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卷第十五 道園學古錄 卷第十六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七

道園學古録卷之十六  在朝藁十六

             雍 虞 集 伯生

  碑

    御史中丞楊襄愍公神道碑

泰定改元詔書以朶皃只中丞爲帖木迭而所搆害命昭雪

之三年月日特贈思順佐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司徒上柱

國夏國公謚曰襄愍明年月御史臺奏用其子武備庫提點

不華僉河東山西道肅政廉訪司事不華旣拜命乃泣而言

曰惟先臣之死於是七年矣 陛下幸昭雪而贈䘏之固已

釋𡨚憤感德於地下臣雖萬死懼無以報称顧於法得立碑

神道願載其事於貞石以昭 陛下之眀聖敢昧死請明日

臺臣以聞 制曰可且命臣曰汝某其具書以文臣再拜稽

首而言曰朶而只事具見 明詔天下咸共聞之臣敢具終

始可徴者

武宗皇帝方賔天皇太后在興聖宮以帖木迭而爲丞相

踰月

仁宗皇帝即位遂相之居兩歳得罪斥罷更自結興聖左右

至爲折辱宰輔撓制中書諷以再相旣而居位怙𫝑貪虐兇

穢滋甚中外切齒羣臣不知所爲於是蕭拜住自御史中丞

拜中書右丞又拜平章政事稍牽制之而朶而只御史拜

中丞慨然以紏正其罪爲己任上都冨民張弼殺人繋獄時

宰使大奴脅留守岀之乃強以它奸利事不能得丞相坐都

堂盛怒以它事召留守將罪之留守昌言大奴所干非法不

敢從它實無罪丞相語絀得觧去而中丞已廉得時宰所受

張弼賕鉅萬萬大奴猶数千使御史徐元素按得實入奏而

御史亦輦眞又發其私罪二十餘事天子震怒有 詔逮

問時宰匿興聖近侍家有司不得捕 天子爲不御酒飲者

数日以待獄竟盡誅其大奴同惡数人時宰終不得中丞持

之急興聖左右以 中旨召中丞至宫門責以違旨意者對

曰待罪御史奉行祖宗法必得罪人非敢違 太后㫖 天

子仁孝恐誠出 太后意不忍重傷咈之徒罷其相而中丞

亦遷集賢 天子猶数以臺事問之對曰非職事臣不敢與

聞所念者迭木帖而雖去君側反得爲 東宫師傅在 太

子左右恐售其姦則禍有不可勝言者其後

仁宗棄群臣

英宗皇帝猶在東宫迭木帖而復爲丞相乃宣 太后旨召

蕭拜住朶而只至徽政院與徽政使失里門御史大夫秃忒

哈雜問之責以前違 大后㫖之罪對曰中丞之職恨不即

斬汝以謝天下果違 太后㫖汝豈有今日耶又引同時爲

御史證成其獄顧二人唾之曰汝等嘗得備風憲故爲是犬

彘事耶坐客皆慙俯首即起入奏未幾遽称 㫖執而載諸

國門之内俱見殺是時風沙晦冥都人恟懼道路相視以目

及 天子即位 詔書遂以誣罔大臣爲之罪名焉其𫝑旣

成睚眦之怨無不報 大后爲之驚悔而 天子乆亦斍其

所譛毀皆 先帝舊臣滋不恱未及有所論治而病死㑹有

天灾直言㑹議廷中集賢大學士張珪中書參議回回皆曰

漢殺一孝婦三年不雨蕭楊等死豈直一孝婦乎是時迭木

帖而諸子列在禁近威𦦨猶熾聞者失色言終不得逹及珪

拜平章政事始入堂署事即告丞相拜住曰賞罰不當枉抑

不伸不可以爲治(⿱艹石)蕭楊等𡨚何可不亟昭雪也丞相韙之

迭木帖而之子相⿰糹⿱𢆶匹以𧷢敗遂籍其家然昭雪之事終至治

之歳不遑暇及

今上皇帝入⿰糹⿱𢆶匹大統 詔書首以爲言褒贈哀榮相踵而至

幽明兩致其感動焉於乎粤(⿱艹石)

