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第三十二卷 醒世恆言
第三十三卷 十五貫戲言成巧禍
作者:馮夢龍
第三十四卷

宋本作《錯斬崔宁》

宋本作《錯斬崔宁》

  聰明伶俐自天生,懵懂痴呆未必真。

  嫉妒每因眉睫淺,戈矛時起笑談深。

  九曲黃河心較險,十重鐵甲面堪憎。

  時因酒色亡家國,幾見詩書誤好人。

  這首詩,單表為人難處。只因世路窄狹,人心叵測,大道既遠,人情萬端。熙熙攘攘,都為利來;蚩蚩蠢蠢,皆納禍去。持身保家,萬千反覆。所以古人云:「顰有為顰,笑有為笑。顰笑之間,最宜謹慎。」這回書,單說一個官人,只因酒後一時戲笑之言,遂至殺身破家,陷了幾條性命。且先引下一個故事來,權做個德胜頭回。

  卻說故宋朝中,有一個少年舉子,姓魏名鵬舉,字沖霄,年方一十八歲。娶得一個如花似玉的渾家,未及一月,只因春榜動,選場開,魏生別了妻子,收拾行囊,上京取應。臨別時,渾家分付丈夫:「得官不得官,早早回來,休拋閃了恩愛夫妻。」魏生答道:「功名二字,是俺本領前程,不索賢卿憂慮。」別後登程到京,果然一舉成名,除授一甲第二名榜眼及第。在京甚是華艷動人,少不得修了一封家書,差人接取家眷入京。書上先敘了寒溫及得官的事,後卻寫下一行,道是:「我在京中早晚無人照管,已討了一個小老婆,專候夫人到京,同享榮華。」家人收了書程,一徑到家,見了夫人,稱說賀喜。因取家書呈上。夫人拆開看了,見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便對家人道:「官人直恁負恩。甫能得官,便娶了二夫人。」家人便道:「小人在京,并沒見有此事。想是官人戲謔之言。夫人到京,便知端的,休得憂慮。」夫人道:「恁地說,我也罷了。」卻因人舟未便,一面收拾起身,一面尋覓便人,先寄封平安家書到京中去。那寄書人到了京中,尋問新科魏榜眼寓所,下了家書,管待酒飯自回,不題。

  卻說魏生接書拆開來看了,并無一句閒言閒語,只說道:「你在京中娶了一個小老婆,我在家中也嫁了一個小老公,早晚同赴京師也。」魏生見了,也只道是夫人取笑的說話,全不在意,未及收好,外面報說有個同年相訪。京邸寓中,不比在家寬轉,那人又是相厚的同年,又曉得魏生并無家眷在內,直至裏面坐下,敘了些寒溫。魏生起身去解手,那同年偶翻桌上書帖,看見了這封家書,寫得好笑,故意朗誦起來。魏生措手不及,通紅了臉,說道:「這是沒理的話。因是小弟戲謔了他,他便取笑寫來的。」那同年呵呵大笑道:「這節事卻是取笑不得的。」別了就去。那人也是一個少年,喜談樂道,把這封家書一節,頃刻間遍傳京郟,也有一班妒忌魏生少年登高科的,將這樁事只當做風聞言事的一個小小新聞,奏上一本,說這魏生年少不檢,不宜居清要之職,降處外任。魏生懊恨無及。後來畢竟做官蹭蹬不起,把錦片也似一段美前程,等閒放過去了。

  這便是一句戲言,撒漫了一個美官。今日再說一個官人,也只為酒後一時戲言,斷送了堂堂七尺之軀,連累兩三個人,枉屈害了性命。卻是為著甚的?有詩為證。

  世路崎嶇實可哀,傍人笑口等閒開。

  白雲本是無心物,又被狂風引出來。

  卻說南宋時,建都臨安,繁華富貴,不減那汴京故國。去那城中箭橋左側,有個官人,姓劉名貴,字君荐,祖上原是有根基的人家,到得君荐手中,卻是時乖運蹇。先前讀書,後來看看不濟,卻去改業做生意。便是半路上出家的一般,買賣行中,一發不是本等伎倆,又把本錢消折去了。漸漸大房改換小房,賃得兩三間房子,与同渾家王氏,年少齊眉。後因沒有子嗣,娶下一個小娘子,姓陳,是陳賣糕的女兒,家中都呼為二姐。這也是先前不十分窮薄的時,做下的勾當。至親三口,并無閒雜人在家。那劉君荐,極是為人和气,鄉里見愛,都稱他劉官人。「你是一時運眼不好,如此落莫,再過幾時,定須有個亨通的日子。」說便是這般說,那得有些些好處?只是在家納悶,無可奈何。

