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真傳

金丹真傳
作者:孫汝忠 明
1615年

金丹真傳

明 孫汝忠

自序编辑

金丹真傳,余衍父師之緒作也。余師父,故稱父曰父師,父師世居齊登黃,生於弘治十七年甲子。髫年好道,曆訪名山,調息運氣。弱冠得秦野鶴先生守中采藥結胎出神之法,迄王雲谷先生胎息玄關抱一無為之旨。因與李若海結為丹友,圜坐歲餘,縈乇幾先,道未來事,歷歷如燭照。若海以為道在矣,而父師以為非陽神沖舉之道民。跋涉六年,遇石穀子真人是,授以金鼎火符,玉液煉已、金液煉形口訣,乃返若海廬,重整圜室,畢力修持,然未登卓爾。

每悵一紙千山之隔,一日有安老師者,扶杖而來,形枯神爽,謂父師曰:“可惜此公向上之志,以此修持,恐終弗克。”父師異而問曰:“何謂大道,超出生死”。師徐曰:“金液還丹,修仙作佛,更無別說,必先明真陰真陽真鉛真汞,逆來順去之理,方敢言九轉金液還丹之道”。父師請竟其說,安師曰:“物無陰陽,安得自孕?牡雞自卵,其雛不成,我本外陽而內陰,為離為汞,非得彼之真鉛,逆來歸汞,何以結聖胎而生佛生仙!彼本外陰而內陽,為坎為鉛,非得我之真汞,順去投鉛,何以結凡胎而生男生女!故順則人,逆則丹;有旨哉,丹經中每每言此丹房中得之,非禦女采戰之事,家家自有,非自身所有法財鼎器”。赤縣神州,外護善地,侶伴黃婆等語。而父師猶未豁然也。

一日記游華山,時遇一神蔔頭陀,問曰:“何時得師聞道?”陀曰:“安為汝師”三問而三如是答,且曰:“師尋徒易,徒尋師難”。今曰安師之訪,適諧蔔語,遂與若海殷勤懇作用訣。師曰:“善哉問,汝能為我了生死,吾不靳汝發匯。修仙之節次有九:一築基,二得藥,三結丹,四煉己,五還丹,六溫養,七脫胎,八得玄珠,九赴瑤池。初三節可為人仙,中三節可為地仙,後三節可為天仙。大率三候三關,明三仙之口訣,九琴九劍,行九轉之工夫,故稱九轉仙丹也。然築基不完,不敢得藥,煉己不熟,不敢還丹,功行不滿,無得玄珠”。凡丹藥火候爻銖斤兩,老嫩浮沉之旨,一一備悉指示。父師乃恍然悟。與若海執弟子禮,願卒業焉。退以所言,質諸丹經,無不吻合,因速置丹房器皿,虎龍琴劍。奉安師入室,若海虞丹財不足,複拉其友道軒陳子助不逮。五月而體貌異,九月而得藥,二年餘而煉己還丹溫養事畢。

安師辭去,父師寥寥湖海同二十餘年。未獲同志,六十始至潞安以初節工夫卻垂死病驗,遂被縉紳絆留,不得生余弟,八十八生余妹,惟僅僅服後天菊以延其年耳。而外護未獲,大藥未得,安忍斯道之泯泯乎!乃進餘而囑之曰:“道禁父子相傳,慮非其人也,然汝乃法器不可使斯道失緒。”命蔔日焚香,盟神畢。授其所為術,每授一節,必痛哭流涕,明其不獲己之故。複曰:“汝之為我,其必若我之為安師乎”。余受教畢,懷白周公過訪,以語省庵白公,薦諸京師縉紳,會芝岳何公、蒼衡汪公輩,助所不給,粗務鼎爐琴劍,行未幾,而體貌頓異,惠靈漸啟,飄飄有出塵風味。迨年百有六歲,遂厭紛囂,思超凡境,而余兄弟懇懇留也。複留居數月;乃進餘而示以細微,囑以勇猛。歎曰:“吾今遠辭汝去矣,我未了之願,俱托之汝,道不可輕泄也。汝命豈重于古仙師乎!當鑒之平叔三遭天譴矣”。遂仙去,時危坐一榻,頂有白色,鬱鬱浮空,異香四徹,鄉縉紳及士民,咸驚訝而羅拜焉。

