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巢縣志/卷16

编辑

遠遊篇截離騷编辑

      楚大夫屈 平

軒轅不可攀援兮,吾將從王喬而娛戲。
順凱風以從遊兮,至南巢而一息。
見王子而宿之兮,審一氣之和德。

八公操编辑

          漢淮南王劉 安

煌煌上天,照下土兮。
知我好道,公來下兮。
公將與予,生毛羽兮。
超騰青雲,蹈梁甫兮。
觀見瑶光,過北斗兮。
馳乘風雲,使玉女兮。
含精吐氣,嚼芝草兮。
悠悠將將,天相保兮。

王子喬编辑

           宋之問

王子喬,愛神仙,七月七日上賔天。
白虎搖瑟鳳吹笙,乘騎雲氣吸日精。
吸月精,長不歸,遺洞今在而人非。
空望山頭草,草露濕人衣。

巢湖聖妃廟迎神送神歌编辑

    于 欽

廣開兮龍宮,御仙姥兮下鷄籠。
神靈雨兮先以風,雲溶溶兮漸來。
東揚朱幢兮建翠旗,驂青虬兮從文螭。
鏘鸞音兮以下來,若有人兮開羅帷。
羅帷澹兮春風,儼仙靈兮在其中。
集干艘兮鳴鼓,疏節歌兮緩舞奠。
桂酒兮藉蘭殽,折芳馨兮遺遠渚。
神忻忻兮既妥,留澤斯民兮受其嘏。

駕雲龍兮倚衡,捲珠簾兮暮雲平。
西江兮極浦,數峯兮青青。
青青兮未極,君不少留兮起予太息。
吹參差兮水湄,送仙姥兮西歸。
蛾眉颯兮秋霜,澹白雲兮莫知所之。
自今兮世世,俾來者兮願無違。

望夫山一名望湖山编辑

      李 白

顧望臨碧空,怨情感離别。
江草不知愁,巖花但爭發。
雲山萬重隔,音信千里絕。
春去復秋來,相思幾時歇。

送崔尉堯封之官巢縣编辑

     司馬光

弱歲家淮南,常懷風土美。
悠然送君行,思逐高秋起。
巢湖映微寒,照眼正清泚。
低昂亂荷芡,明滅繁葭葦。
銀花贈魚肥,玉粒炊香黎。
居人自豐樂,不與他鄉比。
況得良吏來,倍復蒙嘉社。
居爲太學生,氣格已英偉。
登科如拾遺,舉步歘千里。
母嫌位尙微,觀政此爲始。
尊公久揚屋,上國困泥滓。
豈不重相離,念子勉爲理。
當令佳譽新,曄曄滿人耳。
高堂雖在遠,關之是爲喜。
何必差三牲,然後稱甘㫖。

登銀屛山编辑

          葉 廣邑人

陟彼銀屏山,萬壑在其下。
雲從衣上生,泉向空中瀉。
樹蜜亂啼鶯,崖懸遲度馬。
峯廻路欲迷,攬轡間樵者。

遊羅漢寺编辑

          郭 奎邑人

步出城東門,蹇裳渉西澨。
幽尋窮四郝,日八未遑已。
道遙遠塵踪,夕憇空門裏。
陰階轉長廊,金碧炫晴綺。
園池清且深,水竹澹如洗。
追念疇昔歡,豈謂重來此。
春日忽載陽,百卉含芳蕋。
好鳥向我鳴,高僧見人起。
間雲石上生,天花覆瑤几。
信宿方告還,行行詎能止。

萬家山编辑

           趙宏璧邑諸生

塵務廹幽懷,凌晨趣秣馬。
出門雪打頭,崎嶇萬山下。
萬山高且巖,車馬方駢闐。
異哉巢與由,巍然祠其巔。
巢由昔遺世,棄名如敝屣。
惡聞徵聘書,豈耐風塵士。
我行衝北風,樸面塵沙起。
勞勞人往來,獨立者誰子。
請歌行路難,君聽莫掩耳。

還自廬州作编辑

         婁 堅

揭來入居巢,漸與合肥近。
巢湖百頃波,驚濤不得進。
策馬山之阿,弔古黙自哂。
逃名彼何人,千載高風振。
七十老衰翁,闇投終見擯。
孔孟亦遑遑,傷不逢堯舜。
達人無不可,此理祛鄙恡。


平生淡榮利,與世實寡營。
自顧孱弱軀,不堪功與名。
每懷馬少游,千載同此情。
一來肥子國,輒思濯塵纓。
糞壤盈我前,飮水不得清。
乃知涉世味,不如返柴荆。
仲尼鄙稼圃,傷時未昇平。
古來賢達士,抱耒亦躬耕。


巢湖雖云險,曠焉豁心胸。
於時雪未霽,山高玉巃嵸。
重山亦邐迤,拱揖相爲容。
連檣乘風來,橫亘若垣墉。
忽憶草昧初,義帥起從戎。
至今廖與俞,廟食崇元功。
奈何濡須塢,紛紛鬭梟雄。
非無爪牙士,所攀非眞龍。
信知聖人作,萬象開晦蒙。

