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齋讀書志/卷一

郡齋讀書志卷一
作者:晁公武 南宋
卷二

自漢武帝之後,雖世有治亂,無不知崇尚典籍。劉歆始著《七畧》,總錄羣書:一曰《輯畧》,二曰《六藝畧》,三曰《諸子畧》,四曰《詩賦畧》,五曰《兵書畧》,六曰《術數畧》,七曰《方技畧》。至荀勗更著《新簿》,分爲四部:一曰甲部,紀六藝及小學等書;二曰乙部,有古、今諸子家及兵書、術數;三曰丙部,有史記及故事;四曰丁部,有詩賦、圖讚。勗之《簿》蓋合《兵書》、《術數》、《方技》於諸子,自春秋類摘出史記,別而爲一,《六藝》、《諸子》、《詩賦》,皆仍歆舊。其後歷代所編書目,如王儉、阮孝緒之徒,咸從歆例;謝靈運、任昉之徒,咸從勗例。唐之分經史子集,藏於四庫,是亦祖述勗而加詳焉。歐陽公謂其始於開元,誤矣。今公武所錄書,史集居其半,若依《七畧》,則多寡不均,故亦分爲四部焉。

經之類凡十。其一曰《易》,二曰《書》,三曰《詩》,四曰《禮》,五曰《樂》,六曰《春秋》,七曰《孝經》,八曰《論語》,九曰經解,十曰小學,合二百五十五部,計三千二百四十四卷。孔氏之教,別而爲六藝數十萬言,其義理之富,至於不可勝原,然其要片言可斷,曰修身而已矣。修身之道,內之則本於正心誠意,致知格物;外之則推於齊家、治國、平天下;內外兼盡,無施而不宜。學者若以此而觀六藝,猶坐璇璣以窺七政之運,無不合者。不然,則悖繆乖離,無足怪也。漢承秦後,六藝皆出於灰燼之餘,學者顓門名家,故《易》有田氏、焦氏、費氏,《詩》有《魯詩》、《韓詩》、《齊詩》,《春秋》有鄒、夾、左丘明、公羊高、穀梁赤,《禮》、《樂》有大戴、小戴之殊,《書》有古文、今文之異:各尊其師說,而伐其異己者,黨枯骸,護蠹簡,至於忘父子君臣之分,爭辨不少屈,其弊甚矣。迨至晉、魏之後,此弊雖衰,而學者徒剽賊六藝之文,飾其辭章,以譁世取寵,而不復有明道之意,無以議爲。及唐之中葉,海內乂安,士稍知宗尚經術,而去聖愈遠,異端並興。學《書》者,則以今文易古文,而頗改其辭;學《春秋》者,則合三《傳》之同異而雜舉其義,不本所承,決以胸臆,以迄於今。釋、老、申、韓之說,雜然滿於《六經》之中,雖與漢儒之學不同,而其失一也。凡此者豈有他哉!皆不能探修身之道,反刻意於章句,是以迢迢千載之間,悖繆乖離,殊塗而同歸,至此其極,悲夫!今所錄漢、唐以來之書甚備,觀者其慎擇焉。《論語》、《孝經》,自班固以來,皆附經類。夫《論語》,羣言之首,《孝經》,百行之宗,皆《六經》之要,其附於經固不可易。又《藝文志》有小學類,《四庫書目》有經類解,蓋有補於經而無所繫屬,故皆附於經,今亦從之。

易類编辑

王弼《周易》十卷

右上下經,魏尚書郎王弼輔嗣注。《繫辭》、《說卦》、《雜卦》、《序卦》,弼之門人韓康伯注。又載弼所作《畧例》,通十卷。《易》自商瞿受於孔子,六傳至田何而大興,爲施讎、孟喜、梁丘賀。其後焦贛、費直始顯,而傳受皆不明,由是分爲三家。漢末,田、焦之學微絕,而費氏獨存。其學無章句,惟以《彖》、《象》、《文言》等十篇解上下經;凡以《彖》、《象》、《文言》等參入卦中者,皆祖費氏。東京荀、劉、馬、鄭皆傳其學。王弼後出,或用鄭說,則弼亦本費氏也。歐陽公見此,遂謂孔子古經已亡。按劉向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丘經,或說去「无咎」、「悔亡」。惟費氏經與古文同,然則古經何當亡哉!

