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卷第二十四 道園學古錄 卷第二十五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六

道園學古録卷之二十五      應制錄五

             雍 虞 集

  碑

    大龍翔集慶寺碑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自金陵入正大統建元天

暦以金陵為集慶寺使傳㫖行御史臺大夫阿思蘭海牙命

以潜龍之舊作龍翔集慶寺云明年召中天竺住持禅師大

訢於杭州授太中大夫主寺事設官𨽻之畫宮為圖授吏部

尚書王僧家奴住董其役斥廣其地為民居者悉出金購之

土木瓦石丹堊金碧之需財自内出不渉經費工以傭給役

弗違農有司率職庀工景從響應御史中丞趙丗安承禀於

内行御史中丞亦釋董阿忽都海牙相継率其属以莅之吏

敏於事民若不知材旣具期以明年正月甲子之吉廼建立

焉其大殿曰大覺之殿後殿曰無量壽佛之殿居僧以致道

者曰禅宗海㑹居其師以尊道者曰傳法正宗之堂師弟子

之警發辨証者曰雷音之堂法寳之儲曰龍藏治食之處曰

香積鼓鍾之宣金榖之委各有其所繚以垣廡闢以三門而

佛菩薩天人之𧰼設纓床盖座嚴飾之具華燈香樂之奉與

凡所宜有者精備以稱 上意焉賜姑蘇SKchar田以飯其衆

上在奎章閣親詔臣某製文勒石以誌之臣聞金陵之虚自

秦時望氣者甞言有天子氣至藏金土中以填之其後若呉

晋宋齊梁陳南唐之君長據以爲都㑹然皆𤓰裂之餘僅克

自保下足以當王氣之盛夫孰知江山盤踞之固天地藏閟

之乆積千餘年而有待於我

聖天子之興也不然何淵潜之來處遂飛躍之自兹見諸禎

祥行事昭著之若此者乎夫太陽之升䴡於天光耀熈赫髙

深廣袤之區生成動植之𩔖孰不受其煦燠而其次舎之所

經知天者必仰推而志之天子以四海爲家莫非 聖明之

所臨鍳惟帝運之所由起天人應合之機實在於此其可

忽諸今 天子建極于中撫制萬國顧懷昔居𫝑隆望重非

我佛丗尊無量之福孰足以處乎此也兹寺之成上以承

祖宗之洪庥下以廣民庶之嘉惠 聖天子之至仁大慈垂

示乎億萬斯年者於此可見矣嗚呼盛哉敢拜手稽首而述

讃曰

明明上天祚我皇國 聖祖神宗立我民極於昭 武皇懋

建丕績憲章脩明民用齊飭天下爲公 仁廟受䇿治極而

圯或斁彞則乃睠明哲是保是翼俾乆而安弗遐以逖祝融

效靈海若率聀更相吉土此維與宅吉土維何建業舊邑龍

依崇丘虎立磐右昔有居者不称厥德惟我 聖皇天命攸

迪川寧於波田宜於穡民用孝敬神介景福 帝命不遲師

武臣力遂開明堂受天之暦廟而祖饗郊而神格治功告成

庶物蕃息江流湯湯經我南服中城有宫 皇所肇迹惟時

父老載慕疇昔雲來日臨庶我心懌 皇帝曰嘻予豈汝釋

維大覺尊寳相金色常以惠慈拯汝迷溺我即我宫作祠奕

奕照汝淨月沐汝甘澤汝見大雄如我來即馬寳象寳貝金

珠璧凡爲汝故我施母惜無菑無害居佛之域民庶稽首我

不知識我願 天子聖壽萬億與佛同體住丗有赫一誠報

恩有永無斁

    大承天護聖寺碑

惟皇上帝監觀萬方爰啓 聖神俾一遐邇時惟

大祖皇帝神武維揚作興 帝業丗有濬哲秉鉞誓征粤

丗祖皇帝建兹民極用輯大成旣有九有戢兵包甲禮脩樂

宣神祇咸若敦一本以端統樹羣支以定分秩序有經萬丗

永賴

成宗顯承法令較一我