甘泉寺编辑

           葉善守邑人

尋幽入深山,身在翠微裏。
疊橋通杖蔾,鑿穴貯泉水。
樹秋散秋聲,雲根流石髓。
山人㝡好奇,不厭頻來此。

登牛山望焦湖编辑

         葉善守

風定湖水平,風生湖水活。
波浪撼天高,趁風峭帆出。
遠疑天上來,還向天際没。
日暮碧流空,湖光淨如濯。

寇至篇编辑

           葉士彦邑進士

昊天胡降禍,當事若綴旒。
悠忽罹鞠訩,誰實司其尤。
寇盜震陵寢,干戈連幾州。
羽書日旁午,泄泄不爲謀。
但曰飢民嘯,野掠奚足憂。
羣盜出没處,遠隔在燕幽。
斯乃隔夕語,詰朝薄城頭。
誷騎未遑入,賊矢飛敵樓。
戍守如晨星,散漫不可收。
腹心人密布,響應盡其儔。
轉眼即城䧟,碎地憐金甌。
倉卒不遑避,相對泣楚囚。
出門皆凶𥪡,入室苦誅求。
捜括到簪珥,粉黛成仇讐。
谿壑慾不滿,驅逐無淹留。
列騎填閭巷,殺氣風颼颼。
霜刃苦見逼,淋漓熱血流。
或者暫羈絆,性命輕蜉蝣。
黄昏熖更熾,慘殺聲不休。
膾肝而飮血,嬉笑佐䖍劉。
哭聲震山岳,肝腸痛若抽。
潛身窠山谷,食息暫時偷。
死生均失所,傷哉命不猶。

龍洞門编辑

           方名榮邑進士

春陰散沍寒,聯袂入巖岫。
雪逕半嶺窄,天籟中林透。
嘹唳驚雁鳬,谽谺穴鼯鼬。
罅隙砉然開,百險赴一竇。
混泉驚沙劃,崩石若天漏。
習坎理在斯,觀逝嘆不謬。
木葉自然深,山苗亦已秀。
青山謝公前,白眼阮生後。
息機物彚全,多難吾衰舊。
駕言赴前期,俯仰慚宇宙。

登大秀山编辑

           張文煜邑人

破曉入深山,山明初日徧。
松篁夾廻溪,怪石累絕巘。
屢上得精廬,危磴通一線。
老衲喜安禪,焚唄出古殿。
披衿陟層巔,天風泠然善。
落日怪禽啼,清游敢留戀。
歸路伴樵人,石碎不容踐。
囘首望諸峯,斷雲飛片片。

經芙蓉嶺作编辑

        邑知縣于覺世濟南人

連峯餘積雪,春寒猶潑面。
凌晨渡浮梁,湖光靜如練。
遠岫生朝雲,崖草集清霰。
漸登石路高,屢轉山容變。
已過大秀峯,芙蓉嶺又見。
鳥道何盤盤,虹飛自片片。
羣山滙勝蹟,翠竹覆邃殿。
仰視天開擴,俯尋路一線。
閱此出世境,浮俗眞可厭。
塵勞驅微躬,去去難久戀。
天門高百尺,欲叩成虛願。
日暮驅車行,歴盡仍囘盻。

慈雲閣和葛芥庵编辑

        于覺世

長久不可束,汨汨飛驚湍。
靈氣須收攝,東注無廻瀾。
何以制崩奔,傑閣營河干。
乘暇時登躋,振衣造其巓。
川原莽囘互,雲物爭蹁躚。
城郭列檻外,氣象森萬千。
揮手挹紅霞,吐氣凌青煙。
呼吸通帝座,俯仰此巨觀。
惜無驚人詩,擕來問青天。

月夜楊陸師招飮洗耳池编辑

     張 灼邑人

煙鶴唳空㝠,溪雲恣淡定。
出郭尋幽期,長林色已暝。
躑躅行山椒,遙睇得危徑。
東峯上纎月,叢篠傳夕磬。
清興歡羽觴,詩篇互投贈。
何以寫澄懷,方池一泓靜。

題仙臺三友石詩有序编辑

    知縣莫宗蔭

湖南益陽𦲷巢之八年庚戌,秋九月,行役濡須,渉清溪,過浮邱釣臺,煙雲繚繞,迥非凡墝。有數石纍纍道旁,崢嶸矗立,各獻其狀。心竊異之。意山靈贈答,留以貺我乎?遂命榜人載與俱歸,羅置亭前,端然而並崎者三,外無可與伍。主人烹茗擕觴,偕同志移床就座,花晨月夕,對之忘倦,號稱三友。殆如金蘭契好,相視莫逆也。客笑謂曰:「昔米南宫以袍笏拜石,至今傳爲美談。君毋具此高致乎?」予曰:「惡!吾何以擬之。竊觀兹石淡然寡營,不逐逐於勢利,則恬退可懷也;幅幅無華,不汲汲於聲譽,則寧靜可仰也。且其負質玲瓏,竅含萬有,按之則實,叩之則虛,自得於中,不與世爲迎距,則儼然有君子風也。將欲砭吾愚,訂吾頭捐得失之心,以全吾天眞,於兹石誠有取焉。」客曰:「善!請更繫之以詩。」

大秀山之麓,蜿蜒互羣阜。
何處訪仙踪,釣臺古靈藪。
浮邱人已杳,高風今不朽。
奇石爲誰留,呼丈須我友。
相逢邂逅間,賞識良非偶。
百夫輦吾齋,洞天得未有。
嗟予苦蹉跎,喜君脫塵垢。
顯晦任自然,何事競奔走。
鎭靜思其居,堅貞勵所守。
對語渾朝昏,相期在恒久。

遊圓通寺登山望湖即事编辑

     鄒魯傳邑諸生

一山擁雙鬟,山脊藏幽寺。
到寺人不知,萬綠森無際。
泉聲紆曲來,漱入石齒細。
清風竹下生,列坐得小憇。
更欲攬湖光,再作攀援氣。
老僧導山巓,妙景非思議。
梵塔巓然存,云是六祖裔。
遙望柘臯河,諸山騁瓌異。
鳳凰叫閶闔,仰空張兩翅。
靈龜浮波心,蹣跚恣游戲。
是時天水澄,物物見眞態。
豈惟鳶與魚,足證活潑意。
惜哉無羽翰,日力終嫌隘。
何當挾飛仙,俯視入極内。