  卻說一日閒坐家中,只見丈人家裏的老王——年近七旬——走來對劉官人說道:「家間老員外生日,特令老漢接取官人娘子,去走一遭。」劉官人便道:「便是我日逐愁悶過日子,連那泰山的壽誕也都忘了。」便同渾家王氏,收拾隨身衣服,打疊個包兒,交与老王背了,分付二姐:「看守家中,今日晚了,不能轉回,明晚順索來家。」說了就去。离城二十餘里,到了丈人王員外家,敘了寒溫。當日坐間客眾,丈人女婿,不好十分敘述許多窮相。到得客散,留在客房裏宿歇。

  直至天明,丈人卻來与女婿攀話,說道:「姐夫,你須不是這般算計,坐吃山空,立吃地陷,咽喉深似海,日月快如梭。你須計較一個常便。我女兒嫁了你,一生也指望丰衣足食,不成只是這等就罷了。」劉官人歎了一口气道:「是。泰山在上,道不得個上山擒老虎易,開口告人難。如今的時勢,再有誰似泰山這般怜念我的。只索守困,若去求人,便是勞而無功。」丈人便道:「這也難怪你說。老漢卻是看你們不過,今日繼助你些少本錢,胡亂去開個柴米店,撰得些利息來過日子,卻不好么?」劉官人道:「感蒙泰山恩顧,可知是好。」

  當下吃了午飯,丈人取出十五貫錢來,付与劉官人道:「姐夫,且將這些錢去,收拾起店面,開張有日,我便再應付你十貫。你妻子且留在此過幾日,待有了開店日子,老漢親送女兒到你家,就來与你作賀,意下如何?」

  劉官人謝了又謝,馱了錢一徑出門,到得城中,天色卻早晚了,卻撞著一個相識,順路在他家門首經過。那人也要做經紀的人,就与他商量一會,可知是好。便去敲那人門時,裏面有人應喏,出來相揖,便問:「老兄下顧,有何見教?」劉官人一一說知就裏。那人便道:「小弟閒在家中,老兄用得著時,便來相幫。」劉官人道:「如此甚好。」當下說了些生意的勾當。那人便留劉官人在家,現成杯盤,吃了三杯兩盞。劉官人酒量不濟,便覺有些朦朧起來,抽身作別,便道:「今日相扰,明早就煩老兄過寒家,計議生理。」那人又送劉官人至路口,作別回家,不在話下。若是說話的同年生,并肩長,攔腰抱住,把臂拖回,也不見得受這般災悔。卻教劉官人死得不如《五代史》李存孝,《漢書》中彭越。

  卻說劉官人馱了錢,一步一步捱到家中。敲門已是點燈時分,小娘子二姐獨自在家,沒一些事做,守得天黑,閉了門,在燈下打瞌睡。劉官人打門,他那裏便听見。敲了半晌,方才知覺,答應一聲來了,起身開了門。劉官人進去,到了房中,二姐替劉官人接了錢,放在卓上,便問:「官人何處那移這項錢來,卻是甚用?」那劉官人一來有了幾分酒,二來怪他開得門遲了,且戲言嚇他一嚇,便道:「說出來,又恐你見怪;不說時,又須通你得知。只是我一時無奈,沒計可施,只得把你典与一個客人,又因舍不得你,只典得十五貫錢。若是我有些好處,加利賦你回來。若是照前這般不順溜,只索罷了。」

  那小娘子听了,欲待不信,又見十五貫錢堆在面前;欲待信來,他平白与我沒半句言語,大娘子又過得好,怎么便下得這等狠心辣手。疑狐不決,只得再問道:「雖然如此,也須通知我爹娘一聲。」劉官人道:「若是通知你爹娘,此事斷然不成。你明日且到了人家,我慢慢央人与你爹娘說通,他也須怪我不得。」小娘子又問:「官人今日在何處吃酒來?」劉官人道:「便是把你典与人,寫了文書,吃他的酒,才來的。」