仁宗之仁孝文物大備

英宗果銳法度修𩛙自古帝王之有德有爲者未能與並倫

而一迭木帖而常因國有大故乗間用事以傷平明之治天

人共憤乆矣然卒保其首領以没而忠臣直士爲所誣搆者

乃有待於父而後眀焉此其人深技竒數亦非常之材也乎

方其盛時宦寺固結於内術智爲用於外幾莫如之何者其

計亦略得矣而能嬰其鋒者一二正人而巳卒皆蹈死而不

悔天下後丗聞其風者固欲考見其人之行事以表忠直之

終不可泯者焉然則(⿱艹石)朶而只者臣敢不叙次以塞 明詔

之萬一謹按公名朶而只姓楊氏丗家河西寜夏祖失刺贈

推忠佐運功臣太保金紫光禄大夫柱國追封夏國公謚忠

定父失刺唐兀臺贈推忠翊戴功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

柱國追封夏國公謚康靖公少孤與其兄始齠齓知自植立

語言儀觀已如成人兄弟相勵以勲業當時固以大器期之

事 仁宗于藩邸甚見𠋣重大德丁未從在懷孟聞朝廷

有變將北還命公與李孟先之京師與石丞相荅刺罕定議

迎 武宗于北藩 仁宗還京師譏察禁衛宻致警戒

仁宗感焉至親解所服帶以賜旣佐定内難

仁宗居東宫論功以公爲太中大夫家令丞日夕侍側雖休

沐不至家官事亦决于𪧐次衆敬憚之㑹兄卒涕泣不勝哀

仁宗憐之存問SKchar渥待寡嫂有禮待兄子不異巳子家人化

之循循然毋敢失辭氣進正奉大夫延慶使

武宗聞其賢召見之

仁宗曰此人誠可任大事然剛直寡合 上顧視之曰然然

終不及用也

仁宗始統大政執誤國者將盡按而誅之公曰爲政而尚殺

非帝王治也 上感其言特誅其尤無良者民大恱服 上

與中書平章李孟論元從人材孟以公爲第一 上是之拜

禮部尚書𥘉尚書省改作至大銀鈔視中統一當其二十五

又鑄錢爲至大錢至是議罷之公曰法有便否不當視立法

人爲廢置銀鈔固當廢銅錢與楮幣相權而用之昔之道也

國無棄寳民無失利錢未可遽廢也言雖不盡用而時論是

之遷宣徽副使御史請遷公臺司 上以宣徽膳用不㑹嘱

公領之未之許也有言近臣受賄者 上怒其非所當言將

誅之張公珪爲御史中丞叩頭諌不聽公言于 上曰誅吿

者失刑違諌者失誼丗無爭臣乆矣張珪眞中丞也 上喜

竟用張公言公拜侍御史 上宴閒時群臣侍坐者或言𥬇

過則 上見公正色爲之改容有犯法雖貴幸無所貸而譛

言興矣頼 上知公深譛不得行未盡八閱月拜資德大夫

御史中丞中書平章政事張閭以妻病謁告歸江南據河渡

地奪民力公以失大臣體劾之張閭罷江東西奉使斡來不

稱職權臣匿其姦兾不問公劾而杖之斡來愧死御史納璘

言事忤 㫖上怒叵測公救之一日至八九奏曰臣非愛納

璘誠不願陛下有殺御史名 上曰然則其左遷爲昌平

令昌平京邑地近而境隘民勞而事煩凡期㑹供億令稍非

材恒不免捶楚以見苦之公又言曰以御史宰京邑無不可

者然以言事得左遷恐後之來者懲創無肯爲 陛下言者

不得請數日 上讀貞觀政要公侍側 上顧謂曰魏徵古

之遺直也 朕安得用之公對曰直由太宗太宗不聽徴雖

直焉用之 上𥬇曰卿意在納璘耶赦出之成爾直名有上

書論 朝廷闕失面觸宰相宰相怒取 㫖囚之司宼將殺

之公曰 詔書云言雖不當無罪今若此何以示信於天下

果誅之臣亦負其職矣 上悟釋之於是特加昭文館大學

士榮禄大夫以奬之且以重耳目之𭔃時位一品者多乗間

取 㫖邀王爵贈先丗或謂公眷𠋣方重苟言之可得也公