牛山晩眺偕友訪晩翠亭遺址志感编辑

 鄒振泗

浩蕩信天懷,置身無偪窄。
行樂非及時,白駒馳過客。
出户見牛山,散步心境適。
一笑守株儒,蒿蓬偃荒宅。
登臨俯大荒,長湖空半璧。
初冬木葉稀,斜照林猶赤。
偕行二三子,相將坐孤石。
指點晩翠亭,當年枕山脊。
不見瓦礫存,但餘苔蘇碧。
太息小滄桑,囘首成陳迹。
歸路望前峯,蒼茫暮雲隔。

金庭洞编辑

            鄒振泗

福地古金庭,渺與人寰隔。
道書紀洞天,紫微注丹籍。
亂峯開碧岑,犖确行徑窄。
洞口野雲生,皎然匹練白。
洞中幽且深,石乳幻陰壁。
或爲獅象形,妙不加繪澤。
或現菩薩身,天然擬雕畫。
把火來照之,一一驚奇闢。
顧瞻失遊踪,波濤撼松柏。
十里杏花泉,曲折通靈脈。
濯纓孺子歌,滄浪適所適。
笙鶴明月中,令我思疇昔。
何當脫塵氛,從彼茹芝客。

營芙蓉庵编辑

         明知州何邦漸雲南人

乾坤許大無扄鑰,浮生是處堪行樂。
青年千古看人忙,功名幾代凌烟閣。
我從叱馭入三巴,鍾離濡口兩移家。
么麽無補世緣薄,到處尋幽學種花。
種花不似河陽滿,僻愛登高舒嘯覽。
前侯曾此搆山亭,我來爲作芙蓉館。
芙蓉秋水美人稀,安樂行窩繼者誰。
掇拾唾餘博升斗,聯鑣結駟羞塗泥。
塗泥底事無蟬脫,隨分因緣須悟覺。
行行暫此一停驂,小院瑯玗不蕭索。
春雨桃花秋月梧,春去秋來景不疎。
況復四山環翠幙,孤榻靜几宜琴書。
狂歌劇笑雲天響,清夢乍醒神骨爽。
升沈久已附青蒼,此際不來心土嚷。
飄飄何日是間身,半日投閒即是眞。
眞空看到出塵劫,虛名薄譽歸浮雲。
浮雲聚散任南北,封疆主人原是客。
驅車能得幾經過,留與山僧伴明月。

王喬洞编辑

           曹祖慶邑諸生

負郭十里八翠微,春氣娛人足清暉。
空山古洞說王子,草木猶帶煙霞輝。
石骨巖巖蹲虎豹,剩將仙掌啓雙扉。
誰鐫古佛成蛇足,斷折亦墮悄然機。
遊人都向山靈酹,令威千載誰來歸。
路傍藤茨太織結,攀留時復𦊰人衣。
桃花既解笑客子,佐酒應知笋蕨肥。
松風謖謖傳清響,勿謂朝天雙舄飛。

哭邑侯嚴公殉城编辑

       沈翼燕邑貢生

昊天降疾威,𤡔獍來飄忽。
哀哀萬生靈,玉石皆荼毒。
烽火燭天紅,腥血滿溝瀆。
寇去殘黎還,號呼尋眷屬。
老幼辨遺骸,男女瘞白骨。
各各私所親,惟聞滿路哭。
嚴侯身與城俱亡,全家抗節倍慘傷。
覆巢完卵復何有?山城又作清水塘。
我撫公尸痛失聲,備棺含歛慰忠貞。
我將列君死狀陳明廷,
願與睢陽毅魄尉橋節千秋,萬古齊芳名。

浮邱釣臺编辑

          辛承祚邑武舉

長河曲曲流千古,峭壁攢峯勢雄武。
中流一臂枕層巒,石岸層層當水滸。
此是浮邱古釣臺,釣跡依然繡蘚苔。
清風不逐東流去,明月長隨夜景來。
浮邱仙人能相鶴,曾伴王喬上嵩嶽。
周室東遷後莫傳,惟餘名姓同邱壑。
似有詩歌鐫石枰,偏旁剩跡費推評。
石表惟存蘇子姓,前賢信不負山靈。
嗟余台畔空支屋,常羨浮邱一竿竹。
花落花開不計春,只有年年溪水綠。

過亞父山懷古编辑

         鮑天球邑諸生

高崗磊落松聲壯,萬古深情忽奇放。
亞父遺風耳目間,絕代奇人得奇謗。
或云殺季不知天,抹殺英雄只半言。
或云從楚事終壞,又與英雄論成敗。
我獨大笑古今人,論世拘牽論不深。
奇計若行沛公死,何信焉能擁大名。
龍文五采知天授,笑談猶設鴻門酒。
明將一劔傲蒼天,即此奇心堪不朽。
七十以前不事秦,馬蹄羞踏咸陽塵。
乞骸以後不歸漢,節高布越當千萬。
生爲明哲殁忠臣,矯矯大節凌秋雲。
英雄但使能千古,成敗區區安足論。

月夜偕友登牛山编辑

        馬廷揚邑人

卧牛下矙巢湖口,孤城𦊅扼大如斗。
長笛一聲山月高,我醉且歌客拍手。
一歌起兮月色賒,再歌起兮月光斜。
山中宿鳥忽驚起,飛越疎林千人家。
人家遠近低於足,傍郭樓臺入俯矚。
月明如水氷如天,三更露重秋煙綠。
歌罷大笑舞若狂,欲歸不歸雲蒼茫。
四顧囑客爲我記,明朝酒醒心將忘。

