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卷第四十一 道園學古錄 卷第四十二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三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十二     歸田藁十六

             雍 虞集 伯生

  碑

    通議大夫簽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事贈正議

    大夫吏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頴川郡侯謚文

    肅陳公神道碑

昔我

丗祖皇帝纉

太祖之丕緒用宗親英賢之輔奄有四海底定中原乃議禮

制度考文以成萬丗之業方在潜邸巳得姚公樞公茂許公

衡仲平楊公果正卿商公挺孟卿王公鶚百一竇公黙子聲

王公磐文炳徐公丗隆威卿諸賢置諸帷幄尊禮而信任之

曁 登極改元則皆在輔相論思之列矣時則亦有恢宏之

才勤敏之績持文史議論以賛成於其間爲諸公所器重則

故河南簽省柘城陳文肅公其人也公諱思濟字濟民㓜知

孝弟出於天性讀經傳隨逹其理爲書氣韻有法弱冠事

丗祖於藩邸以才器聞慱聞積學顧問進退靡所闕遺中統

始建中書省以揔 國政諸公在 朝講論爲治之道推明

用人之法立官府修典章斟酌古今視察逺邇群䇿畢獻百

廢具脩奏禀施行殆無虚日公於是時專主奏記之事於掖

垣矣 天子方憂陜西地重而𫝑近以平章廉公忻都忠諒

有爲命以分省往鎭辟公以行廉公果能絶顧慮以定變

天子嘉歎平章王文統得罪死公從廉公還 朝仍主奏記

銓衡儀節悉以兼攝廉公分省東平擢公左右司都事以從

及還仍兼知管差除阿合馬亦位平章在廉公下請立制

國用使欲侵國政廉公常以正義折之廉公中於譛言阿合

馬坐省堂氣熖薰灼SKchar史抱文書不敢前公獨以其文書進

阿合馬擬署於廉公之位以手覆其處曰公不得署此衆SKchar

眙恐蹈不測公恬然攝文書以退首相韙其言卒不敢擅署

時人甚以爲難公在 朝乆如 朝廷以兵革𥘉定農事即

廢乃立十道𭄿農使以紏治之揔於御史䑓大抵以得忠厚

欵惻醇儒循吏以成其功此皆十餘年中爲政之大者公皆

執文墨而與聞焉至元六年置髙唐州以公積勞命守其郡

農桑水利奏最拜監察御史阿合馬專政立尚書省中書爲

虛器公率同列魏公𥘉太𥘉雷公膺  上章言之 上命

樞宻曽公仲一召御史置對同列皆致辭公曰御史言官爲

國事非私己有所辨訟拂衣而出九年授奉訓大夫知沁州

戒苛擾務簡静平賦徭理𡨚滯閭閻遂安豪右屏跡江南𥘉

内附民未孚於新政擢公中順大夫同知紹興路緫管府事

盗起新昌玊山宣慰使陳公某慶甫馬公紹子卿帥師徃討

方立馬撫諭民將感服飛矢中陳公而殁宣慰司以事聞合

兵縱撃平之或告言城中少年將與外㓂合謀爲變者軍帥

大怒執郡中少年得千餘人將殺而屠其城紹興郡僚多新

附人不敢發一語公謂帥曰千餘人無反狀一日以無罪見

殺人心危亂變恐不止此郡矣請以家人百口保其不反帥