《石經周易》十卷,《周易指畧例》一卷

右僞蜀廣政辛亥孫逢吉書。廣政,孟昶年號也。《說卦》「乾,健也」以下有韓康伯注,《畧例》有唐四門助教邢璹注。此與國子監本不同者也。以蜀中印本校邢璹注《畧例》,不同者,又百餘字。詳其意義,似石經誤,而無他本訂正,姑兩存焉。

《周易正義》十四卷

右唐國子祭酒孔穎達與顏師古、司馬才章、王恭、馬嘉運、趙乾叶、王談、于志寧等同撰,蘇德融、趙弘智覆審。序稱:江南義疏有十餘家,辭尚虛誕,皆所不取。唯王弼之學,獨冠古今,以弼爲本,采諸說附益之。

《周易甘棠正義》三十卷

右梁任正一撰。以孔穎運爲本。「甘棠」云者,正一當爲陜州司馬,故名其書。

《易乾鑿度》二卷

右舊題蒼頡修古籀文,鄭氏注。按唐《四庫書目》有鄭玄注《書》、《詩緯》,及有宋均注《易緯》,而無此書。其中多有不可曉者,獨九宮之法頗明。昔通儒謂緯書僞起哀、平,光武既以讖立,故篤信之。陋儒阿世,學者甚衆。鄭玄、何休以之通經,曹褒以之定禮。歷代革命之際,莫不引讖爲符瑞,故桓譚、張衡之徒皆深疾之。自苻堅之後,其學殆絕。就使其尚存,猶不足保,況此又非真也。

《坤鑿度》二卷

右題曰包義氏先文,軒轅氏演,古籀文,蒼頡修。按《隋》、《唐志》及《崇文總目》皆無之,至元祐《田氏書目》始載焉,當是國朝人依託爲之。

《周易緯稽覽圖》二卷,《周易緯是類謀》一卷,《周易緯辨終備》一卷,《周易緯乾元敍制記》一卷,《周易緯坤靈圖》一卷,《易通卦驗》二卷

右漢鄭玄注。按《隋志》有鄭氏注《易緯》八卷,《唐志》有宋均注《易緯》九卷。李氏本注與《隋志》同,卷數與《唐志》同。家本蓋出李氏,獨不載《乾鑿度》二卷,而有《乾元敍制》一卷。按《後漢》注《七緯》,名亦無《乾元敍制》。

卜子夏《易》十卷

右舊題卜子夏傳。《漢藝文志》子夏書已亡,今此書約王弼注爲之者,止《雜卦》。景迂云:「張弧僞作。」

焦氏《易林》十六卷

右漢天水焦贛延壽傳《易》於孟喜,行事見《儒林傳》中,此其所著書也。費直題其前曰:「六十四卦變。」又有唐王俞序。其書每卦變六十四,總四千九十六首,皆爲韻語,與《左氏傳》所載「鳳皇于飛,和鳴鏘鏘」,《漢書》所載「大橫庚庚,予爲天王」之語絕相類,豈古之卜者,各有此等書耶?