巢湖春漲编辑

           薛紫芝邑人

湖上萬花發春隄,橋邊春水與欄齊。
週遭三百六十㲼,一時釀作黄鵝兒。
阿誰爲鑄大圓鏡,好山爭畫彎蛾眉。
曉日捧出珊瑚椀,天光倒㵼青琉璃。
片帆曳風去何之?溪口村女浣春衣。
櫻桃樹上晾魚網,杏花林中飄酒旗。
流潤豈止及百里,稻梁還見蘇千畦。
洞庭鼓浪翻天地,六橋烟柳空依依。
涉險可畏麗則迷,何如此與民生家。
容納衆流盈復虛,大江奔騰分其支。
探源未可窮津涯,俯仰吟眺徒嗟咨,
一抹紅霞飛鷺鸞。

驚蟄前三日唐問渠招集牛山眺雪编辑

 趙 庚邑人

君不見, 滕六一怒走霹靂,牛山積雪深三尺。 初如盤古以前之天未開闢, 又如媧皇補後之天無罅隙。 羲和高駕六轡昇扶桑。忽然大道通人蹟。 王喬之鶴我欲控,振翰直上凌空碧。 追陪瑤台閬苑客,一歌各浮一大白。 不敢久留日之夕,恐被罡風一吹化作奇僵石。

弔里中何烈女编辑

         唐 潔邑人

何烈女,
父操舟,母結罟,
一家水國共辛苦。
女年十三四,幽閒重閭里。
襁褓結絲羅,盤根仙李子。
郎年當娶娶未能,女年二十待嫁矣。
傷哉貧也至於此。
歲在昭陽赤奮若,暑氣如焚赤日虐,
李郎病草藥不靈,凶問傳聞到閨閣。

凶問聞知腸寸裂,欲言不言聲凄咽,
一手牽阿娘,一手牽阿爺,
未識郎死,願住郎家,
女兒命薄無姑嫜,女兒生小知綱常,
上奉龍鍾高堂之大母,
下撫伶仃垂髫之小郎,
庶幾郎心慰泉壤。

父母聞女言,肝膽一時碎。
親戚聞女言,各各雙垂泪。
扃門堅隄防,女志不得遂。
志不遂,中心悲,
投繯絕粒空爾爲。

一日復一日,不聞女太息。
對鏡無啼痕,死志盟胸臆。
亂蓬爲鬢苧爲衣,暗縫針線層層密。
不作黄鵠歌,祗栽女貞木。
哭聲既已機聲續,親愁漸解轉顰蹙。
防者日益疎,女志日益篤。
門前大河堤,河水清漣漪。
河流無轉日,女志無改時。
女命鴻毛輕,女節泰山重。
含笑赴洪流,就義一何勇?
河流不可追,父母焉得知?
阿父朝出漁,歸來日暮中。
閨虛阿母貪結罟,呼號失去掌中珠。
洋洋新漲高於屋,奔湍脫筈萬聲逐。
百計覔尸尸不得,嗟哉已葬江魚腹。
那知呵護有鬼神,水底蛟龍不敢毒。
此身終到李郎家,死後相依從所欲。
精靈感召河逆流,盛暑三日顔如玉。
王家女友知節烈,獨撫女尸痛欲絕。
生不同室死同穴,女不能言我待說:
吁嗟乎!
死不如生生如死,世間尋常女子耳。
生不如死死如生,湛無心蹟比水清。
比水清,寒井波瀾萬古平。

弔王烈婦编辑

           陶名驄邑增生

婦氏王,適夫姜,
姜業儒,貧無糧。
于歸年十九,白髪姑在堂。
奉姑必甘㫖,自饜粃與糠。
辛苦佐夫讀,夫幸雋於庠。
無何夫卧病,姑亦偃在床。
姑既藥不靈,夫又醫無良。
可憐煢煢婦,淚血糊兩眶。
欲死死不得,忍此須臾亡。
典衣爲營兆,負土墳成岡。
葬畢語姒娌,無嗣難爲孀。
只有從夫子,地下奉姑嫜。
皎皎一彎月,照我屋上梁。
婦命懸絲輕,婦心秋月光。
秋月光,婦死三日室猶香。

