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三 道園學古錄 卷第四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五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    在朝藁四

             雍 虞 集 伯生

  芝亭永言

   絶句七言

    次韻竹枝歌荅𡊮伯長

沙禽東去避網羅蕩舟相逐如逺何越山青青越女白從此

勞人魂夢多

春江風濤苦欲歸東盡滄⿰氵𡨋南斗低明年白日百花静憶尓

琴中烏夜啼

SKchar當壚玉雪清蕭中吹得鳯凰声不及晴江轉柂鼓洗盞

船頭沙鳥鳴

    木夫容

九月襄王宴渚宫霓旍翠羽度雲中滿汀山雨衣裳濕宋玉

愁多賦未工

    水夫容

長洲宫沼醉西施蕩𣻌蘭舟不自持願奉君王千𡻕樂一盤

清露玉淋漓

    送四川憲使

晚趍嚴召直承明侃侃論思𡻕未更國老不應持節去郷人

徒羡過家榮

錦溪園裏千㝷竹夏日移床就緑隂烏㡌練衣卭竹杖閒來

誰與共清吟

巳歎玄經返墨池復愁囯史奉嚴祠離郷遊子歸仍晚獨對

東風惜鬂絲

小東郭外今無舎萬里橋西况問田不恨錦官非昔日但㝷

玉局是何年

龍游峽口芝千本仙井山中玉數嵾老去首丘天所念未𠂀

孫子秪東南

    曹將軍馬

髙秋風起玉関西踣鐡歸朝十萬蹄貌得當時第一匹昭陵

風雨夜聞嘶

    舊屋

舊屋巳属他人家臨風且復立江沙欲從子雲訪墨沼更向

少陵㝷浣花

    誰家

誰家結屋𠋣江湍五月湍聲入座寒種樹巳堪維馬𮪍開軒

即可把漁竿

    馬圖

昔在乾淳撫蜀師賣茶買馬濟時危郷人啜茗同𮗚𦘕解說

前朝復有誰

    先君太史棄諸孤之四年集來呉門省連州府君

    大墓始見叔父南山翁翁與集同出太師雍國公

    盖四從矣翁曰後㑹未可期幸留數語識嵗月翁

    方客授外郷又以推人生年月日論禍福以助道

    故不能乆留城中敢用賦此以承命云耳

玉屏古栢與天齊使過于今又七期各道遺書向江上西風

江水鬂絲絲

遮墓下有諸孫東望滄波毎㫁魂泣血三年餘喘在更将

衰唳𤂢荒園

族人散處江南郡不識音容但記名丗澤須令孫子憶故家

今幾尚簮纓

    王母圗

瑶草春深晝日閒靈芝清露自怡顔双成吹徹參𦍑玉八駿

人間去不還

偷桃小兒癡且妍恃恩無頼更𮐃憐竊翻雷電天公怒風雨

落花紅九川

黄竹遺墟白雪髙空桑戴勝向晨嘷茂陵多欲非仙器枉賜

金盤五色桃

西望瑶池斗柄旋金明水浄月姢姢請𮗚阿母神仙籍名在

龜山第幾篇

    竹杏沙頭鸂𪆟

蛺蝶飛來石竹藂羅𥜗曾試繡紋重荷花啼烏銀屏暖卧㸔

牎間唾碧茸

    閬州海棠

閬州城南天下稀海棠參天鸚鵡飛百年髙興付蕭散老著

西江何日歸

    𦘕猿

冷泉亭下呼常到巫峽舟中聽更愁老石枯藤還見汝因懷

經處思悠悠

   記夢中詩三首

    祝融君紫虚君率子廉

出海雲霞九色芒金容滉瀁水中央向曾賜服玄洲玉今結

蕭䑓五鳯章

飛歩崔嵬上九宫親題彩筆篆明虹玉樓臨海連天碧待子

扶桑鶴出籠

失脚漁磯返棹遟幾回石上𠉀來期老翁岩下諸年少緫解

題詩𥬇鬂絲

    題周東陽進士爲南郭園林記後

