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郁離子/戚之次且 郁離子
規執政
郁離子/良桐 

郁離子謂執政曰:「今之用人也,徒以具數與,抑亦以為良而倚以圖治與?」

執政者曰:「亦取其良而用之耳!」

郁離子曰:「若是,則相國之政與相國之言不相似矣。」

執政者曰:「何謂也?」

郁離子曰:「僕聞農夫之為田也,不以羊負;賈子之治車也,不以豕驂服。知其不可以集事,恐為其所敗也。是故三代之取士也,必學而後入官,必試之事而能然後用之,不問其系族,惟其賢,不鄙其側陋。今風紀之司,耳目所寄,非常之選也,儀服云乎哉?言語云乎哉?乃不公天下之賢,而悉取諸世冑昵近之都那豎為之,是愛國家不如農夫之田、賈子之車也。」

執政者許其言而心忤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