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界鏡/05

目錄 醫界鏡
◀上一回 第五回 劉廷楠山上說降 貝仲英江邊遇盜 下一回▶

  卻說有一個廣東如州劉廷楠,河間府人氏,曆官廣浙,文武全才,綽有膽略,為兩省上司所器重,大吏靠他如左右手。

  他前官潮州時,有那莠民何阿常、李阿七等,倡為天地會,聯合八十餘鄉,分為二股,每股各二萬人,欲圖殺官起事,已躍躍欲動,劉公單騎赴賊中,以編查保甲為名,將山川形勢,私自圖畫,做畢而歸,歸即率兵討之,賊兵七千餘人,皆屯聚於赤嵩頭,官兵只五百人,離賊五里紮營,夜間賊四面吹螺,包抄而來,官兵喧嘩欲潰,皆道賊至了,劉公急號令於眾,有敢妄動者斬,於營中擺列子母炮,兩邊翼以鳥槍,轟發擊之,賊即奔逃,乘勝斬首千餘人,收隊住宿。俟五更時大家飽食,率隊登山,窮搜賊巢,照前所圖之路逕門戶-一搜剿。賊驚駭為神,無一能竄匿的,或斬或擒,潮賊選手。後又擒獲姚阿麻、李崇玉等十餘人,亦用此法。大抵盜賊竊據山穴,負隅抗拒,所恃者山峒險峻,歧途百出,此剿彼竄,如廣西之四十八峒五十二峒等險惡之地,重巒疊蟑,箐深林密,蠶叢鳥道,奇險灣環,處處可通,非熟悉其形勢門戶,瞭如指掌,斷難掃穴擒渠。

  劉公數平盜賊,以圖畫地理,深指形勢為第一先著,故所至成功,威震廣浙。

  今浙閩總督,聞張保屯聚陳錢山,探知有悔罪欲降之意,故特地調劉公到來,差地到山上去,說張保投降。當時劉公乘了一隻大船逕到山口停泊,叫喚岸上小嘍囉道:「今有浙閩總督,差知州劉廷楠,特地到汝山上,要見你大王,有要緊話說,快去通報。」小嘍囉去報了多時,回請劉公上山。只見船隻排開,刀朝旗幟,耀人眼目。上得山來,又見關前旌旗插滿,兩邊擺列隊伍,露刃以待。舉目看時,關內虎皮交椅上坐著張保,白淨面皮,微有些虛,四十五六年紀,頭戴一頂單皂紗轉角帽,身穿一領紫色團胸繡花夾袍,腰繫一條玉玲攏嵌寶玉環帶,足穿一雙金線抹綠皂鞋,睜開虎目,威風凜凜。劉公從容而前,長揖不拜,兩下眾嘍囉齊聲叱咤道:「跪吾王。」劉公張目答道:「我乃天子命吏,豈屈汝曹,汝曹知有屢擒海盜不怕死的劉讓木麼?即是我喲。汝曹作此大逆不道的勾當,且平民百姓之不若,何言王麼?」即斜睨張保道:「我以你為海上的英雄豪傑,今乃效匹夫怒目嚇人嗎?我劉讓木是河間男子,若怕死者不來了。今日之來,乃為你開一條好生路呢。」保聞言,即刻立起,下交椅來,揖請劉公上坐,劉公道:「有要言相告,請暫且屏退左右。」保即叱兩邊眾嘍囉退去,劉公道:「十年來海上著名的劇盜,若姚阿麻、李崇玉諸人者,今有存的嗎?」

  保不應,少頃答道:「已沒有了。然今君到這裡奈何?」劉公道:「我來勸你歸降埃」保道:「李崇玉不過殺掠平民,尚被官府誅殺,況保縱橫海上十餘年,殺二總兵、一參將、三游擊,罪在不赦,今棄山寨而歸降朝廷,將魚肉我哩。」劉公道:「你何見識不廣呢?現今朝廷並包海外,誅逆賞順以勸來者,猶恐人不肯歸降,若你今日悔罪去逆投順,大官可馬上到手,何害之有!且智莫大於知己,行莫虧於食言,禍莫酷於殺已降,你視劉讓木豈誘人徼巧者嗎?順之與吉,逆之與凶,在此須臾,你即決定,勿再猶豫。」保即再拜道:「謹受教命,但求容保屏擋一切家事,限保七日,親詣總督大人轅門來降,當與劉公折箭為誓。」

