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醉白堂記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故魏國忠獻韓公作堂於私第之池上,名之曰醉白。
    取樂天《池上》之詩,以為醉白堂之歌。
    意若有羨於樂天而不及者。
    天下之士,聞而疑之,以為公既已無愧於伊、周矣,而猶有羨於樂天,何哉?

    軾聞而笑曰:公豈獨有羨於樂天而已乎?方且願為尋常無聞之人而不可得者。
    天之生是人也,將使任天下之重,則寒者求衣,饑者求食,凡不獲者求得。
    茍有以與之,將不勝其求。
    是以終身處乎憂患之域,而行乎利害之塗,豈其所欲哉!夫忠獻公既已相三帝安天下矣,浩然將歸老於家,而天下共挽而留之,莫釋也。
    當是時,其有羨於樂天,無足怪者。
    然以樂天之平生而求之於公,較其所得之厚薄淺深,孰有孰無,則後世之論,有不可欺者矣。
    文致太平,武定亂略,謀安宗廟,而不自以為功。
    急賢才,輕爵祿,而士不知其恩。
    殺伐果敢,而六軍安之。
    四夷八蠻想聞其風采,而天下以其身為安危。
    此公之所有,而樂天之所無也。
    乞身於強健之時,退居十有五年,日與其朋友賦詩飲酒,盡山水園池之樂。
    府有餘帛,廩有餘粟,而家有聲伎之奉。
    此樂天之所有,而公之所無也。
    忠言嘉謀,效於當時,而文采表於後世。
    死生窮達,不易其操,而道德高於古人。
    此公與樂天之所同也。
    公既不以其所有自多,亦不以其所無自少,將推其同者而自托焉。
    方其寓形於一醉也,齊得喪,忘禍福,混貴賤,等賢愚,同乎萬物,而與造物者遊,非獨自比於樂天而已。
    古之君子,其處己也厚,其取名也廉。
    是以實浮於名,而世誦其美不厭。
    以孔子之聖,而自比於老彭,自同於丘明,自以為不如顏淵。
    後之君子,實則不至,而皆有侈心焉。
    臧武仲自以為聖,白圭自以為禹,司馬長卿自以為相如,揚雄自以為孟軻,崔浩自以為子房,然世終莫之許也。
    由此觀之,忠獻公之賢於人也遠矣。

    昔公嘗告其子忠彥,將求文於軾以為記而未果。
    既葬,忠彥以告,軾以為義不得辭也,乃泣而書之。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