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卷第三十八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九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四十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三十九

 書

    癸巳𡻕𭔃中書耶律公書

四月二十有二日門下士太原元某謹齋沐獻書

中書相公閤下易有之天造草昧君子以經綸伏

惟閤下輔佐王室奄有四方當天造草昧之時極

君子經綸之道凡所以經造功業考定制度者本

未次第宜有成䇿非門下賤士所敢與聞獨有一事

系斯文為甚重故不得不為閤下言之自漢唐以

來言良相者在漢則有蕭曹丙魏在唐則有房杜

姚宋數公者固有致太平之功而當時百執事之

人毗助賛益者亦不為不多傳記具在蓋可考也

夫天下大噐非一人之力可舉而國家所以成就

人材者亦非一日之事也從古以來士之有立於

世必藉學校教育父兄淵源師友之講習三者備

而後可喻如修明堂總章必得楩楠豫章節目磥

砢萬牛挽致之材預為儲畜數十年之間乃能備

一旦之用非若起㝷文之屋欂櫨椳楔楹𣏾薨桷

雜出於榆柳槐柏可以朝求而暮足也竊見南中

大夫士歸河朔者在所有之聖者之後如衍聖孔

公𦒿舊如馮内翰叔獻梁都運斗南髙戸部唐卿

王延州從之時輩如平陽王状元綱東明王狀元

鶚濵人王賁臨淄人李浩秦人張徽楊煥然李庭

訓河中李獻卿武安樂夔固安李大翼沛縣劉汝

翼齊人謝良弼鄭人吕大鵬山西魏璠澤人李恒

簡李禹翼燕人張聖俞太原張緯李謙兾致君張

耀卿高鳴孟津李蔚眞定李冶相人胡徳珪易州

敬鉉雲中李㣲中山楊果東平李彦西華徐世隆

濟陽張輔之燕人曹居一王鑄渾源劉祁及其弟

郁李仝平定賈庭揚楊恕濟南杜仁傑洺水張仲

經虞鄉麻革東明商挺漁陽趙著平陽趙維道汝

南楊鴻河中張肅河朔勾龍瀛東勝程思温及其

從弟思忠凡此諸人雖其學業操行參差不齊要

之皆天民之秀有用於世者也百年以來教育講

習非不至而其所成就者無㡬䘮亂以來三四十

人而止矣夫生之難成之又難乃今不死於兵不

死於寒餓造物者挈而授之

維新之朝其亦有意乎無意乎誠以閣下之力使

脫指使之辱息奔走之役聚養之分䖏之學舘之

奉不必盡具饘粥足以糊口布絮足以蔽體無甚

大費然施之諸家固以骨而肉之矣他日閤下求

百執事之人隨左右而取之衣冠禮樂紀網文章

盡在於是将不能少𦔳閤下蕭曹丙魏房杜姚宋

之功乎假而不為世用此諸人者可以立言可以

立節不能泯泯黙黙以與草木同腐其所以報閤

下終始生成之賜者宜如何哉閤下主盟吾道且

樂得賢才而教育之一言之利一引手之勞宜不

為諸生惜也冐瀆台嚴不勝惶恐之至某再拜

    與樞判白兄書

某頓首自乙巳𡻕徃河南舉先夫人旅殯首尾閲

十月之久㡬落賊手者屢戻狼狽北來復以葬事

徃東平連三年不寜居坐是不得奉起居之問吾

兄亦便一字不相及何也如聞曽定襄人處𭔃書

然至今不曽見但近得仲庸書報鐵山巳娶婦吾

兄飲啖如平時差用為慰耳去秋七月二十三日

忽得足痿證頼毉者急捄之僅免偏廢今臂痛全

减但左右指麻木仍在也比來數䖏傳某下世已

有作祭文挽辭者此雖出於妬者之口亦恐是殘

喘無㡬神先告之耳向前八月大葬之後惟有實

録一件只消親去順天府一遭破三數月功披節

每朝終始及大政事大善惡係廢興存亡者為一

書大安及正大事則略𥙷之此書成雖溘死道𫟪

無恨矣更看向去時事稍得放鬆否也王先生碑

今送去中間有過當處吾兄細為商略之碑石想

亦未便立得他日改定亦無害也所欲言者甚多

聊䟽三二事欲吾兄知之有便望一書為報也時

暑自愛不宣

    荅中書令成仲書