南郭名園𦆵隔縣好𣸸花竹又清時帰來未老柴車在百里

㝷春定可期

    維摩

二士同開不二門是何境界儗評論(⿱艹石)爲普供諸香飯貴得

薰聞悟識根

    錢舜舉折枝夫容

白髮多情憶劒南秋風溪上㸔春酣剪來一尺呉江水儗比

千花濯錦潭

    商德符小景

商公昔者𮗚秦蜀劒閣峥嵘筆底開又向江南住三載不爲

庐阜即天台

    天暦改元十月題子昻馬

朝廷無事日從容太㒒承恩出九重前代王孫今閣老只𦘕

天閑八尺龍

    𭔃馬伯庸尚書

江上河豚次柳花三月淮舡當到家賜金盡賣買田舎坐對

八公吟日斜

    商德符小景

五老峰前屢往來紫雲如盖䕃崔嵬十年京囯頻看𦘕最爱

高僧坐石苔

    賦故宋李忠襄公植烏石渡舊隱

窈窕幽篁帶薜蘿青春白日坐蹉跎試詢烏石江頭水寕有

㣲波接汨羅

    訪杜弘道長史不值道中倡成

雨浥輕塵道半乾朝回隨處借花㸔墻東千樹垂楊柳飛絮

時來近馬鞍

    聽雨

屏風圍坐鬂毿毿絳蠟揺光照暮酣京國多年情盡改忽聽

春雨憶江南

    春雲

春雲漠漠度宫城楼雪𥘉融水未生行過御溝成乆立起頭

枝上有流鶯

    與趙子期趍閣

日出風生太液波𦘕橋千尺彩船過橋頭柳色深如許應是

偏承雨露多

    玉堂讀卷雜賦次韻

待漏宮門聽鑰開䄂中進卷緫賢才奏名殿裏千花合傳𠡠

階前好雨來

千花覆檻柳垂絲晝刻傳呼淑景遟 聖主自觀新進䇿侍

臣簮筆立多時

文章光熖貫長虹來者無窮去者空頭白眼昏心力盡高堂

深夜燭摇紅

    題陳衆仲助教送人之官南平序後

我憶錦溪最上原春雲爲雨日行天何時獨上溪邊閣不待

冷風巳洒然

    院中獨坐

何處他年𭔃此生山中江上緫関情無端繞屋長松樹盡把

風聲作雨聲

    題歐陽原功少監家柯敬仲𦘕

涔陽日日水生波翠䄂黄裳晚櫂過珠樹月明花婀娜鳯毛

春煖錦婆娑

楚宮朝雨過江潭燕燕新來試浴蠶庭下錦衣皆稚子牎前

秀色是冝男

    子昻人馬圖

緑衣奴子十七八面如紅玉牽馬過繍簾美人時共看堦前

青草落花多

    紹興間臨安士人有賦曲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

    醉湖邊玉騘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楼前紅杏

    香中簘皷緑楊影裏鞦韆晚風十里麗人天花壓

    鬂雲偏𦘕船載得春歸去餘情付湖水湖烟明日

    重扶殘醉來㝷陌上花細思陵見而喜之恨其後

    疊苐五句重携殘酒酸寒改曰重扶殘醉因歐陽

    原功言及此與陳衆仲㝷腔度之歌之一再董此

    字求書其事因書之并系以此詩

重扶殘醉西湖上不見春風見𦘕船頭白故人無在者断堤

楊柳舞青煙

    題𦘕古木

高秋木落洞庭空岳陽城南多晚風蛟龍夜護玉壇古劒影

長留明月中

    八月十五日得㫖先歸驛𮪍在門復召還草

    詔十七日至桓州驛題壁

烏桓東望天無際秪有銀蟾出海頭不得吹簫送清夜禁城

鐘皷度中秋

    子昻幽蘭脩竹

舊時長見揮豪處脩竹幽蘭取次成欲把一竿苕水上鷗波

千里看雲生

    子昻竹石

数尺琅玕近玉階連昌宮𫟍少人來庚庚蒼石如人立恐有

題名上紫苔