巢山编辑

            陸 游

巢山避世紛,身隱萬重雲。
半谷傳樵響,中林過虎羣。
蟲蝕葉成篆,風蹙水生紋。
不踏溪橋月,仙凡自此分。


短髮巢山客,人知姓字誰。
遊山雙不借,取水一軍持。
渴鹿羣窺澗,驚猿獨掛枝。
何曾蓄筆硯,景物自成詩。

巢湖编辑

            劉 攽

天與水相通,舟行去不窮。
何人能縮地,有術可分風。
宿露含深墨,朝曦落嫩紅。
四山千里遠,晴晦已難同。

望湖亭编辑

            胡 松一作劉攽

湖勢西來迥,川形百道開。
中流還島嶼,傍市有樓臺。
入望蒼烟合,凌盧白浪豗。
興來思擊楫,慚愧濟川才。

王喬洞编辑

           陳經言邑倁縣

倥傯三年令,登臨九月天。
仙踪𣺌何許,塵態尙依然。
草徑開新菊,松風噪晚蟬。
倚嵓頻北望,鶴影舞翩躚。

王喬洞題壁编辑

         黄道月合肥進士

四壁蒼苔色,天風欲振衣。
白雲棲洞冷,青鳥傍巖飛。
煑石朝霞散,燒丹夜月微。
吾來將酒訊,莫使鶴音違。

王喬洞编辑

           方名榮邑進士

新霽白雲飛,輕陰落翠微。
泥封苔蘚碣,樹老薜蘿衣。
硤見泉根煖,丹留石乳肥。
夜深松際鶴,常帶月明歸。

送曹秀山判尋甸编辑

       何景明

逐客滇南郡,雲天此路長。
高秋行萬里,落日淚干行。
作賦投湘水,題詩寄夜郎。
殊方節候異,去矣慎風霜。


一封朝北闕,萬里指南溟。
地遠投蠻府,天高哭漢廷。
旅情生白髪,行色傍秋星。
若過湘潭上,休看杜若青。

登慈雲閣時有目疾编辑

      葉善守邑人

濟勝慚無具,高樓强欲攀。
目窮心更遠,興發步無艱。
笑語雲中落,風塵世外間。
慿欄煩指㸃,借聽一開顔。

中廟编辑

            周五常邑貢生

獨踞湖中勝,慿臨破浪來。
水含千頃濶,雲淨萬峯開。
丹礫飛虹影,天風下鳳臺。
滄桑幾更變,小泊亦徘徊。

聞警编辑

            葉士彦邑進士

烽火東南𢚩,長征敢獨前。
慈烏愁隻影,驚雁怯虚弦。
遷避寧無地,安危總付天。
遙聞千里道,瑣尾倍堪憐。

王喬洞编辑

           陸合新邑舉人

斷壁莓苔冷,衝寒又此登。
泉枯深見石,刹古寂無僧。
鍜竃横疎櫟,棋枰卧瘦藤。
閒雲渾似我,往來伴行滕。

登芙蓉嶺絕頂编辑

         薛紫芝邑諸生

遍歴諸天勝,方知嶺不同。
人行雲樹裏,閣在畫圖中。
慿眺江峯迴,攀躋石磴通。
歸來眞險絕,彳亍負山童。

牛山曉望编辑

           尹際昌邑舉人

蔥鬱横雲黛,慿高意邈然。
風帆穿屋裹,漁網落城邊。
萬壑爭舒秀,千山欲吐姸。
徘徊情未厭,梵閣隱朝烟。

題宏證庵壁编辑

          陳天宗邑貢生

芳郊堪躑躅,一徑入松關。
積水明斜日,歸雲失遠山。
僧眠禪榻靜,燕語客堂閒。
向晚村煙暝,鐘聲蒼翠間。

焦湖晩眺编辑

           程汝璞

日落湖光斂,山浮數㸃蒼。
風高千帆急,雨洗萬峯涼。
波濶魚龍靜,天空雁鶩翔。
閒心似秋色,隨意寄滄浪。

芙蓉嶺编辑

            劉師朱

地隱蓮花藏,山分菡蓞支。
鑿雲通曲折,捫石怪參差。
官愧宣城守,僧懷惠遠師。
香林趺坐處,禪寂好誰期。

登慈雲閣编辑

           楊師鍚

高閣慿清渚,登臨寄勝遊。
語驚鼉窟睡,燈雜斗杓浮。
天地晨昏定,湖山几席收。
漫言蓬閬遠,縹𣺌即丹邱。

中廟编辑

             熊文舉合肥知縣

元館空山靜,秋風晩更清。
嵐光連霧氣,漁唱亂波聲。
竹户流星近,蘭階落葉平。
夜寒人不寐,獨對一孤檠。

胡中望中廟编辑

          田實發郡人

知虹飮湖水,濕量望中分。
高映青天色,斜飛白鷺羣。
樹藏中廟申,塔定姥山雲。
沿着魚標過,滿篷來夕矄。

浮邱釣臺编辑

           楊延機邑人

仙跡渺何處,谿邊尚石毫。
麬如府代畫,點是米家苔。
辟穀塵機息,垂緰世慮灰。
欲求丹鼎訣,落日獨徘徊。

昭關弔古编辑

           楊廷機

列國空陳迹,重關隸歴陽。
不辭吳地達,翻恨楚天長。
山好春爭秀,人危夜獨亡。
怒潮飛不到,雲水自蒼凉。

范亞父釣臺编辑

          楊延機

故里懷前哲,遺踪曲水濱。
機深言不用,斗碎恨猶新。
慘尚殊鐘室,高應讓富春。
千秋同一釣,只合老垂綸。

游春雲庵编辑

           馬騰揚

素有煙霞癖,尋幽達不辭。
青山新霽後,黄鳥乍啼時。
雲破石當路,水香花落池。
老僧能免俗,舒紙索題詩。

白雲庵贈如幻庵祀漢留侯编辑

    薛彩鳳邑人

扶漢功成後,高飛偶憇斯。
白雲常自在,黄石竟爲誰。
路轉峯環墖,堂開竹繞池。
利名都是幻,若箇靜中知。

登崇經閣编辑

           薛彩鳳

欲陋登臨興,南巢一望賒。
八公新草木,七寶舊烟霞。
湖艇春風棹,田疇夜雨車。