  小娘子又問:「大姐姐如何不來?」劉官人道:「他因不忍見你分离,待得你明日出了門才來,這也是我沒計奈何,一言為定。」說罷,暗地忍不住笑,不脫衣裳,睡在床上,不覺睡去了。

  那小娘子好生擺脫不下:「不知他賣我与甚色樣人家?我須先去爹娘家裏說知。就是他明日有人來要我,尋到我家,也須有個下落。」沉吟了一會,卻把這十五貫錢,一垛兒堆在劉官人腳後邊,趁他酒醉,輕輕的收拾了隨身衣服,款款的開了門出去,拽上了門。卻去左邊一個相熟的鄰舍,叫做朱三老兒家裏,与朱三媽宿了一夜,說道:「丈夫今日無端賣我,我須先去与爹娘說知。煩你明日對他說一聲,既有了主顧,可同我丈夫到爹娘家中來討個分曉,也須有個下落。」那鄰舍道:「小娘子說得有理,你只顧自去,我便与劉官人說知就理。」過了一宵,小娘子作別去了不題。正是:鰲魚脫卻金鉤去,擺尾搖頭再不回。

  放下一頭。卻說這裏劉官人一覺,直至三更方醒,見卓上燈猶未滅,小娘子不在身邊。只道他還在廚下收拾家火,便喚二姐討茶吃。叫了一回,沒人答應,卻待掙扎起來,酒尚未醒,不覺又睡了去。不想卻有一個做不是的,日間賭輸了錢,沒處出豁,夜間出來掏摸些東西,卻好到劉官人門首。因是小娘子出去了,門兒拽上不關。那賊略推一推,豁地開了,捏手捏腳,直到房中,并無一人知覺。到得床前,燈火尚明。

  周圍看時,并無一物可齲摸到床上,見一人朝著裏床睡去,腳後卻有一堆青錢,便去取了幾貫。不想惊覺了劉官人,起來喝道:「你須不近道理。我從丈人家借辦得幾貫錢來養身活命,不爭你偷了我的去,卻是怎的計結。」那人也不回話,照面一拳,劉官人側身躲過,便起身与這人相持。那人見劉官人手腳活動,便拔步出房。劉官人不舍,搶出門來,一徑赶到廚房裏,恰待聲張鄰舍,起來捉賊。那人急了,正好沒出豁,卻見明晃晃一把劈柴斧頭,正在手邊:也是人極計生,被他綽起,一斧正中劉官人面門,扑地倒了,又复一斧,斫倒一邊。眼見得劉官人不活了,嗚呼哀哉,伏惟尚饗。那人便道:「一不做,二不休,卻是你來赶我,不是我來尋你。」索性翻身入房,取了十五貫錢。扯條單被,包裹得停當,拽扎得爽俐,出門,拽上了門就走,不題。

  次早鄰舍起來,見劉官人家門也不開,并無人聲息,叫道:「劉官人,失曉了。」裏面沒人答應,捱將進去,只見門也不關。直到裏面,見劉官人劈死在地。「他家大娘子,兩日家前已自往娘家去了,小娘子如何不見?」免不得聲張起來。

  卻有昨夜小娘子借宿的鄰家朱三老兒說道:「小娘子昨夜黃昏時到我家宿歇,說道:劉官人無端賣了他,他一徑先到爹娘家裏去了,教我對劉官人說,既有了主顧,可同到他爹娘家中,也討得個分曉。今一面著人去追他轉來,便有下落;一面著人去報他大娘子到來,再作區處。」眾人都道:「說得是。」

  先著人去到王老員外家報了凶信。

  老員外与女兒大哭起來,對那人道:「昨日好端端出門,老漢贈他十五貫錢,教他將來作本,如何便恁的被人殺了?」

  那去的人道:「好教老員外大娘子得知,昨日劉官人歸時,已自昏黑,吃得半酣,我們都不曉得他有錢沒錢,歸遲歸早。只是今早劉官人家,門兒半開,眾人推將進去,只見劉官人殺死在地,十五貫錢一文也不見,小娘子也不見蹤跡。聲張起來,卻有左鄰朱三老兒出來,說道他家小娘子昨夜黃昏時分,借宿他家。小娘子說道:『劉官人無端把他典与人了。』小娘子要對爹娘說一聲,住了一宵,今日徑自去了。如今眾人計議,一面來報大娘子与老員外,一面著人去追小娘子。若是半路裏追不著的時節,直到他爹娘家中,好歹追他轉來,問個明白。老員外与大娘子,須索去走一遭,与劉官人執命。」