曰家丗寒微幸際遇至此巳懼弗称况敢求多乎且我爲之

何以諷勵僥倖者遷中政院使未幾復爲中丞遷集賢大學

士而死時年四十二娶李氏同知諸路人匠緫管府事某之

女有婦道先公卒追封夏國夫人子一人不華也後夫人劉

氏同知徽州路緫管府事某之女公死時權臣將奪以𢌿人

夫人翦髪毁容以自誓乃免封夏國夫人子一人文殊奴亦

克稱其家者公魁偉人也寡言𥬇無鷹犬聲色之好奬善如

不及嫉惡如𬽦讎用人必當其材能故一時風紀號爲得士

論政事必合於義理正言無所徇麗臨患顔色不變凛凛乎

古大臣之風焉其墓某處凡公之行尚多可述者不悉具特

書其関於 國事者如此故繫之以銘詩曰

河源西陲厥風勁強豪傑時興爲國駿良駿良伊何忠亮正

直柔不爲隨剛不爲絀昔在 仁宗治功安成文和武寧詠

歌太平躬爲孝㳟以事神母敎言時來有順無否或闖其幾

不驩以呻投𡾟膠箝竊秉大均 天子曰嘻誠有虓猘彼爲

無忌我則有制維時襄愍執法在中侃侃犯危以折其衝

太母尚慈天子尚孝柙不防兕稽我天討 國有大故結憂

慈闈彼獨何心假時逞威朝衣載市家憤巷哭日莫風起百

身莫贖人亦有言害生于恩忍爲凶殘遑䘏有君君子可殺

名不可㓕天定人復幽枉卒雪明明 天子别于奸忠敷言

萬方大道爲公至榮極褒豈止哀死勸忠方來禄施孫子春

秋之義誅意愼微咨示來者尚徴臣詩

    大宗正府也可札魯火赤髙昌王神道碑

古者大臣有勲勞於其國則範金爲鼎彛而著之以銘近古

以來凡頌德紀功者於廟則有麗牲之石於塟則有下窆之

碑因而刻文焉於是推而樹表神道則有趺首丈尺之異以

别等衰知禮者未之有改也我 國家六合混一人文具興

王公大人之家率是而行之其盛大有加於昔者矣泰定五

年春榮禄大夫買閭來告曰昔我先丗胄繇髙昌未内附以

前者事逸不可攷自歸 國朝曽大父大父至於我先人歴

事 祖宗至于今且百餘年而我先人在延祐中遂啓王封

於故國 朝廷之恩德重矣先人之殁已二十五年今葬諸

城西三十里之田村者法得樹碑神道凡十有四年而未及

刻者非敢緩也誠願少有所建立以報称萬一歳月逾邁大

懼湮没今願有請于太史氏賜之文而刻諸某嘗聞之故事

正六品以下官中書奉勑署牒以命之牒具中書官位最

尊者令也署牒者自丞相以下而不敢以煩令惟 皇太子

立必兼中書令樞宻使 皇太子旣受𠕋即中書上日獨署

一牒明日省臣以其名聞 天子即以宣命超拜五品官其

人自非素親近有譽望最于群臣者不得也

仁宗皇帝旣平内難

武宗皇帝即位立 仁宗爲皇太子令中書如故事所署

勑則買閭也内外大小之臣咨嗟感嘆以爲不可及焉 國

家之制受分地而建王爵者自非宗藩大戚莫能得元臣之

有功以建國者則或有之亦不常見也惟群臣得推恩先丗

者五等之爵視秩爲差即受姓之望或所居之郷以命之至

于昔有名號嘗以君長來服之國有司不敢儗授焉而買閭

之父月魯哥

仁宗皇帝特詔追王其故國且詔曰此異數他人弗敢援以

爲請嗚呼不亦盛乎攷諸其客𫝊⿰氵専所爲行狀盖達即拏生

脫因脫因生月魯哥月魯哥生買閭也延祐二年逹即拏贈

金紫光禄大夫司徒上柱國追封凉國公謚康武夫人追封

凉國夫人脫因自贈資德大夫中書右丞追封薊國公謚安

定夫人茶哥追封薊國夫人加贈太保儀同三司上柱國改

封凉國公謚安僖夫人改封凉國夫人月魯哥大宗正府也

可扎魯花赤自贈榮禄大夫平章政事柱國追封薊國公謚

