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种放徵君一百韻

酬种放徵君一百韻
作者:王禹偁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宋詩鈔/小畜集鈔

太歲在辛卯,九月萬木落。是時太陰虧,占云臣道剝。
王生出紫微,譴逐走商洛。扶親又抱子,迤邐過京索。
弊車載書史,病馬懸囊橐。西都不敢住,空負香山約。
閿鄉正南路,秦嶺峭如削。肩輿礙巨石,十步三四卻。
妻孥亦徒步,磧礫不容腳。山店蓋木皮,煙火渾燻灼。
夜深聞贙虎,全家屢驚懼。山泉何縈回,切裂無橋彴。
卸鞍引羸蹄,解襪事芒屩。晨瀾發可鑒,朝涉脛如斮。
商山六百里,天設皆巖崿。上洛在其中,狴牢曾未若。
逐臣自可死,何必在遠惡。刺史不我顧,古寺聊淹泊。
卜居雜民甿,致養無精糳。知道由自寬,有親強為樂。
側聞種先生,終南臥雲壑。長沮既躬耕,元禮仍開學。
王績婦未娶,介潔翹孤鶴。之推母偕隱,教誨修天爵。
詩情亦嗜酒,道氣不服藥。田衣剪荷芰,野飯烹茝藥。
霧豹澤文彩,冥鴻避矰繳。肯從羔雁聘?唯恐簪裾縛。
如何宋右史,斥鷃議雕鶚?(起居舍人宋維翰奏:「种放隱居終南,乞量才錄用。」頗為識者所笑。)玄纁與丹詔,恩禮誠非薄。
仍敕京兆府,敦諭辭恭恪。先生戀板輿,純孝心堅確。
散髮走煙巒,拜章謝恩渥。巨材猶在澗,大玉不出璞。
使者遂空迴,軟輪何寂寞!賢母召征君,庭責詞嗃嗃:
胡為事章句,漏名入街郭?府縣汙我山,胥徒噪吾幄。
以茲近聲利,安得成高邈?誓將徙窮谷,庶可逃喧濁。
先生拜引過,為壽開樽杓。陶陶又熙熙,何啻聞竽籥!
人傳到遷客,面目頓慚怍。器小識不遠,當年事頭角。
遭時得一第,遊宦何齷齪。逐膻甚蚍蜉,鬪耀同𧐔𧕋
宰邑乏弦歌,諫垣無謇諤。便蕃朱紫綬,僭忝絲綸閣。
方號騤騤尨,已困狺狺㹱。待罪始知非,咄哉昧先覺。
一聆高世行,罪發庸可擢。忍恥賦三章,塵埃寥廓。
明年會恩宥,量移井蛙躍。靡暇謁南山,征途望西嶽。
黃河波洶湧,白逕苔班駁。中條圍解縣,五老煙矗矗。
此焉為郡副,烏敢事隕獲。籠禽幸未死,尚且謀飲啄。
米呼村婢舂,樵雇山僮斫。飼馬捽寒蕪,看書爇秋籜。
信口亦吟哦,放心無適莫。君恩已絕望,人事終難度。
相府一張紙,喚起久屈蠖。誠知有梁棟,未忍棄榱桷。
五城天上開,三殿雲間卓。重取故衣冠,籠裹山猱攫。
病翼得風雲,壞牆勞赭堊。諫官與史氏,舊職聊羈絡。
舉袖拂石螭,凝眸睨金雀。冥心想前事,一夢何揮霍。
長恐先生聞,倚松成大噱。關中朋友來,遺我神仙作。
繁華遠容騎,錚鏦美金錯。古澹啜鉶羹,文雅鏗木鐸。
千言距百韻,旨趣何綽綽。孰念氣如虹,翻然輕抵鵲。
俊甚麻姑抓,快比屠門嚼。渾金豈在鎔,尺璧寧施琢。
愈風齊捧檄,忘味同聞樂。置之向懷袖,日夕芬蘭若。
褒我塵俗韻,鉛刀化幹鏌。同聲必有應,過實還疑謔。
盛誇山中事,雲屋張霞幕。蘭芽含露采,石髓和煙酌。
巢由泉滌耳,園綺芝盈握。有時上絕頂,星斗近可摸。
下視塵世人,營營似蟟蟟。男兒既束髮,出處岐路各。
苟非秉陶鈞,即去持矛槊。致主比唐虞,安邊如衛霍。
不爾為逸人,深居返吾樸。胡然自碌碌,名節亦銷鑠。
行年過半世,功業無圭勺。無術鑄五兵,使民興錢鎛。
無才統六師,逐寇開沙漠。空言說王道,肆目看人瘼。
多慚指佞草,虛效傾心藿。一覽大雅文,起予亦何博。
況茲山野性,謨畫昧方略。搔首謝朝簪,行將返耕鑿。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