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夷門之癭人,頭沒於胛,而癭代為之元。口、目、鼻、耳俱不能為用,郢封人憐而為之割之。人曰:「癭不可割也。」弗聽。卒割之,信宿而死。國人尤焉,辭曰:「吾知去其害耳,今雖死,癭亦亡矣。」國人掩口而退。他日,有惡春申君之專者,欲言於楚王使殺之。荀卿聞之曰:「是不亦割癭之類乎?春申君之用楚非一日矣,楚國之人知有春申君而已,春申君去,則楚隨之,是子又欲教王以割癭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