    𦘕竹石

井中墮却翡翠SKchar2海上拾得珊瑚鈎蒼龍過雨影在壁㫁雲

零落令人愁

篔簹谷中春事晚老鶴俛啄莓荅生長鳴戞戞雨氣潤舞羽

翛翛山月明

    酬書巢送棕箒

積雨蒼苔路不分松華盡日落紛紛塵埃滿䄂歸來晚誰與

柴門掃白雲

    子昻𦘕

棠梨枝上白頭翁墨色如新最惱公直似故園花石外銅盤

和露寫東風

    送上黨長

春雨人參長紫苗縣庭無事坐終朝俯看雲氣千山表野有

新田市有謡

    𦘕馬

蕭條沙𫟍貳師還首蓿秋風盡日閒白髪圉人曽習御長鳴

知是憶関山

SKchar國夫人學𦘕眉宮門催入許先馳春風十里聞薌澤新賜

金鞍不受𮪍

    𦘕羅漢

虎嘯千山木葉空晴空無處著神通蒼龍浴罷軍持水閒玩

明珠似日紅

    題納凉圗

百頃美蓉水滿隄綺牎只在𦘕橋西羊車薄莫過湖曲驚起

鴛鴦不並棲

    題𦘕

松戴蓬萊山上雪竹含滄海岸邊風三更月上誰能㸔唯有

河東學劒翁

    題趙子固山礬瑞香水仙藂蕙

梁園池館日蒼凉飛盖追隨憶故郷澤畔行吟春事晚時時

駐屐近㣲香

    息齋竹

紫貂蚤解獵圍SKchar一棹夷猶雪滿簮山雨欲來春樹暗盡將

情思寫江南

    冬至前一日畣呉宗師

緜緜㣲息起黄庭仰望搏桑拂帝青海上鶴來知有意手持

楊許寫來經

    題呉彩鵉所書唐韻

豫章城頭寫韻軒繡簾窣地月姢姢㝷常鶴唳霜如水書到

人間第幾篇

    壬申芝亭春帖子

秪今江上無茅屋何日成都有薄田若荷 聖恩歸去蚤東

風擊壌慶堯年

髪從更白三千丈身似𥘉生第一春乆向黄庭留白鶴偶隨

華盖駕蒼麟

東風吹雪著髭鬚目力都妨讀舊書兒子緫堪供稼穡故人

還許共樵漁

一種芝蘭異楚薪儀如鵉鳯氣如春他山借石成瑚璉莫負

深耕種玉人

    華蕚樓宴集圖

華萼樓前翠輦來寕王吹笛百花開夾城誰敢争馳道獨對

霓裳進玉盃

    爲歐陽學士題子昻墨竹

蒼崖𠋣木雲千尺新筍穿林玉一𩀱若到瀟湘聴夜雨定知

剪燭向西牎

先生歸到歸鴻閣閣下應生此竹枝定有鳯凰來共𪧐可怜

翡翠立多時

    送道士趙虚一歸金陵

  三月二十五日集侍立延閣 上顧問集甞至金陵否

  集謹對曰甞到又曰冶亭是汝所題往年八九至其處

  新松當長茂矣集謹對曰臣猶是未種松時到也近臣

  奏曰玄妙住持道士趙虚一所種也 上曰然又顧集

  曰已陞觀爲宫汝知之乎集謹對曰臣奉 勑題榜賜

  之矣是日趙虚一來别歸江南即告以聖上不忘冶亭

  之意又三日呉大宗師賦詩贈行董先生爲持卷來索

  賦因録所得 聖語如上云

春明晝侍奎章閣 聖上從容問冶亭爲報仙都趙眞士新

松好護萬年青

    題子昻春江聽雨圖

  越鳥巢南枝所欲得於江湖之上者甚不多也區區不

  余𢌿覩此慨

憶昔江湖聽雨眠翩翩歸鴈度春前數株古木依茅舎老去

何年踏釣船

    賦思州田氏楊夫人栢舟堂

白髪高堂畫霧昏自將忠義教兒孫邊傍種得千株柳春雨

深深荷主恩

    次韻杜德常典籖秋日西山有感

落日龍舟山下回寺門依舊對山開霜凋碧樹烟生草從此

頻傷八月來

百頃夫容野水光石梁秋日度流香空遺玉座臨高閣只有

金仙住上方

閣上露華生翡翠潭隂日色射金虬舊時車駕迎風動此日

䦨干傍水流

每進文章出殿遟日華西轉萬年枝甘泉罷幸楊雄老滿鬂

