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一 道園學古錄 卷第二十二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三

道園學古録卷之二十二  應制録二

             雍 虞 集 伯生

  制誥

    封宣聖夫人制

我國家惇典禮以彌文本閨門以成教乃睠素王之廟尚虚

元嫓之封有其舉之斯爲盛矣大成至聖文宣王妻并官氏

來嬪聖室垂𥙿丗家籩豆出房因流風於殷禮瑟琴在御存

燕樂於魯堂功言邈若於遺聞儀範儼乎其合德作爾禕衣

之象稱其命鼎之銘噫秩秩彛倫吾欲廣関雎鵲巢之化皇

皇文治天其興河圖鳯鳥之祥可特封大成至聖文宣王夫

人主者施行

    鄆安大長公主詞頭

皇家制禮恩實重於懿親帝女正儀體尤隆於尊属肆頒異

数祗恊彛章公主某慈孝夙聞肅雝維則翟車象服備赫奕

於先朝鳬繹龜𫎇適奠安於樂國爰進加於長號又増益於

大名於戯詩詠穠華德弥崇於戚畹易占元吉丗永保於藩

    燕帖木右丞相封太平王制

朕正祖宗之統入纉丕圖國有社稷之臣亶維丗胄旣克戡

於多難冝超示於殊恩具官某沉鷙有謀英銳無敵我

皇考昔撫軍於龍朔而尓父寔佐命之虎臣賜劵報功盟書

啓籥更累朝而弥𩔰識大歴之攸歸手握兵符力扶景祚及

清宮而迎乗猶多壘之在郊臨陳誓師咸服奉辭之慷慨

戈决戰衆驚用武之神明人民懷綏輯之恩城闕壯奠安之

𫝑俾兼司於將相用修扞於邦家韓信之輔漢皇論定當時

之攻取子儀之在唐室身爲天下之安危皆眞食於王封今

何慙於往轍是用錫之位號胙以土田禮冠絶於百僚名永

垂於千載嗚虖有非常之功則有非常之賞朕用奬於勲勞

建太平之業而享太平之成尓母忘於眷注丕昭至意式克

欽承

    封營都王制

𬗟懷故舊之恩莫如阿保爰致褒崇之典俾極哀榮國有恒

規朕無私惠具官某㳟良而愿慤温厚而老成卜以負之昔

𬒳東朝之簡用擇其可者並居甲𮗚以扶持嗟備著於勤勞

不少留於𦒿艾肆予踐阼首錫褒封時廵來次於近郊秋露

乆濡於𪧐草顧兹賁典未究深𠂻廼命外廷更申異数於戯

五等之爵重莫過於王封千乗之邦親莫先於畿甸尚其英

爽承我休嘉

    營都王夫人

纂圖撫運崇德報功追念爾勞克任保持之力至于今日共

享安榮之時天不假年禮冝異数具官某出入禁掖左右朕

躬安其煦育之柔稱尓温良之懿邦家宫府共興故舊之思

車服土田何愛便蕃之錫爰頒予渥俾相其夫於戯若昔諸

侯王有生至貴封之千乗國無憾令終

    封營國公制

國之令典必兼恩義之隆時維舊勛冝錫褒崇之盛嗟其逺

矣今俾申之具官某自其㓜時在朕潜邸襁褓共其燥𣺯啓

處與之周旋越在艱難尤負勞勩属櫜鞬而未釋傷雨霧之

逾深■轊以歸籌帷頓失迨予纉緒風雲千載之興獨尓親

臣丘隴九原之閟廓其封兆錫以榮名顧未究於予懷乃增

疇於大邑於戯萬鍾之禄雖不及於生前兩丗之封庶有𭄿

於天下

    營國公夫人

盡瘁以仕良臣有翊衛之勤從一而終貞婦抱純誠之懿錫

以寵数光于幽潜具官某淑愼其身柔嘉維則閔殷雷之勤

而𭄿義守柏舟之誓而靡他同穴而藏得相從于地下䟽恩

以報何不逮於生前賁之簡書易其湯沐於戯哀榮𬒳於兩

丗固申𭄿於舊勞忠孝萃於一門亦以表夫髙節

    封寕朔王制

朕纂膺丕緒聿懷舊德之臣𫾻歴治朝夙𬒳先皇之眷未及

懸車之歳遽聞拱木之新爰命有司備循彛典具官斡赤剛

明而有守沉毅而善謀閑輿衛於藩垣治軍實於幙府自覃

懷而入定内難與賛廟謨望龍朔而奉導前驅仰承天表進

