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八十五 遼史
卷八十六 列傳第十六
卷八十七 

耶律合住 劉景 劉六符 耶律褭履 牛溫舒 杜防 蕭和尚 耶律合里只 耶律頗的

○耶律合住劉景劉六符耶律甗履牛溫舒杜防蕭和尚(特末)耶律合裏只耶律頗的

耶律合住,字粘袞,太祖弟叠剌之孫。幼不好弄,臨事明敏,善談論。初以近族入侍,每從征伐有功。保寧初,加右龍虎衛上將軍。以宋師屢梗南邊,拜涿州刺史,西南兵馬都監、招安、巡檢等使,賜推忠奉國功臣。合住久任邊防,雖有克獲功,然務鎮靜,不妄生事以邀近功。鄰壤敬畏,屬部乂安。宋數遣人結歡,冀達和意,合住表聞其事,帝許議和。安邊懷敵,多有力焉。拜左金吾衛上將軍。秩滿,遙攝鎮國軍節度使,卒。

合住智而有文,曉暢戎政。鎮范陽時,嘗領數騎徑詣雄州北門,與郡將立馬陳兩國利害,及周師侵邊本末。辭氣慷慨,左右壯之。自是,邊境數年無事。識者以謂合住一言,賢於數十萬兵。

劉景,字可大,河間人。四世祖怦,即朱滔之甥,唐右僕射、盧龍軍節度使。父守敬,南京副留守。景資端厚,好學能文。燕王趙延壽辟為幽都府文學。應歷初,遷右拾遺、知制誥,為翰林學士。九年,周人侵燕,留守蕭思溫上急變,帝欲俟秋出師,景諫曰:「河北三關已陷於敵,今復侵燕,安可坐視!」上不聽。會父憂去。未幾,起復舊職。一日,召草赦,既成,留數月不出。景奏曰:「唐制,赦書日行五百里,今稽期弗發,非也。」上亦不報。景宗即位,以景忠實,擢禮部侍郎,遷尚書、宣政殿學士。上方欲倚用,乃書其笏曰:「劉景可為宰相。」頃之,為南京副留守。時留守韓匡嗣因扈從北上,景與其子德讓共理京事。俄召為戶部使,歷武定、開遠二軍節度使。統和六年致仕,加兼侍中。卒,年六十七。贈太子太師。子慎行,孫一德、二玄、三嘏、四端、五常、六符,皆具六符傳。

劉六符,父慎行,由膳部員外郎累遷至北府宰相、監修國史。時上多即宴飲行誅賞,慎行諫曰:「以喜怒加威福,恐未當。」帝悟,諭政府「自今宴飲有刑賞事,翌日稟行」。為都統,伐高麗,以失軍期下吏,議貴乃免,出為彰武軍節度使。賜保節功臣。子六人:一德、二玄、三嘏、四端、五常、六符。德早世。玄終上京留守。常歷三司使、武定軍節度使。嘏、端、符皆第進士。嘏、端俱尚王,為駙馬都尉。三嘏獻聖宗《一矢斃雙鹿賦》,上嘉其贍麗。與公主不諧,奔宋;歸,殺之。四端以衛尉少卿使宋賀生辰,方宴,大張女樂,竟席不顧,人憚其嚴。還,拜樞密直學士。

六符有誌操,能文。重熙初,遷政事舍人,擢翰林學士。十一年,與宣徽使蕭特末使宋索十縣地;還,為漢人行宮副部署。會宋遣使增歲幣以易十縣,復與耶律仁先使宋,定「進貢」名,宋難之。六符曰:「本朝兵強將勇,海內共知,人人願從事於宋。若恣其俘獲以飽所欲,與『進貢』字孰多?況大兵駐燕,萬一南進,何以禦之!顧小節,忘大患,悔將何及!」宋乃從之,歲幣稱「貢」。六符還,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及宋幣至,命六符為三司使以受之。六符與參知政事杜防有隙,防以六符嘗受宋賂,白其事,出為長寧軍節度使,俄召為三司使。道宗即位,將行大冊禮,北院樞密使蕭革曰:「行大禮備儀物,必擇廣地,莫若黃川。」六符曰:「不然。禮儀國之大體,帝王之樂不奏於野。今中京四方之極,朝覲各得其所,宜中京行之。」上從其議。尋以疾卒。

耶律履,字海鄰,六院夷離堇蒲古只之後。風神爽秀,工於畫。重熙間,累遷同知點檢司事。駙馬都尉蕭胡睹為夏人所執,奉詔索之,三返以歸,轉永興宮使、右祗候郎君班詳穩。履將娶秦晉長公主孫,其母與公主婢有隙,謂履曰:「能去婢,乃許爾婚。」履以計殺之,婚成。事覺,有司以大辟論。履善畫,寫聖宗真以獻,得減坐,長流邊戍。復以寫真,召拜同知南院宣徽事。使宋賀正,寫宋主容以歸。清寧間,復使宋。宋主賜宴,瓶花隔面,未得其真。陛辭,僅一視,及境,以像示餞者,駭其神妙。聞重元亂,不即勤王。賊平入賀,帝責讓之。宴酣,顧履曰:「重元事成,卿必得為上客!」履大慚。咸雍中,加太子太師,卒。