  老員外与大娘子急急收拾起身,管待來人酒飯,三步做一步,赶入城中,不題。

  卻說那小娘子清早出了鄰舍人家,挨上路去,行不上一二里,早是腳疼走不動,坐在路旁。卻見一個後生,頭帶万字頭巾,身穿直縫寬衫,背上馱了一個搭膊,裏面卻是銅錢,腳下絲鞋淨襪,一直走上前來。到了小娘子面前,看了一看,雖然沒有十二分顏色,卻也明眉皓齒,蓮臉生春,秋波送媚,好生動人。正是:野花偏艷目,村酒醉人多。

  那後生放下搭膊,向前深深作揖:「小娘子獨行無伴,卻是往那裏去的?」小娘子還了萬福,道:「是奴家要往爹娘家去,因走不上,權歇在此。」因問:「哥哥是何處來?今要往何方去?」那後生叉手不离方寸:「小人是村里人,因往城中賣了絲帳,討得些錢,要往褚家堂那邊去的。」小娘子道:「告哥哥則個,奴家爹娘也在褚家堂左側,若得哥哥帶挈奴家,同走一程,可知是好。」那後生道:「有何不可。既如此說,小人情愿伏侍小娘子前去。」

  兩個廝赶著,一路正行,行不到二三里田地,只見後面兩個人腳不點地,赶上前來。赶得汗流气喘,衣襟敞開,連叫:「前面小娘慢走,我卻有話說知。」小娘子与那後生看見赶得蹊蹺,都立住了腳。後邊兩個赶到根前,見了小娘子与那後生,不容分說,一家扯了一個,說道:「你們幹得好事。卻走往那裏去?」小娘子吃了一惊,舉眼看時,卻是兩家鄰舍,一個就是小娘子昨夜借宿的主人。小娘子便道:「昨夜也須告過公公得知,丈夫無端賣我,我自去對爹娘說知;今日赶來,卻有何說?」朱三老道:「我不管閒帳,只是你家裏有殺人公事,你須回去對理。」小娘子道:「丈夫賣我,昨日錢已馱在家中,有甚殺人公事?我只是不去。」朱三老道:「好自在性兒。你若真個不去,叫起地方有殺人賊在此,煩為一捉,不然,須要連累我們。你這裏地方也不得清淨。」那個後生見不是話頭,便對小娘子道:「既如此說,小娘子只索回去,小人自家去休。」那兩個赶來的鄰舍,齊叫起來說道:「若是沒有你在此便罷,既然你与小娘子同行同止,你須也去不得。」那後生道:「卻也古怪,我自半路遇見小娘子,偶然伴他行一程路兒,卻有甚皂絲麻線,要勒掯我回去?」朱三老道:「他家現有殺人公事,不爭放你去了,卻打沒對頭官司。」當下不容小娘子和那後生做主。看的人漸漸立滿,都道:「後生你去不得。你日間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不吃惊,便去何妨。」那赶來的鄰舍道:「你若不去,便是心虛,我們卻和你罷休不得。」

  四個人只得廝挽著一路轉來。

  到得劉官人門首,好一場熱鬧。小娘子入去看時,只見劉官人斧劈倒在地死了,床上十五賞錢分文也不見。開了口合不得,伸了舌縮不上去。那後生也慌了,便道:「我恁的晦气。沒來由和那小娘子同走一程,卻做了干連人。」眾人都和哄著。正在那裏分豁不開,只見王老員外和女兒一步一跌走回家來,見了女婿身屍,哭了一場,便對小娘子道:「你卻如何殺了丈夫?劫了十五貫錢,逃走出去?今日天理昭然,有何理說。」小娘子道:「十五貫錢,委是有的。只是丈夫昨晚回來,說是無計奈何,將奴家典与他人,典得十五貫身价在此,說過今日便要奴家到他家去。奴家因不知他典与甚色樣人家,先去与爹娘說知,故此趁他睡了,將這十五貫錢,一垛兒堆在他腳後邊,拽上門,借朱三老家住了一宵,今早自去爹娘家裏說知。臨去之時,也曾央朱三老對我丈夫說,既然有了主顧,便同到我爹娘家裏來交割,卻不知因甚殺死在此?」那大娘子道:「可又來。我的父親昨日明明把十五貫錢与他馱來作本,養贍妻小,他豈有哄你說是典來身价之理?這是你兩日因獨自在家,勾搭上了人,又見家中好生不濟,無心守耐,又見了十五貫錢,一時見財起意,殺死丈夫,劫了錢,又使見識,往鄰舍家借宿一夜,卻与漢子通同計較,一處逃走。現今你跟著一個男子同走,卻有何理說,抵賴得過。」