張子敬處備悉盛意未㡬張伯寜來招致殷重甚

非衰謬之所堪任其還也不得不以書通癸𫑗之

冬蓋嘗從來使一到燕中承命作先相公碑𥘉不

敢少有所望又不敢假借聲𫝑悠悠者若謂鳯池

𬒳奪百謗百罵嬉笑姍侮上累祖禰下辱子孫與

渠輩無血讎無骨恨而乃樹立黨與撰造事端欲

使之卽日灰 -- 灰 㓕固知有神理在然亦何苦以不貲

之軀蹈覆車之轍而試不測之淵乎君侯材量閑

愽藹有時望士大夫出於門下者有何限量朝夕

接納足以廣見聞益智慮而就事業頋僕何人敢

當特逹之遇乎復有來命㫁不敢徃孤奉㤙禮死

罪死罪某再拜

    荅聰上人書

某頓首啓四月末自太原來鎮州得春後手書副

以寳刀新什反復熟讀且喜且嘆又媿衰謬無以

稱副好賢樂善之心耳僕自貞佑甲戌南渡河時

犬馬之齒二十有五遂登楊趙之門所與交如辛

敬之雷希顔王仲澤李欽叔麻知㡬諸人其材量

文雅皆天下之選僕自以起寒鄉小邑未嘗接先

生長者餘論内省缺然故痛自鞭䇿以攀逸駕後

學時文五七年之後頗有所省進而學古詩一言

半辭傳在人口遂以爲專門之業今四十年矣見之

之多積之之乆揮毫落筆自鑄偉詞以驚動海内則

未能至于量體裁審音節𫞐利病證真𧸛攷古今

詩人之變有戇直而無姑息雖古人復生未敢多

譲常記平生知巳如辛敬之李欽用李長源輩數

人毎示之一篇便能得人致力處自諸賢彫䘮将

謂無復真賞乃今得方外三四友如上人者其自

幸宜如何哉上人天資髙内學富其筆𫝑縱横固

巳出時人畦畛之外唯前輩諸公論議或未飽聞

而饜道之耳古人有言不見異人必得異書可為

萬世學者指南可終身守之此僕平生所得者敢

以相告錦機巳成第無人寫潔本年間得斷手卽

當相付亦𠋣公等成此志耳人行遽書不盡言時

暑萬萬以道自護不宣

    荅大用萬户書二

某頓首啓東原宿留㡬半𡻕之乆辱公家賢弟昆

慰藉之厚内省衰謬媿無以當之耳卽日伏惟起

居萬福孫徳謙張夢符津送至魏京今東歸矣雷

氏霜鍾亦名噐也胥門舊物果有所歸到日公自

知之臨行聊此為候向暄千萬自愛不悉某再拜啓

某頓首辱書知賢昆季雅意媿衰謬無以當之卽

日伏惟侍奉萬福自西歸鹿泉值仲女病劇奔詣

太原留百許日僅得勿藥卽欲東行繼聞相君北

上且留待他日諸餘張婿能言之所需撗笛侍女

圖今奉去𣗳萱堂記相見下筆未晚欹噐賦全文

幷䟦語千萬録𭔃欲入見聞録中時暑彊學為親

加愛不一一某再拜

  䟽

    忻州修學䟽代郝侯祚

始定終綏守文之期式遘有教無𩔗作人之効可

徵言念吾州乆崇廟學傅侯完復於天徳小康之

傅守名慎微字機先要公增築於大定承平之時要守万壽字伯升

地位之髙明副師儒之嚴重華表俯窺於𩀱鶴

下有双鶴觀連岡雄鎮於九龍學在九龍岡最上弦歌絶井邑之譁章

甫易弓刀之舊孫内翰之科名相踵孫名九鼎字國鎮國𥘉狀

元郡姚隠君之文石具存學記醉軒先生所作名孝錫字仲純徐州人不圖

刼火之餘遽有園𬞞之嘆頋慙小巳猥守大藩方

舉廢之是圖亦少文之當變昔魯僖以泮宮𤼵頌

齊宣由稷下垂聲不能廣厦以庇賢良媿萬夫之

觀政况乃玄壇竝峙佛屋載新開檀施於奔馳戰

敓之場化金碧於顧盼嚬呻之頃何𥝠有百神之

秩而公無二仲之祠旣責任之有歸豈經營之敢

後下車修庠序之教猶𥨸恨其遲扶杖思徳化之

成夫何逺之有孰相兹役我懷其人

    清真道院營建䟽

奉為本庵欲創聖位以為焚誦祝延之所其於工

費有頼弘持謹投諸方上善共締清縁者𥨸以像

設嚴真儀之奉齋厨維浄偘所安祝賛有歸功縁

為大方經營之伊始宜助藉之相先凡我同仁幸

垂一諾謹䟽戊申六月日遺山老人䟽

    請太一宫提點李大師住天封䟽

太室兼衡霍之秀天封維僊聖所廬劒飛而古栢

仍存石潤而仙蒲未老孰為真𨼆再暢玄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馬之徽音續覃劉之正脉李公大師源分渦水名

