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郝先生墓銘
作者:元好問 金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23

泰和初,先人調官中都,某甫成童,學舉業。先人思所以引而致之者,謀諸親舊間,皆曰:「澤風土完厚,人質直而尚義,在宋有國時,俊造輩出,見於黃魯直季父廉行縣之詩。風俗既成,益久益盛,迄今帶經而鋤者四野相望,雖閭巷細民亦能道古今、曉文理。為子求師,莫此州為宜。」於是先人乃就陵川令之選。時鄉先生郝君方聚子弟秀民,教授縣庠。先生習於禮義之俗,出於賢父兄教養之舊,且嘗以太學生遊公卿間,閱人既多,慮事亦審,故其容止可觀,而話言皆可傳。州里老成宿德,多自以為不及也。某既從之學,先生嘗教之曰:「學者,貴其有受學之器。器者何?慈與孝也。今汝有志矣,器如之何?」又曰:「今人學詞賦,以速售為功。《六經》百氏,分裂補綴外,或篇題句讀之不知,幸而得之,且不免為庸人,況一敗塗地者乎。」又曰:「讀書不為文藝,選官不為利養,唯知義者能之。今世仕宦,多用貪墨敗官,皆苦於饑凍,不能自堅者耳。丈夫子處世,不能饑寒,雖一小事亦不可立,況名節乎?汝試以吾言求之。」

先生工於詩,嘗命某屬和。或言:「令之子欲就舉,詩非所急,得無徒費日力乎?」先生曰:「君自不知,所以教之作詩,正欲渠不為舉子耳。」蓋先生惠後學者類如此,不特於某然也。先人既罷官,某留事先生又二年,然後歸。

先生歿於成皋,其子思溫歸葬鄉里,以書抵某言:「吾子往年赴弔成皋,曾以墓銘為請,今卒事矣,願有以慰不肖孤之心。」某謝不敢當。六、七年之間,思溫之請益堅。辛丑之秋,又屬其外兄牛元偉來致辭曰:「先子生無一命之爵,歿無十金之產,齎志下泉,有識興歎。授業得如吾子者,且不能一言半辭以見於後世,其命之矣!」某再拜曰:「僕有罪。」乃敘而銘之。

先生諱天挺,字晉卿,先世有自太原遷上黨者,宋末又遷陵川,遂為陵川人。曾祖諱元,祖諱璋,考諱昇,以選擇為縣功曹。至先生之伯父東軒先生,始官學,蔚為聞人。先生少日舉進士,預春官氏薦書,便能出諸公之右。多疾早衰,厭於名場,遂不就選。貞祐之兵,避於河南,往來淇衛之間。為人有崖岸,耿耿自信,寧落薄而死,終不傍貴人之門,故時無料理者。以某年月日遘疾,春秋五十有七,終於寓舍。臨終浩歌自得,若不以生死為意者,其平生自處為可見矣。

前娶同縣張氏,繼室高平司氏。子男一人,即思溫也。女一人,嫁進士侯公佐。男孫三人:曰經、曰恒、曰彝,經最知名。女孫一人。弟天禔,從弟天祐,猶子思忠,皆有聲場屋間。銘曰:

篤於其資,誠於其思。行可以士矩,政可以吏師。奉璋峨峨,其誰曰我私?畀鎡基而奪之,時操利器而莫施。穹巷抱書,在涅而不緇。曳履商謳,長與世辭。寧以一寒暑往來之暫,概細人而怨谘。良璞含光,平價不貲。棄擲泥塗,識者涕洏。孰物之尸,孰命之司,吾欲問之。有如先生者而至於斯,有如先生者而止於斯。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