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弘農集/卷一

 全書始 郭弘農集
卷一
卷二 

编辑

南郊賦编辑

於是時惟青陽,日在方旭,我后將受命靈壇乃改步而鳴玉。升金軒、撫太僕、揚六轡、齊八騄。列五幡於一元兮,靡日月乎黃屋。矯靈鳥以偵候兮,整豹尾於後屬。武騎仡以清道,被練煥以波燭。爾乃造曠場戾壇庭,百寮山立,萬乘雲縈。延祝史、肆玉牲、登圓邱揖太清、禮君望、告皇靈、天澄其氣、日朗其精。飛廉鼓舞於八維兮,豐隆擊節於九冥。祝融穆以肅待兮,陽侯澹以中停。於是司烜戒燧,火烈具炳,宗皇祖而配祀,增孝思之惟永。郊寰之內,區域之外,雕題卉服,被髪左帶,駿奔在壇,不期而會,峩峩羣辟,蚩蚩黎庶,翹懷聖猷,思我王度,事崇其簡,服尚其素,化無不融,萬物自鼓,振西北之絕維,隆東南之撓柱,廓清紫衢電掃神宇,風馬桂林,抗旌琳圃,五岳不足以題其勳,九韶不足以贊其舞,饗駭鬼方,聲振邸隴,倒景望風,龍漢企踵,爛若列星之環辰,咸雲騰而海涌,此葢和氣旁通,玄羅潛總,自然之感鼓而遂動。

江賦编辑

  咨五才之並用,寔水德之靈長。惟岷山之導江,初發源乎濫觴。聿經始於洛沬,攏萬川乎巴梁。衝巫峽以迅激,躋江津而起漲。極泓量而海運,狀滔天以淼茫。總括漢泗,兼包淮湘。并吞沅澧,汲引沮漳。源二分於崌崍,流九派乎潯陽。鼓洪濤於赤岸,淪餘波乎柴桑。綱絡群流,商搉涓澮表神委於江都,混流宗而東會。注五湖以漫漭,灌三江而漰沛。滈汗六州之域,經營炎景之外。所以作限於華裔,壯天地之嶮介。

  呼吸萬里,吐納靈潮。自然往復,或夕或朝。激逸勢以前驅,乃鼓怒而作濤。峨嵋為泉陽之揭,玉壘作東別之標。衡霍磊落以連鎮,巫廬嵬崫而比嶠。協靈通氣,濆薄相陶。流風蒸雷,騰虹揚霄。出信陽而長邁,淙大壑與沃焦。

  若乃巴東之峽,夏后疏鑿。絕岸萬丈,壁立赮駮。虎牙嵥豎以屹崒,荊門闕竦而磐礡。圓淵九回以懸騰,湓流雷呴而電激。駭浪暴灑,驚波飛薄。迅澓增澆,涌湍疊躍。砯巖鼓作,漰湱澩灂。㵗㶔𤃫𣸎,潰濩㳚漷。潏湟淴泱,㶖㴸㶒瀹。漩澴滎瀯,渨㵽濆瀑。溭淢濜涓,龍鱗結絡。碧沙瀢𣵺而往來,巨石硉矹以前卻。潛演之所汩淈,奔溜之所磢錯。厓隒為之泐嵃,碕嶺為之嵒崿。幽𧯑積岨,礐硞䃕礭。

  若乃曾潭之府,靈湖之淵。澄澹汪洸,瀇滉囦泫。泓汯浻澋,涒鄰㘤潾。混澣灦渙,流映揚焆。溟漭渺湎,汗汗沺沺。察之無象,尋之無邊。氣滃渤以霧杳,時鬱律其如煙。類肧渾之未凝,象太極之構天。長波浹渫,峻湍崔嵬。盤渦谷轉,淩濤山頹。陽侯砐硪以岸起,洪瀾涴演而雲迴。峾淪溛瀤,乍浥乍堆。豃如地裂,豁若天開。觸曲厓以縈繞,駭崩浪而相礧。鼓㕉窟以漰渤,乃湓湧而駕隈。