動漢庭静一得精㣲之傳冲退為衰薄之鎮惟望

拜之祠旣舉而司真之治方虗敢因黄鶴之書敬

促青牛之駕璧門金闕瞻星漢以非遥玄都石壇

佇嵩呼之復振善哉行矣今正是時

    興國院改律為禪請住持䟽二首

𮜿轍交馳塵勞先起皮毛盡落真實具存星河同

是一天淮濟更無别水談空說有何妨捩轉話頭

指東畫西䆒竟不離當處眷兹興國𥘉議安禪誰

堪選佛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來舉開山公案集公清風匝地滿月

當秋不甘北覬之鈐鎚自得夀寜之衣鉢僧嗣夀寜月

光明旣露難擬蓋藏賔主相請共為推挽雲山改

色鐘皷同聲蹔從華表之㳺盡革青氊之舊法筵

龍象同歸佛祖之𫞐大地山河永祝南山之壽善

哉行矣今正是時

福慧兼全萬為希有人境相值一變從新載惟父

祖之田園遠歴隋唐之𡻕月透龕仍在露塔相望雖

齋皷粥魚粗供朝夕而𣗳林水鳥未極幽閑幸我

賢侯特紆深眷謂打地之清風未遠而開門之勝

㮣空孤變遷旣異於古今授受寜論於甲乙誰其

作古自有當仁固知不出當家終亦難逃公議月

輪桂𣗳斬新别出一枝佛國旃檀何暇更求他木

某公清標孤峻道照虗明䄂裏圈䋲穿透向上諸

人鼻孔林間几席坐断天下衲僧舌頭旣為大事因

縁化身合與末法衆生援手自教自禪之已竟誰

賔誰主以何言勿云鶴戀舊巢自是龍行故道髙

提正令行十三八棓之𫞐永為皇家延百億萬年

之夀無勞擬議便可承當

    曹子歸葬䟽

松栢嵗寒莫重死生之託金蘭天屬亦有急難之

求乆要不忘交情乃見通甫曹君收之風調張祐

才名誰謂雍容閑暇之平生而有零落棲遲之暮

景風霜十月身去國而不歸蓬藋一丘事盖棺而

未了且行路有匍匐之救豈徒哀無賵賻之文凡

我同盟忍㤀斯羲城旁冢地何如温序之鄉閭汴

上麥舡㑹有范家之父子

  雜體

    麻杜張諸人詩評

麻信之杜仲梁張仲經正大中同隠内鄕山中以

作詩為業人謂東南之美盡在是矣予嘗竊評之

仲梁詩如偏將軍將突𮪍利在速戰屈於遅乆故

不大勝則大敗仲經守有餘而攻戰不足故勝負

略相當信之如六國合從利在同盟而敝於不相

統一有連鷄不俱棲之𫝑雖人自為戰而號令無

適從故勝負未可知光弼代子儀軍舊營壘也舊

旗幟也光弼一號令而精彩皆變弟恐三子者不

為光弼耳

    射說

𣈆侯觴客於栁溪命其子婿馳射婿佳少年也跨

躡柳行中勝氣軒然舞於顔閒萬首聚觀若果能

命中而又搏取之者巳而樂作一射而矢隋再而

貫馬耳之左馬負痛而軼人與弓矢俱墜左右奔

敉雖支躰不廢而内若有損焉晉侯不樂謝客客

有自下座進者曰射技也而有道焉不得於心而

至焉者無有也何謂得之於心馬也弓矢也身也

的也四者相為一的雖虱之微将若車輪焉求為

不中不可得也不得於心則不然身一馬一弓

一而的又為一身不暇𮪍𮪍不暇彀彀不暇的以

