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真經四子古道集解/卷六

目錄 道德真經四子古道集解
◀上一卷 道德真經四子古道集解卷之六 下一卷▶


道德真經四子古道集解卷之六

古襄寇才質集

上士聞道章第四十一编辑

此章《南華經》言:古者言惡乎隱而有是非,皆因周學,言隱於文華,故有儒墨之是非,儒墨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虧也。周世天下儒墨之治方術者多矣,皆以其有為,術學亂於天下不可加矣。古之所謂道術者,果乎隱於儒學諸子。有刻意尚行,離世異俗,高論怨誹為亢而已矣,此山谷之士,非世之人枯槁赴淵者,夷齊、屈原之所好也。有語仁義忠信恭儉推讓為修而已矣,此平世之士,教誨之人遊居學者,孔子、孟軻之所好也。有語大功,立大名,理君臣,正上下為治而已矣,此朝廷之士,尊主強國之人致兼功并者,伊尹、周公之所好也。有就藪澤,處閑曠,釣魚閑處,無為而已矣,此江海之士,避世之人閑暇者,巢父、許由之所好也。若夫古士不刻意而高,無仁義而脩,無功名而治,無江海而閑,無不忘,心清靜也,無不有,道無為也,淡然無極而眾美從之,此天地無為之道,聖人清靜之德,天下大治也。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通玄經》曰:上古法天無為,法天者,治天地之道也,清靜無為是謂天道也。

中士聞道,若存若亡;

《通玄經》曰:中世尚賢形教,尚賢者,疑惑之原也。中世守德而不懷道,道滅而德興。

下士聞道,大笑之,

《通玄經》曰:下世任臣才學,任臣者,危亡之道也。下世繩繩,唯恐失學。《南華經·秋水篇》言:北海若謂河伯曰:伯夷辭之以為名,仲尼語之以為博,此其自多於學,以笑道無為之少,不似爾河伯自多於水,以笑北海之少乎?夫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井之墟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夏之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學之教也。今爾出於涇河涯淚,觀於大海,乃知爾醜,爾將何與語大理矣。天下之水莫大於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尾閭泄之,不知何時已而不虛。春秋不變,水旱不知。此其過江海之流,不可為量數。而吾未嘗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於天地而受氣於陰陽,吾在天地之間,猶小石小木之在大山。方存乎見少,又奚敢以自多。計四海之大在天地之間也,不似疊空之在大澤,豈足為大乎?計中國之多在海內也,不似稊米之在太倉,豈為多乎?計人物之多在九州也,不似毫毛之在馬體,豈足多乎?五帝之所連,三王之所爭,仁人之所憂,任士之所勞,盡此大小各有限矣。以其至小求窮其至大之域,是故迷亂而不能自得也。由此觀之,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窮至大之域?夫自細視大者不盡,豈不自失乎。

不笑不足以為道。

《南華經》辯士公孫龍問於魏公子牟曰:龍少學先生之道,長而明仁義之行,合同異,離堅白,窮眾口之辯,以笑莊子之言,茫然異之。公子牟隱几大息,仰天而笑曰:子獨不聞坎井之蛙乎?謂東海之鼈曰:吾樂大與,夫子奚不來入觀之?東海之鼈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於是逡巡而卻,告蛙吾之海曰: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於是坎蛙聞之適適然自驚,規規然自失。觀於莊子極妙之言,爾自適一時之利者,是非坎井之蛙與?子乃規規然而求之以察,索之以辯,是真用管窺天,用錐指地,不亦小乎?往矣。公孫龍口呿而不能合,舌舉而不能下,乃逸而走。

建言有之:

《南華經》盜跖謂孔子曰:且吾聞之古者耕而食,織而衣,無有相害兵殺之心,此至德之隆,天下太平也。然而黃帝不能致德,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唐虞作,立群臣,湯放其主,武王殺紂。自是之後,以強凌弱,以眾暴寡。湯武已來,皆亂人之徒也,豈足貴尚哉?今子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辯,以教後世,縫衣淺帶,澆薄不淳,失其古樸,天下為亂矣。

