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五

卷第四十四 道園學古錄 卷第四十五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六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十五    方外藁一

             雍虞 集 伯生

  銘

    龍虎山道藏銘

道家以老子清静之言爲宗老子本周藏室史故其流出於

史官仐道家有藏室以藏書蓋有所因起矣漢之時去老子

未逺其言最用丗然著於志者凡三十七家九百九十三篇

而伊尹太公管仲之書在焉不皆本於清静也後丗神仙祠

禱凡方伎悉繫於道家其書槩謂之經蓋其相傳最尊者三

洞三十六部凡萬百千篇丗徒聞其名而陶隱居眞誥或著

其目多云未降於丗者是也其可知者大抵岀於老子之後

而老子至矣今其徒尊而藏之以室不亦宜乎龍虎山者嗣

漢天師居之其上清正一宫者道家之緫㑹也宋慶元中冲

静先生留用光見知寧宗使有司新其宮而藏室之所謂經

者皆粉黄金爲泥書之後以宫火不存皇元大德三年有勅

重建宫嗣漢天師留國公曰不可以重煩縣官也凡祠宇可

爲者率其徒各以其力爲之而 君見獨先生作藏室木石

堅美締構雄麗規制益加於舊藏以木爲匱置室中髙(⿱艹石)

尺内廣圍徑(⿱艹石)干尺觚其隅爲八面面爲方格以次受盛經

之函刻木爲天人神仙地靈水官飛龍翥鳯之属附麗其上

皆塗以金中立鉅木實之下施盤輪令可関以旋轉言象天

運焉工未畢先生去丗弟子孫景眞成之而奉祠先生於藏

室之北不忘其功也先生之師曰黄君復亨復亨之師黄君

崇鼎至元中佐天師立道教所多所畫諾亦有祠復亨甞鑄

大鍾起鍾樓施田益宮中先生名彦綱字叔紀閩人有文章

其道行見翰林學上元公明善所撰碑文旣爲藏室亦買田

食其衆以備修葺盖逺計也復亨弟子李謹修從三十九代

天師至京師來求銘其藏室銘曰

(⿱艹石)太始虚皇之廷天眞文人象氣録形結畫神丹岀圗帝

青散芒垂角振耀流霆昭明三光放落九星縱廣自然非有

使令変合萬億出物宣靈後聖有作取以爲經五千其文載

之兼軿示我清静遂我杳㝠天根之門牝虚玄寧配天作極

宰干化亭胤孳緒餘襲武承馨法言神方枚數以庭要其宗

㱕如器在型上清有宫萬神攸停乃作瓊室俠列幽屏題囊

篆茂刻日雕玲龍韜括藉虎帶縈綎玉氣充逹金耀晶熒陽

衞雄毅隂官娉婷人不敢䙝鬼不敢聽愼爾授受俾老復丁

寳兹萬年合増帝齡下土小子集稽首述銘勒作眞符後天

不傾

    大(⿱艹石)巖廣福靈眞宮銘

臨江道士聶立仁記大(⿱艹石)巖曰大若巖者在温州永嘉縣北

百八十里道書所書赤水山福地者也其山周廽五十里巖

髙十七丈深百四十尺廣倍之石環中虚容光東啓居者如

在屋室大抵丗言洞穴多在幽闇險絶必旁行仄入莫窮其

所至籌火捫索乃頗有見以爲竒未有(⿱艹石)是之明爽者也有

石臺髙數丈當其前(⿱艹石)門屏然其北有東西兩溪合流道巖

下匯爲龍潭而南出至縣其西溪相傳有赤水時出飲者養

夀今山下多老人百十歳而赤水不常有也沿溪皆竒石稍

可以物𧰼名者(⿱艹石)香爐石笋屏霞蓮花之属凡數十處其不