是求中於奔駛之下其不碎首折交也幸矣何中

之望哉走非有得於射也頋嘗學焉敢請外厩之

下駟以卒賢主人之𭭕何如晉侯不許願謂所私

曰一馬百金一放足百里衘䇿在汝手吾安所追

汝矣竟罷酒元子聞之曰天下事可見矣為之者

無所知知之者無以為一以之敗一以之廢是可

嘆也作射說

    酒裏五言說

去古日已逺百偽無一真獨惟醉鄉地中有羲黄

醇聖教難為功乃見酒力神誰能醸滄海盡醉區

中民此余二十六七時詩也壬辰北渡順天毛正

卿楊徳秀與一傅生祈仙山寺中蘇晉降筆寫詩

數十首一詩有百偽無一真中有羲黄醇之句餘

詩除酒裏神仙我五言外多不成語正卿徳秀𥘉

不知蘇晉為何代人不論此詩何人作也而晉所

批乃有此十字晉豈余前身歟抑嘗見余詩𥨸以

為已有者歟将近時鬼物之不昧者記余詩以託

名於晉以自神也是皆不可知晉既以余詩為渠

所作故余亦就酒裏神仙我五言取償於晉作樂

府一篇繡佛長齋半生枉伴蒲團過酒壚横卧一

蹴虗空破頗𥬇張顛自謂無人和還知麽醉鄉天

大少箇神仙我

    靖徳昭兒子髙戸字說

古今俗忌以五月為惡月端午為惡日赴官者頓

不敢𤼵生子者棄不敢舉不幸而與禍㑹故一切

以俗忌為當然赴官後期盖不足計生子而不之

舉其禍可勝言哉原武靖徳昭以此月舉児子靖

氏蓋靖郭君之裔乃取田文故事名之曰髙戸而

乞字於余余以為五月生子徃徃冨貴而夀如漢

大将軍王鳯相國胡廣晉王鎮惡之等其事見扵

史漢魏晉之書為甚詳秉筆者亦欲明已定之分

祛雷同之惑故諄復言之徳昭之先人南湖翁蚤

𡻕以文武材傑出時輩浮湛里社四五十年之間

抱利噐而莫之試其所得者君子長者好賢樂善

之名耳徳昭問學甚篤行義甚修遭離世故又僨

不能舉冝為造物者之所秉除以起家之子遺之

也髙户今六𡻕青衿繡襦温然如含玉之璞瑑而

文之将為萬乗之器吾知惡月之說殆田家媪火

爐頭語耳因字之伯起書以貽之

    曹南商氏千秋録

曹南商氏族姓所起見於逺孫正奉大夫贈昌武

軍節度使衡所著千秋録備矣盖自少典而降得

姓者十四契始封商以子命氏十三世而至湯十

七世而㣲子代殷後為SKchar王又二十六世於秦扵

兩漢於曹魏六朝隋唐詳見於家諜者以節度君

推世次系出陳之長平長平殷髙宗冢在焉逺祖

司空侑唐史有傳太和中再領天平節龯子羽舉

進士藩府辟召不至通顯子盈孫僖宗聞其有禮

學擢為太常愽士終於大理卿贈吏部尚書子暟

暄之子處譲處譲之子嶽已上失其官號俱為唐

人嶽之子諱懐欽入五代十年生周顯徳三年劉

燦牓擢第終於宋建隆四年朝奉𭅺試大理評事

知曹州南華縣事致仕因家於曹享年九十四詳

見譜諜盖自司空而後為鄆人南華而後為曹人

避宋宣祖諱改姓商氏逮節度君九世矣南華之

子捷淳化三年孫何牓擢第累官至比部郎中生

七子宗聖宗傅宗回宗弼宗旦宗爽宗昱宗傅宗

弼宗旦三子登科宗傅咸平三年陳尭咨牓擢第