曰陳公之保其民如此止兵不殺合境得生全者皆公之惠也

公承檄讞獄浙西多所平反桐廬民有以輕罪乆繫者公閔

其羸而釋之明日匍匐而前曰公仁恕神明不就公决公去

而復囚瘦死矣公即論而出之除同知两浙都轉運塩司事

浙民甚苦私鹽互相牽引無完家公止坐見犯不聽傍指浙

民以安拜陜西漢中道提刑按察副使丁母夫人憂御史䑓

四起復之不爲動二十三年陞少中大夫同知淮東道宣慰

司事未幾移節浙西浙西大水民𩚑無𪧐儲以濟而浙東多

粟公曰皆 天子之民也可坐視乎請於上移粟以救之民

多全活又移江東 朝命造五軍甲公董其事省臣用譛将

因欲中傷之公措置有方未半年而成他郡民擾而未就也

譛者乃不得志金陵旱公禱于鐘山未廽車而雨桑哥用事

奏請遍行理筭錢粮實以無義肆虐厲民空其家財往住妻

子寒饑困辱有不忍言者中書右丞忻都浙省丞相忙哥䑓

奉行尤力檄公分理浙東公至言曰瀕海民貧而獷必激變

得寢其行而本道丞意朘剥獄犴尤甚公繩督吏卒多所還

付朝廷以兩浙𬐱法壞擢公嘉議大夫兩浙都轉運鹽使

禁私煎抑𫞐豪弊革而利通公私稱便拜嶺北湖南道肅政

廉訪使改守池州以恤民理學爲先務行省也速逹兒威迫

州郡取淘金者三千户僅得其半公力言無復可充者遂止

歳且終省檄列郡横造綺叚而𥘉不給其直列郡取於民以

應之又不中廢危迫不知所爲公命民間有絲者借納明年

夏稅不日而絲具召匠户并工成之踰月而就民不知有此

役也時又有括田之命公令有田互相根括増田三千頃以

應命而反覆苛横之苦視他而少息矣江水溢池民受其害

鄱陽尤甚公旣賑池民兼憂隣郡之害請於省憲借軍儲及

官吏之俸三月以救其急徐設法而償之公私無所病擢江

西湖東道肅政廉訪使黙昏惰撃貪冗濫食官府者望風而

去禁越訴懲誣告憲牘爲清大德五年授通議大夫僉河南

江比等處行中書省事未及上以十二月十六日殁於池陽

寓地之正寢享年七十贈正議大夫吏部尚書上輕車都尉

追封頴川郡侯太常定謚曰文肅嗚呼公美髯豐下偉然大

丈夫也慷慨有議論非國政民事不談始仕内朝省府廉慰

江南諸道皆有異政而位不充其德不能一還朝廷論事廟

堂之上豈非命乎故某官張公孔孫夢符持憲淮東時述公

爵里行事歳月如此而墓碑未暇立也仍改至元之五年公

之孫副憲節於江西以集自史館歸老江上有同朝一日之

好使爲之銘焉大德𥘉董忠宣公士選自江西左丞拜江南

行䑓御史中丞集以賔客從時文肅守池出見江館集得謁

焉忠宣曰此

丗祖潜邸時老人中朝之舊也四十年來望其風采如在目

睫豈意得執筆以書其遺事者乎娶王氏追封頴川郡夫人

先公三十年卒生子三人彛麟早丗誠以䕃入官四遷拜南

行䑓監察御史㝷升朝列大夫僉廣西道肅政廉訪司事中

議大夫中山府知府致仕次四曰元儒學官次五曰楚業儒

張出也次六曰經從仕郎邵武路經歴女⿺辶商太中大夫寜國

路緫管河東李宗武⿺辶商將仕郎德原縣主簿青人劉相⿺辶商

列大夫僉浙西道肅政廉訪司事前進士梁國標餘皆士妻

孫男三人允文以儒士試吏憲部歴御史大夫丞相SKchar授丞

直郎禮部主事連拜西南兩行䑓監察御史除西䑓都事復

拜監察御史還朝除朝請大夫浙東道肅政廉訪副使今以

中順大夫移副江西憲次允武次允中銘曰

天生碩才以足丗用廟廊則髙民社斯重維昔盛時百取百