  魚則江豚海狶,叔鮪王鱣。䱻鰊𩺭鮋,鯪鰩鯩鰱。或鹿觡象鼻,或虎狀龍顏。鱗甲鏙錯,煥爛錦斑。揚鰭掉尾,噴浪飛唌。排流呼哈,隨波遊延。或爆采以晃淵,或嚇鰓乎巖間。介鯨乘濤以出入,鯼鮆順時而往還。

  爾其水物怪錯,則有潛鵠魚牛,虎蛟鉤蛇。蜦𧐕鱟蝞,鱝𪓛𪓬𪓹。王珧海月,土肉石華。三蝬𧉈江,鸚螺蜁蝸。璅蛣腹蟹,水母目蝦。紫蚢如渠,洪蚶專車。瓊蚌晞曜以瑩珠,石砝應節而揚葩。蜛蝫森衰以垂翹,玄蠣磈磥而碨䃁。或泛瀲於潮波,或混淪乎泥沙。

  若乃龍鯉一角,奇鶬九頭。有鱉三足,有龜六眸。赬蟞胏躍而吐璣,文魮磬鳴以孕璆。䖺䗤拂翼而掣耀,神蜧蝹蜦以沉遊。𩣡馬騰波以噓蹀,水兕雷咆乎陽侯。淵客築室於巖底,鮫人構館于懸流。雹布餘糧,星離沙鏡。青綸競糾,縟組爭映。紫菜熒曄以叢被,綠苔鬖髿乎研上。石帆蒙籠以蓋嶼,蓱實時出而漂泳。

  其下則金礦丹礫,雲精爥銀。珕珋璿瑰,水碧潛琘。鳴石列於陽渚,浮磬肆乎陰濱。或熲彩輕漣,或焆曜崖鄰。林無不溽,岸無不津。

  其羽族也,則有晨鵠天雞,鴢鷔鷗𩿁。陽鳥爰翔,于以玄月。千類萬聲,自相喧聒。濯翮疏風,鼓翅𦒑䎀。揮弄灑珠,拊拂瀑沫。集若霞布,散如雲豁。產毻積羽,往來勃碣。

  橉杞稹薄於潯涘,栛槤森嶺而羅峰。桃枝篔簹,實繁有叢。葭蒲雲蔓,䙬以蘭紅。揚皜毦,擢紫茸。蔭潭隩,被長江。繁蔚芳蘺,隱藹水松。涯灌芊萰,潛薈蔥蘢。

  鯪鯥跼於垠隒,獱獺𦖠瞲乎厱空。迅蜼臨虛以騁巧,孤玃登危而雍容。夔㸸翹踛於夕陽,鴛雛弄翮乎山東。

  因岐成渚,觸澗開渠。漱壑生浦,區別作湖。磴之以瀿瀷,渫之以尾閭。標之以翠蘙,泛之以遊菰。播匪藝之芒種,挺自然之嘉蔬。鱗被菱荷,攢布水蓏。翹莖瀵橤,濯穎散裹。隨風猗萎,與波潭遝。流光潛映,景炎霞火。

  其旁則有雲夢雷池,彭蠡青草,具區洮滆,朱滻丹漅。極望數百,沆瀁皛溔。爰有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潛逵傍通,幽岫窈窕。金精玉英瑱其裏,瑤珠怪石琗其表。驪虯摎其址,梢雲冠其㟽。海童之所巡遊,琴高之所靈矯。冰夷倚浪以傲睨,江妃含嚬而矊眇。撫淩波而鳧躍,吸翠霞而夭矯。