可名者至多也溪之源有兩瀑布皆垂百尺一曰谷際一曰

傅巖尤奔怒者也𣈆永嘉中有傳𨼆遥王貞白者隠此洞其

弟子朱孺子見白犬走枸𣏌叢下怪之掘得根(⿱艹石)犬者煑食

之身輕登石臺仙去故名其臺曰飛昇臺而枸𣏌至今豊茂

異常産來遊者皆擷茹之傳王或云猶在時曽有人見之其

后陶𨼆居著眞誥於此故又名眞誥岩又甞煉丹留岩中夜

晴時或望見光煜煜然云是丹光也唐時人間以水旱疾疫

禱輙應咸通七年恩王府叅軍知永嘉監崔玄德始請于朝

爲立祠度道士居之予田四百五十畒禁樵采一里宋宣和

三年建三清殿巖中賜名廣福靈眞宫巖中風雨不及至今

(⿱艹石)新成者又有兩殿五祠一鍾樓皆在巖中道館厨庫在巖

外慶元中道士婁 王希皓知宫事皆修治之入國朝用温

州道録兼領故其徒散理别業宫廢不治大德四年曹淵龍

始專居之出私錢募人上墾其山下隄其溪水除導其湮蕪

得田數十畒益以巳之私産悉以資宫中之用作齊堂治凡

屋之當治者幾二十年而宫事俻天子下璽書護之俾以其

徒相傳勿敢有所易淵龍瑞安人其先累丗 仕故宋多至

清𩔰故家凋䘮乃從黄冠游至是兩𬒳恩命提㸃宫事盖佳

士也其記如此淵龍甞言曰上巖後山近一里得最髙處木

石深雄樵者至此每聞鍾磬聲相惑不敢動而去淵龍数至

其處無所聞然尤竒勝也蜀郡虞集曰此子之玄應也爲著

銘曰

巖中虚容作室門出震當離日承闕端鎭鉅石朱陶君去百

年赤水隠原木葛綿綿曹淵龍修其宫學仙翁百靈受命斥

物怪非有道者勿敢至矧敢壊勒以吾銘示千載

 賛

    佛母賛

佛念衆生如母憶子怜愛同情捄度殊智浄𣑽宫中寳月華

雲朝生王子尊貴無倫

    辛澄蓮花善薩像

聖具大慈者手執妙蓮華清浄無垢輪威照虚空界華與持

華者無二亦無別我於不二門得見見在等爲一大士出常

住於丗間大人及我等是故敬信禮

    維摩居士文殊像

城裏普薫香積飯宝中同供妙天花清凉山上千年石猶結

慈雲𠋫翠華

    龍眠華藏變相賛

龍眠居士𪧐慧通親覩華SKchar法界𮗚毗盧妙相好靈智所現

非幻作諸大勇識以次來衣冠纓絡嚴飾具廼至諸天諸大

天福德鬼神八部等威慈並承力各隨因地見形𫝑我思

法雲頂中寳紫金光聚超衆地一毛孔中一切見半月滿月

諸寶玊香雲鬘雲宫殿雲重重單複互含攝悲愍衆生故在

丗令我愚䝉得瞻仰願如童真法王子彈指開門入寳閣普

現普讃盡未來與佛常住金剛定

    瑞光塔院賛

大修行人本覺明了脚跟之下十日並照信功德母衆聖伴

繞大寂定光恒住佛表

    逹摩象賛

萬里東來言不契九年壁底影爲𩀱等閑風信生蘆葉雲散

青天月滿江

    昆沙門天王賛

介胄以居容擢斯赫持器不用塡猒隂慝SKchar搶在陲帷幄何

思幽禱𩔰符吁有神師

    多聞天王賛

承佛願力以德爲威鎭于天門人龍弗違我自聞聞寧以多

勝歛鎧櫜戈黙然天定

    老子賛

上古聖神邈(⿱艹石)羲黄民之識知休乎善忘巍巍其成皡皥其

治猶龍之嘆庶其在此禮儀三百威儀三千不有遺老吾何

徴焉熈𠔃春臺泊𠔃淵水孔德之容是謂物始

    題陳希夷先生畫像賛

集甞奉 詔祠華隂入雲臺𮗚進至張超谷拜先生遺象髙

逺淵冲之風変化流通之妙猶可想見其彷彿也昔邵氏先