京房《易傳》四卷

右《漢藝文志‧易‧京氏》凡三種,八十九篇。《隋經籍志》有《京氏章句》十卷,又有《占候》十種,七十三卷。《唐藝文志》有《京氏章句》十卷,而《占候》存者五種,二十三卷。今其章句亡矣,乃畧見於僧一行及李鼎祚之書。今傳者曰:京氏《積算易傳》三卷,《雜占條例法》一卷,名與古不同。所謂《積算易傳》,《唐志》之《錯卦》是也;《雜占條例法》者,疑《隋》、《唐志》之《逆刺占災異》是也。景迂嘗曰:是書兆《乾》、《坤》之二象以成八卦,卦凡八變而六十有四。於其往來升降之際,以觀消息盈虛於天地之元、而酬酢乎萬物之表者,炳然在目也。大抵辨三《易》、運五行、正四時、謹二十四氣、悉七十二候、而位五星、降二十八宿。其進退以幾,而爲一卦之主者,謂之「世」;奇耦相與、據一以超二,而爲主之相者,謂之「應」;世之所位,而陰陽之肆者,謂之「飛」;陰陽肇乎所配乾與坤、震與巽、坎與離、艮與兌。而終不脫乎本、以飛某卦這位,乃伏其某宮之位。以隱賾佐神明者,謂之「伏」;起乎世而周乎內外、參乎本數以紀月者,謂之「建」;終終始始、極乎數而不可窮以紀日者,謂之「積」;含於中而以四爲用,一卦備四卦者,謂之「互」。「乾」建甲子於初,「坤」建甲午於上,八卦之上,乃生一世之初。初一世之五位,乃分而爲五世之位。其五世之上,乃爲遊魂之世;五世之初,乃爲歸魂之世。而歸魂之初,乃生後卦之初。其建剛日則節氣,柔日則中氣。其數虛則二十有八,盈則三十有六。蓋其可言者如此。若夫象遺乎意,意遺乎言,則錯綜其用,唯變所適。茍非彰往而察來、微顯而闡幽者,曷足以與此!《易》學自商瞿至孟喜,授受甚明,房受之喜,而翟牧、白生者不肯京氏曰:「京非孟氏學也。」劉向亦疑京託之孟氏,予不知當時爲何說也。今以當時之書驗之,蓋有《孟氏京房》十一篇,《災異孟氏京房》六十六篇,同爲一家之學,則其原委孰可誣哉!

關子明《易傳》一卷

右魏關朗撰。子明,朗字也。元魏太和末,王虬言於孝文,孝文召見之,著成《筮論》數十篇。唐趙蕤云:「恨書亡半,隨文詮解,才十一篇而已。」李邯鄲始著之目,云:「王通贊《易》,蓋宗此也。」

李氏《集解》十卷

右唐李鼎祚集解。經皆避唐諱,又取《序卦》各冠逐卦之首。所集有子夏、孟喜、京房、馬融、荀爽、鄭康成、劉表、何晏、宋衷、虞翻、陸績、干寶、王肅、王輔嗣、姚信、王廙、張璠、向秀、王凱同、侯果、蜀才、翟玄、韓康伯、劉瓛、何妥、崔憬、沈麟士、盧氏、崔覲、孔穎達三十餘家,又引《九家易》、《乾鑿度義》。所謂蜀才者,人多不知。按顏之推云范長生也。其序云:「自卜、商之後,傳注百家,惟王、鄭相沿,頗行於代。鄭則多參天象,王乃全釋人事,《易》之道豈偏滯於天人哉!而天象難尋,人事易習,《折楊》《黃華》,學徒多從之。今集諸家,刊輔嗣之野文,補康成之逸象,以貽同好。」蓋宗鄭學者也。《隋書‧經籍志》所錄易類六十九部,公武今所有五部而已。關朗《易》不載於目,《乾鑿度》自是緯書,焦贛《易林》又屬卜筮,子夏書或云張弧僞爲。然則《隋志》所錄,捨王弼書,皆未得見也。獨鼎祚所集諸家之說,時可見其大旨。唐錄稱鼎祚書十七卷,今所有十卷,而始末皆全,無所亡失,豈後人併之耶?