  若乃宇宙澄寂,八風不翔。舟子於是搦棹,涉人於是㩘榜。漂飛雲,運艅艎。舳艫相屬,萬里連檣。泝洄沿流,或漁或商。赴交益,投幽浪。竭南極,窮東荒。爾乃𥉆雰祲於清旭,覘五兩之動靜。長風颹以增扇,廣莫䬅而氣整。徐而不䬐,疾而不猛。鼓帆迅越,䞟漲截泂。淩波縱柂,電往杳溟。䨴如晨霞孤征,眇若雲翼絕嶺。倏忽數百,千里俄頃。飛廉無以睎其蹤,渠黃不能企其景。

  於是蘆人漁子,擯落江山,衣則羽褐,食惟蔬鱻。栫澱為涔,夾潀羅筌。筩灑連鋒,罾䍣比船。或揮輪於懸碕,或中瀨而橫旋。忽忘夕而宵歸,詠採菱以叩舷。傲自足於一嘔,尋風波以窮年。

  爾乃域之以盤巖,豁之以洞壑,疏之以遝汜,鼓之以朝夕。川流之所歸湊,雲霧之所蒸液。珍怪之所化產,傀奇之所窟宅。納隱淪之列真,挺異人乎精魄。播靈潤於千里,越岱宗之觸石。及其譎變儵怳,符祥非一。動應無方,感事而出。經紀天地,錯綜人術。妙不可盡之於言,事不可窮之於筆。

  若乃岷精垂曜於東井,陽侯遯形乎大波。奇相得道而宅神,乃協靈爽於湘娥。駭黃龍之負舟,識伯禹之仰嗟。壯荊飛之擒蛟,終成氣乎太阿。悍要離之圖慶,在中流而推戈。悲靈均之任石,嘆漁父之櫂歌。想周穆之濟師,驅八駿於黿鼉。感交甫之喪珮,愍神使之嬰羅。煥大塊之流形,混萬盡於一科。保不虧而永固,稟元氣於靈和。考川瀆而妙觀,實莫著於江河。

巫咸山賦有序编辑

蓋巫咸者,實以鴻術為帝堯醫,生為上公,死為貴神,豈封斯山,而因以名之乎?

伊巫咸之名山,崫孤停而嵥峙。
體岑峭以隆頹,冠崇嶺以峻起。
配華霍以助鎮,致靈潤乎百里。
爾乃寒泉懸涌,浚湍流帶,
林薄叢蘢,幽蔚隱藹。
八風之所歸起,游鳥之所喧會。
潛瑕石,楊蘭茝,
迴翔鵷集,淩鷮鷦翳。
禽鳥拪陽以晨鳴,熊虎窟陰而夕㘁。

登百尺樓賦编辑

在青陽之季月,登百尺以高觀。
嘉斯遊之可娛,乃老氏之所歎。
撫凌檻以遙想,乃極目而肆運。
情眇然以思遠,悵自失而潛慍。
瞻禹臺之隆崛,奇巫咸之孤峙。
美鹽池之滉汙,蒸紫雰而霞起。
異傅巖之幽人,神介山之伯子。
揖首陽之二老,招鬼谷之隱士。
嗟王室之蠢蠢,方構怨而極武。
哀神器之遷浪,指綴旒以譬主。
雄戟列於廊技,戎馬鳴乎講柱。
寤苕華而增怪,歎飛駟之過戶。
陟茲樓以曠眺,情慨爾而懷古。

鹽池賦编辑

水潤下以作鹹,莫斯鹽之最靈。
傍峻岳以發源,池茫爾而海渟。
嗟玄液之潛潤,羌莫知其所生。
熙金葩之融炎,穎躍結而淪成。
狀委虵其若漢,流漫漫以漭漭。
吁鑿鑿以粲粲,色然而雪朗。
揚赤波之煥爛,光旰旰以晃晃。
隆陽映而不燋,洪涔沃而不長。
磊崔𡸮碓,鍔剡棊方。
玉潤膏津,雪白凌岡。
粲如散璽,煥若布璋。
于是漫口丹盤,薄搜重床。
紫淪灑炎,紅華籠光。
爛然漢明,晃爾霞赤。
望之絳蒸,即之雪積。
翠涂內映,頳液外冪。
動而愈生,損而滋益。
若乃煎海鑠泉,或凍或漉。
所贍不過一鄉,所營不過鍾斛。
飴戎見軫于西鄰,火井擅奇乎巴濮。
豈若茲池之所產,帶神邑之名岳。
吸靈潤于河汾,總膏液乎澮涑。