明道若昧,

《南華經》曰:古之士內直道善無為者,與天為徒。今之士外曲禮敬有為者,與人為徒。

進道若退,

《南華經》曰:古之士無為治其內,而不有為治其外。今之士有為治其外,而不無為治其內。

夷道若纇,

《南華經》曰:古之人外化而內不化,無為守其內而不為其外。今之人內化而外不化,有為守其外而不守其內。

上德若谷,

《通玄經》曰:古之士味道不捨也,今之士捨道不味也。釋道而任學者危,棄德而用才者困。

大白若辱,

《通玄經》曰:上古之士大白若辱,明白太素,無為復樸。今下世之士,以聰明為治者,勞心而不明以智慮為治者,苦心而無功。

廣德若不足,

《南華經》曰:上古之士盛德若不足。《通玄經》曰:上士廣德若不足也。今士不達真道者,雖智統天地,明辯日月,辯解連環,辭潤金石,猶無益於天下。夫察於刀筆之跡者,不知無為治亂之本。

建德若偷,

《通玄經》曰:上古無為者,即無事累。無累之人,即天下為形影相隨無為矣。下世之士,目察秋毫之末者,耳不聞雷霆之聲;耳調金石之音者,目不見太山之形。故小學有所志,則大道有所忘。

質直若渝,

《通玄經》曰:今上觀至人之倫,深原道德之意,下考世俗之行,乃足以羞,羞恥不治也。

大方無隅,

《通玄經》曰:上古之士,道至大者無規矩。後世以仁義禮樂為規矩,而知規矩之所用者能治人。上用規矩者,下亦有規矩之心巧之具也,而非所以治矣。

大器晚成,

《通玄經》曰:上古之士,德至大者無器用,大正不險,故民易導。後世小辯害道,小能喪德。夫通於一學,察於一能,可以曲說,未可廣應於教治也。

大音希聲,

《通玄經》曰:上古之士,道至大者無音聲,至終復樸,民無為匿。後世小善破治,小技喪樸。夫辯於一辭,審於一技,可以曲說,未可廣應於治教也。

大象無形,

《通玄經》曰:上古之士,樸至大者無形狀,清目不視,靜耳不聽,閉口不言,委心不慮,棄聰明,反太素,休精神,去智故,無好憎,是謂大通。

道隱無名。

《南華經》曰:夫尊古而卑今,學者之流也,且以狶韋氏之流觀今之世,其孰能不僻學?唯古至智厚德至人,乃能游道於世而不僻學,順人無為而不失己性,彼教不學於智,承意於道,不彼於學。《通玄經》曰:幽隱玄默,無為而治,不知所為而功自成者,聖人之道也。

夫唯道,

《通玄經》曰:所謂古真人者,性合乎道也,治其內不治其外,以遊天地之根,芒然彷徉乎塵垢之外,逍遙乎無事之業,機械智巧不載於心,不學而知,不視而見,不為而成,不治而辯,逍遙無為也。天下自化,此真人之遊純粹素道。

善貸且成。

《南華經》老聃謂陽子居曰: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為也,化貸萬物而民弗恃,不有顯名使物自喜,立乎不側而遊於道,無有者也。古者至人立於不貸之圃,逍遙無為也。不貸者,無出也,不推於物矣。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编辑

此章《通玄經》言:夫道者,原產有始,始於柔弱,成於剛強。欲剛者必以弱守之,積弱成強。觀其所積,以知存亡。太古聖人以道鎮之而損沖氣,守柔弗強,以功名自化,故能成其王。《南華經》曰:古聖毀志之勃,嚴惡二者,勃志也,不動胸中則正,正則虛靜無為而不為;故作是章戒王稟道謙和也。