《周易口訣義》七卷

右唐史證撰。鈔《注》、《疏》以便講習。田氏乃以爲魏鄭公撰,誤也。

《周易微指》三卷

右唐陸希聲撰。希聲仕至右拾遺。大順中,棄官居陽羨,自號君陽遁叟。著《傳》十卷,別撰《易圖》一,《指說》一,《釋變》一,《微旨》一,通十卷。此《微旨》也,皆設問答。《崇文目》止有二篇。

《周易舉正》三卷

右唐郭京撰。京嘗任蘇州司戶。序稱:京家藏王弼、韓康伯手札《周易》本及石經,校正一百三十五處、二百七十三字。蓋以繇彖相證,有闕漏處,可推而知,託云得王、韓手札與石經耳。如:《渙》之繇「利涉大川」下有「利貞」字,而彖辭無之,則增入;《漸》之繇「女歸吉」下無「也」字,而彖辭有之,則削去,他皆此類。

《元命包》十卷

右唐衛元嵩撰,蘇源明傳,李江注。坤爲首,因八卦世變爲六十四卦之次。又著《運蓍》、《說源》二篇。統言卦體,不列爻位,自云《周易》、《元包》,一也。

《周易開玄關》一卷

右唐蘇鶚撰。鶚自序云:「五代祖晉,官至吏部侍郎,學兼天人,嘗著《八卦論》,爲世所傳,遭亂遺墜,而編簡尚有存者,鶚乃畧演其旨於此。」

《周易流演》五卷

右唐成玄英撰。錯綜六十四卦,演九宮,以直年月日,推國家之吉凶。玄英,道士也,故《道藏》錄之。或云釋仁英撰。未知孰是。

《周易啓源》十卷

右蔡廣成撰。李邯鄲云唐人,田偉置於王昭素之下。今從李說。有《德恒》、《德言》、《德膚》、《德翰》四目,皆作問對。凡三十六篇。

《易軌》一卷

右僞蜀蒲乾貫撰。專言流演。其序云︰「可以知否泰之源,察延促之數。」蓋數學也。按劉道原《十國紀年》,乾貫作虔觀,今兩字皆誤。

《易論》三十三卷

右皇朝王昭素撰。昭素居酸棗,太祖時,嘗召令講《易》。其書以《注》、《疏》異同,互相詰難,蔽以己意。昭素隱居求志,行義甚高,史臣以王烈、管寧比之。

《證墜簡》一卷

右皇朝天禧中毘陵從事建溪范諤昌撰。其書酷類郭京《舉正》,如《震卦象辭》內云脫「不喪匕鬯」四字,程正叔取之;《漸卦》「上六」,疑「陸」字誤,胡翼之取之。自謂其學出於湓浦李處約、廬山許堅,意者豈果有師承,故程、胡有所取焉。

陸秉《意學》十卷

右皇朝陸秉撰。秉,字端夫,舊名柬。寶元二年,以此書奏御,勑書嘉獎。秉嘗通判蜀州。首篇論《易》之名,頗采《參同契》之說。

胡先生《易傳》十卷

右皇朝胡瑗撰。瑗,字翼之,泰州人。通經術樂律,教人有法,在湖州從其學者常數百人,成材而備朝廷器使者不可勝數。此解甚詳,蓋門人倪天隱所纂,非其自著,故序首稱「先生曰」。

邵古《周易解》五卷

右皇朝邵古天叟撰。古,雍之父也。世本范陽。治平初,卒於洛,年七十九。其學先正音文云。

代淵《易論》二十卷

右皇朝代淵撰。《國史藝文志》有其目。

《周易述聞》一卷,《隱訣》一卷,《補解》一卷,《精微》三卷

右皇朝皇甫泌撰。又有《紀師說》、《辨道》,通爲八卷。

邵康節《皇極經世》十二卷

右皇朝邵雍撰。雍,字堯夫,謚康節,隱居博學,尤精於《易》。世所謂其能窮作《易》之本原,前知來物。其始學之時,睡不施枕者至三十年。此書以元經會,以會經運,以運經世,起於堯即位之二十二年甲辰,終於周顯德六年己未,編年紀興亡治亂之事,以符其學。後又有《繫述敍篇》,其子伯溫解。