  遣人護送劉公歸去,自己重到仲英房內,-一說知。仲英大喜道:「恭賀恭賀,正合老兄之意,可稱天遂人願了。適才老兄言令愛不棄寒微,許配小兒,弟亦深願結朱陳之好。」保亦大喜,當即辭了仲英出來,到上房與夫人賈氏及女兒紉秋小姐說明一切情由,賈氏歡喜,自不必說。那紉秋小姐,亦暗自歡喜。張保因七日要到督署投降,所有山寨內外,大小人等,器用財賦,煞費安置,心內想道:「何不分作三分,一分作遣散眾人的資,一分留給自己,一分作女兒贈嫁裝奩。」計劃已定,即-一分撥。整頓了兩三日,然後到仲英房內,向仲英說道:「小女姻事,既蒙允諾,保本武夫,不省得繁縟文節,鄙見欲將小女即今拜見親翁,隨同親翁回去,目下年紀尚輕,日後緩緩結親如何?」仲英道:「如此深合弟意。」於是當日就聚議廳上,懸燈結綵,地上鋪了紅氍毹,桌子上係著金繡紅台單,正中兩把交椅上,罩著團龍金線大燈椅披,坐下鋪了紅呢垫子,中間屏風上罩著大紅繡緞。擺了五六桌席面,當請仲英到交椅上坐下,請出紉秋小姐來,仲英抬頭一看,見桃腮杏臉,腰細身長,高身盤雲,柳眉蘊武而帶媚,鳳眼含威而有情,穿一件大紅金線繡花衫,一條桃紅百褶湘裙,滿頭珠圍翠繞,真個玉暖花香,不覺喜逐顏開。當有管家婆,鋪下紅氈,扶了小姐,行過拜見之禮,侍女扶進去了。仲英也請張保坐在交椅上,教兒子文彬,也行過拜見之禮,然後大家入席飲酒,鼓樂喧鬧,珍肴紛疊,直飲到二更方散。到了第七日,張保撥兩隻大船,送女兒及仲英父子回杭,仲英父子,先叩別了張保,坐了山轎同家人先下船去。隨後張保,將所有贈嫁的珍珠寶貝,金銀器具,衣裳什物,裝了十餘箱,又將紉秋小姐及侍女陪秋、傳秋平日所習練的刀彈劍器等講,另裝兩箱,-一扛下船去。當下紉秋小姐依戀父母,不肯下船,無奈迫於父命,賈氏又勸慰了無數話頭,只得哭泣拜別。張保親送女兒下船,又與仲英父子握手揮淚而別。回到山寨,將所分金銀財寶,分散眾人。白己帶了家眷財賦,及頭目數十人,投降浙閩總督去了,不在話下。

  單說仲英開船向西南行去,行了幾日,已近錢塘江口,正值黃昏時候,到了一個所在名划子口,一片蘆葦蕩蕩,杳無人家,港叉紛歧,正是那個私商的出沒之處,將船急急開去。正行之間,只聽得胡哨一聲,斜港內撞出三四隻強盜船,大叫:「識時務者,快快將船歇下;不識時務者,留下腦袋兒,放你回去。」原來錢塘江邊划子口,素常有一個著名的大盜,姓燕名飛來,時常在此打劫來往客商人等,故錢塘江上,曾有幾句口號云:

    錢塘江上風雨寒,划子口邊行路難。雨雨風風都不怕,只怕無風無雨燕飛來。

  當時仲英父子聽得有強盜船闖來,已嚇得魂不附體,只叫得苦。那紉秋小姐,及陪秋傳秋二婢,聽得有盜,急將外面寬農脫去,叫船家快將兩船併攏,略將身子束一束,緊一緊,三人取出彈子多枚,藏了飛刀,紉秋小姐吩咐二婢在後梢抵敵,自己走到中艙,說聲:「公公不要驚怕,有小奴在此,由他千百人來,也不怕他,何愁這些小丑。」說罷,飛身出去,正值燕飛來手執樸刀欲搶過來,紉秋一彈飛去,正中燕飛來的樸刀上,豁浪一響,火光裂射,覺得有些沉重,「啊晴」一聲,倒退了三四步。紉秋小姐隨手又飛去三彈,如流星貫月的一般,被他用樸刀格落水內,紉秋小姐一面仍用連珠彈法如雨點般飛去,左手掣出飛刀,覷得准的一刀飛去,那燕飛來早已被彈打得眼花緣亂,只提防著彈子,那裡還提防著飛刀,斯時煙籠寒水,月照乾沙,忽見一道白光如掣電船飛來,恰恰正中燕飛來的咽喉,撲通的一聲,下水去了。那陪秋、侍秋在後梢頭,彈打刀戳也打翻了為首的數人,其餘嘍囉,見勢頭不好,撲水的撲水,四散逃走去了。紉秋小姐進到中艙,神閒氣靜,說道:「公公受驚了。」仲英方才定神答道:「今日幸虧我的賢媳,不然我父子性命休矣,快到後艙去歇息歇息罷。」紉秋小姐到了後艙,同二侍女一面將外面衣服穿好,一面吩咐船家,將船緩緩趁著月色開行,自此一路平安,到了拱宸橋邊下柁。仲英此行既得了一注強盜大財,又得了一個能幹美貌的媳婦,好不歡喜。即刻教家人上岸,去僱了五乘轎子,幾十伕子,自己同兒子先坐轎進城回家,教家人在後,照料紉秋小姐,及箱子物件,隨後慢慢地回來。

  仲英到了家內,先與廉氏-一說知,廉氏方知就裡,亦喜不自勝。少頃,箱子物件扛到,轎子到廳前歇下,陪秋侍秋扶了小姐出來,拜見廉氏,廉氏見紉秋小姐,生得如天仙一般模樣,千種溫存,百般憐惜。真要喜到盡頭。仲英賞了船家詳錢二百元,又替他到船埠頭處,掛了號,即在拱宸橋裝載來往客商生意。自此仲英竟成了巨富之家,郎中名氣,更加大了,竟有做不開交的日子,診錢愈加愈大,出診竟加到二十塊洋錢一號,那些貧賤人家,竟請不起他來了。那知復極必剝,泰極則否,自然漸漸生起變端來。正是:只見眼前人似玉,豈知簾外雨侵花。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醫界鏡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