忠靖夫人女女哥追封薊國夫人加贈推誠宣義保德功臣

太𫝊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髙昌王改謚曰莊肅夫人

改封髙昌王夫人皆學士具詔草付主者行之賛書具在然

則請列叙其丗而刻之以文禮也昔在

太祖皇帝時 睿宗皇帝以皇子在藩邸剛明英偉赫如天

人左右僕從侍御之臣苟非其人不在兹選而康武公以㓜

穉之年出入幃幄宫庭之内一服御一食飲事體甚重必以

属之治稻田者爲户三萬所以供湯沐俾治焉撫其人以盡

其力敏其生以給諸用不營一豪之私由是邸中人甚敬畏

之是時草創無䦨入之禁或造至帳下自康武掌門衛然後

以事出入者進止不敢踰分凡宴飲貴属咸在酒行或醉失

顔色以康武執法爲監母敢譁安僖公當

憲宗皇帝用兵於蜀時以𪧐衛子孫善𮪍射得從戰比有功

丗祖皇帝在藩邸定難於朔方又以謀勇見任使奉公忘私

家用不給 上聞而賜白金以兩計者三千五百帛以車計

者五拜受至家曰恩惠豈可私輙以頒諸族人故舊之貧者

𥙿宗皇帝爲皇太子愼擇輔翼主金帛者於職爲要以其廉

也特以命之而莊肅王之生實中統建元之歳也宗藩乃顔

起兵内嚮

丗祖皇帝親征是年王廿有六以扈從在行宣力奮擊爲

上所知從官多其父軰行皆嘆其能自立如此

成宗皇帝之撫軍北方也命之在行嘗出所御服賜之

丗皇賔天  成宗進紹大位以京師之浩穣也四民雜處

逺邇畢集擿伏姦慝必資隼擊命爲大都兵馬都指揮使賜

錢六千五百緡又以泉南之地外接海島颿舶互市蛮夷交

関非愼宻者不足以當其任命以爲泉州市舶使且僉閩海

省事以重之不拜大宗正者國族之事𨽻焉或得罪蒞其刑

罰盖祖宗建國之𥘉官制之舊惟此而已遂命以爲大宗

正府也可扎魯火赤又有鷹房数百人盖

𥙿皇潜邸元從之親臣也兼命領之而指揮之任如故於是

内而宗親之家外而豪傑之民素知其威重毋敢犯法焉美

髯長身風度髙凛都人望之固以畏愛之矣或過市小民有

𢿛詈之訟立馬詰得是非雖戴雨立泥必㫁訖乃去請託無

所及京師肅然謂之神明夫人尤以剛正嚴肅𦔳其内治然

毎有恩賞心均及微賤故能成其家云年四十五而卒夫人

後三年而終子一人買閭也自事

仁廟於東宫歴家令率更令府正典牧凡東宫營繕虞衡之

事無不掌焉 朝廷之士莫肅於憲臺自監察御史治書侍

御史無不居焉及  仁廟登極凡留守太醫利用宗正功

德之事無不統焉無日不在上左右或以休沐出必亟召常

命之爲平章政事力辭不拜人猶以是稱之云大承華普慶

寺者  仁廟所建佛祠也出金榖之産以資之豐贍無筭

特命以爲都緫管  仁廟賔天奉 神御於寺中至令領

焉  仁廟嘗竒其材命爲斈讀書由是折節下士積書萬

卷朝誦莫惟未嘗去手幾(⿱艹石)儒生焉孫曰定住逹里麻吃刺

失思朶兒只忽都帖木兒也先帖木兒皆就外傅無綺紈之

態時人以爲難能嗚呼王家先丗之積至買閭而始發自買

閭之際遇至先王之封益隆豈不顯哉我 國家啓自龍漠

誕受天命鋒旗指嚮如風偃草國邑之大部落之細強者無

所用其力知者無所施其謀靡然内属而臣服於是㧞其豪

傑而用之執干戈以爲爪牙侍帷幄以爲心腹推至誠以待

之無新舊逺邇之間故能得其懽心而盡其死力以成天地

𣷉育之大焉然今高昌之人内侍禁近外布行列語言文字

之用尤榮於他族而其人亦多貴且賢(⿱艹石)王之家又方以文

學承之盖髙昌之所鮮有者也嗚呼休哉故爲銘曰