武考受命撫軍歸纉歴服保育民物旣庶旣富豐亨豫太如

日方中迨至延祐至治之間重熈累洽物大而盛弗虞憸王

間斁彞憲於是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德合天人之助躬脩揖遜

之節武以勘定文以宣昭忠孝率職姦慝擿伏雨暘以時年

榖順戌寳興於山海波不揚嘉靖寧一利澤長乆頌聲交作

度越古今

列聖之仁恩神靈之景貺布濩旁達湛漬駢臻於斯時也有

歛福錫民之志焉固皇極之道也乃託諸制作之宏祠享之

盛于以表奉先之孝于以廣濟物之慈同仁之化不亦與天

地合德矣乎天暦二年歳在已巳春 月 皇帝若曰予承

宗廟之重君臨天下夙夜兢懼思所以上継

祖宗下安民庶者不敢少置也矧予昔在冲㓜

太皇太后躬保持而導迪之欲報之德亦不敢少忘也稽諸

佛氏之書孝莫重於報親慈莫廣於及物而吾佛之所以隂

相我 國家者豈可量哉汝太禧宗禋使月魯不花中書平

章明理董阿大都留守張金界奴其爲朕度地以作𣑽刹稱

朕心焉四月 上幸近郊觀於玉泉之陽謂侍臣曰曽岡複

巘𨼆隆西北太湖之浸汪洋渟涵峙而東髙甕山在焉旁薄

扶輿固祇園之地也使太史眎之曰吉秋八月晦立隆祥緫

管府以領之鑄銀爲印秩正三品以臣月魯不花領府事將

作臣阿麻爲逵魯花赤國語達魯花赤官属之長也臣金

界奴爲緫管 上曰建寺而不先正其名民將因其地而稱

之其署題曰大承天護聖寺又曰寺所以嚴奉祀事而㕓氓

雜居則幾乎瀆矣買旁近地得十頃有竒皆厚直以予之分

賜從臣俾爲休沐之邸侍祠而至則處焉且命其揔管府臣

相大田以買之度其歳入以爲僧食明年 上受尊號改元

至順十月 上命太師臣燕帖木兒率百官詣寺所告諸后

土之神始命大匠治木 月命中書右丞臣撒迪爲隆祥

緫管府達魯花赤盖以省臣重其事也二年四月十六日

始作土功治佛殿基得古金銅之器於地中多事佛之儀物

實有宻契者云寺之前殿寘釋迦然燈彌勒文殊金剛并二

大士之像後殿寘五智如來之像西殿𢇮金書大藏經

皇后之所施也東殿𢇮墨書大藏經歳庚午 上所施也又

像護法神王於西室護丗天王於東室二閣在水中坻東曰

圎通有𮗚音大士像西曰壽仁 上所御也曰神御殿奉

大皇太后晬容於中日有獻月有薦時有享器用金寳曰壽

禧殿 上齋宫也諸𪧐衛之舎畢具九月 上諭臣金界奴

曰朕之建寺非徼福以私朕躬也昔者國家有佛祠之建金

帛榖粟一出於國之經費受役庀徒則民與兵官府供億並

縁爲奸非朕意也今兹役也工傭其直物償其價勿使有司

因得以重困吾民臣金界奴頓首受 詔而退鳩工以集事

材木甓瓦丹漆設色必精必良其土宜交易得所稱事出傭

藝各奏能施無遺巧人樂効力若子趍父屬樞宻儲政兩院

臣請以所領軍就役而給錢如民則軍士亦𬒳惠矣從之凡

役軍四千三百人留守臣言寺有行宫 天子之所齋也嚴

重不敢䙝請以所領匠將作而給錢如兩院之兵亦從之十

月十五日 上覧而恱之陞隆祥緫管府爲隆祥使司秩從

二品命太禧宗㮒使臣晃火兒不花臣撤迪臣阿麻㻋大司

農臣金界奴爲之使他官與次俱升又作東别殿柟木别殿

丈室講堂衆沙門之居㑹食之所碑亭井亭庖湢庫廐門垣

橋梁咸稱𮗚美凡規制皆圗以獻而 上親臨定焉 皇后

出大慶禮賜白金從户部易鈔四萬定及割田賦之在荆㐮

者以資之三年寺大成於是召五臺山萬聖寺釋師惠印特

賜榮禄大夫司徒主教於寺有勑命臣祖常臣集臣法洪臣

惠印製文以刻諸碑臣等旣同奉 詔乃相與言曰惟昔有

國家者秘祝不私其身而思錫諸民史臣書之後丗誦之今