天之學上遡其源實自先生出天作斯文焉可誣也而丗人

以神仙求之殆因其所見而然歟錢塘隱者薛無塵得先生

畫象草衣蓬跣盖其終隱而無復當丗之意者令集作賛集

何足以知先生哉姑以所聞其粗者而言之其辭曰

風霆流形宇宙在手𨼆顯盡神而巳弗有匠有代斵廼反無

爲圖書之傳百丗之師

    三茅山四十五代宗師賛

     第一代太師

仰瞻紫虚巍乎祝融飛霞成章流響振空日朗月輝玉質金

容上承諸天啓我仙宗

     第二代玄師

夷質虚閑靈儔感玄金宫流韻玊樹浮烟衆眞㑹言太帝錫

召手傳道書筆精墨妙

     第三代眞師

夙縁應運丗胄承祉妙敷人文宻賛神理塵爵外縻何間内

脩玉晨之虚我懷眞游

     第四代宗師

紫微受書追奔兩儀人間如帑乆留何爲委形虚壇合莫太

始遺徑不忘保之有子

     第五代宗師

天不愛道地不愛寳而彼尠薄莫之能保群眞手遺玉佩金

璫知之者希見之者昌

     第六代宗師

維昔茅君兄升弟及継兹令蹤共保靈笈玉書所在萬神衛

持道以時興匪人得私

     第七代宗師

緬游靈岳結友匡廬采秀黄華濯清素蕖手握竒文足履輪

輻蕭館虚林想見遺躅

     第八代宗師

百榖之精結英中庭人以腹實我以虚寧全眞玉光神文在

丗青童復來吾得攸𭔃

     第九代宗師

髙卧白雲晨飱絳霞弟子如林著書滿家濯神九清騰耀三

景與天爲徙如日之烱

     第十代宗師

翽翽鳯儀覧德不遲或隠或來景運有期質化神通不滯玄

白百廿六歳唐仙宗伯

     十一代宗師

絶丗之資皆思友之仙縁有定敢縻以私茂松清泉亦復何

須㝠心合眞樂出太虚

     十二代宗師

至神合虚應物無迹強名坐忘銷爾塵質髙風華林旭日丹

臺蓬海無師㱕求天台

     十三代宗師

公私之辨至道名言徒說弗從頻煩主恩上經十三妙𥙷遺

闕忝著刻銘無愧稱絶

     十四代宗師

神馮虚生至靈爲寳丗塵紛掦獨静以保時成返空我知其

歸來無所欣去無所悲

     十五代宗師

瞻日得道其知甚眞柏庭之來桃源始春石龜五色首動尾

應忽然亡之妙極玄徴

     十六代宗師

食未養形食氣養神鼎爼傷生忍而害仁我貴食母無假于

外瞻儀有感豈識其㑹

     十七代宗師

丗之將危智者去之而彼眞人慨然興悲深處巖洞流潤千

里動植遂生風雨時至

     十八代宗師

龍章鳯書可制刼運藏之貴虚保之貴定全體皆用誰執其

方欲窮所入弟子忘羊

     十九代宗師

旭日未升衆星粲如江南之都依我僊墟金印紫綬於我何

有彼以爲貴來斯順受

     二十代宗師

域中之大惟王與道我以虚神彼以位寳華陽之傳其書孔

多以佐時功隂陽太和

     二十一代宗師

朝遊寳林暮𪧐玉池微吟所激籟生涼颸玄圃之英濯濯其

羽我翔太清假爾飛舞

     二十二代宗師

赫陽吐芒赤水騰光引以神鼎灌以靈漿千日道成潜躍自

在盤桓玉童縞衣玄帶

     二十三代宗師

赤子童眞𪧐智㝠得凌虚有音履水無迹有道之朝暖如中

春執玉振金爲時外臣

     二十四代宗師

積金之隂其神孔威潜靈感符啓我仙扉雨扉闔開神生懸

景丹光在林人識餘鼎

     二十五代宗師

