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石羊先生謂郁離子曰:「子不知予之憂乎?」郁離子曰:「何為其不知也?」曰:「何以知之?」曰:「周人有好姣服者,有不足於其心,則忸怩而不置,必易而後慊。一日,有所之,袂涅而弗知也,揚揚而趨,樂甚。其友半途而指之涅,則惋而嗟,攝而搔之,涅去而跡在,其心妯妯然,五步而六視,不成行而復。鄭子陽好其妻。其妻美而額靨,蔽之以翟,三年未之見。一夕褫其翟,見焉,則快然不樂,申旦而不寐。其妻雖以翟蔽之,終不好矣。故陰谷之朮,生於嵌岩之下,終年不見日月之光而不怨者,不知天之有日月也。梧邱之野,人種稻以為食,歲儲舊而待新,新未嘗不敢竭其舊。旦日之畝,視其禾皆穎而且粟,喜而歸曰:『新可期矣!』則皆發其舊,與其人飽之,舊其盡而新未熟,不勝其觖望,與其子及妻更往而迭視,蹊其畝而禾愈青。是非禾之返青也,望之者切也。荊人有走虎而捐其子者,以為虎已食之矣,弗求矣。人有見而告之曰:『爾子在,盍速求之?』弗信,彩薪者以歸,予之。他日遇而爭之,其子弗識矣。趙王之太子病,召醫緩,醫緩至曰:『病革矣,非萬金之藥弗可。』問之,曰:『是必得代之赭、荊之玉、岣嶁之沙、禹同青蛉之曾青、崑崙之紫白英、合浦之珠、蜀之犀、三韓之寶龜、醫無閭之珣、玕、琪,合汞鉛而煉之,一年而和,二年而成,三年而金粟生,則取而埋諸土中,又三年而服之,斯可以起矣!』淳于公聞而笑之曰:『誠哉,所謂醫緩矣!』莊子之齊,見餓人而哀之,餓者從而求食,莊子曰:『吾已不食七日矣。』餓者吁曰:『吾見過我者多矣,莫我哀也,哀我者惟夫子。向使夫子不不食,其能哀我乎?』」豢龍先生謂石羊子曰:「往予溯於江十日,而風恒從西來,及還而沿又十日,而風恒從東來,從者恚而泣。」予唏之曰:「天有風主,為予汝乎?何為泣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