聖皇之心一出仁孝瑣瑣之秘祝詎可擬倫哉且其爲役可

謂大矣財出内帑而不傷於外府役以傭錢而不勞於兵農

官有專任而不煩於有司欽惟

聖上怡神穆清對時育物量凖天地而一日萬幾𧇖知明達

而慮周天下至若斯寺之落成也營度經始之勤治辨董正

之任考圗攻位之審其簡在帝心又有如此者豈非億萬丗

宗社生靈之福哉敢𠕅拜稽首而獻文曰

於赫 皇祖聖神立極歴丗継承照臨維繹維我 聖皇孝

思如在視民如傷愽施廣愛具曰大雄等慈能仁導善閔惡

以捄我人乃作大刹于國西郊檐屋翬翼霧雨之交金玉寳

物筭同河沙曰予有祈丗不謂多飛盖樹幢香鬘珠網聖靈

與俱來即來享福我惠我遂我煦養子孫𥠖民均視同仰思

我太母爲丗逺思顧復之勤孫謀是貽肅肅徽音邈邈令儀

眷予晤懷庶其來兹相彼流泉閣于水涘人神翊扶 天子

至止鼓鍾鼎彞嘉樂宴喜多壽多福又多男子羣臣百工侃

侃献功民無勩勞府乃羡充樂石刻辭頌言雝雝億萬斯年

賛于皇風

    河圖仙壇之碑

今上皇帝以特進上卿呉公全節年七十用其師故開府儀

同三司神德張眞君故事命肖其像使宰執賛之識以明仁

殿寶而寵之 賜宴於所居崇眞萬壽宮近臣百官咸與大

合樂以饗盡日廼已旣拜賜公坐于承慶之堂召門人弟子

而告之曰吾在髫齓志翔寥廓稍長學道弱冠從先師謁

丗祖皇帝遂留不歸五十年間以 天子之命祀名山大川

東南西北轍迹咸至一遇泉石之勝輙旁皇而不可得而我

父母𬒳寵光封郷國髙年偕老時 優詔使歸爲壽而我曽

不能晨夕在側吾終身之不安者也今老矣爲我圖地必吾

父母之塋是近庶體魄有所依焉則我之志也小子識之於

是命弟子歸饒而求之明年得地於安仁縣去饒國公之墓

左數百歩其山曰河圖之山書以圖來公嘆曰吾昔聞諸異

人云河圗八卦也今人所傳河圗盖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之

圖也儒家頗駭其說然即卦以指視先天位數吾得金吾之

㫖焉故宋江東謝公㧍得得其說而𨼆去

丗祖力致之在道不食數十日而神氣益完迫授以官廼化

去吾受其書而藏之今得山曰河圗告我之兆乆矣廼命作

石壇據風氣之㑹將以栖神焉則又歎曰予平生以泯然無

聞爲深恥每於國家政令之得失人才之當否生民之利害

吉凶之先徴苟有可言者未甞敢以外臣自詭而不盡心焉

而 恩賚之厚際遇之乆則有非人力所能至者矣其從子

集賢待制善竊知公之意録其平生之事畧巳成編㑹善卒

公得其書而感焉乃遺書江南以告集曰吾蚤歳猶得見

國朝諸大臣及宋之遺老逮其中年公卿之重士大夫之賢

且仁者無一人吾不見焉覧𮗚四方逝者如水知心之友其

文可以傳者莫若清河元復𥘉氏而云亡亦已乆矣區區之

迹他日將何所托乎人生不可期相望数千里子必爲我著

仙壇之記使千載之下猶或於此乎知之則亦故人之情也

夫廼爲次第善之所録以遺之云呉氏系出太伯爲呉子之

國子孫散處呉楚間多以國爲氏其在番者爲番君畨之呉

皆宗番君矣其居安仁有龍坡居士諱岳者墓在桂溪前倉

之曾源其髙大父也丗居壽櫟山屋於磻石之上故宋咸淳

已巳有泉出東楹之礎潤液之脉理直如貫繩上升梁間達

乎西楹廼生靈芝光彩映日乆而不壞是歳十一月七日公

生丹光盈室生七月而能言其父抱膝上因坐假寐夢神人

告之曰髙仙托體君家塵中不能留也四歳能誦詩七歳其

叔父教之日記千言十歳從其兄遊乎仙巖之下慨然有遺

丗之意十三學道信州路桂溪縣龍虎山太上清正一宮之