井賦编辑

益作井,龍登天,鑿后土,洞黃泉,潛源洊臻,潏潏涓涓,幽溟圓渟,濙洞深元。爾乃冠玉檻,甃鱗錯,鼓轆轤,揮勁索,飛輕裾之繽紛,手爭騖而互搦,長縲委蛇以層縈兮,瑤甕龍騰而灑激,乃回澄以靜映,狀炯然而鏡灼,挹之不損,停之不溢,莫察其源,動而愈出,信潤下而德施,壯邑移以不改,獨星陳於丘墟兮,越百代而猶在,守虛靜以元澹兮,不東流而注海。氣霧集以杳冥兮,聲雷駭而漰湃。

流寓賦编辑

戒雞晨而星發,至猗氏而方曉。
觀屋落之隳殘,顧但見乎丘棗。
嗟城池之不固,何人物之希少。
越南山之高嶺,修焦丘之微路。
駭斯徑之峻絕,感王陽而增懼。
詰朝發於解池,辰中暨乎河北。
思此縣之舊名,蓋曩日之魏國。
詠詩人之流歌,信風土之儉刻。
背茲邑之逈逝,何險難之多歷。
望陝城於南涯,存虢氏之疆埸。
實我姓之攸出,邈有懷乎乃跡。
陟函谷之高關,壯斯勢之險固。
過王城之丘墉,想穀洛之合鬬。
惡王靈之壅流,奇子喬之輕舉。
遊華輦而永懷,乃憑軾以寓目。
思文公之所營,蓋成周之墟域。

蜜蜂賦编辑

嗟品物之蠢蠢,惟貞蟲之明族。
有叢瑣之細蜂,亦策名於羽屬。
近浮遊於園薈,遠翱翔乎林谷。
爰翔爰集,蓬轉飆迴。
紛紜雪亂,混沌雲頹。
景翳燿靈,響迅風雷。
若乃眩猿之雀,下林天井。
青松冠谷,赤蘿繡嶺。
無花不纏,無隙不省。
吮瓊液於懸岋,峰赮津乎晨景。
於是迴鶩林篁,經營堂密。
繁布金房,疊構玉室。
咀嚼華滋,釀以為蜜。
自然靈化,莫識其術。
散似甘露,凝如割肪。
冰鮮玉潤,髓滑蘭香。
百藥須之以諎和,扁鵲得之而術良。
爾乃察其所安,視其所託。
恆據中而虞難,營翠微而結落。
徽號明於羽族,閽衛國乎管籥。
誅戮峻於鈇鉞,招徵速乎羽檄。
集不謀而固期,動不安而齊約。

编辑

窮味之美,極甜之長。
百果須以諧和,靈娥御以艷顏。

蚍蜉賦编辑

惟洪陶之萬殊,賦羣形而遍灑。
物莫微於昆蟲,屬莫賤乎螻蟻。
滛滛奕奕,交錯往來。
行無遺迹,鶩不動埃。
迅雷震而不駭,激風發而不動。
虎賁比而不懾,龍劍揮而不恐。
乃吞舟而是制,無小大與輕重。
因無心以致力,果有象乎大勇。
出奇膠於九真,流赬液其如血。
飾人士之喪具,在四隅而交結。
濟濟國之窮師,由山東之高垤。
感萌陽以潛出,將知水而封穴。
伊斯蟲之愚昧,乃先識而似悊。

