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道難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四

當周之時,去先王未遠,孔子聘於列國,誌欲行道。晨門、荷蕢、沮溺丈人之徒皆譏之,孔子不以為然,而道竟不可行。其與學者論政,未嘗不歸於道,如答仲弓、子張之問仁,皆言政也。諸子有志於治國,而春風沂水之趣,終不及曾點,故孔子舍三子而與點者以此。子遊為武城宰,以禮樂為教,至論君子小人,皆以學道為主。則孔氏之門,雖所施有大小,其與孔子之治天下一也。

自管仲、申、商之徒以其術用於世,其規畫皆足以為治,然皆倍於道,故莫不有功效而禍流於後世。後世言治者,皆知尊孔氏,黜百家,而見之行事,顧出於申、商之下。天下當積世弛廢之餘,一旦欲振起之而無所主持,如庸醫求治療,雜劑亂投,欲如申、商一切之術,已不可得矣。

永年蔡先生之守蘇州,其志汲汲於為道,務在節用愛人,仿《周官》州黨族閭屬民讀法之政,而時進學者與之語道。吳故大郡,先生獨常從容於吏治之外,有春風沂水之趣。然習俗安於其故,或竊有異議。先生稍不自安於心,即悠然長往。學者與小民之慕愛,如失父母。而余門人沈孝,年已及艾,有原憲之貧。先生獨喜其論經有師法,時延進存問。以二千石之重,念及蓬蓽之士,其留意境內之人才若此。余為令吳興,竊拜先生之下風,不敢以今世之吏自處。而鄧析之徒,為謗日甚。先生之門,時亦有傳其言者。唯先生不然,曰:「歸君以大道治縣,汝輩何以述此言?」予曾不能如先生之所許,然同心之言,未可以為世人道也。

余官邢州,去永年百里,先生還家,久始知之,因造其廬。留飲食共語,略不以官爵為意,獨言及為守事,不覺悵然,以不克盡其志也。時風雪滿庭,送予出門,約明春共遊太行。余以入賀留京,尋有滁州之命,欲還過永年,與先生別。作《道難》以為贈。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