玉華蕩空金英散香群仙啓関受契紫皇神明之區有相成

道襲眞給傳天地同老

     二十六代宗師

秋空塵消春淵氷渙美哉僊儀皇明所賛徒賛其儀弗究其

道臨終之言帝王之要

     二十七代宗師

古先聖眞錬質返始往來無方聚散無體我神甚眞故與之

遇外户何人欲聞其語

     二十八代宗師

土木之崇時息時興我行無爲彼夣有徵峩峩象帝玉質天

粹臨化俱返孰執其契

     二十九代宗師

神物之還雷電與俱青李何來報徴神墟發藥群疾泉流林

注以無盡施待有縁者

     三十代宗師

太一好生法容禱祠而所福禍則不敢私迷國當誅猶兾㝠

報玄獄之警亦輔名教

     三十一代宗師

流星之光下而爲人歛精含輝忘言絶塵神丹之來道不苟

授應物泊然是善玄守

     三十二代宗師

仙學所能非人間書示假豪素何妨乗餘幾動於微我感以

虚謂我預知孰䆒玄樞

     三十三代宗師

於皇阜陵躬勤孝理爰尚清静詢于眞土手製華巾俾卻冠

塵疇克稱兹玉立長身

     三十四代宗師

發書啓玄托易著明出日入月道正不傾瑞露宻降芝英自

生白鶴起飛遂超太清

     三十五代宗師

孰謂仙眞遺丗去之受職于天忠孝是司地道無成含章爲

美俾揚皇風是用錫爾

     三十六代宗師

千萬之一人保純德萬憶之一純德之極純極而仙人化而

遷父不拾遺仙許子爲

     三十七代宗師

冠巾裳衣人飾其外我髽以遊返質非怪桑林之憂𥼶以甘

沛而不自神曰天所漑

     三十八代宗師

得書石室古仙所留具釋隠言以鎭丹丘天門廣開群眞畢

來匪夣伊眞萬方其新

     三十九代宗師

偉乎架巖誓遺丗塵食地徇形寔滯昇眞處髙飛危守潔非

介飛歩神京接𮜿玉海

     四十代宗師

丗運向微海將塵飛仙人知幾暫至遄歸山靈夜呼芝英晝

映我保玉書以請民命

     四十一代宗師

道之所傳天且弗違孰睥睨之間以人爲茍可間者斯非其

道告示眞士善守神保

     四十二代宗師

華陽之洞壁以玄瓊千歳一開列見仙名仙之爲道有化無

迹人窮大傳我返眞極

     四十三代宗師

上清之宗丗以賢受景運自新仙裔乃復嘘和吸精保衛聖

躬翼以星斗導之雷風

     四十四代宗師

養素以朴通眞以誠内接玄同外佐昇平蜚螟伏藏年穀成

遂少見其微巳足名丗

     四十五代宗師

山岳昂藏湖海浩湯玄微俻至植宗華陽承光紫闕敷貺宋

方九老都君錫爾寳章

     張宗帥𦘕像賛

維大宗師天錫𦒿年雲風恒從不以丗遷翼翼小心赫赫盛

服出入帝所長樂無極

     呉宗師𦘕像賛

列仙之儒身爲道樞舒卷經綸綽乎有餘宇宙名言河海偉

量冠服髙明雲漢之上

     道士小象賛

曖曖曽霄三素之雲超乎象外蔚然𦆯紛中有至眞獨立不

群霞屬羽𥚑翼扶道君上朝紫闕手執玉文

  序

    送昌上人詩序

爲禪學者草食澗飲以發明巳事爲䆒竟其徒相值於寂寞

之濵一言激厲而頓有悟入則能事畢而邈乎相忘矣𥘉安

有綱紀衆多之法哉自其教行中國始有爲之深計長慮者

爲之條約曰清規嚴㓗周蜜卓然建立数十百年不変而彌

固用能使豪傑竒偉之士靡然委順而枯槁絶物者頼有以