冝侃侃其謀翼翼其儀老成在前英俊在右佐我興運㕘錯

多又惟文肅公文學夙成𩛙其脩能從事禁庭龍飛之𥘉接

武諸老造次德容謦欬治道肇開明堂奏納惟勤論功敷言

文史彌綸出入始終閱歴之積忠賢我丞姦慝我抑列在御

史罔匪正人立言不諭直道以信方州邇止資其豈弟嗟彼

南服未究新理㑹稽𨗿悠宋之遺墟彼頑弗知勞我兵車大

帥死忠郡丞敷惠有節有恩大服民志愛民之誠乆而彌孚

海江之間千里奥區三治宣閫两貳鹽筴憲軺屡陞郡𥿈増

秩知無不爲動無不宜荷紫横金蒼顔雪髭烏䑓鳯池孰不

來歸江淮湯湯而我獨遺恊㳟外朝用老伊始殿於九華諸

尼其止尚書履聲竟不復聞文肅易名可徴者文奕奕有子

丗爲御史至於賢孫冠豸者四持節泝江舊治足來遺風凛

然後賢窹懷昔沗國史書事爲職老朽在野豈敢有述昔瞻

公儀又識公孫垂逺之言敢辤復諄

    正議大夫江南湖北道肅政廉訪使特贈宣忠効

    力翊戴功臣大司徒金紫光禄大夫上柱國夏國

    公謚襄敏楊公神道碑

維昔我 朝建國之𥘉神武四逹方域内附悉出其豪傑才

智而用之結之以誠惠之以德莫不竭股肱之力以衞腹心

而經營訏謨大得志於天下矣逮我 丗祖皇帝天度恢廓

聖鑒昭晣小大逺邇文武忠孝之臣無不因其資性識造位

置之有道器使之有宜顧育之有方所以使夫繼承大業者

得人才之用沛然而無窮矣西夏之帰在 祖宗時其國人

多巳見用有(⿱艹石)式臘唐吾台者姓楊氏自其國來見

丗祖皇帝巳𬒳識察待遇不同於衆人 國制禁衛之嚴出

入有定處無敢違越式臘一見之項即受 命在左右以門

者之未素識也特勑令勿有所呵宰臣知其賢請命以官式

臘固辭曰外官有奉賜爵秩之重 聖恩厚甚然一日去

帷幄則不得日覩 天顔非臣之願也 天子察其忠止其

命官而使給事

𥙿宗於東宮益見親信至元十 年始大城京師於大興故

城之北中爲 天子之宮廟社朝市各以其位而貴戚功臣

悉受分地以爲第宅式臘公得建地和寜里在 内朝之西

北於朝謁爲近惜乎不得年以卒卒之日長子敎化年六歳

次子朶而只𦆵四歳耳朶而只即故御史中丞襄愍公而敎

化所謂襄敏公也公兄弟㓜鞠于母夫人趙氏㷀焉相顧未

有以自見

𥙿宗皇帝旣崩 隆福太后居東宮謂宮臣曰昔式臘唐吾

台事 先皇最乆且勞今有子否對曰式臘殁其妻趙氏與

二㓜子在耳乃召見之曰二子明爽莊重它日可望也因使

公事

武宗皇帝而中丞事

仁宗皇帝矣

武宗揔兵朔方鎮 祖宗之故地諸親王諸軍莫不聽命

内朝以玉章賜之盖 天子之所服用使施諸所部以爲機

宻符令之信

武宗顧左右忠信可任無如公者命公宻懷之卧起勿去肘

腋他臣弗知也軍務纎悉有所出命則公以其章行焉時西

北有軍旅之事

武宗方逺征而

仁宗奉

興聖太后出居懷孟大德十年公以軍事入奏京師是時

上病巳乆宫府不能無所𮗚望北鎭歳賜不以時發公之來

也因併請之而太府卿某者執其劵不下而重有所要公不

勝憤前謂之曰 太子躬擐介胄𫎇犯霜雪率諸王將帥士

大夫軍萬里外以敵愾責不㳟給用賞功頼此而巳無所私

也爾柰何阻之恨不得面質爾罪於 天子即引所持撾撃

之曰此所以識也廷中咸愧而壯之及 上崩 内廷與宰

臣議所立非 祖宗法荅刺罕忠獻王哈刺哈孫持重不發

遣信使趣

仁宗還鎭京師以迎

武皇帝

仁宗得報未即就道公⿺辶商在京師晝夜疾馳見