達𮗚堂堂之尊師李君宗老甞有異徴得公而應焉臨川有

雷空山先生者𨼆居種湖之上𭰹明易老以其所學著爲成

書公往師焉他從學者莫之能及也李君避舎延至雷先生

而公得以專受其業雖休沐不出每得新𤓰果之属必即以

歸獻其親無有曠闕十六度爲道士於其傳系則居何君恩

榮之次 國朝𥘉得江南嗣漢二十六代張天師宗演入朝

張公留孫在行奉 勑留禁近始賜名上賜其後位特進開

府儀同三司玄教大宗師者也至元十四年作崇真宫以居

之二十四年開府徴公至京師公辤其親别龍坡君之墓新

墓田之舎以行是年得入見二十六年奉 詔祠南嶽二十

八年奉詔從開府徧祠嶽瀆諸山川二十九年賜崇眞宫

於浙西公奉 詔宣諭江浙行省三十一年

成宗皇帝自朔方還纂大統公從開府率其属北迎召見賜

公古琱玉蟠螭之環一有㫖設醮于上都壽寧宫五晝夜

公專王章奏 特𠡠命公每歳侍從行幸所司給廬帳車馬

衣服廪(“㐭”換為“面”)餼著爲令元貞元年制授公冲素崇道法師南嶽提

㸃二年奉詔祠中嶽淮瀆南嶽南海大德元年奉詔祠后土

西嶽河瀆江瀆二年 制授沖素崇道玄德法師大都崇真

萬壽宫提㸃三年大上清正一宫災公奉 㫖與近侍馳驛

命江浙省臣更作之公請與宫之人各以私財佐有司之不

及四年 命有司作三清殿及𮗚門廊廡于崇真宫設醮慶

成 上齋而臨幸賜 開府及公黄金白金重幣有差五年

公奉 㫖召嗣漢三十八代張天師與材過楊州爲守臣禱

旱雨至 京師爲荅刺罕丞相哈刺哈孫王禱旱又雨八年

公父母年皆七十奉 㫖降 御香于江南諸名山 賜對

衣尚尊爲其親壽于齊老之堂九年作崇眞觀于安仁縣賜

名曰萬壽崇眞𮗚十年 制授公江淮荆㐮等處道教都提

㸃十一年

武宗皇帝自朔方歸纂大統 制授公玄教嗣師緫攝江淮

荆㐮等處道教都提㸃崇文弘道玄德眞人鑄銀爲印曰玄

教嗣師之印視二品封其父克巳翰林學士中順大夫至大

元年以歳歉禁民間酒特 勑光禄寺日有賜尊 上賜公

七寳金冠織金文之衣爲朝眞之服

仁宗皇帝在東宫所賜冠與衣貴重華異如 上所賜公

從 駕至中都中秋 錫宴 上顧其貂裘弊改賜黒貂三

百以爲衣縷金文之錦以爲禒二年制授公弟子夏文泳元

成文正中和眞人江淮荆㐮等處道教都提㸃賜銀印視二

品三年公奉聖㫖設醮于龍虎閤皂句曲三山 制贈公大

父鑑昭文舘大學士資善大夫追封饒國公謚文靖祖妣陳

氏封饒國夫人父翰林學士克巳加授榮禄大夫大司徒饒

國公母舒氏饒國太夫人仍賜對衣上尊有 㫖命公奉

賛書歸郷榮其親因命設醮于安仁縣之崇眞𮗚以慶成皇

慶元年

仁宗皇帝命設大醮于大都南城長春宫公奉 㫖投金龍

玉簡于嵩山濟瀆是年 勅翰林學士元明善脩龍虎山志

者序進入改賜崇眞𮗚額爲崇文官延祐元年公奉 㫖設

醮于龍虎閤皂句曲三山因請歸慶其父母八十之壽對衣

尚尊之賜如初是年傳㫖江浙行省促公還朝 制授

公弟子毛頴逹正德弘仁靜一眞人嗣掌遁甲之祠事 賜

銀印視二品四年有㫖名其郷曰榮禄郷里曰具慶里降璽

書護其家六年饒國公之計至止京集賢以聞 𠡠翰林侍

讀學士元明善著碑文翰林學士承 㫖趙孟頫書字 太

子詹事郭貫篆額給傳奔䘮十一月太夫人殁十二月葬父

母干其縣崇德郷之山田作明成𮗚以奉祀明年 召還京

師 英宗皇帝至治元年十二月開府張公𮗚化于大都崇

眞宫 上聞有㫖歸其䘮於龍虎山百官送諸上東門外所

過有司治辦舟車𥙊遣公請歸職䘮不許命弟子崇玄冲道

明復眞人陳日新薛玄羲奉䘮還二年 制授公特進上卿

