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界鏡/17

目錄 醫界鏡
◀上一回 第十七回 賢侯誤喪柱石身 庸醫遺失珊瑚頂 下一回▶

  卻說吳生自與娉娉好會以後,真是才子佳人,風流韻事。

  一回娉娉等候夫人睡覺之後,私下來到東廂,與吳生焚香煮茗談心,看見案上有《全體新論》一部,取過來揭開一閱,見是西人合信氏所著,因問道:「現今中國醫學式微,竟無洞燭垣一方人,所以喜新法者,都推重西學,究竟中西醫學,孰長孰短,優劣如何?哥哥醫道貫徹中西,試詳以告我。」

  吳生道:「醫學能造其精,各有好處,偏信西醫者固不好,誤信中醫者亦不好。中國之不信藥,而以不服藥為宗旨者,莫如曾文正公一家,祖孫三代諄諄告誡,有三惱之說,所謂見風水家必惱,見巫師必惱,見醫生必惱是也。至惠敏公時,仍守祖父規模,不信中醫,而矯枉過正,其弊又在酷信西醫。當其上承皇命,出使西洋,以忠信之身涉波濤之險,大展雕龍之才,以折衝六七國強敵,始發睡獅之論。冀喚醒四百兆同胞,飽飫新學,大染歐風,凡有疫病,非西醫之藥不敢服。後來奉命歸國,遵守西醫之說,常食不服五穀,單吃蔬菜,及牛羊魚肉之類,我猶記得前年隨傳文節公在京邸,惠敏公來拜謁,暢談一切,適值午飯,文節公同惠敏本屬知交,留伊午餐,惠敏公道:『我已不食五穀半年,西醫說我的腸胃,不宜五穀,宜常服貢邦藥水等類,及牛羊魚肉青菜,今日早晨,已吃過炸鯉魚一條,適才來的時候,又吃過牛肉半磅,現在肚內正飽,不必吃他物了。』文節公素明醫道,聞之不勝駭異,方勸惠敏公道:『以中人的氣體,而學西人的服食,斷不相宜,且五穀甘淡補脾,脾得五穀的精液,上輸於肺,肺調百脈,以奉生身,五穀得天地中和之氣,久食不致偏勝。至於牛羊動物等類,不過取他的脂油,以溫潤五臟六腑,而少談養氣,久食必生偏勝毛病,臟腑其何以堪呢?』惠敏公不信,若談數刻而去。後來惠敏公果日漸致病,請西醫看視,囑其屏去動物之類,日服西藥,不數日腸胃患洞泄而死。慟哉,喪我柱石之臣,貽我國家之戚,以後辦國際交涉繼起,遂乏其人,以致強鄰眈其虎視,肆其鯨吞,馴至今日門戶全撤,堂室將傾,這是偏信西藥者階之厲也。原夫惠敏公所服的西藥,本是美國佳品,其害尚至於此,現今偽造西藥者甚多,我恐服之者,貽害尚不止此呢。

  「至於中醫類多虛偽,不學無術,矯揉造作,以博得一時虛名。記得前年來時,路過漢口鎮,暫住朋友宋子文家,宋家不曉得我知醫,適當子文夫人患病,瘧痢交作,聞說去請新近得時行道極有名的醫生卞蘭溪,教家人宋升,拿十塊洋錢去請。不多時,宋升回來說道:『今日卞先生已有數十家請過,不能再應別家,如果必定要請,須要作拔號例,醫金加信方可。』子文不得已,再添十元,拿了名片,教宋升重去敦請,方勉強答應,吩咐宋升道:『我一路順道看病,須到黃昏時候,方能趕至你家埃』子文無奈,只得等待他便了,直到吃過晚飯,方看見四個伕子,抬了一頂藍呢大轎,呼聲烏烏,從頭門進來。轎夫捲起簾子,醫生出來,眼戴金絲鏡,頭上一頂小紗帽,綴一個大珊瑚帽頂,前嵌一塊漢玉版,踱進中門,子文恭恭敬敬,接進書房,那醫生一面描扇,一面把帽子脫下,放在桌子上,子文喚泡茶,喚點心,誰知那醫生大聲說道:『不必做忙,快去診病,我實刻無暇晷也。』子文隨即進去診視,那醫生診完出來,嘴裡說這病極重極險,須開一張大方服下,方有效驗。提起筆來,不假思索,開了一方,匆匆上轎而去。我等那醫生去後,走進書房,看那方子,不覺好笑,既不像瘧方,又不像痢方,拉拉雜雜,開了十七八味,無一藥中病的。子文見我冷笑,問道:『兄為何好笑,難道兄亦知醫,笑這方子不好麼?』我道:『弟略知一二,這樣病,非這等方所能治的。』子文尚不深信,即差宋升,到藥鋪買了一帖煎服,誰知服下去後,病勢轉劇,到天明時,子文來到書房敲門,喚我起來,說昨夜不聽兄言,服藥之後,徹夜不寧,這等庸醫欺人,實在可恨,快請老兄起來,進去一診,以救內人的命。我答應,隨即起牀,盥洗罷,同進診脈,覺得尺寸虛大,兩關尚帶弦象,幸受害未深,猶可換治,即訪張石頑法,用補中益氣湯,加烏梅,正開好方子,忽見昨夜的轎夫,直闖進來說道:『昨夜歸去之後,我來敲門,無人答應而回,我家老爺,有一項珊瑚作頂的小帽子,遺失在這裡,敢求見還。』子文不知就裡,答以不曉得什麼帽子,轎夫力辯道:『那帽子珊瑚為頂,前面有漢玉一塊,吩咐小人,說一定遺失在這裡,宋老爺如不曾親見,可問問老爺的家人,或者收拾進去,亦未可知。』子文心中本不快活,慢慢地踱將進去,問了宋升,宋升答道:『帽子係小人藏好,這等害人的庸醫,接架子做聲勢,太太的毛病,又被他吃壞了,小人實在不甘心將這頂帽子還他,須留下作罰頭,老爺一味推托不知道,不必睬他便了。他如其胡鬧,小人來趕他出去就是了。』子文心中也實在恨那醫生,即出來帶怒對轎夫說道:『你家的好先生,每日看病數十家,這帽子得知遺失在那一家,要到我這裡來瞎找?快些滾出去。』轎夫始則軟求,繼見子文終不肯還他,只得實說道:『我家先生診病,因初起,恐怕無生意,每日坐了轎子出門空抬,抬到一月之後,間或有人家來請,故意虛張聲勢,說那鄉紳家已來請,那當鋪裡已來請,其實並無多少人家請過。譬如昨日老爺家裡來請,已經數日沒有生意了,吃用盤費不輕,曉得宋老爺是一個有錢的人家,故意做出這等樣兒,實在昨日只有你老人家一處,所以斷定在這裡呢。』子文聽罷,愈加火冒,叫宋升快趕他去。宋升答應,與家人錢榮兩人做好做歹,把轎夫趕出去了。宋升即私下裡拿了帽子,到當鋪裡當錢,誰知被當鋪內朝奉一看,那珊瑚漢玉都是假的,你想好笑不好笑?子文的夫人,幸虧得我那一帖藥,服下大見功效,服了三帖,又加減一方,不數日就好了。」

  正是:醫手高低關國運,人心險詐見才難。再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醫界鏡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