道生一,

《通玄經·九守篇》曰:天地未形,窈窈冥渾而為一,寂然澄清者,道也。道生一,天也,清微為天。

一生二,

《通玄經》曰:一生二,地也,重濁為地。

二生三,

《通玄經》曰:二生三,人也,精氣為人。

三生萬物。

《通玄經》曰:三生萬物,粗氣為蟲,剛柔相成,萬物乃生。

萬物負陰而抱陽,

《通玄經》曰:萬物負陰而抱陽,是以木實生於心,草實生於英。

沖氣以為和。

《通玄經》曰:沖氣以為和,和居中央,是以胎卵生於中央。《南華經》曰:萬物以形相生,九竅者胎生,八竅者卵生。《沖虛經》曰:沖和氣者為人。

人之所惡,

《通玄經》曰:小人情性,皆好強而惡弱,好剛而惡柔,而不知失。

唯孤寡不穀,

《通玄經·道原篇》曰;王公有功名,孤寡無功名,守謙損也。

而王公以為稱。

《通玄經》曰:古者聖人日損沖氣,不敢自滿,日進以謙,功德不衰,天道然也。

故物或損之而益,

《通玄經·符篇》曰:德少而寵多者譏,才下而位高者危,無大功而有厚祿者微,故物或益之而損,損之而益。

益之而損。

《通玄經》曰:福莫大於無禍,利莫大於不喪,故物或益之而損,損之而益。

人之所教,

《南華經》曰:儒曲禮:敬者所教,謙損也。

我亦教之。

《通玄經》曰:柔弱者生之徒也,柔弱為上。

強梁者,不得其死,

《通玄經》曰:末世而志強梁之氣,故不能久,強梁者死。

吾將以為教父。

《通玄經》曰:剛強者,死之徒也,剛強為下。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编辑

此章《南華經·天道篇》言:夫虛靜恬淡,寂寞無為,純粹素樸者,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萬物之本也。明此無為以南面,陶唐為君也;明此無為以北面,虞舜為臣也。聖王以此無為處於君上,帝王天子之德也;老聃以此無為處於臣下,玄聖素王之道也。逸士以此虛靜退居而閑遊江海,山林之士服;士人以此恬淡進為而撫世,則功大名顯天下一也。靜而聖,動而王,無為也而尊,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故老聖言:吾是以得知無為之有益,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矣。無為有益也。

天下之至柔,

《通玄經》曰: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

馳騁天下之至堅。

《南華經》曰:水流乎無形,發泄乎太清。夫水之汋也,無為而才自然矣。

無有入於無間,

《通玄經》曰:無有入於無間。《南華經》曰:天門者,無有也。萬物出乎無有,有不能以有為有,有必出乎無有,而無有一,無有出,無本入無竅。有乎生,有乎死,有乎出,有乎入,入出而無見其形,是謂天門。

吾是以知

《南華經》曰:老聃無為處於臣下,玄聖素王之道也。

無為之有益。

《通玄經·自然篇》曰:天地之道,無為而備,不求而得,吾是以知其無為而有益也。

不言之教,

《南華經》曰:上古聖人行不言之教,立不教,坐不議,虛而往,實而歸,故有不言之教,無為而心成者也。大道不稱,大辯不言。

無為之益,

《南華經》曰:玄古之君,天下無為也,天德而已矣。無為為之謂天,無為言之謂德。上無為也,下亦無為也。

天下希及之。

《通玄經》曰:有益之本在之無益,故無益於治,有益於亂者,玄聖不為也。

名與身章第四十四编辑

此章《南華經》言:不仁之人而貪富貴名利之惠,反以害其身。楚威王聞莊周賢,使使厚幣之,許為相,莊周謂楚使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獨不見郊祭之犧牛乎?養食之數歲,衣以文繡,食以芻菽,及其牽而入於太廟,雖欲為孤犢,其可得為乎?子亟去,無汙我。有國者羈,終身不仕,自快無為之道焉。魯君聞顏闔得道之人也,使人以幣先焉,顏闔不受,真惡富貴也。故曰:道之真以治身,其緒餘以為國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觀之,帝王之功,聖人之餘事也,非所以完身養生也。今世俗之君子,多危身棄生以殉物於名利,豈不悲哉。今且有人於此以隋侯之珠彈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則其所用者重,而所要者輕也。夫生者豈特隋珠之重哉,名利喪身也。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故作是章焉。

名與身孰親?