秋風不受吹

    題𦘕何敬仲雜𦘕

夢裏江南憶舊遊明璫翠佩不勝愁一鉤纎月清如水吹笛

何人共綵舟

    黄筌夫容乳狗

西旅𥘉聞效貢來金毛覆地不凡材騶虞麟趾同靈囿抱子

花隂卧石苔

    題柯敬仲𦘕

牽牛引蔓上棠棃上有幽禽夜夜栖白有秋風動踈竹江南

落月不須啼

    題蔡端明蘇東坡墨蹟後

  天際烏雲含雨重樓前紅日照山明嵩陽道士今何在

  青眼看人萬里情此蔡君謨夢中詩也僕在錢塘一日

  謁陳述古邀余飲堂前小閣中壁上小書一絶君謨眞

  跡也綽約新橋生眼底侵㝷舊事上眉尖問君别後愁

  多少得似春潮夜夜𣸸又有人和云長垂玉筯殘粧臉

  肯爲金SKchar2露指尖萬斛閒愁何日盡一分眞態爲誰𣸸

  二詩皆可觀後詩不知誰作也杭州營藉問韶多蓄竒

  茗甞與君謨闘勝韶又知作詩子容過杭述古飲之詔

  泣求落藉子容曰可作一絶韶援筆立成曰隴上巢空

  𡻕月驚忍㸔回首自梳翎開籠苦放雪衣女長念觀音

  般若經韶時有服衣白一坐嗟嘆遂落藉同輦皆有詩

  送之二人最善胡楚云淡粧輕素䳽翎紅移入朱䦨便

  不同應𥬇西園舊桃李強匀顔色待春風龍靚云桃花

  流水本無塵一落人間幾度春解佩暫酬交甫意濯纓

  還見武陵人固知杭人多慧也

秪今誰是錢塘守頗解湖中宿𦘕船暁起闘茶龍井士花開

陌上載嬋姢白樂天蔡君謨陳述古蘇子瞻皆杭守也

老却眉山長帽翁茶烟輕颺鬂絲風錦囊舊賜龍團在誰爲

分泉落月中

三生石上舊精魂解后相逢莫重論縱有繡囊留别恨巳無

明鏡著啼痕

能言學得妙蓮華贏得春風對客誇乞食衲衣渾未老爲題

靈塔向金沙

     丹丘柯敬仲多蓄魏𣈆法書至宋人書殆百十

     函隨以與人弗留也他日獨見此軸在几格間

     甚怪之及取觀則吾坡翁書蔡君謨夢中詩及

     守居閤中舊題也第三詩以爲不知何人作其

     軒轅彌明之流與陳太守放營妓三詩亦辱翁

    翰墨流傳至今亦有縁耶卷後多侍𥿄敬仲求

    集作詩識其後賦此四首是日試郭屺墨但目

     疾轉深不復能作字又知年嵗後雖(⿱艹石)此者亦

    尚能作否臨楮慨至順辛未二月望日蜀人

    虞集書

    題著色山圖

巫山空翠濕人衣玉笛凌虚韻轉㣲宋玉多情今老矣閒雲

閒雨是耶非

    題東坡帖

  東坡先生書少陵翁負薪行筆力與辭氣同一髙古憶

  在江上聞舟人竹枝一首謾識於此

魚復浦前春水生負薪渡江𥘉月明慿郎莫下巫峽去楚王

宫殿在專城

    題𦘕張彦輔小景

山下呉王避暑宫宫前浪起白蘋風抱琴響屧廊頭去多是

扁舟笠澤翁

    題李氏青溪精舎

昔逢李白青溪上醉著宫花紫綺𫀆松雪落崖廻晚櫂海風

吹月見秋豪

    題李氏浩然堂

水滿青溪花滿藂浩然堂上㸔春風小車還過溪頭去徧㸔

青山似洛中

    聽雪軒

樓前𪧐鷺起星河近𡻕江南雪轉多投老鍾山寒不寐滿山

松竹夜如何

    放鶴亭

山人不受北山移春雨開田種紫芝昨日華陽眞逸到借令

過海問安期

    臘日偶題

大藥無功卦氣銷等閒𩀱鬂雪飄蕭東家醸得黄精酒說

凌晨許見招

舊時燕子尾毿毿重覔新巢冷未堪爲報道人歸去也杏花

春雨在江南

    無題

夏簟琅玕冷於水緑韝烹魚手操七西風歸燕杏梁深恨不

身先貴人死

    與陳升海