  眾人齊聲道:「大娘子之言,甚是有理。」又對那後生道:「後生,你卻如何与小娘子謀殺親夫?卻暗暗約定在僻靜處等候一同去,逃奔他方,卻是如何計結?」那人道:「小人自姓崔名宁,与那個娘子無半面之識。小人昨晚入城,賣得幾貫絲錢在這裏,因路上遇見小娘子,小人偶然問起往那裏去的,卻獨自一個行走。小娘子說起是与小人同路,以此作伴同行,卻不知前後因依。」眾人那裏肯听他分說,搜索他搭膊中,恰好是十五貫錢,一文也不多,一文也不少。眾人齊發起喊來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卻与小娘子殺了人,拐了錢財,盜了婦女,同往他鄉,卻連累我地方鄰里打沒頭官司。」

  當下大娘子結扭了小娘子,王老員外結扭了崔宁,四鄰舍都是證見,一哄都入臨安府中來。那府尹听得有殺人公事,即便升廳,便叫一干人犯,逐一從頭說來。先是王老員外上去,告說:「相公在上,小人是本府村庄人氏,年近六旬,只生一女。先年嫁与本府城中劉貴為妻,後因無子,取了陳氏為妾,呼為二姐。一向三口在家過活,并無片言。只因前日是老漢生日,差人接取女兒女婿到家,住了一夜。次日,因見女婿家中全無活計,養贍不起,把十五貫錢与女婿作本,開店養身。卻有二姐在家看守。到得昨夜,女婿到家時分,不知因甚緣故,將女婿斧劈死了,二姐卻与一個後生,名喚崔宁,一同逃走,被人追捉到來。望相公可怜見老漢的女婿,身死不明,奸夫淫婦,贓證現在,伏乞相公明斷。」

  府尹听得如此如此,便叫陳氏上來:「你卻如何通同奸夫殺死了親夫,劫了錢,与人一同逃走,是何理說?」二姐告道:「小婦人嫁与劉貴,雖是做小老婆,卻也得他看承得好,大娘子又賢慧,卻如何肯起這片歹心?只是昨晚丈夫回來,吃得半酣,馱了十五貫錢進門。小婦人問他來歷,丈夫說道,為因養贍不周,將小婦人典与他人,典得十五貫身价在此,又不通我爹娘得知,明日就要小婦人到他家去。小婦人慌了,連夜出門,走到鄰舍家裏,借宿一宵。今早一徑先往爹娘家去,教他對丈夫說,既然賣我有了主顧,可到我爹娘家裏來交割。才走得到半路,卻見昨夜借宿的鄰家赶來,捉住小婦人回來,卻不知丈夫殺死的根由。」

  那府尹喝道:「胡說。這十五貫錢,分明是他丈人与女婿的,你卻說是典你的身价,眼見得沒巴臂的說話了。況且婦人家,如何黑夜行走?定是脫身之計。這樁事須不是你一個婦人家做的,一定有奸夫幫你謀財害命,你卻從實說來。」

  那小娘子正待分說,只見幾家鄰舍一齊跪上去告道:「相公的言語,委是青天。他家小娘子,昨夜果然借宿在左鄰第二家的,今早他自去了。小的們見他丈夫殺死,一面著人去赶,赶到半路,卻見小娘子和那一個後生同走,苦死不肯回來。小的們勉強捉他轉來,卻又一面著人去接他大娘子与他丈人,到時,說昨日有十五貫錢,付与女婿做生理的。今者女婿已死,這錢不知從何而去。再三問那個娘子時,說道:他出門時,將這錢一堆兒堆在床上。卻去搜那後生身邊,十五貫錢,分文不少。卻不是小娘子与那後生通同作奸?贓證分明,卻如何賴得過?」

  府尹听他們言言有理,便喚那後生上來道:「帝輦之下,怎容你這等胡行?你卻如何謀了他小老婆,劫了十五貫錢,殺死了親夫,今日同往何處?從實招來。」那後生道:「小人姓崔名宁,是鄉村人氏。昨日往城中賣了絲,賣得這十五貫錢。今早偶然路上撞著這小娘子,并不知他姓甚名誰,那裏曉得他家殺人公事?」