拜集賢之任旋參儲極之寮徧踐清華具瞻台鼎往填南服

偶逢草𣗥之弄兵召使北還猶駐䄡帷而按堵不遺SKchar於宵

旰真知體之股肱乆簡朕心方將柄用廼致憗遺之誄寔深

𦒿艾之思賢子能忠在朕左右眞王加錫賁卿始終並兼封

贈之崇式表哀榮之極於乎往哉魂魄樂壯美之山河宜尓

子孫輔尊安之社稷

    封寕朔王夫人

睠我大臣旣極褒崇之典相其内助冝同恩数之隆俾増耀

於禕䄖用齊華於圭衮具官斡赤妻鉄理柔嘉而端肅㳟儉

而和平克賛其夫終始股肱之任善儀諸子服勤左右之方

身致康寕家用昌熾命錫封章之貴養宜鼎食之珍於戯維

此朔方寔尓丗家之舊躋於上壽用成賢母之名

    封遼陽王制

朕寅奉丕基務推茂澤廼睠廷臣之舊昔膺柄用之勞俾率

彛草特還䘏典具官哈散秉資謹愿接物寛容始縁𪧐衛之

勤尋𭔃貨泉之任致身省闥盖歴事於五朝執政廟堂嘗首

相者数載每規隨於畫一克同恊於和㳟均逸外藩逺將德

意宣恩東服備著輯綏凡其登進之時率在阜殷之日乆奉

公於夙夜亦良稱於股肱弗永終譽遽興逺嘅秋霜在野莫

追旣往之悲旦日行封尚服維新之渥兹誠異数式慰遺魂

噫遼海非遥姑遂懷郷之志子孫不隊益推報國之忠

    封燕卜鄰知院祖明里

我國家教孝以𭄿忠因近以及逺德之茂者名乆而後著恩

之深者爵加而愈隆具官某愿而能㳟勇而知禮始逢景運

當東征西伐之殷先啓戎行有左弭右鞬之助克勤乃事竟

隕厥躬𩔰融不及於當時勲業廼興於後裔往稽故府冝錫

邦於戯古者專城重地莫逾於上谷賁諸幽壌名王遂賜

於全封爾其有知服我休命

    祖母

師武臣力國家致興運之隆    母子有成人之造異

恩所洎豈曰徒然具官某儉以𩛙躬慈而逮下相其夫子每

崇忠厚之風宜尓家人用啓功庸之盛是以甫及再傳之後

並登一品之榮五丗其昌三王並列於戯酬其爵邑欲逺舉

於雲中咨尓臣工以示𭄿於天下用申𩔰命以賁幽宫

    父

中興啓運則必有帷幄之舊不二之臣重禄𭄿功則必有茅

土之封便蕃之錫具官某𭧽在𪧐衛已著勤勞王師飛渡於

長江旣賈先登之勇使節載臨於多壘不忘命將之忠逮其

子孫相我家國至重者本兵之任至嚴者風紀之司而尓一

家兼兹兩府故紀勲庸之盛以彰信任之功列以王章著之

邦典於戯擁雍州之地式重師垣申泰山之盟聿昌丗胄益

崇忠盡用保休嘉

    趙平章加官封制

宰輔者政之根本特䟽貴爵之封老成者國之蓍龜爰極文

儒之任進登崇級増重化𫞐具官趙某方嚴而精明果毅而

詳縝卓以櫜鞬之胄儼然韋布之風始事

丗皇即拜御史多歴年所徧踐臺司閱實簡書每先幾而扶

直作新風紀必正色以摧姦常依日月之光不改氷霜之操

洊在政府蔚爲名臣嗟賢者之遘屯見予家之多難䔥望之

身罹機禍幾貽咎於當時汲長孺面質深文耻獨爲於君子

曁于戡定嘉尓勤勞審是統宗旣蹈危而奉義至其子弟亦

見殺以成仁方圖報之在𠂻屢引年而爲說載念紫微之務

實資黄髪之詢是用建尓上公保兹東魯可SKchar游於舘閣以

勱相於國家於戯愼乃威儀赤舄具瞻於几几俾之𦒿文泰

山庸作於岩岩尓其欽哉服我休命

    封悟理閒八制

粤有髙僧來從西域式弘内教爰錫嘉稱悟理閒八歴丗勤

脩一源不昧寳月長臨於逝水慈雲隨起於祗園逺探夙智

之因如指其掌廣說眞如之緼實契予心紹隆佛種之傳以

稱國師之號可特授智勝妙行𪧐慧通應圜悟佑福國師

    封鑑賛八制

象教之行國家所尚冝申嘉號用表髙僧鑑賛八性本天成

丗隆佛種昔弘宣於内典蚤有譽於諸方物不累心舎奉已

者二萬戸事融於理獨𨼆居者十餘年旣徇請而一來冝具

書於衆善可特授宏智正悟大辯捴持勝濟慧福國師

    封蔣山寳公和尚制