門外大風都不起牎前卷書浄於水匡廬道士上清來吹笛

数聲月明裏

    與陳道士

門外大風吹樹倒牎下燒香礼黄老日午誦徹大洞經白鶴

隨人啄瑶草

    題扇與周幹臣

玉疊松花蜜餅香龍珠星顆露盤凉遥知環碧楼中坐翠竹

蒼松夏日長

  樂府

    次韻禮院孟子周僉院秋夜曲二疊

天濶秋高𥘉夜長浮塵銷盡霧蒼茫澄澄孤月轉危墻金井

有聲惟墜露玉階無色乍疑霜不聞人語只吟螿

風力清嚴掃莫煙纎塵不碍月嬋姢太虚那得有中邊大地

山河空復影九霄宫闕舊無傳幾承劒氣一飄然

    招熊少府

南阜小亭䑓薄有山花取次開𭔃語多情熊少府晴也須來

雨也須來隨意且衘盃莫惜春衣坐緑苔若待明朝風雨過

人在天涯春在天涯

    廬山㝷眞𮗚題法曲導引

䦨干曲正面碧崔嵬嵐氣着衣成紫霧墨香横壁長蒼苔

玉蟾柏影掃空䑓江海客欲去更徘徊霧鬂雲鬟何處在風

泉雪磴幾時來鶴翅九秋開

    題梅花寒雀圖

残雪曉牎外幽禽小春聲𥘉動苔枝裊花落知多少春起早

𬒳東風惱緑隂青子歸來好滿徑生芳草

    柳梢青題楊補之梅花

  至順癸酉立春客有持逃椫翁此卷相示清潤緼藉使

  人意消因所題柳梢青調亦賦一首云

從别幽華玉堂金馬十載忘家横幅踈枝如逢舊識同在天

涯荒村茅屋欹斜待歸去重㝷釣槎解郤絲鉤青鞋藜杖翠

竹江沙

    風入松

𦘕堂紅䄂𠋣清酣葉髪不勝簮幾回晚直金銮殿東風軟花

裏停驂書詔許傳宫燭香羅𥘉剪朝衫御溝氷泮水挼藍

飛燕又呢喃重重𬖄幙寒猶在憑誰寄金字泥緘爲報先生

歸也杏花春雨江南

  頌

    皇太子受寳頌有序

臣某等敬覩皇太子受寳於行幄謹再拜稽首而言曰臣

聞古之所謂能以天下讓者審幾於先事謂之至德旣勌而

庸巽謂之子賢是皆人道之常而未若今日之盛者也我

皇太子以人文之資智勇之德當撥亂反正以纉祖宗之

綂則躬當大難嬰犯霜露而不辤及功成治定旣膺歷服之

歸則推奉 聖兄謙居 儲貳而不伐剛明之㫁堅於金石

而無変素定之誠質諸天地而無疑求仁得仁若處固有樂

道忘𫝑訢然無爲此實帝王之所難能古昔之所未有而卓

然特見於前後千萬丗之内者也臣甞讀周易而觀於乹龍

之象自潜至躍時升位異九五天飛中正極矣益進而上庸

知退乎而仲尼之讃上九曰唯聖人知進退之正言非聖人

不能及此噫仲尼發此義於千五百年之前而昉見其事於

聖代宗社生靈萬丗無彊之福也於乎盛哉臣等幸以文學

得備延閣之顧問親逢盛禮爰敢作頌以献頌曰於穆 皇

儲文武聖明於赫 大帝受命輯成天運日行旣明旣徤神

交意孚曽是脩逺 帝載龍旂其行遟遟萬民傒來 皇儲

有思載思載瞻于廬于旅式好在原莫敢寕處風雨孔時道

無游塵肅肅鑾車通宵及晨 帝曰勞止母趣行邁㑹言近

止交喜更慨灤陽之京 丗皇所營我母即安次于郊坰坰

有豊草雨露旣渥差駉于牧緐纓濯濯 皇儲攸止百靈具

扶群臣受詔奉寳來趣維時藴櫝龍光上燭 祖宗之傳景

命攸属寶來自天追琢有章卿雲隨之五色景芒有親有尊

有友有愛以承 武皇 聖孝斯在古人有言兄弗家邦

爾臣庶於乎勿忘史臣作頌丕昭盛德旣壽以昌子孫千億

    郊祀慶成頌

奎章閣大學士光禄大夫臣忽都魯都兒迷失等言臣聞

天子有天德則克當天心以享天命故其爲禮必親祀上帝

而尊祖以配之所以明乎大寳之位付受継承之公至誠而

無妄者也粤若至順元年十月辛酉親祀南郊前一日大駕

