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廬山記

遊廬山記
作者:惲敬 清
本作品收录于《大雲山房文稿

廬山據潯陽彭蠡之會,環三面皆水也。凡大山得水,能敵其大以盪潏之則靈。而江湖之水,吞吐夷曠,與海水異。故並海諸山多壯鬱,而廬山有娛逸之觀。

嘉慶十有八年三月己卯,敬以事絕宮亭,泊左蠡。庚辰,檥星子,因往遊焉。是日往白鹿洞,望五老峰,過小三峽,駐獨對亭,振鑰頓文會堂。有桃一株,方花,右芭蕉一株,葉方茁。月出後,循貫道溪,歷釣台石、眠鹿場,右轉達後山。松杉千萬為一桁,橫五老峰之麓焉。

辛巳,由三峽澗,陟歡喜亭。亭廢,道險甚。求李氏山房遺址,不可得。登含鄱嶺,大風嘯於嶺背,由隧來。風上,攀太乙峰。東南望南昌城,迤北望彭澤,皆隔湖,湖光湛湛然。頃之,地如卷席,漸隱;復頃之,至湖之中;復頃之,至湖壖,而山足皆隱矣。始知雲之障自遠至也。於是四山皆蓬蓬然,而大雲千萬成陣,起山後,相馳逐布空中,勢且雨,遂不至五老峰而下。窺玉淵潭,憩棲賢寺。回望五老峰,乃夕日穿漏,勢相倚負。返,宿於文會堂。

壬午,道萬杉寺,飲三分池。未抵秀峰寺里所,即見瀑布在天中。既及門,因西瞻青玉峽,詳睇香爐峰,盥於龍井。求太白讀書堂,不可得。返,宿秀峰寺。

癸未,往瞻雲,迂道繞白鶴觀。旋至寺,觀右軍墨池。西行,尋栗裡臥醉石。石大於屋,當澗水。途中訪簡寂觀,未往。返,宿秀峰寺,遇一微頭陀。

甲申,吳蘭雪攜廖雪鷺、沙彌朗園來,大笑,排闥入。遂同上黃巖,側足逾文殊台,俯玩瀑布下注,盡其變。叩黃巖寺,跐亂石尋瀑布源,溯漢陽峰,逕絕而止。復返宿秀峰寺。蘭雪往瞻雲,一微頭陀往九江。是夜大雨。在山中五日矣。

乙酉,曉望瀑布,倍未雨時。出山五里所,至神林浦,望瀑布益明。山沈沈蒼釅一色,巖谷如削平。頃之,香爐峰下白雲一縷起,遂團團相銜出;復頃之,遍山皆團團然;復頃之,則相與為一。山之腰皆弇之,其上下仍蒼釅一色:生平所未睹也。夫雲者,水之徵,山之靈所洩也。敬故於是遊所歷,皆類記之,而於雲,獨記其詭變足以娛性逸情如是,以詒後之好事者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