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十一 遼史
卷八十二 列傳第十二
卷八十三 

耶律隆運 耶律勃古哲 蕭陽阿 武白 蕭常哥 耶律虎古

○耶律隆運(德威滌魯制心)耶律勃古哲蕭陽阿武白蕭常哥耶律虎古(磨魯古)

耶律隆運,本姓韓,名德讓,西南面招討使匡嗣之子也。統和十九年,賜名德昌;二十二年,賜姓耶律;二十八年,復賜名隆運。重厚有智略,明治體,喜建功立事。侍景宗,以謹飭聞,加東頭承奉官,補樞密院通事,轉上京皇城使,遙授彰德軍節度使,代其父匡嗣為上京留守,權知京事,甚有聲。尋復代父守南京,時人榮之。宋兵取河東,侵燕,五院糺詳穩奚底、統軍蕭討古等敗歸,宋兵圍城,招脅甚急,人懷二心。隆運登城,日夜守禦。援軍至,圍解。及戰高梁河,宋兵敗走,隆運邀擊,又破之。以功拜遼興軍節度使,徵為南院樞密使。

景宗疾大漸,與耶律斜軫俱受顧命,立梁王為帝,皇后為皇太后,稱制。隆運總宿衛事,太后益寵任之。統和元年,加開府儀同三司,兼政事令。四年,宋遣曹彬、米信將十萬眾來侵,隆運從太后出師敗之,加守司空,封楚國公。師還,與北府宰相室昉共執國政。上言山西四州數被兵,加以歲饑,宜輕稅賦以來流民,從之。六年,太后觀擊鞠,胡裏室突隆運墜馬,命立斬之。詔率師伐宋,圍沙堆,敵乘夜來襲,隆運嚴軍以待,敗走之,封楚王。九年,復言燕人挾奸,茍免賦役,貴族因為囊橐,可遣北院宣徽使趙智戒諭,從之。

十一年,丁母憂,詔強起之。明年,室昉致政,以隆運代為北府宰相,仍領樞密使,監修國史,賜興化功臣。十二年六月,奏三京諸鞫獄官吏,多因請托,曲加寬貸,或妄行搒掠,乞行禁止。上可其奏。又表請任賢去邪,太后喜曰:「進賢輔政,真大臣之職。」優加賜賚。服闋,加守太保、兼政事令。會北院樞密使耶律斜軫薨,詔隆運兼之。久之,拜大丞相,進王齊,總二樞府事。以南京、平州歲不登,奏免百姓農器錢,及請平諸郡商賈價,並從之。

二十二年,從太后南征,及河,許宋成而還。徙王晉,賜姓,出宮籍,隸橫帳季父房後,乃改賜今名,位親王上,賜田宅及陪葬地。從伐高麗還,得末疾,帝與後臨視醫藥。薨,年七十一。贈尚書令,謚文忠,官給葬具,建廟乾陵側。無子。清寧三年,以魏王貼不子耶魯為嗣。天祚立,以皇子敖盧斡繼之。弟德威,侄制心。

德威,性剛介,善馳射。保寧初,歷上京皇城使,儒州防禦使,改北院宣徽使。乾亨末,丁父喪,強起復職,權西南招討使。統和初,党項寇邊,一戰卻之。賜劍許便宜行事,領突呂不、叠剌二糺軍。以討平稍古葛功,真授招討使。夏州李繼遷叛宋內附,德威請納之。既得繼遷,諸夷皆從,璽書褒獎。與惕隱耶律善補敗宋將楊繼業,加開府儀同三司、政事門下平章事。未幾,以山西城邑多陷,奪兵柄。李繼遷受賂,潛懷二心,奉詔率兵往諭,繼遷托以西征不出,德威至靈州俘掠而還。年五十五卒,贈兼侍中。子雱金,終彰國軍節度使。二孫:謝十、滌魯。謝十終惕隱。

滌魯,字遵寧。幼養宮中,授小將軍。重熙初,歷北院宣徽使、右林牙、副點檢,拜惕隱,改西北路招討使,封漆水郡王,請減軍籍三千二百八十人。後以私取回鶻使者獺毛裘,及私取阻卜貢物,事覺,決大杖,削爵免官。俄起為北院宣徽使。十九年,改烏古敵烈部都詳穩,尋為東北路詳穩,封混同郡王。清寧初,徙王鄧,擢拜南府宰相。以年老乞骸骨,更王漢。大康中薨,年八十。

滌魯神情秀徹,聖宗子視之,興宗待以兄禮,雖貴愈謙。初為都點檢,扈從獵黑嶺,獲熊。上因樂飲,謂滌魯曰:「汝有求乎?」對曰:「臣富貴逾分,不敢他望。惟臣叔先朝優遇,身歿之後,不肖子坐罪籍沒,四時之薦享,諸孫中得赦一人以主祭,臣願畢矣。」詔免籍,復其產。子燕五,官至南京步軍都指揮使。