出次郊所天光低佪陽煦充逹氷釋于澤風不鳴條群臣駿

奔百靈後先其在齋宫也端拱無爲致思純一神物表見雲

氣發輝五采郁紛弥綸㑹際人神之感巳兆于斯至乎望舒

方中星緯環列太和磅礴如時在春降玄水於方諸明爟火

於紫陛奉常告具侍中奏嚴玄裘廼御匏勺斯舉奠圭升燎

上帝臨饗有神光以致祥出景星以昭徳熈事備成坤乹曣

㬈乃還次于幄殿將迎暾於陽谷應龍嘘其重潤若霧絢乎

曽霄 天子又出次而拜貺焉於是公卿大臣奉觴上壽各

陳其說以賛休嘉 天子曰嘻子以天地祖宗之靈克正統

緒君臨兆人凡所以昭事上帝者豈私朕躬哉予惟對越億

萬年而無斁者予何敢不勉於戯聖人之心天之心也故感

應之速如此敢再拜稽首而献頌曰

惟皇建國辨方正位相其南東吉土立畤象圜于穹因高于

地稽古有作以事上帝昔我 皇祖受命自天報𥙊之始以

質爲䖍土宇闢章弥文日宣作樂告成式礼弗愆赫赫

丗祖百度咸秩 成廟⿰糹⿱𢆶匹志奠此郊域於皇

武考敬㳟翼翼升配

太祖貽我憲則禮已始興命彼儒臣酌今之宜考古于文玉

帛犧盛越席陶尊將命寔來則有司存人習見聞曰兹旣備

惟我 天子聦明睿知曰惟事天匪躬莫致旣棵於廟又議

饗帝自我踐祚于今三年雨暘若時稼穡廡蕃孰爲貳携神

發其奸孰爲不庭服于師干衆賢在廷夙夜濟濟入而陳規

出則將美覈名以實緫綱于紀一人以寕萬國咸理升中于

郊實惟其時載卜載諏曰惟辛冝載祓載齊我將親祀無敢

弗共在尔有司大臣岩岩小臣誾誾執衛桓桓執礼循循𥠖

民芸芸衆神殷殷載嗟載咨載恱載欣惟明 天子與天爲

一不饗亦臨不𩔰亦式矧兹來郊衮冕佩舄躬酌躬薦上帝

用格明星景光卿雲䴡天望之若遥顧依于壇當寒而暄陟

降舒安行礼孔彰天豈不言皇皇丕基明明 聖君億萬億

年盛德日新以對于天以保于民稽首作頌播之韶均

 銘

    劉氏求志齋銘

作事之始志必先立如游有方若射置的苟不素定倀倀奚

適是故君子惟志是尚灼知當爲勇往不譲職有常分匪求

外妄其志伊何惟道是義是逹是行求而得矣無𩔰無𨼆從

事在已信美刘君執書受徒惟志之求爰表齋居尚審尚端

勿惰勿迂

    益齋銘

人有不足則必求益小人于利君子于德雖同於求實異其

物是故學者當慎所擇奪上弗饜朘下自豊日極而攻于凶

之逢知有未崇道有未隆力致其功美積乃躬齋居君子去

彼取此善不在大過不在細迁之如風改之如雷勇無留難

尚鍳兹哉

    陳伯昇新齋鑿北牆之兩端因空以容匱舎琴書

    則遷而寘焉請虞集爲著銘其左銘曰

潜神于深養威于隂蓄之有方奮爲雷風君子則之作庋居

琴内宻以安外無侈淫時出用之以哥雅南閒靖永年勿褻

以欽

    中齋銘毉者

凡人有生寔受厥中氣有竒偏或害乃躬聖神是惻於過不

及損益寔虚斟酌緩急約其反歸薬石則施中焉而止教必

有師藝之專成乃墮於術善尔齋居知中之極

    爲潘憲臣作韓氏陶研銘

大陶軒轅范阿泓摶丹合土水火并隤然凝質幾天成重厚

宻澤堅方平發揮文章著光晶磨𣵀千嵗無毁傾潘甫愛之

如奉SKchar有虞尚陶爰勒名

    洮硯銘爲陸友仁作

雲生洮中化完玉膚理縝潤色正緑保而用之呉郡陸

    斡克莊硯銘

毓德深泓逹材清明磨礱圭角浸潤光精至⿰氵専之澤至華之

英作爲文章以頌治平

    潭心銘

馮玉得呉先生所遺詩取詩末潭心字以名斎豫章掲㬅碩

旣爲之銘玉又欲予銘予奚言哉姑拾其緒餘以誦之云耳

