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 (馮延巳)

采桑子
作者:馮延巳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詩/卷898

小庭雨過春將盡,片片花飛。獨折殘枝,無語憑闌只自知。

玉堂香暖珠簾卷,雙燕來歸。君約佳期,肯信韶華得幾時。

馬嘶人語春風岸,芳草綿綿。楊柳橋邊,落日高樓酒旆懸。

舊愁新恨知多少,目斷遙天。獨立花前,更聽笙歌滿畫船。

西風半夜簾櫳冷,遠夢初歸。夢過金扉,花謝窗前夜合枝。

昭陽殿裏新翻曲,未有人知。偷取笙吹,驚覺寒蛩到曉啼。

酒闌睡覺天香暖,繡戶慵開。香印成灰,獨背寒屏理舊眉。

朦朧卻向燈前臥,窗月徘徊。曉夢初回,一夜東風綻早梅。

小堂深靜無人到,滿院春風。惆悵牆東,一樹櫻桃帶雨紅。

愁心似醉兼如病,欲語還慵。日暮疏鐘,雙燕歸棲畫閣中。

畫堂燈暖簾櫳卷,禁漏丁丁。雨罷寒生,一夜西窗夢不成。

玉娥重起添香印,回倚孤屏。不語含情,水調何人吹笛聲。

笙歌放散人歸去,獨宿江樓。月上雲收,一半珠簾掛玉鉤。

起來檢點經遊地,處處新愁。憑仗東流,將取離心過橘州。

昭陽記得神仙侶,獨自承恩。水殿燈昏,羅幕輕寒夜正春。

如今別館添蕭索,滿面啼痕。舊約猶存,忍把金環別與人。

微風簾幕清明近,花落春殘。尊酒留歡,添盡羅衣怯夜寒。

愁顏恰似燒殘燭,珠淚闌幹。也欲高拌,爭奈相逢情萬般。

畫堂昨夜愁無睡,風雨淒淒。林鵲爭棲,落盡燈花雞未啼。

年光往事如流水,休說情迷。玉箸雙垂,只是金籠鸚鵡知。

寒蟬欲報三秋候,寂靜幽居。葉落閑階,月透簾櫳遠夢回。

昭陽舊恨依前在,休說當時。玉笛才吹,滿袖猩猩血又垂。

洞房深夜笙歌散,簾幕重重。斜月朦朧,雨過殘花落地紅。

昔年無限傷心事,依舊東風。獨倚梧桐,閑想閑思到曉鐘。

花前失卻遊春侶,極目尋芳。滿眼悲涼,縱有笙歌亦斷腸。

林間戲蝶簾間燕,各自雙雙。忍更思量,綠樹青苔半夕陽。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