牛溫舒,范陽人。剛正尚節義,有遠器。咸雍中,擢進士第,滯小官。大安初,累遷戶部使,轉給事中、知三司使事。國民兼足,上以為能,加戶部侍郎,改三司使。壽隆中,拜參知政事,兼同知樞密院事,攝中京留守。部民詣闕請真拜,從之。召為三司使。乾統初,復參知政事,知南院樞密使事。五年,夏為宋所攻,來請和解。溫舒與蕭得裏底使宋。方大燕,優人為道士裝,索土泥藥爐。優曰:「土少不能和。」溫舒遽起,以手藉土懷之。宋主問其故,溫舒對曰:「臣奉天子威命來和,若不從,則當卷土收去。」宋人大驚,遂許夏和。還,加中書令,卒。

杜防,涿州歸義縣人。開泰五年,擢進士甲科,累遷起居郎、知制誥,人以為有宰相器。太平中,遷政事舍人,拜樞密副使。重熙九年,夏人侵宋。宋遣郭稹來告,請與夏和,上命防使夏解之。如約罷兵,各歸侵地,拜參知政事。韓紹芳、劉六符忌之,防待以誠。十二年,紹芳等罷,愈見信任。十三年,拜南府宰相。十五年,防生子,帝幸其第,賜名王門奴。以進奏有誤,出為武定軍節度使。十七年,復召為南府宰相。二十一年秋,祭仁德皇后,詔儒臣賦詩,防為冠,賜金帶。道宗諒陰,為大行皇帝山陵使。清寧二年,上諭防曰:「朕以卿年老嗜酒,不欲煩以劇務。朝廷之事,總綱而已。」頃之,拜右丞相,加尚父,卒。上嘆悼不已,赗贈加等,官給葬具,贈中書令,謚曰元肅。子公謂,終南府宰相。

蕭和尚,字洪寧,國舅大父房之後。忠直,多智略。開泰初,補禦盞郎君,尋為內史、太醫等局都林牙。使宋賀正,將宴,典儀者告,班節度使下。和尚曰:「班次如此,是不以大國之使相禮。且以錦服為貺,如待蕃部。若果如是,吾不預宴。」宋臣不能對,賜以紫服,位視執政,使禮始定。八年秋,為唐古部節度使,卒。弟特末。

特末,字何寧。為人機辨任氣。太平中,累遷安東軍節度使,有能稱。十一年,召為左祗候郎君班詳穩。未幾,遷左夷離畢。重熙十年,累遷北院宣徽使。明年,與劉六符使宋,索十縣故地,宋請增銀、絹十萬兩、匹以易之。歸,稱旨,加同政事門下平章事。詔城西南渾底甸。還,復為北院宣徽使,卒。

耶律合裏只,字特滿,六院夷離堇蒲古只之後。重熙中,累遷西南面招討都監。充宋國生辰使,館於白溝驛。宋宴勞,優者嘲蕭惠河西之敗。合裏只曰:「勝負兵家常事。我嗣聖皇帝俘石重貴,至今興中有石家寨。惠之一敗,何足較哉!」宋人慚服。帝聞之曰:「優令失辭,何可傷兩國交好!」鞭二百,免官。清寧初,起為懷化軍節度使。七年,入為北院大王,封豳國公。歷遼興軍節度使、東北路詳穩,加兼侍中。致仕,卒。

合裏只明達勤恪,懷柔有道。置諸賓館及西邊營田,皆自合裏只發之。

耶律頗的,字撒版,季父房奴瓜之孫。孤介寡合。重熙初,補牌印郎君。清寧初,稍遷知易州。去官,部民請留,許之。咸雍八年,改彰國軍節度使。上獵大牢古山,頗的謁於行宮。帝問邊事,對曰:「自應州南境至天池,皆我耕牧之地。清寧間,邊將不謹,為宋所侵,烽堠內移,似非所宜。」道宗然之。拜北面林牙。後遣人使宋,得其侵地,命頗的往定疆界。還,拜南院宣徽使。大康四年,遷忠順軍節度使,尋為南院大王,改同知南京留守事,召拜南府宰相,賜貞良功臣,封吳國公,為北院樞密使。廉謹奉公,知無不為。大安中致仕,卒。子霞抹,北院樞密副使。

論曰:耶律合住安邊講好,養兵息民,其慮深遠矣。六符啟釁邀功,豈國家之利哉?牛、杜、頗的、合裏只輩銜命出使,幸不辱命。裏殺人婢以求婚,身負罪釁,畫其主容,以冀免死,亦可醜也。

 卷八十五 ↑返回頂部 卷八十七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