《南華經》曰:伯夷、叔齊、鮑焦、介子推,此四子者,重名輕死。

身與貨孰多?

《南華經》曰:昔者桀殺關龍逢,紂殺王子比干,故龍逢斬,比干剖,萇弘肔,子胥糜。此四子之賢是好名利者也,而身不免乎戮。

得與亡孰病?

《南華經》曰:此其伯夷、叔齊、比干、子胥之屬,所以論長生安體樂意之道,不亦遠乎?

是故甚愛必大費,

《通玄經》曰:虎豹之文來射,猨狄之捷來格,鳴鐸以聲自毀,膏燭以明自煎。武勇因強梁死,辯士因能亡。

多藏必厚亡。

《南華經》曰: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剝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桂漆有用割剝亡身,而不知櫟樹無用之用得終天年。

知足不辱,

《南華經》曾子曰: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養志者忘名,養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

知止不殆,

《沖虛經》曰:不貪貨,何羨利?不貪貴,何羨名?此之謂順民。《南華經》曰:名利二者,勃志也。不動胸中則正,正則虛靜無為而無不為也。

可以長久。

《通玄經》曰:璧瑗之器,礛●之功也;鏌鋣斷利,砥礪之力也。狡兔死而獵犬烹,高禽盡而良弓藏,敵國滅而謀臣亡。功遂身退,天道然也,可以長久。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编辑

此章《南華經》言:天地雖大,其化均也;萬物雖多,其治一也;人卒雖眾,其主惟君。君原於德而成於天,故曰:玄古之君,天下無為也,天德而已矣。是以太古聖人大巧若拙,大辯若訥,體道清靜無為,為天下之正,教其用無窮,故能長久,故作是章焉。

大成若缺,

《通玄經》曰:天圓不中規,地方不中矩,道至大者無規矩。

其用不弊。

《通玄經》曰:清靜者,道之鑒也;清虛者,天之明也;一而不變,靜之至也。

大盈若沖,

《通玄經》曰:天正不中鈎,地直不中繩,德至大者無鈎繩。

其用不窮。

《通玄經》曰:無為者,道之常也。無為為之之謂天,天德而已矣。

大直若屈,

《南華經》曰:古者天下有常然之道,曲者不以鈎,直者不以繩,大直若屈。

大巧若拙,

《南華經》曰:古者天下有常然之德,圓者不以規,方者不以矩,大巧若拙。

大辯若訥。

《南華經》曰:大道不稱,大辯不言,大辯若訥。

躁勝寒,

《通玄經》曰:陽氣勝變為陰,故巧不可盈。

靜勝熱,

《通玄經》曰:陰氣勝變為陽,故辯不可極。

清靜天下正。

《通玄經》曰:古聖無為者,守靜也,守靜能為天下正。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编辑

此章《通玄經·上義篇》言:古之用兵者,非利土地而貪寶賂也,時有危亡,平亂為民除害也,以危為寧矣。赤帝為大災,故黃帝擒之。共工為水害,故顓頊誅之。今七國無道,貪叨多欲之人殘賊天下,萬民騷動,莫寧其所。有則制之以兵革,戎馬生於郊,天下大亂也。