朕丕纂鴻圗中興景運致百靈之扶翊出庶徴之禎祥廼睠

眞如尤深簡注寳公和尚現化身而濟丗持應器以垂機𩔰

宻齊彰神變著聞於當日慈威互用廕休行及於千年藐在

大江之南常住道林之上朕昔居潜邸恒仰寳坊萬石懸鐘

表明珠而不灼四阿承霤輯多寳以新成曁余踐祚之𥘉首

致加封之敬若稽祀典冝錫賛書噫尚鍳至誠豈直朕躬之

禱益弘願力俾堅兆姓之安

    封張眞君制

朕惟有道之君臨治貴無爲而民化故先哲相承於上德而

至譽不執於常名腃兹大歴之在予懷昔異人之輔丗具官

某俶以興運褎然來儀咨庸方篤於𧇖思晤對即符於神㑹

嘉謀入告其辭如徴於蓍龜成功不居其志固輕於軒冕處

身於至約之地毓物於泰和之中酬酢事變而先見其幾從

容朝廷而不濡其迹設教獨髙於衆甫傳宗最號於多賢盛

服齊明保合天人之際基命宥宻賛㐮邦國之休遽脫屣而

弗留每當宁而永嘅猶慮人閒之爵莫縻方外之游俾極崇

稱以表髙致於乎陟降左右想陪列聖於帝庭出入有無恒

佑萬年之皇祚尚紆玄覧祗若寵章

    大道教十一祖張眞人制

慨𮗚古昔有懷大道之淳SKchar考聖神悉尚至誠之本縁名

而設其教論丗以嗣其宗其說之興于今兹乆張某淵乎授

受逺有師承結宇丹臺仍載皇人之筆奉祠黃石盖由老父

之書惟神物之猶存乃嘉名之是錫率由其舊眷渥維新噫

與天下而爲公朕用敷於至意居域中而同大尓母斁於眞風

  序

    皇圖大訓序

皇圖大訓者前榮禄大夫中書右丞臣許師敬因其先臣衡

以脩德爲治之事嘗進說

丗祖皇帝者而申衍之而翰林斈士承㫖榮禄大夫知經筵

事臣阿璘帖木兒奎章閣大斈士光禄大夫知經筵事臣忽

都魯都兒迷失(⿰氵閠)譯以國語者也天暦二年 天子始作奎

章閣延問道德以熈聖斈又剏藝文監表章儒術取其書之

関繫於治教者以次摹印而傳之清燕之暇偶得此編以爲

聖經賢傳有功於丗道者旣各有成書而纂言輯行㑹𩔖可

𮗚者又盡出於前代獨此編作於明時文字爾雅譯說詳明

便於國人故首命刻之仍敕臣集爲之序臣聞古之人君能

自得師者莫先於稽古古之人臣眞知愛君者務引於當道

後丗豈無聦明之君而無𧇖哲之實者弗攷於古訓故也爲

之臣者亦豈有不愛其君者然而不以阿順㫖意爲敬則以

承奉䟽節爲忠不知古斈以至於此爲其君者獨何利哉今

天子以天縱之聖克尊前聞又欲羣臣遍知其說使不至徒

徇細人之愛爲具臣之事而已也於虖 聖心所在如天日

之昭明得是書者其可不深思於此也哉

    金字藏經序

盖聞乾剛御丗必資化於坤儀月鏡㴠空亦承輝於日象我

今上皇帝創建大承天護聖寺於是 皇后念紹隆於 祖

武祈輯福於 聖躬嘉惠生民俾均法施廼造金書三乗經

教一大珤藏廣啓勝縁増崇 上志伏願光音融徹𩔰宻圎

通五雨十風詠讃皇明之運普天率土皈依等斍之慈常住

正因永扶景祚

    飲膳正要序

臣聞古之君子善脩其身者動息節宣以養生飲食衣服以

養體威儀行義以養德是故周公之制礼也天子之起居衣

服飲食各有其官皆統於冢宰盖愼之至也

今上皇帝天縱聖明文思深逺御延閣閱圖書旦莫有恒則

尊養德性以酬酢萬幾得内聖外王之道焉於是臣趙國公

孛蘭奚以所領膳醫臣忽思慧所撰飲膳正要以進其言曰

昔 丗祖皇帝食飲必稽於本草動静必準乎法度是以身

躋上壽貽子孫無疆之福焉是書也是時尚醫之論著者云

噫進書者可謂能執其藝事以致其忠愛者矣而 聖心溥

愽又將推以及人於是 中宫命留守臣金界奴庀工刻梓

摹印以徧賜臣下於呼推一巳之安使天下之人舉安推一

巳之壽使天下之人舉壽 聖天子以天地之心爲心而爲

生立命者盖如此天暦三年 月 日謹序