邵康節《觀物篇》六卷

右邵雍之殁,其門人記其平生之言,合二卷。雖以次筆授,不能無小失,然足以發明成書者爲多,故以《外篇》名之,或分爲六卷。

劉長民《易》十五卷

右皇朝劉牧長民撰。仁宗時,言數者皆宗之。慶曆初,吳秘獻其書於朝,優詔獎之。田況爲序。

《鉤隱圖》三卷

右劉牧撰。皆《易》之數也。凡五十五圖,并《遺事》九。有歐陽永叔序,而其文殊不類。

鄭揚庭《用易傳》十三卷

右皇朝鄭夬揚庭撰。姚嗣宗謂劉牧之學受之吳秘,秘受之夬,夬又作《明數》、《明象》、《明傳道》、《明次例》、《明節》五篇。邵雍言夬竊其學於王豫,沈括亦言夬之學似雍云。

徐庸《易意蘊》一卷

右皇朝徐庸撰。庸以《春秋》凡例,《易》亦有之,故著書九篇,號《意蘊凡例總論》。其學祖劉牧、陸秉云。

徂徠先生《周易》五卷

右皇朝石介守道撰。景迂云︰「《易》古文十二篇,先儒謂費直專以《彖》、《象》、《文言》參解《易》爻,以《彖》、《象》、《文言》雜入卦中者,自費直始。孔穎達云︰『王輔嗣又分爻之《象辭》,各附當爻。』則費氏初變古制時,猶若今《乾》卦《彖》、《象》繫卦之末歟?古經始變於費氏,卒大亂於王弼,惜哉!今學者曾不之知也。石守道亦曰:『孔子作《彖》、《象》於六爻之前,《小象》繫逐爻之下,惟《乾》悉屬之於後者,讓也。』嗚呼,他人尚何責哉!」家本不見此文,豈介後覺其誤改之歟?

王逢《易傳》十卷

右皇朝王逢撰。逢嘗爲國子直講,其學宗王弼。

溫公《易說》一卷

右皇朝司馬光君實撰。雜解《易》義,無詮次,未成書也。

《周易聖斷》七卷

右皇朝鮮于侁子駿撰。本之王弼、劉牧而時辨其非。且云衆言淆亂,析諸聖,故名其篇曰《聖斷》。

宋咸《易訓》三卷

右皇朝宋咸撰。咸自序云︰「予既以補注《易》奏御,而男億請餘義凡百餘篇端,因以《易訓》名之。」蓋言不敢以傳世,特教其子而已。頗論陸希聲、劉牧、鮮于侁得失云。

《周易古經》二卷

右皇朝呂大防微仲編。其序云︰「《彖》、《象》所以爲解經,始各爲一書。弼專治《彖》、《象》,以爲注,乃分於卦爻之下,學者於是始不見完經,而文辭次第貫穿之意,亦闕然不屬。因按古文而正之。」凡十二篇,別無解釋。

東坡《易傳》十一卷

右皇朝蘇軾子瞻撰。自言其學出於父洵,且謂卦不可爻別而觀之。其論卦,必先求其所齊之端,則六爻之義,未有不貫者,未嘗鑿而通也。東坡,其自號也。

橫渠《易說》十卷

右皇朝張載子厚撰。載居橫渠,故以名其書。其解甚畧,《繫辭》差詳。

程氏《易》十卷

右皇朝程頤正叔撰。朱震言頤之學出於敦頤,敦頤得之於穆修,亦本於陳摶,與邵雍之學本同。然考正叔之解,不及象數,頗與胡翼相類。景迂有武平、周茂叔同師潤州鶴林寺僧壽涯,其後武平傳其學於家,茂叔則授二程,與震之說不同。

呂氏《易章句》十卷

右皇朝呂大臨與叔撰。其解甚畧,有《統論》數篇。

《乾生歸一圖》二卷

右皇朝石汝礪撰。先辨卦、彖、爻、象之別,後列數圖,頗雜以釋、老之說。

王介甫《易義》二十卷,龔原注《易》二十卷,耿南仲注《易》二十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介甫《三經義》皆頒學官,獨《易解》自謂少作未善,不專以取士。故紹聖後復有龔原、耿南仲注《易》,三書偕行於場屋。

