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石湖范文穆公祠記

重修石湖范文穆公祠記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14

南宋資政殿大學士范文穆公,既以文學著稱當世,其詩尤為天下所愛。後世為詩者,每誦法之,以謂宋詩人之傑。然考公生平,立朝出使,卓有節行,臨民布政,方略可觀,亦非第詩人之傑而已。

世傳公為中書舍人時,與張敬夫俱論已張說簽書樞密事。說曰:「張左司平時不相樂,固宜爾也。范致能與吾故交,胡為亦攻吾?」世以此或疑公,吾謂此公之所以賢也。君子之行不必同,大趣歸於義而已。拒小人甚嚴,君子之介也。「於人何所不容」,故舊往來,有不能絕者,君子之和也。至於當國家大政,進退賢不肖,則不敢忘守官之節,以平居昵好之私,奪朝廷是非之正,此非賢者而能之乎?《易》曰:「君子夬,獨行遇雨,若濡有慍,無咎。」范公於張說,殆若是矣。吾益以見公賢,夫何以疑公哉?

公,吳人也。吳西南石湖,公詠遊之地,故有祠,歲久且頹。嘉慶二年春,觀察歷城方公、大興查公、府同知歙汪君同泛舟石湖,思范公之賢,至公祠而傷其敝,始議更修之。返告於方伯德化陳公及蘇州太守任君,皆樂成其事。因聞於侍郎學使長沙劉公及凡守牧江蘇者,競出財而濟其功,以其年某月竣事。方公至金陵語余,請為之記。

余謂范公之賢,誼當祠於吳不朽,而諸公之競勸於此,亦有性情嗜好不必同,而同樂為義者乎?是固可紀也。余生平未嘗至吳,而慕其山川之勝。異日或從諸公瞻遊湖濱,造於祠下,見公像而一酬焉,其謂「是知我者」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