制心,小字可汗奴。父德崇,善醫,視人形色,輒決其病,累官至武定軍節度使。制心善調鷹隼。統和中,為歸化州刺史。開泰中,拜上京留守,進漢人行宮都部署,封漆水郡王。以皇后外弟,恩遇日隆。樞密副使蕭合卓用事,制心奏合卓寡識度,無行檢,上默然。每內宴歡洽,輒避之。皇后不悅曰:「汝不樂耶?」制心對曰:「寵貴鮮能長保,以是為憂耳!」太平中,歷中京留守、惕隱、南京留守,徙王燕,遷南院大王。或勸制心奉佛,對曰:「吾不知佛法,惟心無私,則近之矣。」一日,沐浴更衣而臥,家人聞絲竹之聲,怪而入視,則已逝矣。年五十三。贈政事令,追封陳王。

守上京時,酒禁方嚴,有捕獲私醞者,一飲而盡,笑而不詰。卒之日,部民若哀父母。

耶律勃古哲,字蒲奴隱,六院夷離堇蒲古只之後。勇悍,善治生。保寧中,為天德軍節度使,歷南京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以討平党項羌阿理撒米、仆裏鱉米,遷南院大王。聖宗即位,太后稱制,會群臣議軍國事,勃古哲上疏陳便宜數事,稱旨,即日兼領山西路諸州事。統和四年,宋將曹彬等侵燕,勃古哲擊之甚力,賜輸忠保節致主功臣,總知山西五州。會有告勃古哲曲法虐民者,按之有狀,以大杖決之。八年,為南京統軍使,卒。子爻裏,官至詳穩。

蕭陽阿,字稍隱。端毅簡嚴,識遼、漢字,通天文、相法。父卒,自五蕃部親挽喪車至奚王嶺,人稱其孝。年十九,為本班郎君。歷鐵林、鐵鷂、大鷹三軍詳穩。乾統元年,由烏古敵烈部屯田太保為易州刺史。幸臣劉彥良嘗以事至州,怙寵恣橫,為陽阿所沮。彥良歸,妄加毀訾,尋遣人代陽阿。州民千餘詣闕請留,即日授武安州觀察使。歷烏古涅裏、順義、彰信等軍節度使,權知東北路統軍使事。聞耶律狼不、鐸魯斡等叛,獨引麾下三十餘人追捕之,身被二創,生擒十餘人,送之行在。坐不獲首惡,免官。未幾,權南京留守,卒。

武白,不知何郡人。為宋國子博士,差知相州,至通利軍,為我軍所俘。詔授上京國子博士。改臨潢縣令,遷廣德軍節度副使。先是,有訟宰相劉慎行與子婦姚氏私者,有司出其罪。聖宗詔白鞫之,白正其事。使高麗還,權中京留守。時慎行諸子皆處權要,以白斷百姓分籍事不直,坐左遷。未幾,遷尚書左丞,知樞密事,拜遼興軍節度使。致仕,卒。

蕭常哥,字胡獨堇,國舅之族。祖約直,同政事門下平章事,父實老,累官節度使。常哥魁偉寡言。年三十餘,始為祗候郎君。歷本族將軍、松山州刺史。壽隆二年,以女為燕王妃,拜永興宮使。及妃生子,為南院宣徽使,尋改漢人行宮都部署。乾統初,加太子太師,為國舅詳穩。二年,改遼興軍節度使,召為北府宰相,以柴冊禮,加兼侍中。天慶元年,致仕,卒,謚曰欽肅。

耶律虎古,字海鄰,六院夷離堇覿烈之孫。少穎悟,重然諾。保寧初,補禦盞郎君。十年,使宋還,以宋取河東之意聞於上。燕王韓匡嗣曰:「何以知之?」虎古曰:「諸僭號之國,宋皆並收,惟河東未下。今宋講武習戰,意必在漢。」匡嗣力沮,乃止。明年,宋果伐漢。帝以虎古能料事,器之,乃曰:「吾與匡嗣慮不及此。」授涿州刺史。統和初,皇太后稱制,召赴京師。與韓德讓以事相忤,德讓怒,取護衛所執戎仗擊其腦,卒。子磨魯古。

磨魯古,字遙隱,有智識,善射。統和初,拜南面林牙。四年,宋侵燕,太后親征。磨魯古為前鋒,手中流矢,拔而復進。太后既至,磨魯古以創不能戰,與北府宰相蕭繼先巡邏境上。累遷北院大王。六年,伐宋,為先鋒,與耶律奴瓜破其將李忠吉於定州。以疾卒於軍。

論曰:德讓在統和間,位兼將相,其克敵制勝,進賢輔國,功業茂矣。至賜姓名,王齊、晉,抑有寵於太后而致然歟?宗族如德威平党項,滌魯完宗祀,制心不茍合,家聲益振,豈無所自哉!若勃古之忠,陽阿之孝,武白之直,亦彬彬乎一代之良臣矣。

 卷八十一 ↑返回頂部 卷八十三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