莫言吳魏迹,重爲古今嗟。

登牛山编辑

            李振裕

層巒帶山郭,一笠瞰郊坰。
樹杪湖光白,雲邊石氣青。
人烟生曉市,客座下秋星。
夢想南巢勝,驅馳幸已經。

金庭洞编辑

            葉 廣邑人

曲水環青嶂,遊人駐緣尊。
乍疑探禹穴,更訝入秦源。
坐石沾苔色,浮觴破水痕。
還將枕流意,一醉卧空村。

孤山编辑

             張 坦

拳石枕中流,巍峩古氣浮。
波濤翻日月,廟貌重山邱。
靈感三刀夢,功高百尺樓。
登臨香惹袖,身去意還留。

謁紫微觀老子像编辑

        禇 澄邑人

贍拜猶龍像,風清道自尊。
白雲封古樹,紫氣接朝暾。
鐘破聲還壯,碑殘字尙存。
至今開萬象,爭誦五千言。

古人庵编辑

            湯振祖邑人

野雲封斷徑,繞澗到山前。
亂樹全包寺,危峯欲刺天。
竹深風舞籜,溪靜雨鳴泉。
馴鹿知人意,無猜共往還。

宿崔仙洞编辑

           蕭葆光邑貢生

鑿破乾坤小,千峯不斷青。
陰崖廻落月,絕磴逼寒星。
屐齒苔花漬,床頭石乳零。
不教題壁去,竊恐笑山靈。

遊圓通寺编辑

           張 倬邑諸生

閒邀城市客,來作祖庭遊。
古德何曾遠,慈風不斷流。
泉交千樹響,門掩九峯幽。
乘興登高阜,湖光一望收。


谿路劈青岑,雲堂繞梵音。
酒無居士戒,詩共上人唫。
巖靜花猶發,山寒暑不侵。
平生愛幽寂,得此愜初心。

山行雜詩编辑

           李孚青

長杉帶村落,延眺且遲遲。
風急飄砧杵,烟銷出酒旗。
夕暉楊子渡,秋水許由祠。
一過棲閒地,渾忘旅食悲。

晩登牛山编辑

           湯懋紳

高閣翠微間,襟懷野望閒。
孤城三面水,落日萬重山。
天與征帆遠,雲隨暮鳥還。
從來逢勝槪,詩思最相關。

卧牛山编辑

            沈際盛

高郭人烟聚,追陪尺五天。
水翻睛樹外,峯亂翠雲邊。
漁浦家家笛,風帆處處船。
黍苗膏雨後,點染似花田。

濡須塢晩泊编辑

          吳克俊

終古生春水,當年罷戰爭。
濡須艤夕棹,遠火細逾明。
賸有漁樵跡,空留割據名。
客心愁獨夜,鄰舫笛飛聲。

晩泊湖口编辑

           郭澤源

十年常作客,踪跡寄孤舟。
塞雁遲鄉信,蘆花入暝愁。
山風涼似雨,江氣澹成秋。
此意憑誰識,滄波狎野鷗。

巢縣早發编辑

           郭澤源

舟中無一事,醉後發清謳。
雲鶴入天際,江豚立浪頭。
帆低連碧水,墻矮出紅樓。
滿目蒼涼意,頻𣸸旅客愁。

秋晚過王喬洞留題编辑

       郭澤源

老木挂斜暉,支笻入翠微。
澗深黄葉滿,洞古綠苔肥。
鶴𠋣山門立,僧從樹杪歸。
仙鳬何處去,石上白雲飛。

夜過萬家山编辑

          吳時傑無爲州人

萬家山下路,入夜尙狐征。
露草燒無熖,霜星落有聲。
病禽疑鬼語,野獸學人行。
莫問王喬跡,虚名累此生。

夜渡巢湖编辑

           吳時傑

鄉心枕上驚,獨夜放舟行。
風曳一帆滿,波揺千月明。
野雲盤岸起,秋草礙湖生。
待曉蓬牎坐,頻聞欸乃聲。

湖干晚眺编辑

           盧先駱合肥人

暝色延秋望,蒼茫水氣渾。
雲低盤雨脚,湖濶見虹根。
短栅喧歸鴨,荒坡放野豚。
牧兒如舊識,沽酒問前村。

遊金庭山贈輪高道士编辑

      鄒振泗

誅茅結精舍,卒歲寄遐心。
流水此間遠,白雲何處深。
客來黄葉下,鳥度夕陽沉。
飯罷聞清磬,前峯月挂林。

登牛山望焦湖编辑

         劉 楨

縱目湖天遠,烟霞一望收。
水光寒落照,山色淡深秋。
雁字浮雲外,漁歌古渡頭。
姥峯青似髻,砥柱立中流。

遊古人庵编辑

           湯應鈞

獨寺羣山抱,荒涼客到稀。
藤枯松解帶,苔長石𣸸衣。
曕聲隨風住,秋雲逐鳥飛。
多情謝明月,迢遞送人歸。

湖口晚望编辑

           周大泉

水濶空無際,蒼茫落眼前。
夕陽明遠浦,秋色澹遙天。
漁市家家火,鷗村樹樹烟。
晩風吹正緊,好泊渡湖船。

發巢縣入須口编辑

         趙彦倫合肥人

曉色射沙汀,推篷醉眼醒。
水光噓日白,洲草界湖青。
石古仙留迹,山荒佛不靈。
泠泠風鐸響,羈客帶愁聽。

春日書巢湖舊事编辑

       杜荀鶴

暖掠紅香燕燕飛,玉雲仙佩曉相擕。
花開鸚鵡韋郎曲,竹亞虬龍白帝溪。
富貴萬場歸淡酒,是非干載逐芳泥。
不知多少開元事,露泣春叢向日低。

中廟编辑

            羅 隱

臨塘古廟一神仙,繡幌花容色儼然。
爲逐朝雲來此地,因隨暮雨不歸天。
眉分初月湖中鑑,香散餘風竹上烟。
借問邑人沉水事,已絰秦漢幾千年。

居巢縣编辑

           李孝光

旅食荆吳改歲年,春風行路思綿綿。
青山故繞周郎墓,明月猶窺亞父泉。
楚縣城荒餘畫角,巢湖日落有歸船。
