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三 遼史
卷四十四 志第十四
卷四十五 

曆象志下

◎曆象誌下 ○朔考

古者太史掌正歲年以敘事,國史以事系日,以日、月、時系年。時月不正,則敘事不一。故二史合為一官,頒歷授時,必大一統。遼、漢、周、宋,俱行夏時,各自為歷。國史閏朔,頗有異同。遼初用《乙未元曆》,本何承天《元嘉曆》法,後用《大明曆》,本祖沖之《甲子元曆》法。承天日食晦朏,一章必七閏;沖之日食必朔,或四年一閏。用《乙未曆》,漢、周多同;用《大明曆》,則間與宋異。國史敘事,甲子不殊,閏朔多異,以此故也。耶律儼《紀》以《大明》法追正《乙未》月朔,又與陳大任《紀》時或抵牾。稽古君子,往往惑之。

用《五代職方考》誌契丹州軍例,作《朔考》。法殊曰「異」,傳訛曰「誤」;遼史不書國,儼、大任偏見並見各名;他史以國冠朔。並見註於後。(見書568-677頁有表)

宋元豐元年十二月,詔司天監考遼及高麗、日本國歷與《奉元曆》同異。遼己未歲氣朔與《宣明曆》合,日本戊午歲與遼歷相近,高麗戊午年朔與《奉元曆》合,氣有不同。戊午,遼大康四年,己未,五年也。當遼、宋之世,二國司天固相參考矣。

高麗所進《大遼事跡》載諸王冊文,頗見月朔,因附入。○象

孟子有言:「天之高也,星辰之遠也,茍求其故,千歲之日至可坐而致。」甚哉,聖人之用心,可謂廣大精微,至矣盡矣!

日有晷景,月有明魄,鬥有建除,星有昏旦。觀天之變而制器以候之,八尺之表,六尺之筒,百刻之漏,日月星辰示諸掌上。運行既察,度分即審,於是像天圜以顯運行,置地櫃以驗出入,渾象是作。天道之常,尋尺之中可以俯窺,陶唐之象是矣。設三儀以明度分,管一衡以正辰極,渾儀是作。天文之變,六合之表可以仰觀,有虞之璣是矣。體莫固於金,用莫利於水。範金走水,不出戶而知天道,此聖人之所以為聖也。

歷代儀象表漏,各具於誌。太宗大同元年,得晉歷象、刻漏、渾象。後唐清泰二年已稱損折不可施用,其至中京者概可知矣。古之煉銅,黑黃白青之氣盡,然後用之,故可施久遠。唐沙門一行鑄渾天儀,時稱精妙,未幾銅鐵漸澀,不能自轉,置不復用。金質不精,水性不行,況移之沍寒之地乎!

○刻漏

晉天福三年造。《周官》契壺氏,懸壺必爨之以火。地雖沍寒,蓋可施也。○官星

古者官星萬餘名。遭秦焚滅圖籍,世秘不傳。漢收散亡,得甘德、石申、巫咸三家圖經。經緯合千餘官,僅存什一。分為三垣、四宮、二十八宿,樞以二極,建以北斗,緯以五星,日月代明,貴而太一,賤逮屎糠。占決之用,亦云備矣。司馬遷《天官書》既以具錄,後世保章守候,無出三家官星之外者。天象昭垂,歷代不易,而漢、晉、隋、唐之書累誌天文,近於衍矣。且天象機祥,律格有禁,書於勝國之史,詿誤學者,不宜書。其日食、星變、風雲、震雪之祥,具載《帝紀》,不復書。

 卷四十三 ↑返回頂部 卷四十五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