天下有道,

《通玄經·精誠篇》曰:夫古之召遠者,使無為焉,親近者,言無事焉,唯暗行於道者,能有之也。

卻走馬以糞。

《通玄經·精誠篇》曰:卻走馬以糞,車軌不接於遠方之外,是謂坐馳陸沉。

天下無道,

《通玄經》曰:春秋天下無道,則亂為兵主。

戎馬生於郊。

《洞靈經》曰:今春秋人主有道者寡,無道者眾,不可捨本事末,以為戰也。

罪莫大於可欲,

《通玄經》曰:罪莫大於無道。爭小故不勝其心謂之忿兵,故忿兵敗,此天之道也。

禍莫大於不知足,

《通玄經》曰:禍莫大於無德。利人土地欲人財貨謂之貪兵,故貪兵死,此天之道也。

咎莫大於欲得。

《通玄經》曰:咎莫大於無德。恃其國家之大,矜其人民之眾,欲見賢於敵國者,謂之驕兵,故驕兵滅,此天之道也。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通玄經》曰:古者養生知足,即罪不累也。

不出戶章第四十七编辑

此章《通玄經》言:古者人君教不出戶,以知天下之治者,因物以識物,因人以知人,脩之身然後可以治民,居家理治然後可移於官長,天下治也。後世令出彌遠,天下煩亂,知治彌少者,不脩本身也。是以古之聖人無為,脩本身正,不令而行,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天下自治也。

不出戶,知天下,

《通玄經·精誠篇》曰:古者教不出戶以知天下治者,此言精誠無為發於內也。《南華經》曰:古之人無為治其內,而不治其外。

不窺牖,見天道。

《通玄經》曰:不窺於牖以見天道,此言神氣清靜動於天也。

其出彌遠,

《通玄經·九守篇》曰:其出彌遠其知彌少者,此言精神有為,不可使外淫也。《南華經》曰:今之人有為治其外,而不治其內。

其知彌少。

《通玄經》曰:精誠越於外,智慮蕩於內者,不能治。形神之所用者遠,則所遺者近,其知彌少。《南華經》曰:今之人有為守其外,而不為其內。

是以聖人,

《通玄經》曰:不令之本,在於正身。

不行而知,

《通玄經》曰:古聖人脩本,身不令而禁,不施而仁,不行而知。

不見而名,

《通玄經》曰:古聖人脩本,身不視而明,不聽而聰,不見而名。

不為而成。

《通玄經》曰:古聖人脩本,不言而信,不求而得,不為而成。

為學日益章第四十八编辑

此章《南華經》言:古者三皇,民結繩而無文,若此之時,天下太平則至治矣,此為道之治也。今遂至使民延頭舉踵而聽學,曰某處有賢者,羸糧而趨學,則內棄其親而外去其主之事,故兵馬足跡接連乎諸侯之境,車軌轍結連乎千里之外,天下大亂。此為學之亂,則是上好學知之過也。夫好智之亂天下也,自三王以下者,尚文學是矣。捨夫種種淳樸之民,而悅夫役役勞學之佞,釋夫恬淡無為之道,而悅哼哼華誕之意,哼哼華誕之詞,末學縱橫已亂於天下矣。

為學日益,

《通玄經》曰:周世博學多文,不免於亂。今以小學為教,不得大道清明立聖,專守文法,其於為治難矣。

為道日損。

《南華經》曰:古之為道者日損。

損之又損,

《南華經》曰:損之又損之。

以至於無為。

《南華經》曰:以至於無為。

無為而無不為。

《南華經》曰:無為而無不為,上無為也,下亦無為也。

取天下常以無事,

《通玄經》曰:古之善為君者,取天下而無事。省事之本,在道日損。

及其有事,

《通玄經》曰:木生蟲,還自蠹;人生事,還自賊。各以所好,反自為傷。以學生事,又以事止事,譬猶撓水而欲求清也,難矣,不足以取天下。

不足以取天下。

《通玄經》曰:位高者事不可煩,事煩難治,不足以取天下。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