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事宜持定見任宿將疏

邊事宜持定見任宿將疏
作者:吳峋 清
1884年
本作品收錄於《道咸同光四朝奏議

  四品銜江南道監察御史臣吳峋跪奏,為邊事屢敗,宜持定見,並請簡任宿將,以求實效,仰祈聖鑒事。

  竊聞山西失陷以後,連失北寧、太原,法兵屢勝,我軍奪氣。然臣謂此國家艱危之會,乃將士磨礪之秋也。憶自咸豐三年,粵逆倡亂,所至披靡,即曾國藩、胡林翼亦曾屢戰屢敗,仰蒙我文宗顯皇帝指授方略,激勵訓飭,卒使官軍聲威大震,芟滅兇頑。此往事之可鑒者也。夫兵法千古不易,以粵匪與法人較,法所長兵精餉足,船堅砲利,至短兵相接,殊無伎倆。且其治西貢,脧削無已,民不聊生。若論兇悍狡詐,鋌而走險,粵匪亦過之。從前曾國藩諸人,深沈堅定,故卒掃鯨鯢。今法兵砲械雖利,若我軍鬥智用謀,未必不能制其死命。祇在朝廷堅持是見,任用得人,事固無疑,其用兵在避其所長,使其所短。劉永福尚獲大捷,何況大軍雲集也。今將才則莫如鮑超、劉銘傳為最。該二員驍勇立功,曾膺爵賞,特性情傲岸,或為人所短,軍營習氣,誠不免鹵莽太過,以臣計之,當霆軍得力之時,李鴻章尚充曾國藩軍營委員,銘營為淮軍勁旅,非潘鼎新等所可比。當其立功,則張樹聲尚以知州帶勇,今潘鼎新、張樹聲累任督撫,而鮑超、劉銘傳賦閒既久,此後帶勇之人,又無聲名卓著,出乎其右者,則鮑超、劉銘傳撫膺慨歎,亦人情也。臣所惜者,鮑超、劉銘傳不當以武職起家耳。設當初報捐佐貳,以功遞保,即今十餘年之前,早已榮膺疆寄。今或不免聽張樹聲、潘鼎新之進退,此少有志節者弗願。況其為雄偉奇特之士哉!臣惟軍營用人,祇期克敵,使貪使詐,著論兵書,招降納叛,尚能奏效。若鮑超、劉銘傳雖有可訾議,要為中國名將。倘蒙天恩,加以巡撫銜,使鮑超招集舊部,由川入滇;劉銘傳統見有淮軍,由輪船至廣東,陸行出關;所用軍火,霆營由南洋,銘營由北洋,分撥接濟。臣以為與其以累千百萬,償款於洋人,何如任用宿將之為愈。如蒙俞允,更懇溫旨拊循,俾知朝延起用之意,務責實效,既不為苛繩,亦不為曲宥,使且感且懼,自當激發天良,必有以仰酬高厚,亦有以自保勳名,則軍事有濟矣。愚昧之見,是否有當,伏乞聖鑑。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