玄教大宗師崇文弘道玄德廣化眞人緫攝江淮荆㐮等處

道教知集賢院道教事玄教大宗師三章一一品銀印一緫

攝道教事二品銀印一并授之 𠡠省臺百司諭以傳宗之

事而大護其教用開府之志作東嶽仁聖宫於齊化門外重

脩太一延福宫三年太上清宫又災公率其属更作之泰定

元年春長春掌教眞人闕上用公薦以汴梁朝元宫孫公

履道主之二年公奉 㫖設大醮于長春宫又設大醮于崇

眞宫護教之詔如故事制贈饒國公光禒大夫大司徒謚

文康三年奉㫖設醮于龍虎開皂句曲三山奉𠡠葬開

府張公于南山之月嶠作仁靖𮗚以奉祀四年改造開府所

建溪山真慶宫天暦改元冬公還自上京明年北迎

明宗皇帝謁見之次 賜對衣上尊及歸天暦護教之詔如

故事追封故開府張公曰神德真君勑改仁靖𮗚爲神德宫

至順二年公進宋儒陸文安公九淵語録丗罕知陸氏之學

是以進之有 㫖設醮于長春宮公告老請以弟子夏文泳

嗣玄教 詔留公三年有 旨設普天大醮于長春宮又設

大醮于崇真宮元綂元年

今上皇帝即位護教之詔如故事仍改至元之元年京師

旱公奉 𠡠禱之雨冬無雪公奉𠡠禱之雪三年公重建

饒州芝山文惠𮗚於永平門外遷番君之神以居之四年與

神德宫明成𮗚皆𬒳 璽書之賜五年畿内田有蟲𧕏執政

請公禱之三日盡除而仙壇之成則在六年矣 皇元𥘉有

中原五嶽之四在 天子封内旣得宋而後南嶽之神得而

禮焉是以

丗祖特命開府張公領其祠至是属諸公矣長沙有故宋相

趙信公葵之子淇愽學多識尤好神仙金丹之事有宣春李

先生簡易者故玉溪李𮗚諸孫遇異人得丹道盖以為遇劉

海蟾而得之淇每師問焉未盡其旨而李先生化去後遇之

玉山道中始得其說旣内附命為湖南宣慰使輙欲棄官行

其道憂患多故不能如其志公為

天子使南嶽道過長沙趙公見而敬焉曰神氣冲爽而有福

德可以受吾道廼焚香宻室出其書以授之則皆海蟾玉溪

之秘云

丗祖甞曰 天子當禮五嶽而朕年髙不能往每遣近臣忠

信而識察者分道祠嶽瀆后𡈽戒之曰神明之使馬不至喘

汗則善矣盖歸而問其所聞見人物道里風俗美惡歳事豐

凶州縣得失莫不參伍以周知踈逺之迹焉公之連歳𬒳

命而出每辤以爲臣不足以當大事之重 上曰敬愼通敏

誰如卿者遂行他日

成宗遣嶽瀆使還顧問如

丗祖故事曰卿過郡縣有善治民者乎對曰臣過洛陽太守

盧摰平易無爲而民以安靖 上曰吾憶其人即日召拜集

賢學士公使過浙西時故翰林學士閻公復爲按察使老成

文學譽望甚重公時才踰弱冠議論明正閻公客之不敢忽

也後閻公居翰林益加重焉

成宗旣崩

仁宗皇帝在懐孟未至而閻公典詔令有狂士危言以訐閻

公事罔測公力言諸李韓公盂

仁宗意解及

武皇即位遂以平章政事歸老髙唐如

丗祖待王鹿菴磐故事 朝廷得敬大臣之體不以口語傷

賢者則公深有以維持之也故翰林學士呉公登始用董忠

宣公士選薦於 朝自布衣拜翰林應奉 召至不拜去後

又召為囯子監丞升司業與時宰論不合又去公啓於集賢

貴人曰呉先生大儒天下士聽其去非朝廷美事集賢貴人

聽公言超奏呉公爲直學士呉公雖不赴而天下韙之至元

大德之間重熈累洽大臣故老心腹之臣莫不與開府有深

契焉至於學問典故從容禆𥙷有人所不能知而外庭之君

子巍冠褒衣以論唐虞之治無南北皆主於公矣若何公榮

祖張公思立王公毅髙公昉賈公鈞郝公景文李公孟趙公

丗延曹公鼎新敬公儼王公約王公士熈韓公從益諸執政

多所諮訪閻公復姚公燧盧公摯王公構陳公儼劉公敏中

髙公克恭程公鉅夫趙公孟頫張公伯純郭公貫元公明善