仁宗曰 太子在北方尚逺事亟矣不於此時還京師 宗

廟社稷之所係間不容髮尚遲囬邪即遣李益朶而只乘傳

以先不數日入朝定大難迎

武宗歸即位方猶豫時由公一言之决可謂忠且勇矣旣即

位群臣以次見至主藏吏 上顧公曰孰爲汝所撃者太府

卿勑誅之以其家賜公公拜而言曰此誠罪當死然事在

新天子赦前不可以細人失大信請勿誅至於以其家賜臣

尤不敢奉 詔 上嘉歎而從之論定難功超拜正議大

夫同知太府院事至大二年秋御史䑓奏公爲江南湖北道

肅政廉訪使公將行入辭 上問曰官所去此幾何公曰三

千里而逺 上不恱曰此朕左右手何可(⿱艹石)是其逺耶即日

留爲將作院使留之居官五月而疾作 天子遣醫晝夜問

遺不絶竟以十一月二十六日薨享年三十有三 上聞爲

之震悼賜鈔二萬五千緡太后加賜萬五千緡以恤其家自

中書以下百司皆致⿰貝專延祐二年四月某日葬宛平縣香

山郷之皇華原公娶李夫人先卒生子一人衍𩛙⿰糹⿱𢆶匹室王夫

⿺辶商公時年十九甫四月而公卒越二十八年爲後至元三

年歳在丁丑之正月夫人亦卒皆祔焉李夫人事君姑趙夫

人至孝有疾侍湯藥不解帶公在北方軍夫人治家甞如公

家居然族人咸頼之王夫人於其孤鞠育恩勤如己出者𭄿

之學尤篤嘗曰吾門惟汝一人耳不力學何以自致見其能

學則以自慰嘗居端莊不妄言𥬇坐茵故弊而完㓗不易𢘆

處凝塵不除晏如也朝之士大夫莫不稱其貞節有母道焉

𩛙之㓜得見

仁宗摩其頂而歎曰其父忠勤事

先皇以及於朕使今猶在朕以何官授之噫其在此子矣出

内帑鈔二十萬緡賜之而𡻕賜粟給其家

今上皇帝獨運乾綱明於庻物思夫逮事

皇祖之故臣有子孫可用者得衍𩛙焉拜南行䑓監察御史

清明端直有先人之遺風方見用云公弟在中䑓時大父丗

刺贈推忠佐運功臣太保金紫光禄大夫柱國夏國公謚忠

定夫人米下氏封夏國夫人父式臘唐吾台贈推誠翊戴功

臣太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夏國公謚康靖夫人梁氏趙

氏皆封夏國夫人而特贈公宣忠効力翊戴功臣大司徒金

紫光禄大夫上柱國夏國公謚㐮敏夫人李氏追封夏國夫

人王氏封夏國太夫人賛書純至臣子感焉中丞文刘其子

不花佐憲河東又死國難中丞之次子文殊訥公子衍飭受

知 聖明皆起家爲御史一家再丗有大節前後五人皆受

耳目之寄豈他宗所可及哉集往年待罪國史甞奉 詔書

中丞遺事于其神道之石衍𩛙南來以爲集雖老退田野筆

墨荒落而粗悉其丗求著爲銘詩不敢辭也其辭曰

維夏盛強亢于西垂相時來廷丗揔其師民之多難疾威靡

壹保族以康令德之積厚本長源有楊之宗忠定之賢乃啓

其封心雄萬夫康靖有作一見

天子黙有遐託雅志本朝不樂外馳俾事

𥙿皇寔由眷知二惠競爽而弗及見㷀㷀𡠉孤卒克有踐公

事 武皇從軍朔方蹇蹇中丞弟兄相望大統之傳

聖武有訓變生宫掖幾失正順宗社之危

仁廟有爲克斷弗疑公來賛之大事之機中不容界一言之

興國事攸頼至大清明聖功聿成統宗㑹元爲國之經聖子

神孫有永無斁立言有𥘉具在史䇿丗胙卿邦栢圭衮裳煒

煒煌煌有賁永藏暫微復興在今御史思其先忠以報

天子两襄之阡松栢桓栢史臣有書千載弗刋

    朝列大夫僉燕南河北道粛政廉訪司事贈中議