𥘉仕蜀川後乃隔絶不知所終宗弼大中祥符五

年徐奭牓擢第累遷至中書舎人仁宗朝時譽藹

然有卿輔之望其後不樂仕進年未五十乃挂冠

築堂曹南之西園名曰晦道時賢髙其勇退盛為

稱道之享年七十娶兾氏封金華縣君生八子𠋣

傋儼傳佑侅佖偕𠋣備傳侅四子登科郎節度君

六世祖也宗旦字⿰糹⿱𢆶匹天聖五年王尭臣牓擢第

官至朝奉郎知桂陽監平陽令享年五十二娶卞

氏生四子伊灝佾侁詳見墓誌長子伊伊子諶𠋣

元豐五年黄裳牓第一甲第三人擢第𥘉任太原

教授大學愽士後元祐黨事興碑其名於餘官之

列一子中立備皇祐三年馮京牓擢第三子穆之

伯之適之傳字夢臣皇祐五年鄭獬牓擢第⿰糹⿱𢆶匹

説書科授國子直講終於光禄寺丞出知虢州朱

陽縣事亦足以知當時重守令之選也享年六十

一累贈太中大夫娶李氏封恭人詳見墓誌郎節

度君五世祖也生七子千之元之立之延之坦之

成之貫之元之貫之登科侅嘉祐四年劉輝牓擢

第終於通直郎致仕享年七十四娶張氏生五子

先之才之孝之說之直之先之説之登科元之熈

寜九年徐鐸牓擢第終於丞議郎濟州鉅野令縣

界金山寺碑在焉娶蕭氏四子因圉冉丙因登科

先之元豐五年黄裳牓擢第終於衡州茶陵令貫

之字以道後改名乂元祐六年馬㳙牓擢第張君

向辟為計司屬官終於朝散郎知懐州武徳鎮致

仕享年六十七娶張氏封安人卽節度君之髙祖

也生六子周同岡𠕋丹甬皆業進士說之建炎五

年李易牓擢第授鄧州文學後攝濟隂主簿阜昌

二年通判興仁軍府事張君檄文啇文學素勤學

古可使入官今保舉堪赴吏部注擬差遣竟不就

享年六十娶傅氏卽龍圖公之女孫也四子黙㸃

勲黯黙後改名休復字子泰風儀秀整𬓛量夷曠

博學有文老居汴梁娶江氏卽金紫公鄰㡬女孫

也有陶丘先生文集行於世諶九舉終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建中靖

國元年恩賜進士第終於虔州大𢈔令因紹聖四

年何昌言牓擢第終於通仕郎開徳府臨河縣令

三子大有大聲大臨周宣和元年以父守朝散郎

致仕奏𥙷累官至通直郎開徳府濮陽縣丞一子

𩦪岡字元夀建炎二年從劉錫太尉觧危滄州奏

補拱輔從事入金朝換忠勇校尉享年七十二卽

節度君之曽祖也𥘉娶周氏再娶鄭氏二子駒馳

册字元功丹字大忠後改名愈字師心為施内翰

朋望詩酒之友生二子𩦸騤皆早世甬字子華俱

以儒業顯于鄉里學者宗之祖駒字士龍兩赴庭

試天資和雅愽學強記教授鄉里泰和元年五月

十五日以夀終享年七十一祖母郝氏封宜人三

子長永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字難老次敷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字福老次康錫字吉老