𡊮公桶鄧公文原張公養浩李公道源商公𤦺曹公元彬王

公都中諸君子雅相友善交游之賢盖不得盡紀也薦引善

良惟恐不及憂患零落惟恐不盡其推轂之力至於死生患

難經理䘮具不以恩怨異心則尤公之所長也公博覧群書

徧察群藝而於道德性命之要粹如也甞作環樞之堂畫先

天諸圖于壁以玩心神明有詩曰要知顔子如愚處正是羲

皇未畫前其所造盖如此故其述作光明痛快足以見太平

之盛而深存忠厚於人倫有所感𤼵自㓜至老尤好吟詠皆

出其天性之自然而非有所勉強尤識為政大體是以開府

每與廷臣議論及奏對上前及於儒者之事必曰臣留孫之

弟子具全節深知儒學可備頋問是以

武宗 仁宗之丗甞欲使返𥘉服而置諸輔弼焉道家醮設

之事是其職掌故於科教之方無所遺闕香火之費無所簡

吝然而 朝廷耗費過重則每曰事天以實不以文弭災在

於脩德而禱祈特其一事尔全眞之教叙其祖𫝊有所謂玄

風慶㑹録者大德中甞使人譯之而莫達其意有 㫖命公

論定公曰丘眞人之所以告

太祖皇帝者其大槩不過以取天下之要在乎不殺治天下

之要在乎任賢脩身之要在乎清心寡欲煉神致虚則與天

地相為長乆矣譯者如其言奏之上大感恱不惟丘公之心

事明白而

太祖皇帝聖學之淵㣲亦從可窺其萬一是以君子深有慨

於公之言也公之執親䘮也自奔䘮至家水漿饘粥僅足以

延息涕泗滂沱継以血衂䘮葬之後力之所得爲者無不盡

其力焉山田之域伐石江濵山爲洞穴掘泉下錮深廣髙厚

葬之日郡守王公都中親助䘮事送葬者連數郡車馬畢至

時方寒雨濘淖載途一夕北風結涷堅冰在地行者無苦人

以爲孝思所感也明成𮗚有著存閣者以致其嚴祀之意方

外之士感其孝思知愼其親之存殁自此始矣其事開府也

先意承志周思廣慮所以事 朝廷尚道教無絲毫有所違

咈開府泰然委之而不疑確然信之而不惑所以能有立於

聖丗者非惟運數則然而其誠心相孚亦有以致之也其葬

開府於南山也饒信撫三郡守將以其官属㑹葬江南諸名

山之主者皆來竣事伐石題名而退擇卜之愼營繕之勞工

力之博賔客之盛東南數十年間未有能仿彿其萬一者公

之盡力於其師與所以奉其親無二矣乆之作南山諸詩沉

欎哀慕識者讀而感焉東南道教之事大體巳定於開府之

丗而艱難險阻不無時見於所遭禆𥙷扶持彌縫其闕使夫

羽衣黄冠之士得安其食飲於山林之間而不知公之心力

之罄多矣公之宗系别居於逹𮗚堂者尊顯獨隆於他支封

眞人者凡數十人奉𬒳

璽書主宮𮗚者尤不可勝紀其姓名别有述公平生畫像之

賛及大父母父母與其身之所奉被賛書及諸堂室記頌皆

一時名筆别𩔖爲書曰天爵堂𩔖編并其所爲詩文曰看雲

録者通若干卷集賢直學士掲傒斯奉 㫖作序以傳于丗

皇上即位之𥘉親御翰墨書閑閑看雲四大字題曰賜呉上

卿識以明仁殿寳 勑御史中丞馬祖常太常歐陽玄爲之

至元六年九月𥘉一日大駕自上京還次懷來燕坐幄殿

集賢大學士不荅失利等以上卿之言入奏曰御書四大字

臣全節旣刻諸樂石又模勒于文梓爲四鉅牓塗以黄金周

以雲龍之飾以其二賜崇文宫閣而庋之請錫名曰龍章寳

閣又以其賜達𮗚堂 先朝甞賜玉璞命攻玉之工擬太上

說經之像刻數年而後成請以歸之達觀閣而祠之請錫名

曰玉像之閣而御書二牓掲諸其上矣有 𠡠命臣某爲之

記而文惠𮗚河圖仙壇并命臣某銘之臣某先巳記仙壇之

記如右謹𠕅拜稽首奉 詔而爲之著銘曰

嶷乎兹山厥名河圖地闢天開孰究始𥘉則圖示卦庶聖歴

述山藏無聞傳者周易易老之通同原殊宗或𨼆或彰閟在

道宫有崇丹丘僊壇是作玄契夙符龜筮從若門人弟字作