    大夫禮部侍郎上𮪍都尉追封天水郡伯趙公神

    道碑

集昔承之國史觀乎中州當國家興王肇基之𥘉而究夫亡

金䘮亂之迹以𥙷史之闕文而太平日乆舊聞散失苟有可

稱者無鉅細執筆不敢怱也得故禮部侍郎安平趙公事狀

見数事焉公諱思㳟字仲敬姓趙氏先丗譜牒軼■於兵可

知者曽祖温祖德父仁金鈞州同知金之亡其民顚沛奔走

無底止四民無所占其籍徴調一起柔彊並驅俊乂無别

太宗皇帝思養其賢才而用之乃擇知名之士乗傳行郡縣

試民之秀異者以爲士籍而别於民其尤異者復其家而浮

圖老子之徒亦有定数然後軍旅驛傳工人之役逢掖不與

得以丗脩其業而二氏之競起亦自此始矣是時鈞州以國

亡不仕而見知 朝廷在𬒳 命試士之列吾黨之頼其優

存者多矣其一也金之衰豪傑起而保其郷里收其財賦以

自歸於 朝廷急於稅課𨵿市之征今長多所辟置傷殘旣

多草萊弗辟

丗祖皇帝建元中統以來深憂邦本之在兹也始置十道勸

農使緫以大農爲之使者皆取於故國老人君子長者親行

田里諭以安輯教之樹藝而匹夫匹婦始知有養生送死之

日而天下之治自此成矣是時勸農於河南河北而爲之使

者侯公爵也辟仲敬以從奉行新條不厭不迫而知名於時

矣其二也桑哥專政用事深忌御史䑓不便於巳求所以沮

害之者自䑓官御史以下不得行其職惴惴憂畏其事多端

如立䑓舊例六部史以時抱文書詣御史府御史閱其牘誤

者正之犯者治之皆有常式而桑哥以爲户工二部事䌓吏

不暇給奏御史携印詣部而閱之意將以䧟御史也當是時

公與趙魯公丗延俱爲御史當閱工部卷趙公與公議曰吏

姦旁午觀望首䑕盡索之將不勝誅而昜於激怒以傷大體

稍有踈漏彼因得以爲我罪冝何出乎公曰盡索之而激怒

固禍岀不測而以踈漏縱容見及禍亦不測不如詳覆之寜

受嚴宻之禍猶不失御史體也公性本寛易於此乃檢劾捜

校無細不察經時而後畢桑哥果使人覆視之思慮至到畧

無可議者趙公後歴䑓省之重思公之才不盡用作辭以哀

之其三也 國家歳以二月八日迎佛於城西髙良河京府

盡岀冨民珠玉竒玩狗馬器服俳優優雜子女百戯昡鬻以

爲樂禁卒外衛中宫貴人大家設幕以觀廬帳蔽野諸王近

侍貴臣寳飾異服馳駿盛氣以相先後 國家一日之費鉅

萬而民間之費稱之桑哥者本大浮圖師之譯者得見幸遇

故其事尤侈織染提舉儲普華者髙良寺中之人也並縁爲

貪虐尤甚公以御史執而治之以桑哥之令求解不得桑哥

召而辱之詰之曰女不欲爲 天子求福邪禍且不測公

徐曰儲普華欺上虐下爲天子歛怨非求福也桑哥不能

屈而罷爾後頗知國用之耗或間歳一省或畧應故事不復

如昔之盛其四也困公之行事而國政之可考者在焉是皆

當書以示來者非私述矣公生於䘮亂之餘長乎建國承平

之始讀書以知義利爲要明習法令以副之髙公鳴名士也

其守彰德辟以爲史以廉辨稱遂佐勸農之行奏功轉刑部

史升大司農掾又轉宣徽院至元十六年授承事郎宣徽院

照磨明年遷承直郎本院主事院陞二品就升承德郎本院

經歴院之所司

天子之膳羞㝠饗諸侯王大臣軍旅賔客廪(“㐭”換為“面”)餼牲牢籩豆之

實酒醴之用水陸之珍百品咸具皆禁近大臣丗守其官而

領之經歴主事之官視文書出入簿正供具之出於四方者