    承天仁惠局藥方序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以聦明叡知之資臨御宇

内推一心之至仁參兩儀而中立昭宣三光調順四時播五

行之精御六氣之辨恊士鈞之音通八風之化九功旣叙盛

德大業至矣哉是以億兆萬姓休養生息於壽域之中而不

識不知者也而 皇上至德無外視民如傷仁厚思恕之心

恒若不及乃命隆祥使司作承天仁惠藥局俾大醫院使臣

耿某取和剤局方御藥院方張長沙傷寒論宣明論端効方

朱氏活人書嚴氏済生方楊氏方錢氏小兒方擇其藥之適

用者分廿六門凡二百七十五方又勑中書右丞臣撒迪太

禧院使臣晃忽兒不花大司農臣張金界奴與奎章閣大斈

士臣阿榮相與詳定進上命刻其書而出大承天護聖寺庫

金製藥開局以施萬民之有疾苦者十月廿二日臣金界奴

至斈士院奉宣 聖㫖命臣集識而序之臣聞古者帝王之

於民也其爲之衣食以生養之又爲之謹禬禳治砭焫以救

扎瘥之不測此所謂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

者也今 皇上一日萬幾而思慮之周至於仁惠局之設可

謂至且盡矣傳曰天地之大德曰生生也者所以爲我

皇元億萬斯年無疆之福也哉

  記

    奎章閣記奉 勑視草

大統旣正海内定一廼稽古右文崇德樂道以天暦二年三

月作 奎章之閣備燕閒之居將以淵潜遐思緝熈典斈廼

置學士貟俾頌乎祖宗之成訓毋忘乎創業之艱難而守

成之不易也又俾陳夫内聖外王之道興亡得失之故而以

自儆焉其爲閣也因便殿之西廡擇髙明而有容不加飾乎

采斵不重勞於土木不過啓户牖以順清燠樹庋閣以棲圖

書而已至於器玩之陳非古制作中法度者不得在列其爲

處也跬歩户庭之間而清嚴𮟏宻非有朝㑹祠享時廵之事

幾無一日而不御於斯於是宰輔有所奏請宥宻有所圖回

諍臣有所繩紏侍從有所獻替以次入對從容宻勿盖終日

焉而聲色狗馬不𮜿不物者無因而至前矣自古聖明叡知

善於怡心養神而培本浚原泛應萬變而不窮者未有易乎

此者也盖聞天有恒運日月之行不息矣地有恒𫝑水土之

載不匱矣人君有恒居則天地民物有所係屬而不易矣居

是閣也静焉而天爲一動焉而天弗違庶乎有道之福以保

我子孫𥠖民於無窮哉四月日記

    五色石屏風記

聖天子在奎章閣有獻文石者平直如砥厚不及寸其陽丹

碧光彩有雲氣人物山川屋邑之形狀自然天成非工巧所

能摹儗其隂漫理紫(⿰氵閠)可書可鐫有 勑命臣集記諸而攻

木製匡廓植以爲屏焉臣集拜手稽首而言曰洪惟 聖天

子天縦𧇖知作興人文所以命臣之意豈徒欲夸瑰異於玩

賞乎臣嘗聞之昔者龍馬負圖而出於河㐲羲則之以作卦

畫而前民用盖二氣之實五行之殊蹟可見者理無不具俯

仰逺近皆有取焉况乎神物之特出者哉臣是以知天之所

以徴感於 聖心之深契者矣傳記有之女蝸氏之有天下

也錬五色石以𥙷天或者疑焉而臣獨以爲古言竒奥盖有

所喻五色者五行之精英𥙷天者猶言財成其道而輔相其

宜而石者以見夫理之堅確不移者也今兹石表文而裏質

隂陽之道也華絢而象物五行之變合也出於明時近御几

格豈偶然哉箕子陳洪範九疇首叙五行中主皇極盖以爲

五行順序則地平天成萬丗永頼不然則讁見於上變動於

下矣然其要在於極之建不建而已人君者天下之主宰也

天人之際寔在於此是故二五之流行而見於天者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燠風是也肅乂哲謀聖則有時若之休狂儧豫急𫎇則有恒

