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郁離子謂艾大夫曰:「子以為以力毒人而人不言怨者,其最威也乎?懷德也乎?」大夫曰:「亦畏威而已矣。」郁離子曰:「吾始以為夫子莫之知也,而今而後知夫子非莫之知也。夫子以鉤距民隱,羅其財以供公,非得已也。夫子之心人知之也,而夫子之所任則非能以夫子之心為心者也,是以民免而勿子懷也。《詩》云:『小東大東,杼軸其空。』又曰:『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羆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試。』今茲備矣,而民不畝,是怨不在口而在腹地。《詩》云:『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若藥之在炮未有火以發之也。夫子而今知之矣,能無虞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