲由慍見,原壤夷俟,其為忿與驕不亦甚與。商不假蓋,賜能貨殖,從我之徒,而吝缺如是,皆所未達,試為辨之。

問:育材造士,為國之本,修辭待問,賢者能之。豈促速於儷偶,牽制於聲病之為耶?但程試司存,則有拘限,音韻頗葉者,或不聞於軼響,珪璋特達者,亦有累於微瑕。欲使楚無獻玉之泣,齊無吹竽之濫,取舍之際,未知其方。子曰:「盍各言爾誌。」趙孟亦請七子皆賦,以觀鄭誌。又古人有述祖德敘家風之作,眾君子藏器而含章者久,積善而流慶者遠。各言心術,兼敘代德,鄙夫虛佇,以廣未聞。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