無所泛濫䑓除奉訓大夫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判官召

拜御史聞山北饑即以賑恤爲言因命之徃勸急有方山北

之民存活甚衆而歸其子女易粟而爲孥者遷奉政大夫大

司農經歴而董公某尚公某皆在公條農務之當行者二公

賢而奏行之上爲嘉納時御史䑓見屈於權臣中丞何公榮

祖董公文用前後顯奏其罪而桑哥誅内外憲府始得伸其

職遂改提刑按察司爲肅政廉訪司以振起之廢察判之官

省𭄿農使以増廉司兩僉事而拜公爲朝列大夫僉河北河

南肅政廉訪司事三年僉燕南河北道肅政廉訪司事公之

在憲府所至率師弟子貟行禮學宫以爲教而吏民之頑嚚

不率者亦不貸以法好薦士後多爲大官知名當丗如郭公

貫安公祐劉公賡其人也歳十一月行部大名得疾某日卒

于官舎元貞二年也是年十二月八日葬于安陽聶村原之

先塋得年五十有八公娶焦氏金進士茂才女後公二十五

年卒合葬公之墓次茂才太原元公好問之同年友也公平

生儉約自處𥘉至京城任官者皆分地以爲居公貧且介弗

有也外無僕役身親賤事夫人明詩習禮相公以學躬執飪

㸑傍無使令𥙊祀賔客靡有闕事公之讀書六經之外非有

益於丗教者弗觀如程朱之遺言則手自編録若夫陸宣公

奏議眞文忠公大學衍義許文正公文集等書則未嘗一日

不紬繹也及卒於官幾無以爲歛眞介然有守君子哉以次

子天綱貴贈中議大夫禮部侍郎追封天水郡伯夫人封天

水郡君子男三侃翰林國史院譯史年十九先卒天綱舉茂

異除𪧐州儒學正以御史大夫SKchar見知

文皇超拜浙東廉訪司經歴南行䑓御史進内䑓御史歴僉

淮東山東廉訪司事擢嶺南廣西道廉訪副使改副湖南天

經䕃𫉬嘉簿兾寧録事年二十八卒于官女二壻潞州屯留

簿王蔚僉江南浙西道肅政廉訪司事傳汝礪孫五植構楷

槐棟構江西行省檢校官植槐早卒曽孫四炳煇炤耀天綱

副憲廣右旣得推 恩封公夫人北還至儀眞而構除官江

西⿺辶商至乃命之曰侍郎之葬四十七年矣而墓碑未立盖有

待也今𫎇 上恩官爵勲封皆四品亦巳三年可以表諸墓

道矣我昔在憲府甞識太史虞伯生氏於趙魯公之宅魯公

篤府君故舊之好甞言先丗遺事太史其必識之今歸老臨

川爾至江西其代我請銘其客傳(⿱艹石)金著行狀與其書以至

集曰嗟夫人孰不欲使其親之有見於後丗乎其言行無所

係於當丗則亦末如之何也予觀其狀與昔聞於魯公者諒

可信故爲之銘銘曰  在昔

丗皇建元命官小大文武雍雍桓桓寛則易弛容則多肆肅

而正之乃立御史慶賞刑威有勸有懲治朝清明姦慝不興

天子仁聖置相委政彼𭶑而嚚竊我威命狐詐虎虓肆爲百

欺烈日嚴霜隂妖莫施以争以抑不遺餘力峩峩惠文撫劒

莫撃公於此時弗亟弗徐携印就曹閱其文書急則爲傷緩

則以靡分條折縷以極其理鈎箝無施反歎其能不惡而嚴

官有恒尊詭異之觀君子所厈諤諤有言狂猘屏息公賛大

農務植本根卿奏其書以孚上恩玉食不㑹庻邦畢獻度其

常供有正無羡繡衣舒舒畿甸周諏三年載遷盡瘁以瘉嗟

當治隆百吏樂職我獨多艱弗踐以陟垂五十年令子登崇

持節海嶽天子所庸遺忠遺直父訓斯在爰及其孫夙有冠

佩歸視其阡松栢如雲伐石巖巖來徴斯文三加彌尊有爵

有秩繼兹有書觀者必式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