若之咎此感彼應関機之發間不容絲其不可揜者如此夫

石微物也臣願因以致其察焉則 聖天子合天心之妙以

接前聖之統成今日之治以垂萬丗之法不亦著乎臣集不

勝惓惓之至天暦二年十有一月甲子謹記

    御史臺記

天暦元年十一月壬申御史臺臣入見 内殿 皇帝若曰

以予𮗚於天下之治不有臺憲之司布在中外則何以肅綱

紀正風化輔成朝廷之大政而休息吾民者乎昔我

丗祖皇帝即位之十年始立御史臺以揔國憲其憂深慮逺

使吾子孫有以周防於隱微禁制於𭧂著其在斯乎朕三復

貽謀究𮗚法意懼無以彰 皇祖創始之明責任之重其刻

石内臺儆有位於無窮焉丁亥御史大夫臣伯顔等言謹具

石請刻 詔書制詔國史汝丗延汝集等其製文係以御史

大夫以下至監察御史姓氏臣丗延自中丞行臺江南臣集

承 詔再拜稽首而言曰我 皇元之始受天命也建旗龍

漠威令赫然小大君長無有逺迩師征所加或克或附於是

因俗以施政任地以率賦出其豪傑而用之禁罔䟽闊包荒

懷柔故能以成其大制作之事盖有待也

丗祖皇帝聖繇天縱神武不殺智絀群䇿取善無方定天下

而一之乃攷帝王之道酌古今之宜建國紀元而著令典焉

立官府置郡縣各有其職而上下相承内外相維聮屬貫通

以通功成務丞相治中書以統之上承天子出政令於天下

較若畫一莫敢踰焉其或任焉而非人令焉而非法近焉而

弗察逺焉而弗逹交修其非以輔其所不逮則責諸風憲它

官雖貴且重不得預况乎朝廷百執事郡縣小大之吏作姦

犯科爲不善者乎是故使其君子安焉以盡心使其小人懼

焉而遷善而天下之治成矣此其官所以不可一日闕與

今上皇帝以 武皇之親子乆勞於外入正統緒罪人斯得

功成不居克譲 大位故其𮗚乎事變之極而知患得患失

者必至於無所不至察乎民庶之隱微知其蠧弊深刻而無

所告愬故慨然當宁興嘆而属意於斯者豈偶然哉謹按御

史臺至元五年置秩從二品二十一年陞正二品大德十一

年陞從一品臺有大夫一人後増一人中丞二人後又増二

人隨復故侍御史二人治書侍御史二人殿中侍御史二人

治朝著之事典事二人掌幕府文書之事後改爲都事三人

後又以都事之長𫎇古若色目一人爲經歴檢法二人後廢

管勾三人其一人兼照磨監察御史十二人後増至十六人

皆漢人又増𫎇古色目人如漢人之数今三十人至元十四

年旣取宋置南行臺二十七年專蒞江南之地號江南諸道

行御史臺官秩如内臺而監察御史今二十四人西行臺𥘉

由雲南廉訪司陞行臺大德元年移治陜西號陜西諸道行

御史臺蒞陜西甘肅四川雲南之地延祐間暫廢隨復其官

秩如南臺而監察御史今二十人至元六年𥘉置各道提刑

按察司正三品有使副使僉事察判經歴知事二十八年改

肅政廉訪司使副使僉事各二人大司農奏罷各道𭄿農司

以農事歸憲司増僉事二人經歴知事照磨各一人今天下

凡二十二道始建臺時大夫則塔察兒也今六十年継居其

官者名氏拜罷歳月則有掌故在謹記

    天心水靣亭記

天暦三年春臣集臣洞臣九思得侍 清閒之燕論山川形