張弼《易》十卷

右皇朝張弼,興化軍人,章惇薦於朝,賜號葆光處士。紹聖二年,黃裳等再薦之,詔以爲福州司戶、本州教授。其《易》學頗宗鄭氏。

《周易義海》一百卷

右皇朝房審權撰。集鄭玄至王安石凡百家,摘取其專明人事者爲一編,或諸家說有異同,輒加評議,附之篇末。

晁以道《古易》十二卷

右從父詹事公撰。以諸家《易》及許慎《說文》等九十五書,是正其文字,且依漢田何本,分《易經》上、下,并《十翼》,通爲十二篇,以矯費氏、王弼之失。謂劉向嘗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丘經,至蜀李譔又嘗著古文《易》,遂名之曰《古易》。公諱某,字以道。昔班固自序其父祖事皆著名,袁種字其叔父曰絲,人皆不以爲非。今錄先世及諸父所著,若不識姓字,則後莫知其誰,非史之比,故不敢效孟堅,況非面斥,輒援袁種舊例云。餘皆倣此。

晁以道《太極傳》六卷,《因說》一卷,《太極外傳》一卷

右從父詹事公撰。其學本之邵堯夫,自云初學京房,後遇楊賢寶,得其傳。初著《商瞿傳》,亡之。建炎中,再作此書,時年七十一。

朱子發《易集傳》十一卷,《易圖》三卷,《業說》一卷

右皇朝朱震子發撰。自謂其學以程頤爲宗,和會邵雍、張載之論,合鄭玄、王弼之學爲一云。其書多采先儒之說以成,故曰《集傳》,然頗舛誤。

王湜《易學》一卷

右皇朝王湜,同州人,早潛心於邵康節之學。其序曰:康節有云「理有未見,不可强求使通」。故愚於《觀物篇》之所得,既推其所不疑,又存其所可疑,亦以先生之言自慎,不敢輕其去取故也。

《河圖解》二卷

右皇朝康平撰。凡五十二篇。

《先天易鈐》、《太極寶局》二卷

右皇朝牛師德撰。自云傳邵雍之學於司馬溫公,而其說近於術數,未知其信然否。

《兼山易解》二卷

右郭忠孝撰。忠孝字立之,河南人。頗明象數,自謂得李挺之《卦變論》於陳子惠,因亟讀,有得焉。靖康中,持憲關右,死於難,故其書散落太半。

書類编辑

《尚書》十三卷

右本古文孔安國《傳》五十九篇。安國取序一篇,分諸篇之首,更定五十八篇。晉之亂,歐陽、夏侯《尚書》並亡。晉梅賾始得此《傳》,闕舜典一篇,乃以王肅注足成上之。齊建武中,吳姚方興得之於大桁,比王注多二十八字。唐孝明不喜古文,以今文易之,又頗改其辭,如舊「無頗」,今改「無陂」之類是也。按安國既定古文,會有巫蠱事,不復以聞,藏於私家而已。是以鄭康成注《禮記》,韋昭注《國語》,杜預注《左氏》,趙岐注《孟子》,遇引今《尚書》所有之文,皆曰「逸《書》」,蓋未嘗見古文故也。然嘗以《禮記》校《說命》,《孟子》校《秦誓》,大義雖不遠,而文不盡同。意者安國以隸古定時失之耳。

《石經尚書》十三卷

右僞蜀周德貞書。經文有「祥」字皆闕其盡,而亦闕「民」字之類,蓋孟氏未叛唐時所刊也。以監本校之,《禹貢》「雲土夢作乂」,倒「土」「夢」字,《盤庚》「若網在綱」,皆作「綱」字。按沈括筆談云「雲土夢作乂」,太宗時得古本,因改正,以「綱」爲「網」,未知孰是。

《尚書正義》二十卷

右唐孔穎達等撰。因梁費甝《疏》廣之。《唐儒學傳》稱:「穎達與顏師古、司馬才章、王恭、王琰撰《五經義訓》百餘篇,號《義贊》,詔改爲《正義》云。雖包貫異家爲詳博,然其中不能無謬冗,馬嘉運駁正其失。永徽中,于志寧、張行成、高季輔就加增損,始布天下。」《藝文志》云︰穎達與李子雲、王德韶等撰,朱長才、蘇德融、隋德素、王士雄、趙弘智審覆,長孫無忌、李勣等二十四人刊定。《唐史》志、傳記事多參差,此爲尤甚,所記撰著人姓氏,穎達外往往不同。