之三年天子致問有賁其園清静佐理啓自神德維帝外臣

歴丗無斁在今宗師有爲有文孝親敬師致忠於君寵光道

家冠代邁古白髮蒼顔長侍帝所遺老故臣沛然從游紀德

論交金石不渝量弘智周用丗何有却而不居有相其道天

子聖明昭惠老成龍章鳯書玉質金聲有懷故郷有棟有宇

神明攸居山木翬舉盛德孔容象其粹冲聿嚴敬共以報顯

融有嘉豐草SKcharSKchar鳴鹿天降甘露灌濯神榖維昔廣成宅乎

空同千歳不衰穆其清風肅肅吾壇圎方平直竒耦參兩俯

仰有則脩名度方天子命之刻詞孔貞來者敬之

    靈惠冲虚通妙真君王侍宸記

至順三年夏樂安縣尹蒲君汝霖以書來告曰在延祐庚申

霖同知南豊州事六月州境大旱禱諸山川弗應州人言有侍

宸王君祠在神龜岡所謂妙靈𮗚去州数里侍宸宋徽宗時歸

而没於其郷其神至今有靈異盍禱諸汝霖以雨爲已任親往

禱焉旣得卜乞靈水於缶登舟以還有蜿蜒浮水而來者紅光

赫然雲氣隨之州吏以器迎之即就器蟠不動及州門雨垂降

至公署而大作是𡻕稔明年又旱吏民以汝霖前禱之應也諉

汝霖仍往其應如去歳又稔於是𡻕州之父老來告曰侍宸之

恩不可不報生有道術著於時殁又恵澤及其民宜白 朝廷

有以表異之南豊下州也而不統于郡得專逹行省乃以侍宸

事爲文書上之旣聞於 朝事下太常博士議曰君故宋時已

封冲虚通妙真人宜加賜靈惠易真人曰真君是時有臨川道

士唐樂真以法術承應 内廷是年以侍宸教法禱雨京師有

應集賢院亦上其事故 朝廷知之而得封甚速也 命旣下

而汝霖斈製錦於樂安去南豊三百里而近増封之命至斯

所以侈 上賜而係民心猶汝霖之貴也公在太史幸爲書其

事於石汝霖以郷人請私焉按臨川旴江志宣和間有南豊人

王文卿字予道號冲和子生有異質甞爲詩告其父有方外之

志父殁辭母逺遊渡楊子江旣済行野澤中雨SKchar迷路見若有

燈火者就之有老嫗爲逆旅者得文書数卷篝火讀之雨霽火

絶天且明乃在大樹下無逆旅也其書盖致雷電役鬼神之說

云以是済人甚衆名聞江湖間當是時徽宗崇尚道教甞夢得

神人以形求之得侍宸焉賜見大稱㫖拜大素大夫凝神殿校

籍其官道君别置道教官也大夫校籍位已尊矣賜其父承事

郎封其母曰宜人京城有狐爲妖人爲立孤王廟瑶津池又有

妖盖黒鯉也奉詔劾之狐鯉皆雷擊死將有事於明堂而雨不

止君禱之立霽有詔奬諭拜金門羽客自校籍升侍宸賜號冲

虚通妙先生淮南北以無雪告上SKchar麥以告侍宸遂大雪麥熟

賜金帛不受盗起山東徒黨號巨萬郡縣不能制聲𫝑張甚召

見便殿上以爲言對曰當以神力助討他日獻捷者言天大雷

雹賊乃潰而道君遂歸功於侍宸矣而侍宸實預知天数数二

以脩政煉兵爲請不暇聴其說乞身歸田里求去不得一日拂

䄂俓還南豊未幾宋南渡紹興二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爲酒

食召郷里飲别書頌翛然而逝旣殮㪯棺而葬之甚輕盖尸觧

云神龜岡其墓也其靈異之事相傳不絶侍宸殁而能福其郷

之民蒲君去他官不忘其舊民甞受侍宸之賜其仁惠皆可録

故書之使邦人有所考焉予旣爲前南豊倅蜀人蒲汝霖著侍

宸王真君碑後六年爲至元庚辰十月上清外史薛玄卿以書

來告曰有畨昜胡道玄先生人間所謂神霄野客者也得侍宸

之真傳年二十餘道行関陜荆㐮江漢淮海閩浙之間當己已

庚午之旱旬日之中郡縣争致之所歴或一日或二日嘻𥬇怒

罵雷雨隨至官吏畏而民愛之環四五千里之間所至無不應