勝臣九思曰済南山水似江南殆或過之臣洞之居在大明

湖上雍土水中而爲亭可以周覧其勝名之曰天心水面可

想見其處矣於是有 勑臣集書其牓而記之臣集再拜稽

首而言曰昔宋儒邵雍氏之詩曰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

臣洞盖取諸此臣聞雍之爲道上逹乎包羲以至於帝堯周

文孔子之盛其始學也隱居百原之山仰而思之至忘寒暑

如是者且二十年其制作在皇極經丗其性情寓於詩程顥

氏之言曰就其所至而論之可謂安且成矣噫非幾於古之

所謂SKchar知者其孰能與於此然則臣何足以知之雖然竊嘗

聞之斯二言者豈非隂陽動静之交乎按先天圖陽盡午中

而姤生焉擬之爲月窟隂盡子中而復生焉擬之爲天根天

根又曰天心所謂天心無改移是也以月臨天心非隂陽之

互交者乎巽之爲卦隂爲主於物爲風坎之爲卦陽爲主於

物爲水以風之𥘉而行乎水之上非動静之始交者乎所謂

一動一靜之間天地人之至妙至妙者庶於此乎可見而臣

不足以言之也請以人事論之月到天心清之至也風來水

面和之至也今夫月未盈則不足於東旣虧則不足於西非

在天心則何以見其全體譬諸人心有絲毫物欲之蔽則無

以爲清墮乎空寂則絶物又非其至也今夫水滔滔汨汩一

日千里趍下而不争渟而爲淵注而爲海何意於衝突一旦

有風鼓之則横奔怒激拂性而害物則亦何取乎水也必也

至平之水而遇夫方動之風其感也微其應也溥渙乎至文

生焉非至和乎譬諸人心拂嬰於物則不能和流而忘返又

和之過皆非其至也是以君子有感於清和之至而永歌之

不足焉臣泂天資明爽應物楽易冝能有取於此請以是爲

    勑賜龍章寳閣記

今上皇帝改元元統之二年 御書閑閑看雲四大字以賜

特進上卿玄教大宗師呉全節受言藏之摹勒金石仍改至

元之六年重鋟貞木作大閣于饒州路安仁縣雲錦山之崇

文宫以庋之九月一日 上自上都清暑還次懷來集賢大

斈士不刺失利等以其事聞請名之曰龍章宝閣而詔臣集

執筆以書臣集伏退草萊深懼不足以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一代之盛典而

明詔所臨敢不再拜稽首而謹書其事云臣聞我 國家祖

宗以來德意深厚嘉惠臣民凡其報功敦族進賢使能興利

恤患懷逺厚往下至一善一藝之録慶賞德施必稱其事爵

禄土田弓矢衣服車馬金玉之賜無所愛吝若夫詔告臣庶

訓勑師旅賛詞弥文日盛一日無以加矣至於機務之睱親

御翰墨心畫之妙成章于天以賜臣下者則未之見也

皇上天縱聖斈發自宸𠂻作爲此書度越前聖於戯盛哉然

而宗親戚畹之近將相勲舊之家内而禁衛臺閣之臣外而

雄藩巨鎭之府未嘗有所賜也而臣全節獨𬒳異恩群臣莫

及此御史中丞臣祖常太常臣玄所以欣抃舞蹈奉 詔謌

頌詠嘆於無窮者也然藏副于名山嚴奉以崇構此臣全節

區區之忠報稱於萬一而不能自已者也夫或謂臣曰日月

運行次舎周矣

皇上君臨萬方覆幬廣矣雲錦之山邈在東南湖江之表何