其辭曰

潭有止水環郷得中名之曰心天光下容舉體涵空即物𩔰

色日行中天委景如的因見而指謂中在兹實無限量可儗

津涯雖無限量而有自起歛微散殊周流終始往來有恒應

感不私天施地生莫爲而爲受而生者明通則一請視斯潭

汎應何迹齋居君子鑒而新之敬以事天不其純而

    永思堂銘

先王制礼一本民彜粲乎情文匪強僞爲惟均受命心同理

一品節以行至當有則執親之䘮哀豈外興國俗則亡脫因

獨能知能之良隨感以見弗學而合昭厥本善善之所推寕

止於斯君子曰嘻我其擴之於惟克思作聖之事禽獸是歸

弗思尓已尓羮尔牆如將見之召辱貽名動必致思翼翼新

堂孝子所止以宴以享皆思之地服惟三年䘮則終身死而

後已愼哉爲人薄化還敦詎不由此我銘永思以錫孝子

  賛

    御書賛

欽天綂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當龍德之淵潜乃海瓊而

于邁山川近承於潤色草木咸𬒳於恩光况乎粲然雲漢之

章照耀下土昔人有言天不愛道地不愛寳此之謂歟故武

略將軍瓊州安撫副使臣林應瑞之子天麒得事 上於游

泳翰墨之際百拜求所以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親者乃𮐃賜之梅邉二字

以賁飾其祠堂云至順元年閏七月天麒朝於京師來求臣

集述賛於下方集拜手稽首而作賛曰

天日照臨萬物咸遂有生有成何間逺迩顧瞻海邦波濤不

驚上際於天晨光清明小臣守土靖恭厥職維皇念之厥有

殊錫維南嘉木梅作其花氷雪之英炫於朝霞昔者其胄有

若逋者𨼆於湖山託此爲雅今以命之輝光其家億萬斯年

承我休嘉

    御書賛

天子親除吏至御翰墨以賜之此 聖恩之至隆文治之極

盛者臣伯單衣𬒳光𩔰何其榮幸乎臣集謹再拜稽首而述

賛曰

宫中之政昔綂冢宰出令詔礼隂教斯在維 皇念之愼簡

乃僚書以命之雲漢於昭凡我民庶敬共率聀永懷忠貞以報

天德

    臨川呉先生𦘕像賛

業廣而精德周而尊釐析群言以究斯文章甫玄端書𠕋左

右豈弟君子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眉壽

    自賛

邈乎千載之下而謂古今一時也眇乎五尺之軀而謂天地

一體也廓乎不自知其所知也欿乎未能至其所至也俛乎

若憂非有傷乎其内也泊乎若休無所待乎其外也服今人

之服食今人之食同乎今之人聊以順吾際也讀古人之書

頌古人之詩思夫古之人不知(⿱艹石)之至也

    魯子翬僉院𦘕像賛

篤信聖賢之要力求經傳之遺屹乎山嶽之時粲乎日星之

垂端居𠔃憂丗之侃侃致用𠔃儼然而有思繄豈弟之君子

庶人文𠔃在兹

    奎章閣大學士光禄大夫忽公𦘕像賛

蒼然松栢之堅貞縝乎圭璋之粹美慈焉在物之春風澹若

秋淵之止水抱完噐而晚售逢 聖明而特起紬徃哲之緒

言貫声文而同理浩SKchar乎帷幄之宻賛化於經綸之始致清

華於崇朝長詞林以踰記謙自牧以立誠勇有爲於信史受

深知於 明主曰嘉遯之君子開延閣而首召佇嘉言之來

啓剛不吐而柔不茹滿知足而高知止蓍龜宗社之先幾麟

鳯治朝之多祉錫眉壽以爲期𫤌丹青之綏履

    ⿱⺾⿰𩵋禾君眞像賛

偉哉⿱⺾⿰𩵋禾君曰子寕父廉有所不取介有所不與赫奕者有所

不趍澹泊者有所不去嚴於操持有所不爲謹於思慮有所