天涯芳草萋萋綠,想見登樓憶仲宣。

王喬洞编辑

           劉 崙無爲進士

千里烟霞八翠微,石門蘿薜帶春暉。
鳥啼竹徑客初到,花落草堂僧未歸。
獨向溪陰尋野鶴,不妨苔色㸃征衣。
百年二妙風流在,洞口仙鳬何處飛。

亞父墓编辑

           徐 渭

王者從來云不死,共疑隆准及重瞳。
已占龍氣成天子,却幸鴻門敗乃公。
一牧乳羊遮墓白,幾株寒棗覆碑紅。
憐儂疽發不欲活,豈爲人間少鄧通。

留別芙蓉新刹编辑

        何邦漸

塵海無涯着定踪,鬢毛消减少年容。
要登蘭若三千界,偶託芙蓉第一峯。
涼夜暫浮香榭水,野雲初掛曲欄松。
飄飄又泛淮東舫,誰聽維山午夜鐘。

牛山晩眺编辑

          葛遇朝邑進士

江城白日滿秋山,一眺招尋朋侶間。
黄菊未開今月令,茱萸堪醉老人顔。
晴波汎景光千叠,烟樹依空碧一灣。
薄暮輕陰如欲散,歸與得御好風還。

望黄山编辑

           郭 奎

昔曾避地黃山曲,今在丹崖正面看。
曉翠障空迷去馬,晴霞迎日見飛鸞。
九華高並芙蓉秀,五老遥連瀑布寒。
中有羽人期汗漫,拂衣松石待休官。

過萬家山编辑

          馮 恩御史

過此途平可夜行,況當娟月對人明。
雲開野徑遠山見,露濕征袍寒雁鳴。
傳食自慚虚歲月,守株殊覺負平生。
孤臣敢謂君門遠,汲黯當年犬馬心。

登牛山望巢湖编辑

         曹祖慶

山椒列酒蔭松蘿,遙聽漁舟欸乃歌。
獵獵雄風生大澤,垂垂䳄霓飮長河。
帆檣幾道淩空渡,烟火干門向晩多。
惆悵此時徒作賦,不堪歲序日蹉跎。

登牛山编辑

           曹祖賞

日日看山興未闌,擕尊小飮更爲歡。
城中縷縷炊烟織,湖外遙遙落照殘。
穀雨茶香泉水冽,楝花風勁袷衣寒。
形骸久已思抛卻,一醉頽然天地寛。

牛山曉望编辑

         郡推官陳嘉謨盧陵人

三年謾作湖山主,一笑眞成汗漫遊。
自是滄波凝望極,却疑勝概未全收。
湖光春映魚龍動,霧氣朝含鳬嶼浮。
欲挽長濤濯肝膽,高風千古羨巢由。

譙樓落成编辑

         知縣聶 芳

恰好廉泉水到門,還看秀色似雲屯。
梧攢老葉𦆵成蓋,竹卸新篁漸長孫。
黛抺濃纎分遠近,登宜雪月任寒暄。
賞心更憶東山捷,屐折能無倒綠尊。

巢湖聖母廟编辑

          儲良村

湖上高樓四面開,夕陽倚徙首重囘。
氣吞吳楚千帆落,影動星河午夜來。
羅隱詩留仍水殿,伯陽仙去只山隈。
長空送因雲霞晩,兩腋天風下鳳臺。

遊圓通寺编辑

           趙 獻

九峯臚列最嵯峨,中有香臺鎻薛蘿。
山外湖光天外盡,洞前雲氣佛前多。
武陵人共桃花老,緱嶺簫隨鶴背過。
拄杖搴衣窮絕壁,飛揚我欲起高歌。

月夜泛湖编辑

           潘爾侯邑諸生

長湖一望水如天,沽酒乘舟破曉烟。
漁火依依明遠嶼,雁聲歴歴度前川。
金波遙映千山白,玉影平分萬井圓。
共醉不知衣露冷,夜深歸詠大江篇。

題王喬洞编辑

           田實發合肥舉人

紆囘細路絕纎塵,花草年年也自新。
只可蹔飛雲外舄,不應長閉洞中春。
烟霞定識曾來客,猨鶴空留欲去身。
何日山村營數畝,荷鋤老作太平民。

王喬洞编辑

            張 棟邑人

何年混沌鑿嶙嶒,答響空山喚欲譍。
木杪亂泉飄作雨,竹根欹石望成僧。
巖扃時見雲霞鎖,佛古惟飮日月燈。
可是仙音與梵語,依稀領畧幾人能。

夏日湖居漫興编辑

         湯擴祖邑人

長年身雜老漁間,世事紛紛總不關。
避暑最宜臨碧水,逃名何用買青山。
鷺鷗情性難趨熱,楊柳門墻本自閒。
偶把一竿湖畔去,貪涼那在得魚還。

牛山暁望编辑

           張文煜邑人

疎星漸没曉霞明,檻外烟雲澹澹横。
一逕落花初過雨,半山空翠欲侵城。
橋通水市漁歌亂,風靜松濤鶴夢清。
幾許徘徊歸思嬾,綠楊深處正啼鶯。

過桀王墳编辑

           劉 機邑人

王城風雨瘗蒼茫,燈燼魚膏骨巳涼。
禾黍直填官道口,池林難設殯宫傍。
龍漦墮地終衰夏,元鳥呈祥合王湯。
太息龍逄先下地,不留老淚哭殘陽。

題巢湖書院壁编辑

       知縣周鶴立

遠岫如螺歷歷排,問奇人訪子雲齋。
春風入座千花笑,秋月臨波一鏡揩。
地有林巒眞福境,天開圖畫適吟懷。
諸君要上蓬萊頂,莫畏崎嶇返自厓。


同擷詞條各采馨,欲探根柢在窮經。
渡河幸勿訛三豕,鑿道還須問五丁。
飛將壇能標幟赤,校書閣亦愛燈青。
他年待奏雲門曲,洗却箏琶子細聽。

過萬家山编辑

         明知縣馬如麟

徐步羣山望,孤高秀遠峯。
朝來含雨意,濕翠滴重重。

王喬洞编辑

           許國泰

洞口碧桃花,春風開满樹。
不見王子喬,空踏烟霞路。

浮邱釣臺编辑

           許國泰

浮邱去不遠,誰釣磯頭月。
空餘楊柳春,溪上年年發。

龜山石泉编辑

          趙宏璧