獨得此于 聖明之丗乎臣對曰景星䴡天垂光必有所注

醴泉發地流(⿰氵閠)必有所逹和順積乆神明來鍾有在于是豈

常情之所可測哉臣全節自其先師神德眞君臣留孫事

丗祖皇帝爲玄教之宗以清静寕一之說賛乎 列聖重熈

累洽之治者亦深逺矣臣全節嗣而傳諸其徒相爲長乆顧

其師弟子父母之邦相去百里而近 恩光之所𬒳及不於

此而何適哉閑閑者臣全節自㓜至今之所自名也看雲者

臣全節言將帰隱之處也 㫖意之微豈不欲其在朝在野

隨隱隨𩔰無適而不自得是以特書以遺之也乎臣又聞之

明有禮楽幽有鬼神其理一也凡而継玄教而有作者尚克

清愼篤敬以率其衆毋忘 聖天子明𩔰之恩守土之吏𮗚

風之使仰而𮗚之見龍章之在斯也他郡莫之有焉其興感

嚴奉之意當何如哉川灵嶽祇凡百有神依乎

上帝貴神之所治呵禁衛護毋敢厭斁則幽𩔰之道不亦交

著於億萬斯年乎至正元年五月丙寅謹記

    勑賜玉像閣記

至正元年五月臣集得集賢院文書云去年九月一日大斈

士不刺失利等奏特進上卿玄教大宗師呉全節嘗𫎇先

朝賜白玉之璞命工琢之儗爲 太上老君說經之像刻沉

水之香以爲山而居之奉以歸諸龍虎山上清正一宫逹𮗚

堂之閣請名之曰玉像而 皇上寵賜閑閑看雲四大字模

以文梓飾以雲龍奉而置諸其閣矣有 勑汝集其作文以

記之臣集謹沐浴齋粛北望受命再拜稽首而言曰臣聞之

天不可得而知也而 聖人與天爲一求諸聖人則天或可

得而窺矣聖人逺矣儗諸形容而象之或可得而見之也與

均是人也有一人之人有十人之人有百人之人有千人之

人有萬人之人有億人之人有兆人之人以一人而當兆人

之人者其惟聖人乎聖人猶天也道家之言以爲聖不足以

盡之又有至人神人之云者極聖人之盛至於不可知者以

爲言也均是物也有一物之物有十物之物有百物之物有

千物之物有萬物之物有億物之物有兆物之物以一物而

當兆物之物者自非天下之至剛至純至粹至精至貴至美

其孰能與於此可以比德於君子之盛者其惟玉乎傳曰乾

爲天又曰爲玉玉天之𩔖也是以禮天者用之言可以通乎

天也道家宗老子尊老子而謂之老君猶以爲未足而推之

謂之太上焉名其所不可名而事之於天一矣玉象之作其

知道者之所爲乎上古聖神以爲天之無言也而其所以無

言者亦不可得而名言也則畫以示之然後日月星辰之所

以運行風霆雨雷之所以變化仰而𮗚之天之所以爲天者

無不在是

今上皇帝按筆結字昭宣人文平直方圎輝光流動原乎性

情之正極乎神明之妙心畫之所示不亦髙朗著見矣乎求

之天者𮗚於此而有得則於其齋明盛服之有臨睟面盎背

之可象者必有不言而喻者矣以此事天豈非玄教之所以

爲可宗者乎夫上清正一宮者道家之㑹歸而嗣漢天師張

君之所治也按龍虎山志宫有堂五十以分處其徒衆逹𮗚

其一也命玄敎大宗師之弟子丗居之而大宗師自神德眞

君以來羽翼天朝柱石道教朔南相望表裏不二⿰糹⿱𢆶匹繼繩

繩之傳方未艾也噫王象之所奠 天書之所臨非特一堂