自餋而事其事及其至也儒先君子盖亦嘆其有禮樂之遺

意焉此豈一日之積哉近丗奉佛號稱極盛而名山大刹之

閒或隂壞其法學利彼所謂䆒竟巳事者倀倀幾無以存其

身而清規微矣鄮山昌上人歴游諸方獨爲此懼廼考禪宗

傳流血脉之的上遡六祖継明教嵩 之譜盡以爲圖懐以

來京師思有以振之然知其不可而遽去殆其数然也且上

人一身何往而不得安處哉而拳拳憂其法之壞(⿱艹石)此此其

人所存可知巳嗟夫彼其爲教非直天下之道揆法守也然

猶一日廢則不可以立則大夫君子獨無所警乎哉予竊有

感焉因書以爲送行詩叙

    㑹上人詩序

古者君臣賡歌於朝以相勸戒頌德作樂以薦于天地宗廟

朝覲宴享之合征伐勉勞之恩建國設都之役車馬田獵之

盛農畒艱難之業閨門和樂之善悉托於詩而其用大矣至

於亡國失家放臣逐子嫠婦怨女之感滛瀆䜛刺之起而其

変極矣於是又有𨼆居放言之作市井田野之歌謡誦䜟緯

之文史傳物色之詠神仙術数之說鬼神幽恠之語其𩔖尚

多有之而最善者君子之道德有乎其身則發諸音而成文

者足以垂丗立教以成天下之務者也上下千百年間人品

不同所遇異時所發異志所感異事極其才之所能其可以

一槩觀之也哉浮圗氏之入中國也不以立言語文字爲宗

於詩乎何有然以其超詣特卓之見撙節隠括以爲辭固有

浩愽宏逹大過於人者則固詩之别出者也而浮圖氏以詩

言者至唐爲盛丗傳寒山子之属音節清古理致深逺士君

子多道之廼(⿱艹石)舎風雲月露花竹山水琴鶴舟笻之外一語

不措者就令可傳亦何足道哉予過呉遇錢塘㑹上人以其

詩数百篇示予盖其平生深得禪恱之味枯槁介特絶不與

丗相嬰凡吾前所云者一未始與之接也而獨得其一緒之

清思終日累月唫哦諷詠於泉石几榻之間其運思苦造言

精矣至其貶駁衆人曽不少貸雖古尊𪧐猶吹求其失而論

之故翰林學士承㫖呉興趙公嘆其詩有道味手書十数篇

施諸屏障又因以遺之曰使以示諸江湖庻小慰其苦唫之

心者予因爲之目曰春氷結花塵滓都盡秋空卓秀一色空

青是亦可以傳矣而又欲予爲之序噫予歴觀丗変與作者

之能事有槩於𠂻者多矣上人乃欲休予於寥寥澹泊之至

者乎故爲之序

    送吉上人序

甞聞昔有佛學之士坐大道塲領衆或至千人或数百人使

之坐卧必安食飲必時朝夕有所事謹愼整齊秩然有序不

異良将帥賢牧守非有豪邁之才含弘之量厖碩之福殆不

能處此也東南名刹自隋唐至宋時有隆汙而寺常盛大抵

王之者多得其人故也近時前軰澌盡爲其學者絶無所歸

依所謂住山者古人或堅不肯出或勉强應丗如甚不得巳

者今皆攘臂争席者相望矣歳又連大侵隨處魚鼓簘然亦

其教之運然歟荆門在上流百年前兵所交也地氣有所息

故今玉泉楼觀林邑田園之盛沛然充溢地僻無外鶩足以

安禪而容衆殊非東南所可及也住持天巖吉公至京師因

余僚友斡君克莊見之儀相魁偉外撲中寛爲一方之郷仰

豈偶然哉其還玉泉也交游賦詩以餞之而斡君獨欲某爲

序嗟夫佛學大要莫深切著明於止觀之說茲山實智者所

起也今吉公自其師以來凡所以爲守者至俻極盛無以加

矣止觀之書天台多講焉玉泉禪林也必有遺其文而踐其

實者也矣則爲不負智者吉公尚得其人以告我乎是爲序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