於皇

仁宗如日行天下𬒳萬物昭蘇惠鮮匡直輔翼亦以振德孰

非吾臣而不賁𩛙何功無報何德無褒常如薄酬不究臣勞

(⿱艹石)宗正執戈輦轂無賤無貴不暴以肅慨思其先旣忠旣

勤歴時孔多是曰丗臣爾有令子在我左右粲其有文以効

職守廼眷髙昌悠悠故郷雖不及生往追以王邈乎㝠升歆

此異数在爾孫子寔受其祚於維  仁皇風馬雲車顧瞻

下土𣑽宇渠渠牢羞膳薌旣甘旣㫖率循敬共思致先畤先

皇之遺托兹别祠 天子弗忘永言孝思歳遷月移夙夜無

替惟 皇累朝臣亦四丗保功寔難在爾後昆赫赫王封永

思其存

    孫都思氏丗勲之碑

至順二年四月丙辰中書省臣言 聖上幸念侍御史建都

班贈其祖父以官而封之賜之金幣俾得以勒碑先塋其碑

之文請以命奎章閣大學士臣阿榮侍書斈士臣某等其凡

役請以命甘肅行省屬諸郡縣有司而攻石之工請取諸荆

王之府上可其奏明日徤都班以其僚治書侍御史臣馬祖

常所述家丗歳月官簿行事之實來告臣等謹奉 詔次第

而書之維國人之貴者有孫都思氏昔在

太祖皇帝龍飛朔方肇基帝業時則有大勲勞之臣實佐興

運最貴重者四人時爲四傑其次四則鎖兒罕丗刺子赤老

温八都兒也𥘉父子俱事

太祖以忠勇見知主以衣物相易以締交相謂曰安荅盖永

以爲好也上嘗與召赤温𢧐不利其父子率族黨夜攻之召

赤温遁脫

太祖於難自是凡征討之事孫都思氏以功多著 上賜之

名而丗宥之曰荅刺罕國家凡宴饗自天子至親王舉酒將

釂則相礼者賛之爲之喝盞非近臣不得執其政故以命之

𪧐衛之士必有其長爲之怯薛官亦非貴近臣不得居其聀

則以命之而赤老温八都兒之子阿刺罕亦以㳟謹事 上

上嘗𬒳創甚阿刺罕百方療之七日而愈事具信史

太宗皇帝時命太子闊端鎭河西阿刺罕之子鎖兀都從太

子生子曰只必帖木兒王鎻兀都夫人牟忽𥠖爲保母太子

薨只必帖木兒嗣填河西以鎻兀都之子唐台䚟領怯薛官

及所属軍匠保馬諸民五十餘年内賛府事外著邊聀績年

七十六而殁葬於西凉州其夫人忽都䚟伯要眞氏能修婦

聀以相其夫年六十而殁其墓在永昌府子男凡幾人徤都

班其長子也領王府怯連口奴都赤八兒赤昔保赤哈赤軍

民諸色人匠至治二年授朝列大夫永昌路緫管泰定二年

遷中順大夫授本路逹魯花赤二年進亞中大夫王𫝊府尉

天子元年

皇帝入正大統明年也速也不干刑王入覲薦其從行者五

十人備 天子𪧐衛健都班寔居第一人奏對称㫖拜奉議

大夫同僉太常礼儀院㝷參議詹事院事俄拜監察御史中

書省左司貟外郞御史臺經歴治書侍御史陞侍御史於是

制贈其魯祖父母祖父母父母某官封今立碑於西凉州之

先塋臣等深仁厚澤其加於臣下者可謂敦篤而不忘者矣

重念孫都思氏之先以瑰偉傑特之材佐帝業於方興之日

又以徤都班之忠愼才美踐歴䑓省推恩先丗而寵榮之何

其盛也然則凡在子思 上之德意安有不鞠躬盡力以報

称於萬一者哉乃作銘詩以系之銘曰

天啓 聖元篤生聖神誰其相之有傑其臣賛其猷謀佐其

征討以成大業萬丗是保名臣子孫固多賢才 聖皇在御

乃進乃來乃賛省議乃正臺紀從容入朝侃 天 子

曰嘻維臣之良自其祖考積德以昌水求其源木循其本課

忠責孝式彰令聞太河沄有阡在焉勒文貞珉何千百年










道園學古録卷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