難老用公貴及封朝請大夫致仕妣王氏濮陽郡

太夫人三子仲曰衟字正叔滑稽豪俠有古人風

季曰衎字信叔頴悟早世公朝請君之長子也字

平叔㓜從祖學長師鄉先生李若訥若訥愛其才

毎器重之年二十五擢崇慶二年黄裳牓詞賦進

士第釋褐主鄜州洛交簿以㢘能換郿縣㝷辟威

戎令時興定已𫑗𡻕饑民無所於糴公乃開倉賑

濟然後白之行臺頼以全活者甚衆夏六月地靈

城鄄摧圯夏人乗釁入冦公率領蕃部土豪守禦

應敵保以無虞秩滿縣人爲之立祠再辟原武令以

例罷入爲尚書省SKchar歷粮草邉關知管差除三房

考再滿授戸部主事兩月擢拜監察御史姨母郕

國夫人不時入禁中干預政事聲𫝑甚張公拜章

極言自是郕國𬒳召乃敢進見宗室帥慶山奴軍

淮南歸州失利朝廷置而不問公建言自古敗

軍之將必正典刑不爾則無以謝天下詔爲决杖

八十因而退罷户部侍郎權尚書曹温時一女在

掖庭從史親舊干預𫞐利其家人填挿諸司貪墨

張露而臺官無敢言者公歷數其罪詔罷温戸部

改太后府衞尉公再上章若臣言温果可罪當貶

逐温無罪則臣爲妄言豈有是非不别而兩可之

哀宗爲之動容乃出温爲汝州防禦使未㡬改右

司都事朝廷知公盖將大用矣改同知河平軍節

度使事不赴奏𠑽樞宻院經歷官遥領同知昌武

軍節度使事丞相完顔莘公領陜西行䑓奏公偕

行𠑽左右司貟外郎仍佩以金符宻院表留有㫖

行䑓地重急於用人可從丞相奏自是䑓務一决

於公矣明年召還行䑓再奏留之又明年丁内艱

乃得還平章政事蕭國侯公塞京東河决奏公以

左右司郎中從行正大八年十月起服中充秦籃

總帥府經歷官正月河潼失守召主帥入援二月

九日軍至陜将由閒道之長水界與北軍遇相拒

大雪中士卒饑凍不能戰主帥兀典棄衆降敵公

為北軍所得令去巾公瞋目大嘑曰汝欲脅從我

耶我終不能降逥望闕瞻拜曰主将無狀亡兵失

利臣之罪責亦無所逃但一死報國耳遂㧞佩刀

自頸時年四十有六褒贈正奉大夫昌武軍節度

使𥘉娶鄧氏繼娶鄭氏並封濮陽郡夫人子男二

人長曰挺字孟卿業進士次曰援字仲經女一人

適進士劉荗孫男七人琥璘璹𤨠皆業進士瑋瓛

琯及女孫二人尚㓜𥘉河間許古道真以直言極

諫稱於徳陵朝正大𥘉詣闕拜章言八座皆非其

材省寺小臣有可任宰相者不大升黜之則無以

致中興章奏召道真赴都堂問孰為可相道真以

尚書省SKchar商衡對當是時上新卽大位經略四方

思所以弘濟艱難者為甚力道真巳得請居伊川

郎命驛召致之復右司諌天下相望風采道真亦

慷慨願以人所不敢言者為天子言之及論天下

事首以公為可相則公之材為可知矣公事長上

以禮接下以誠與人交敦終始家居怡然毋愠容

性嗜學藏書數千卷古今金石遺文人所不能致

者徃徃有之南渡以來士大夫以捄世之學自名

髙者闕略而無所綂紀下者或屑屑於米鹽簿書

之間公天資雅重遇事不碌碌人所不能措手者

率優為之茍可以利物則死生禍楅不復計平居

以大事自任而人亦以大任期之評者至今以公

用違其長使之卒然就一死爲斯世惜也故好問

銘其墓云云按公所藏及記録者有唐武徳三年

逺祖司空勛國公開山誥有體質平𠃔才器敏洽

宣力義旗功叅造珠可吏部尚書宣和内府物也

巳下皆晦道堂題詠備在家錄自餘玉牒授之楚尾毛觀復給事中

知曹州興仁軍府事三衢盧㐮賛元濟比李那商

老任庭玉鄧忠臣山東路提刑使濟隂賀公叟楊