  府尹大怒喝道:「胡說。世間不信有這等巧事。他家失去了十五貫錢,你卻賣的絲恰好也是十五貫錢,這分明是支吾的說話了。況且他妻莫愛,他馬莫騎,你既与那婦人沒甚首尾,卻如何与他同行共宿?你這等頑皮賴骨,不打如何肯招?」

  當下眾人將那崔宁与小娘子,死去活來,拷打一頓。那邊王老員外与女兒并一干鄰佑人等,口口聲聲咬他二人。府尹也巴不得了結這段公案。拷訊一回,可怜崔宁和小娘子,受刑不過,只得屈招了,說是一時見財起意,殺死親夫,劫了十五貫錢,同奸夫逃走是實。左鄰右舍都指畫了「十」字,將兩人大枷枷了,送入死囚牢裏。將這十五貫錢,給還原主,也只好奉与衙門中人做使用,也還不勾哩。府尹疊成文案,奏過朝廷,部覆申詳,倒下圣旨,說:「崔宁不合奸騙人妻,謀財害命,依律處斬。陳氏不合通同奸夫,殺死親夫,大逆不道,凌遲示眾。」當下讀了招狀,大牢內取出二人來,當廳判一個斬字,一個剮字,押赴市曹,行刑示眾。兩人渾身是口,也難分說。正是:啞子謾嘗黃薛味,難將苦口對人言。

  看官听說:這段公事,果然是小娘子与那崔宁謀財害命的時節,他兩人須連夜逃走他方,怎的又去鄰舍人家借宿一宵?明早又走到爹娘家去,卻被人捉住了?這段冤枉,仔細可以推詳出來。誰想問官糊涂,只圖了事,不想捶楚之下,何求不得。冥冥之中,積了陰德,遠在兒孫近在身。他兩個冤魂,也須放你不過。所以做官的切不可率意斷獄,任情用刑,也要求個公平明允。道不得個死者不可复生,斷者不可复續,可胜歎哉!

  閒話休題。卻說那劉大娘子到得家中,設個靈位,守孝過日。父親王老員外勸他轉身,大娘子說道:「不要說起三年之久,也須到小祥之後。」父親應允自去。光陰迅速,大娘子在家,巴巴結結,將近一年。父親見他守不過,便叫家裏老王去接他來,說:「叫大娘子收拾回家,与劉官人做了周年,轉了身去罷。」大娘子沒計奈何,細思父言亦是有理,收拾了包裹,与老王背了,与鄰舍家作別,暫去再來。一路出城,正值秋天,一陣烏風猛雨,只得落路,往一所林子去躲,不想走錯了路。正是:豬羊入屠宰之家,一腳腳來尋死路。

  走入林子裏來,只听他林子背後,大喝一聲:「我乃靜山大王在此。行人住腳,須把買路錢与我。」大娘子和那老王吃那一惊不小,只見跳出一個人來:頭帶乾紅凹面巾,身穿一領舊戰袍,腰間紅絹搭膊裹肚,腳下蹬一雙烏皮皂靴,手執一把朴刀。

  舞刀前來。那老王該死,便道:「你這剪徑的毛團。我須是認得你,做這老性命著,与你兌了罷。」一頭撞去,被他閃過空。老人家用力猛了,扑地便倒。那人大怒道:「這牛子好生無禮。」連搠一兩刀,血流在地,眼見得老王養不大了。

  那劉大娘子見他凶猛,料道脫身不得,心生一計,叫做脫空計,拍手叫道:「殺得好。」那人便住了手,睜員怪眼,喝道:「這是你甚么人?」那大娘子虛心假气的答道:「奴家不幸喪了丈夫,卻被媒人哄誘,嫁了這個老兒,只會吃飯。今日卻得大王殺了,也替奴家除了一害。」那人見大娘子如此小心,又生得有幾分顏色,便問道:「你肯跟我做個壓寨夫人么?」大娘子尋思,無計可施,便道:「情愿伏侍大王。」那人回嗔作喜,收拾了刀杖,將老王尸首攛入澗中,領了劉大娘子到一所庄院前來,甚是委曲。只見大王向那地上,拾些土塊,拋向屋上去,裏面便有人出來開門。到得草堂之上,分付殺羊備酒,与劉大娘子成親。兩口兒且是說得著。正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隨。