片石嵌山腰,幽泉界其腹。
箕踞待鳴琴,微風戞疏竹。

王喬洞编辑

         明浙江學博王之臣

石屋閒無主,松風靜有聲。
虚疑翠微裡,隱隱是吹笙。

亞父井编辑

           孫 侃邑人

逕穿芳草深,苔荒遺井古。
千載轆轤聲,猶作楚人語。

巢湖作编辑

          知縣孫 朗

明湖盪微波,光浮叠綺縠。
月是此中生,還疑此中没。

金庭洞编辑

            孫 朗

坐待浮杯至,𢌞流宛復舒。
莫論金谷酒,但顧右軍書。

巢湖二首编辑

           葉 廣邑人

秋風凄以清,漁唱斷還續。
欸乃數聲長,月明湖水綠。


微風驅纎雲,澄波浴華月。
不見湖上人,但聞歌聲發。

題范增编辑

           王安石

巢人七十謾多奇,爲漢驅民了不知。
誰合軍中稱亞父,直須推讓外黄兒。

王喬洞编辑

          宋知縣阮美成

雙鳬飛去舊巖開,松老雲閒鶴不廻。
惟有桃花與流水,自隨春色出山來。


幾叠青山一逕賒,隔橋雲樹隱仙家。
登攀爲愛湖山好,緩步閒吟到日斜。

金庭洞编辑

            阮美成

蕭蕭葉下暁風寒,日上金庭恰一竿。
行遍杏花泉畔路,紫雲深處見星壇。


紫微溪水遶山鳴,雲外霜鐘一兩聲。
雙屐短笻林下過,路人疑是謝宣城。

石牌驛今無驛止名石牌店近金城寺编辑

      阮美成

山下湖邊小客亭,一堤衰柳暮蟬聲。
門前十里金城路,留取明宵踏月行。

東關二首编辑

           阮美成

脫卻征衫上短篷,半篙春水一帆風。
兩關三寺山無數,藏在濛濛烟雨中。


細雨斜風入亂山,濕雲堆裏見東關。
一笻來訪林間寺,杜宇數聲春又殘。

白龍洞编辑

           王 維邑舉人

老龍出入此爲家,雲霧盈盈日夜遮。
劃地一聲鳴鶴過,天風吹下碧桃花。

紫微洞编辑

            王 維

洞前碧溜凈涓涓,洞外居民引灌田。
洞裡丹成仙巳去,遊人拾翠自年年。

望大秀山编辑

          鮑 德邑貢生

羣峯起伏似游龍,曉日初明秀色濃。
捲盡白雲山壁立,分明天際削芙蓉。

即事编辑

            曹同申邑貢生

返棹湖中日未斜,漁磯潮退露平沙。
雨餘茅屋秋無恙,一樹桐陰覆菊花。

咏范增编辑

            陳 孚

七十衰翁兩鬂霜,西來一笑火咸陽。
平生奇計無他事,只勸鴻門殺漢王。

登牛山编辑

          知縣孫芝芳

天與人間作畫圖,南譙曾說小姑蘇。
登高四望皆奇絕,三面青山一面湖。

王喬洞编辑

            孫芝芳

洞接前山與後山,雙鳬飛去竟無還。
石床冉竈今何處,野草春花盡日閒。

望芙蓉嶺编辑

         知縣于覺世

霜清露冷曉風乾,嶺上芙蓉面面盤。
遥望歸雲朝欲盡,當天𦊅出數峯寒。


曨曨春靄竹干竿,珠閣香消半未殘。
何處鳥聲啼柳岸,開牕坐對遠山看。

釣魚臺编辑

          知縣林宗哲

幾度乘舟訪釣臺,浮邱是否釣魚來。
機頭坐跡依然在,數片飛花點翠苔。

過東關编辑

            龔 相

南北安危限兩關,奔流一去幾時還。
凄涼千古干戈地,春水方生鷗自閒。

杏花泉编辑

            湯擴祖邑人

山泉一曲響潺潺,漁艇何曾見往還。
更比桃源秘消息,不流花片到人間。

秋夜湖上彈琴编辑

         楊廷機邑人

明月無聲萬籟空,扁舟輕御蓼花風。
且將雁落平沙意,寫入幽人十指中。

慈雲閣秋望二首编辑

        劉 棠邑人

秋水長天色共涵,凭闌風力侮輕衫。
遠峯青印湖心裏,一點斜陽在遠帆。


潮聲不盡繞軒窗,閣上僧鐘帶月撞。
百里舟人爭解纜,好風半夜出長江。

金庭洞编辑

            馬 梅

雲覆金庭古洞荒,水流長帶杏花香。
空山日暮游人去,猶有鐘聲戀夕陽。

王喬洞编辑

            陶 鑑邑人

洞口花開春滿山,洞中人去幾時還。
吹笙即是逍遥法,底事塵勞未肯閒。

巢湖櫂歌六首编辑

         周兆權邑人

百八烟波五兩風,茫茫一望水天空。
桃溪欲下夕陽影,花片吹來湖水紅。


一水環城鏡面鋪,上連楚澤下連吳。
人家兩岸雲陰合,屋裏行舟勝畫圖。


滿載筠籃趁小舠,菊花時節捕霜螯。
居人愛比鱸魚美,一夕西風價更高。


魏武行師獨擅能,濡須山下戰船横。
那知留得漁家笑,四越巢湖竟不成。


俞廖功勲震史編,尖山舊跡繞荒煙。
欲尋水寨縱横處,都與沙鷗自在眠。


中廟飛樓入五雲,往來多是禱風人。
風流誰似姜祠容,一曲迎神又送神。

 卷十五 藝文志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七 雜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