庭東平路轉運使鄕先生李上逹及子省元防方

平濮州軍事判官林棣姚建榮興祖尚書左丞夀

國公金城髙汝礪巖甫同知臨洮府事兼積石州

刺史平陽孔天監偉明尚書右丞洨水賈守謙益

之諌議大夫滹南許古道真戸部尚書𫞐叅知政

事䑓山楊造叔玉尚書左丞日照張行忠信甫平

章政事蕭國公東阿侯摯莘卿大司農戸部尚書

相人張正倫公理等書扎詩篇在家翰林應奉東

明王鶚百一嘗作誥詞云出知外縣凛乎其徳譲

之遺入SKchar中䑓魁然有宰輔之望禮部閑閑趙公

許與公有鵬飛九萬里風斯在下之語其為時賢

所推重如此尚何待僕言正叔以通家之故請為

千秋録作後記因得件右之或疑商氏名徳相望

而報施未豐者竊以水喻之今夫流泉出石鏬間

從濫觴之㣲㳙㳙而不絶及其合支流㑹衆川儲

蓄淵渟盡洄洑舒徐之態皷之以長風驅之以迅

雷泄雲雨而㴠鬼物雖有千石之舟十丈之檣遲

廻顧盻而不敢發蓋從㣲至著而有本者必如是

耳今孟卿舘嚴侯之門者十餘年侯温然執擁篲

之敬海内名勝率以清廟之噐許之諸𭅺玉立秀

発生長見聞冝有不資於人而自𡠾者正叔年甫

六十安閑樂易福禄方來他日羔鴈成群極人門

盛事當信僕言之不妄云癸丑二月吉日河東元

好問裕之謹書

    故物譜

予家所藏書宋元祐以前物也法書則唐人筆迹

及五代冩本為多畫有斈范許郭諸人髙品就中

薛稷六鶴最為超絶先大父銅山府君官汲縣時

官賣宣和内府物也銅碌兩小山以酒沃之青翠

可摘府君部𭛠時物也風字大硯先東巖君教授

鄕里時物也銅雀研背有大錢一天禄一堅重緻

宻與石無異先隴城府君官兾州時物也貞祐丙

子之兵藏書壁間得存兵退子将奉先夫人南渡

河舉而付之太原親舊家自餘雜書及先人手冩

春秋三史莊子文選之等尚千餘𠕋并畫百軸載

二鹿車自随三研則瘞之鄭村别墅是𡻕寓居三

鄉其十月北兵破潼関避於女几之三潭比下山

則焚蕩之餘蓋無㡬矣今此數物多予南州所得

或向時之遺也住在鄉里常侍諸父及兩兄燕談

毎及家所有書則必枚舉而問之如曰某書買於

某䖏所傳之何人藏之者㡬何年則欣然志之今

雖散亡其綴緝装禙籖題印識猶夣寐見之詩有

之維桑與梓必恭敬止以予心忖度之知吾子孫

𨚫後當以不知吾今日之爲恨也或曰物之閱人

多矣世之人玩於物而反爲物所玩貪多務取巧

偷豪奪遺簮敗履惻然興懐者皆是也李文饒志

平泉草木有後世毁一𣗳一石非吾子孫之語歐

陽公至以庸愚處之至於法書名畫若桓玄之愛

玩王涯之固護非不爲數百年計然不旋踵巳爲大

有力者負之而趍我躬之不可必奚我後之䘏哉

予以爲不然三代鼎鍾其𥘉出於聖人之制今其

欵識故在不曰永用享則曰子子孫孫永寳用豈

爲聖人者超然逺覧而不能忘情於一物耶抑知

其不能必爲我有而固欲必之也盖自荘周列禦

冦之說盛世之誕者遂以天地爲逆旅形骸爲外

物雖聖哲之能事有不滿一笑者况外物之外者

乎雖然彼固有方内外之辯矣道不同不相爲謀

使渠果能寒而忘衣飢而忘食以游於方之外雖

𦕈萬物而空之猶有託焉爾如曰不然則備物以

致用守噐以爲智惟得之有道傳之無媿斯可矣

亦何必即空以遣累矯情以趍達以取異於世耶

乃作故物譜丙申八月二十有二日洛州元氏太

原房某引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