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七 遼史
卷一百八 列傳第三十八
卷一百九 

方技

◎方技 ○直魯古王白魏璘耶律敵魯耶律乙不哥

孔子稱「小道必有可觀」,醫卜是已。醫以濟夭劄,卜以決猶豫,皆有補於國,有惠於民。前史錄而不遺,故傳。

直魯古,吐谷渾人。初,太祖破吐谷渾,一騎士棄橐反射,不中而去。及追兵開橐視之,中得一嬰兒,即直魯古也。因所俘者問其故,乃知射橐者嬰之父也。世善醫,雖馬上視疾,亦知標本。意不欲子為人所得,欲殺之耳。由是進於太祖,淳欽皇后收養之。長亦能醫,專事針灸。太宗時,以太醫給侍。嘗撰《脈訣》、《針灸書》,行於世。年九十卒。

王白,冀州人,明天文,善卜筮,晉司天少監,太宗入汴得之。應歷十九年,王子只沒以事下獄,其母求卜,白曰:「此人當王,未能殺也,毋過憂。」景宗即位,釋其罪,封寧王,竟如其言。凡決禍福多此類。保寧中,歷彰武、興國二軍節度使。撰《百中歌》行於世。

魏璘,不知何郡人,以卜名世,太宗得於汴。天祿元年,上命馳馬較遲疾,以為勝負。問王白及璘孰勝,白奏曰:「赤者勝。」璘曰:「臣所見,驄馬當勝。」既馳,竟如璘言。上異而問之,白曰:「今日火王,故知赤者勝。」璘曰:「不然,火雖王,而上有煙。以煙察之,青者必勝。」上嘉之。五年,察割謀逆,私卜於璘。璘始卜,謂曰:「大王之數,得一日矣,宜慎之!」及亂,果敗。應歷中,周兵犯燕,上以勝敗問璘。璘曰:「周姓柴也,燕分火也。柴入火,必焚。」其言果驗。璘嘗為太平王罨撒葛卜僭立事,上聞之,免死,流烏古部。一日,節度使召璘,適有獻雙鯉者,戲曰:「君卜此魚何時得食?」璘良久答曰:「公與仆不出今日,有不測禍,奚暇食魚?」亟命烹之。未及食,寇至,俱遇害。

耶律敵魯,字撒不碗。其先本五院之族,始置宮分,隸焉。敵魯精於醫,察形色即知病原。雖不診候,有十全功。統和初,為大丞相韓德讓所薦,官至節度使。初,樞密使耶律斜軫妻有沈痾,易數醫不能治。敵魯視之曰:「心有蓄熱,非藥石所及,當以意療。因其聵,聒之使狂,用泄其毒則可。」於是令大擊鉦鼓於前。翌日果狂,叫呼怒罵,力極而止,遂愈。治法多此類,人莫能測。年八十卒。

耶律乙不哥,字習撚,六院郎君古直之後。幼好學,尤長於卜筮,不樂仕進。嘗為人擇葬地曰:「後三日,有牛乘人逐牛過者,即啟土。」至期,果一人負乳犢,引牸牛而過。其人曰:「所謂『牛乘人』者,此也。」遂啟土。既葬,吉凶盡如其言。又為失鷹者占曰:「鷹在汝家東北三十里濼西榆上。」往求之,果得。當時占候無不驗。

論曰:方技,術者也。茍精其業而不畔於道,君子必取焉。直魯古、王白、耶律敵魯無大得失,錄之宜矣。魏璘為察割卜謀逆,為罨撒葛卜僭立,罪在不貰,雖有寸長,亦奚足取哉。存而弗削,為來者戒。

 卷一百七 ↑返回頂部 卷一百九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