编辑

省刑疏编辑

臣聞《春秋》之義,貴元慎始,故分至啟閉以觀雲物,所以顯天人之統,存休咎之徵。臣不揆淺見,輒依歲首粗有所占,卦得《解》之《卽》。按爻論思,方涉春木王龍德之時,而為廢水之氣來見乘,加升陽未布,隆陰仍積,《坎》爲象,刑獄所麗,變「坎」加「離」,厥象不燭。以義推之,皆為刑獄殷繁,理者有壅濫。又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太白蝕月。月者屬「坎」,羣陰之府,所以照察幽情,以佐太陽精也。太白,金行之星,而來犯之,天意若曰刑理失中,自壞其所以爲者也。臣術學庸近,不練內事,卦理所及,敢不盡言。又去秋以來,沉跨年,雖為金家涉火之祥,然亦是刑獄充溢,怨歎之氣所致。往建興四年十二月中,行丞相令史淳于伯刑於市,而血逆流長標。伯者小人,雖罪在未允,何足感動靈變,致若斯之怪邪!明皇天所以保祐金家,子愛陛下,屢見災異,殷勤無已。陛下宜側身思懼,以應靈譴。皇極之讁,事不虛降。不然,恐將來必有愆陽苦雨之災,崩震薄蝕之變,狂狡蠢戾之妖,以益陛下旰食之勞也。

臣謹尋按經,《尚書》有五事供御之術,京房《易傳》有消復救,所以緣咎而致慶,因異而邁政。故木不生庭,太戊無以隆;雉不鳴鼎,武丁不爲。夫寅畏者所以饗福,怠慠所以招患,此自然之符應,不可不察也。按《解卦》繇云:「君子以赦過宥罪」。《既濟》云「思患而豫防之」。臣愚以為宜發哀矜之詔,引在予之責,蕩除瑕釁,贊陽布惠,使幽斃之人應蒼生以悅育,否滯之氣隨谷風而紓散。此亦寄時事以制用,藉開塞而曲成者也。

臣竊觀陛下貞明仁恕,體之自然,天假其祚,奄有區夏,啟重光於已昧,廓四祖之遐武,祥靈表瑞,人鬼獻謀,應天順時,殆不尚此。然陛下即位以來,中興之化未闡,雖躬綜萬機,勞逾日昃,玄澤未加於羣生,聲教未被乎宇宙,臣主未甯於上,黔細未輯於下,《鴻鴈》之詠不興,康衢之歌不作者,何也?杖道之情未著,而任刑之風先彰,經國之略未震,而軌物之跡屢遷。夫法令不一則人情惑,職次數改則覬覦生,官方不審則粃政作,懲勸不明則善惡渾,此有國者之所慎也。臣竊為陛下惜之。夫以區區之曹參,猶能遵葢公之一言,倚清靖以鎮俗,寄市獄以容非,德音不忘,流詠于今,漢之中宗,聰悟獨斷,可謂令主。然厲意刑名,用虧純德,《老子》以禮爲忠信之薄,况刑又是禮之糟粕者乎?夫無爲而爲之,不宰以宰之,固陛下之所體者也。聇其君不爲堯舜者,亦豈惟古人!是以敢肆狂瞽,不隱其懷,若臣言可採,或所以為塵露之益;若不足採,所以廣聽納之門。願陛下少留神鑒,賜察臣言。

日有黑氣疏编辑

日有黑氣疏

皇孫生請布澤疏编辑

皇孫生請布澤疏

平刑疏编辑

平刑疏

請出任谷疏编辑

請出任谷疏

禁荻疏编辑

禁荻疏

编辑

辭尚書表编辑

辭尚書表

编辑

山海經序编辑

山海經序

爾雅序编辑

爾雅序

方言序编辑

方言序

設難编辑

客傲编辑

客傲

哀策文编辑

晉元帝哀策文编辑

晉元帝哀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