  不想那大王自得了劉大娘子之後,不上半年,連起了幾主大財,家間也豐富了。大娘子甚是有識見,早晚用好言語勸他:「自古道:『瓦罐不离井上破,將軍難免陣中亡。』你我兩人,下半世也勾吃用了,只管做這沒天理的勾當,終須不是個好結果。卻不道是梁園雖好,不是久戀之家,不若改行從善,做個小小經紀,也得過養身活命。」那大王早晚被他勸轉,果然回心轉意,把這門道路撇了,卻去城市間賃下一處房屋,開了一個雜貨店。遇閒暇的日子,也時常去寺院中,念佛持齋。

  忽一日在家閒坐,對那大娘子道:「我雖是個剪徑的出身,卻也曉得冤各有頭,債各有主。每日間只是嚇騙人東西,將來過日子,後來得有了你,一向買賣順溜,今已改行從善。閒來追思既往,止曾枉殺了兩個人,又冤陷了兩個人,時常挂念。思欲做些功果,超度他們,一向未曾對你說知。」大娘子便道:「如何是枉殺了兩個人?」那大王道:「一個是你的丈夫,前日在林子裏的時節,他來撞我,我卻殺了他。他須是個老人家,与我往日無仇,如今又謀了他老婆,他死也是不肯甘心的。」大娘子道:「不恁地時,我卻那得与你廝守?這也是往事,休題了。」又問:「殺那一個,又是甚人?」那大王道:「說起來這個人,一發天理上放不過去,且又帶累了兩個人無辜償命。是一年前,也是賭輸了,身邊并無一文,夜間便去掏摸些東西。不想到一家門首,見他門也不閂。推進去時,裏面并無一人。摸到門裏,只見一人醉倒在床,腳後卻有一堆銅錢,便去摸他幾貫。正待要走,卻惊醒了。那人起來說道:『這是我丈人家与我做本錢的,不爭你偷去了,一家人口都是餓死。』起身搶出房門。正待聲張起來,是我一時見他不是話頭,卻好一把劈柴斧頭在我腳邊,這叫做人計生,綽起斧來,喝一聲道,『不是我,便是你。』兩斧劈倒。卻去房中將十五貫錢,盡數取了。後來打听得他,卻連累了他家小老婆,与那一個後生,喚做崔宁,說他兩人謀財害命,雙雙受了國家刑法。我雖是做了一世強人,只有這兩樁人命,是天理人心打不過去的。早晚還要超度他,也是該的。」

  那大娘子听說,暗暗地叫苦:「原來我的丈夫也吃這廝殺了,又連累我家二姐与那個後生無辜被戮。思量起來,是我不合當初執證他兩人償命,料他兩人陰司中,也須放我不過。」

  當下權且歡天喜地,并無他話。明日捉個空,便一徑到臨安府前,叫起屈來。

  那時換了一個新任府尹,才得半月,正直升廳,左右捉將那叫屈的婦人進來。劉大娘子到于階下,放聲大哭,哭罷,將那大王前後所為:「怎的殺了我丈夫劉貴。問官不肯推詳,含糊了事,卻將二姐与那崔宁,朦朧償命。後來又怎的殺了老王,奸騙了奴家。今日天理昭然,一一是他親口招承。伏乞相公高抬明鏡,昭雪前冤。」說罷又哭。府尹見他情詞可憫,即著人去捉那靜山大王到來,用刑拷訊,与大娘子口詞一些不差。即時問成死罪,奏過官裏。待六十日限滿,倒下圣旨來:「勘得靜山大王謀財害命,連累無辜,准律:殺一家非死罪三人者,斬加等,決不待時。原問官斷獄失情,削職為民。崔宁与陳氏枉死可怜,有司訪其家,諒行优恤。王氏既系強徒威逼成親,又能伸雪夫冤,著將賊人家產,一半沒入官,一半給与王氏養贍終身。」

  劉大娘子當日往法場上,看決了靜山大王,又取其頭去祭獻亡夫,并小娘子及崔宁,大哭一場,將這一半家私,捨入尼姑庵中,自己朝夕看經念佛,追荐亡魂,盡老百年而絕。有詩為證:

  善惡無分總喪軀,只因戲語釀殃危。

  勸君出話須誠實,口舌從來是禍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