之榮也一宫之榮也非直一宫之榮天下四方脩老子之學

者皆與有榮者矣然則斯閣也有千載之係焉故書以爲記

至正元年閏五月巳夘日謹記

  碑銘

    大元勑賜饒州路番君廟文惠𮗚碑銘

番君之有廟于番昜乆矣舊廟在郡治之𠫊事故宋郡守范

文正公遷之城西北至 國朝延祐 年郡守王都中以其

廟之乆弊更新之郡人玄教大宗師呉全節作芝山道院以

主其廟故翰林學士元明善爲書其事作迎送神曲以祀神

焉郡人以廟隘弗稱所以尊敬番君者𡊮仁慶之别業在永

平門外平衍寛阜因玄妙觀住持王仁近致諸大宗師以爲

番君廟仍作爲宫于其側以守視之仍改至元之三年自舊

廟奉番君之舊像以居仍以梅鋗將軍侑食守將吏士各率

其属庶士庶民後先奔走不約而集道迎有序至廟具少牢

醴幣大合樂以饗之民大恱明年大宗師言于朝

天子遣使者封奩香織金文之幣爲之衣以賜 勑翰林院

畫㫖賜文惠觀俾有司勿敢有所撓因命頥神凝素文教眞

人于有興及朱道冲方志逺治觀事而太常議番君當易名

曰文惠王文因漢舊謚而惠者著其流澤故郷之無窮也觀

以是得名廟有故守臣顔魯公及范公之祠郡人以爲故萬

户齊某丗以其兵守饒亦有别祠前太守今浙省參政王都

中能治郡亦畫像而事之而施田度弟子甲乙治𮗚事者志

逺也六年九月朔旦

天子清暑上都還次懷來集賢大學士不刺失利等用大宗

師言新廟之宫冝勒銘有 勑以命臣集臣謹按番君事見

史䇿丗能言之漢諸侯王惟長沙最乆國分而微而廟祠在

番昜千数百年不絶得民心者兹是其乆乎抑神明之感有

所在乎昔徐偃之得民避穆王而去之民祠之太末太末之

徐皆宗偃李唐時徐氏子孫有守其郡者大新其廟韓愈嘗

書其實焉呉泰伯丗家春秋末呉益大與中國㑹盟季子之

賢仲尼猶稱之旣無其後子孫散處盖以國爲氏番君又以

呉氏興名最著至德之傳其不可以名稱如此哉大宗師從

其師受知

丗祖皇帝事列聖五十餘年尊榮安攵卿相莫及位特進

號曰眞人其大父父有

武宗皇帝之錫命若曰丗祚饒國建立爲公於是大宗師因

祖父之賜履逺推本於宗家再作番君之新廟極其盛大其

亦倣於徐氏之故乎臣集敢不拜手稽首奉 詔著銘以遺

之其詞曰

  有呉丗家於赫畨君相是有歸克渙其群

  江南之東 惟番惟大 洪源盛流 彭蠡其匯

  大納有容 保和以冲含生所資 神明來宫

  額額千里 中城聽治 民之來享 出入多制

  神道尚幽 人道尚明 别而理之 新宮乃成

  旣遷旣好 歳乆而弊東門有田 萬神攸萃

  自堂徂基 棟宇言言 靈之洋洋 來享來安

  顧曕故郷 孰非吾土 隨感有見 寕滯方所

 相方度新 在我曽孫曽孫孫子思著思存

 道家之宫以祀上帝則具是依 曷其有替

 文惠之褒人無異辭有煒裳衣

 天子錫之 神之格思食尓舊德 勿私尓邦

 惠我四國史臣脩詞䴡牲有碑百神敬共

 明詔在兹







道園學古録卷之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