不語以詩書爲業而不虚不踈以法令爲師而不深不固此

所以用適乎今而行合乎古畫而肖之萬一得其心素矣

    西夏相斡公畫像賛有序

公姓斡氏其先靈武人從夏主迁興州丗掌夏國史公諱道

沖字宗聖八𡻕以尚書中童子舉長通五經爲番漢教授譯

論語註别作解義二十卷曰論語小義又作周易卜筮断以

其囯字書之行於國中至今存焉官至其國之中書宰相而

殁夏人甞尊孔子爲至聖文宣帝是以畫公象列諸從祀其

國郡縣之斈率是行之夏亡郡縣廢於兵廟學盡壞獨甘州

僅存其迹興州有帝廟門榜及夏主𤫊芝歌石刻凉州有殿

及廡至元間公之曽孫雲南廉訪使道明奉 詔使過凉州

見殿廡有公從祀遺像欷歔流涕不能去求工人摹而藏諸

家延祐間荊王修廟斈盡徹其舊而新之所象亡矣廉訪之

孫奎章閣典籖玉倫都甞以禮記舉進士從予成均於閣下

又爲僚焉間來告曰昔故國崇尚文治先中書與有功焉國

中從祀廟學之像僅存於兵火之餘而泯隊於今日不亦悲

夫先丗至元所摹像固無恙也願有述焉以貽我後之人乃

爲録其事而述賛曰

西夏之盛禮事孔子極其尊親以帝廟祀乃有儒臣蚤究典

謨通經同文教其國都遂相其君作服施采顧瞻學宮遺像

斯在國廢人逺人鮮克知壞宮改作不聞金絲不忘其親在

賢孫子載圖丹青取徴良史

    天根子賛有序

天根子者金華葉審思先生也先生生長富貴家人丗之樂

略巳足備而自㓜求道甚切徧歴諸方年四十餘始克盡屏

諸累往來閩粤間大山藂林草屋石室蕭然獨居宴坐定息

或累數十晝夜人有疾癘水旱殃怪之属強起之亦欣然往

應如其禱而𥘉無所爲也有西域僧自海上至海上人長老

識其爲二三百𡻕人人扣其道不可得見先生獨喜而告之

曰海岸有草與子採之鬻澒立成黄金先生咲而不受它日

又曰行吾所能壽千百𡻕不足爲多吾乆擇人授之無如子

者先生又不受僧嘆曰吾先佛所謂大乗根器者予聞諸莆

田陳衆仲者如此至順二年聞有天根子北游醫無閭之山

訪其友薊子訓之徒予解后見之則先生也予從問天根之

說得其言而次第之作天根子賛賛曰

恝乎其乾隤乎其坤氣聲軋摩營覇吐吞孰鼓其槖爲此翕

闢往禪來續生以不息君子湛黙求端於𥘉視聽内收返旋

中虚巍巍尊髙至極之極能生天地以及萬物譬之於龍歛

㣲保沖緜緜來升體完用充出入百爲私智妄作歸求有得

不矜不怍無以喻之命曰天根形銷名亡獨此之存廼繇金

華去之海上神明恬愉玩此無象瑶荑翠㽔枝葉扶䟽靈風

欎廻光儀發舒累累重山日出醴露茂育無方以長終古

    橐駞圖賛

皇武肇迹宛宛龍漠其居其康輯乗爲郭有服維駝礧肉載

崿毳旃帷房鞗軛簟鞹軋軋千里載泉干槖黄頭羔裘𮪍引

顧却人習見聞 聖獨有作深宫穆清思詔勤約手著厥𥘉

伊勞匪樂公劉纉稷于邠式廓褁餱啓行致祚八百史臣作

雅稽古允若

    大象圖賛

皇帝畫大象二賛

皇太子監察御史前典寶少監臣忽禮台承命裝潢而寳藏

之翰林直學士臣集再拜稽首而作賛曰

有偉馴象貢自南域鞗革鏤錫路車是服維 皇在輿游目

於式任重持安眡力知德燕閒以思寫之几格天章龍文臻

妙造極嗟爾㣲勞尚軫宸臆師武臣能有不察識若稽庖犠

受圖布畫逺取不遺以啓神易擬兹形容克配古昔臣用述

賛與丗作則

    謝靈運小像賛

刋山木以遐眺抗浮雲而脫屣望高秋𠔃極浦見夫容之出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