《古文尚書》十三卷

右漢孔安國以隸古定五十九篇之書。蓋以隸寫籀,故謂之隸古。其書自漢迄唐,行於學官。明皇不喜古文,改從今文,由是古文遂絕。陸德明獨存其一二於《釋文》而已。皇朝呂大防得本於宋次道,王仲至家以校陸氏《釋文》,雖小有異同,而大體相類。觀其作字奇古,非字書傅會穿鑿者所能到,學者考之,可以知制字之本也。

《尚書大傳》三卷

右秦伏生勝撰,鄭康成注。勝至漢孝文時,年且百歲,歐陽生、張生從學焉。音聲猶有訛誤,先後猶有差舛,重以篆隸之殊,不能無失。勝終之後,數子各論所聞,以己意彌縫其闕,而別作章句,又特撰大義,因經屬指,名之曰《傳》。後劉向校書,得而上之。

《尚書解》十四卷

右皇朝顧臨、蔣之奇、姚闢、孔武仲、劉敞、王會之、周範、蘇子才、朱正夫、吳孜所撰。後人集之爲一編,然非完書也。

胡翼之《洪範解》一卷

右皇朝胡瑗翼之撰。皆其門人所錄,無詮次首尾。

張晦之《洪範解》一卷

右皇朝張景之撰。景當景祐三年爲房州參軍,著論七篇。

王氏《洪範傳》一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安石以劉向、董仲舒、伏生明災異爲蔽而別著此《傳》。以「庶徵」所謂「若」者,不當訓「順」,當訓「如」;人君之五事,如天之雨、暘、寒、燠、風而已。大意言天人不相干,雖有變異,不足畏也。

楊元素《書九意》一卷

右皇朝楊繪元素撰。其序云︰「《詩》、《書》、《春秋》同出於史,而仲尼或刪或修,莫不有筆法焉。《詩》、《春秋》,先儒皆言之,《書》獨無其法邪?故作《斷堯》、《虞書》、《夏書》、《禪讓》、《稽古》、《商書》、《周書》、《費誓》、《秦誓意》一九篇。」

蘇明允《洪範論圖》一卷

右皇朝蘇洵明允撰。三《論》皆援《經》擊傳,斥末以歸本;二《圖》,一以指歆、向之謬,一以形其意。或云非洵作。

孫莘老《尚書解》十三卷

右皇朝孫覺莘老撰。覺仕元祐。至謂康王以喪服見諸侯爲非禮,蘇氏之說,蓋本於此。

《新經尚書義》十三卷

右皇朝王雱撰。雱,安石之子也。熙寧六年,命呂惠卿兼修撰國子監經義,王雱兼同修撰,王安石提舉而雱董是經,頒於學官。用以取士,或少違異,輙不中程,由是獨行於世者六十年,而天下學者喜攻其短。自開黨禁,世人鮮稱焉。

《書義辨疑》一卷

右皇朝楊時中立撰。其書專攻王雱之失。時仕至禮部侍郎。

東坡《書傳》十三卷

右皇朝蘇子瞻撰。熙寧以後,專用王氏之說,進退多士,此書駭異其說爲多。又以《胤征》爲羿篡位時事,《康王之誥》爲失禮,引《左氏》爲證,與諸儒之說不同。

顏吳范司馬《無逸說命解》三卷

右皇朝吳安詩、范祖禹、司馬康元祐中侍講筵、顏復說書崇政殿日所進講說也。

伊川《書說》一卷

右皇朝程頤正叔之門人記其師所談四十餘篇。

《洪範會傳》一卷

右皇朝孫諤撰。諤,元祐中博士,其說多本先儒,頗攻王氏之失。

《書傳》十三卷

右皇朝呂大臨與叔撰。

  ↑返回頂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