者至於妖怪之作劾治如法人以爲神遇異人於武當大頂天

柱峯得修仙之道徧游名山洞府而歸江東西之間從蓬頭金

公遊甚相契許他人莫之測也於是𭣣歛神異之迹將求名地

以歸𨼆是以謁浮丘君於華盖之上道過黄茅之岡故使予得

見焉旣見則爲余言曰神龜岡碑所載事有未備者請述之云

若侍宸自南豊辭親而至揚子也所遇而得書者火師也火師

者盖上古神人而丗傳爲汪氏子華者盖其化現爾其嘱侍宸

之言有曰吾身一天地天地一隂陽握其機者在我而巳子當

以是應玄徴佐明主吾待子於神霄之上矣侍宸退而修諸其

鄉軍峯之陽所坐磐石猶在及事道君皇帝位至侍宸道官之

尊貴與文官侍從等其後又遷冲虚大夫賜金方符使叩以入

禁衛加贈其父曰承議郎母曰令人宫中人多病者上以問侍

宸侍宸曰此有物怪爾當劾之坐未退天忽晦𡨋雷電交作頃

之霽一白龜甚大震死矣病者皆起揚州守臣以旱告禱雨不

應道君以問侍宸對曰下民多罪 上帝震怒水不可得道君

強之侍宸曰無已惟黄河水可借二尺耳数日揚州使至奏得

雨皆泥潦計其時乃奏對之日也侍宸旣以囯亡妖孽爲奏不

見聽而還上思之𦘕其像而親爲之賛旣居郷二里無水旱疫

癘妖怪之事千百里間雖亂離而帖然髙宗定都江南將二十

餘年聞侍宸猶在命守臣物色之有詔曰勑王文卿先朝髙士

退𨼆林泉枕石潄流多歴年載兵戈之後杳不聞音朕甚思之

其出山一來以副虚佇又敕守臣以禮津發辭以老病不復至

闕使人𦘕其像以進亦親題賛丗人多傳之殁旣乆侍宸之從

孫以貧從商人入蜀親見侍宸於道中弗識也執手江滸多所

傳授曰明日渡江某𮗚中可相尋也明日至其𮗚悄然無人一

髙堂中有𦘕像則侍宸之祠也始知其所遇傳授者乃其大父

也又明日又遇之以幅𥿄與之曰此孫至家上官甥以吾書尽

授之妙済帰告上官上官弗信出其書視之上官識其手蹟號

慟作地盡以教之際遇寕宗朝法亦大𩔰賜號妙済先生名嗣

文盖妙済𥘉年不甚識字嗣文亦侍宸江滸所命也又有薩守

堅者亦酷好道見侍宸於責城山而盡得神秘㳺東南禱祈劾

治其神恠有過於侍宸者游江西入閩過神龜岡乃知侍宸為

数十年前人云昔侍宸在汴京居宫𮗚見為黄冠者多謟事權

貴以自衒𢙣之故多不得其說其在郷旣老而得其傳者則新

城髙子羽授之臨江徐次㪯以次至金溪聶天錫其後得其傳

而最𩔰者曰臨川譚悟真云人不敢稱其名但謂之譚五雷内

附後譚君猶在浮沉人間𨼆𩔰莫測廬陵有羅虚舟者故宋時

名士澗谷先生之諸孫也得五雷之傳甚有符契然譚君誦侍

宸之戒曰每傳不過一二人若廣𫝊之則速死是以羅之弟子

雖多而自以爲得之者惟䔥主簿雨軒其後則有周司令立禮

两人而巳周與予有姻聮然終日言之未甞及此䔥君清文雅

斈中罹SKchar患然甚通至理泊然無所累其心予敬爱之而亦未

甞言及之也周之說惟授之其子游其門者或得或不得予不

知也䔥君儒者擇人至謹而人亦不知其有此道獨傳之道玄

胡君一人而已神異之事巳見於前其客於予者頂分三髻一

劒自随練衣短裙危坐終日風雪極寒之夜燈火不継而温煦

滿室目神烱然神𮗚洞徹縱横自在物外無拘而剛介不可犯

也此亦真修仙者乎有侍宸手書詩一首盖譚羅相傳之符契

也且曰吾將隱矣當求人而付之必也戒行若氷霜立志如鐡

石胷次如水月氣象如陽春又雖生尊貴之家而丗有隂徳斈

乎清静之門而身有福力者則以授之果爾其亦難得也哉雍

虞集記




道園學古録卷之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