余杜門慕演者三年矣,不欲以父師之傳,為淮南旌陽室中物也,遂親遊京畿,廣求同志,得以道全形者五六人,形全之後,翩然逐名利去,卒未有求延命術者。壬子抵汴,坊間見《玉洞藏書》,索其人則李楚遇筆也,因邂逅于藩史公署,為莫逆交,而楚遇退不敢當。拜而問曰:“修仙有次第乎?”。曰:“有!初為人仙,次為地仙,終為天仙。人仙者地仙之因,地仙者天仙之自也”。曰:“敢問何以修人仙?”曰:“補完氣血,複成乾體,複得外藥,結成內丹、此人仙也;采鉛煉汞,凝一黍珠,餌之升仙,上朝金闕,此天仙也。然結丹與還丹有異,癸鉛與壬鉛不同,結丹之法,由我而不由人,還丹之功,在彼而不在己。藥論癸壬,癸不采而壬可采,丹分二四,二得丹而四合丹,鉛汞兩家,半在彼兮半在克,雌雄二劍,一伏虎而一降龍,此丹藥之辨也。”時衡麓張公留居邸署:余日與楚以公海內,餘慮道未成,難以示人也。因述父師得道顛末,冠諸首,名曰《金丹真傳》,就高明者正焉。父師諱教鸞,號煙霞散人。

萬曆四十三年乙卯,清和月男汝忠、汝孝同頓首拜書

長冶孫汝忠以貞著

築基第一编辑

若問築基下手,須明橐玄關。追他氣血過丹田,正是填離取坎。

血辨爻銖老嫩,氣明子午抽添,功完百日體成乾,到此人仙不遠。

得藥第二编辑

若問如何得藥,采鉛制伏陰精。黃婆侶伴要同心,才去安爐立鼎。

虎坐山頭有慶,龍眠海底無聲,鉛珠滾滾過昆侖,到此名為丹本。

結丹第三编辑

若問如何得結,六門緊閉存神。卻教真主坐黃庭,夢寐元陽謹慎。

木性金情配合,水升火降休停。翩然住世何真形,必持陰符退盡。

煉己第四编辑

若問如何煉己,鼎爐琴劍無差。弦前弦後採金花,火用既未兩卦。

九六周天度數,龍頭虎尾擒拿,以鉛烹汞結成砂,方許還丹造化。

還丹第五编辑

若問還丹作用,須明陽裏先天。晦朔前後正無偏,奪得金精一點。

二候功夫在彼,四候我用機關,嬰犯姹女正團圓,門外丁公呐喊。

溫養第六编辑

若問如何溫養,屯蒙水火抽添。寅申子午用心看,卯酉臨門勿煉。

念動悉歸紫府,魔來慧俞常懸,丹成十月聖胎完,自有真人出現。

脫胎第七编辑

若問脫胎造化,這般景象誰知。絳宮已住幾多時,又到泥丸三日。

頂門忽然雷響,懷中抱著嬰兒,神兵百萬來護持,上帝已知名字。

玄珠第八编辑

若問玄珠妙用,神仙複做神仙。廣施陰德滿人間,敕賜金書玉筒。

玄座寶珠一顆,吞來羽人翩躚。瀟然脫跡武夷山,飛入蓬萊閬苑。

赴瑤池第九编辑

若問瑤池快樂,其間受用無邊。上朝金闕玉京山,出入鸞車鳳輦。

食有天廚仙脯,六銖羽服飄然,眾仙齊至賀新仙,到此平生志滿。

葫蘆歌编辑

安師祖為師父所作,並葫蘆歌是一具,付于父師。一名雄劍,為人室下工修丹得藥之器,器非其人下敢傳,為傳其歌,與學道者共識之。汝忠志。

葫蘆巧,葫蘆巧,兩個葫蘆來回跑,葫蘆裏面有金丹,服者長生永不老。

又下大,又下小,寸口乾坤都裝了,坎離顛倒憑葫蘆,長男奪取小女寶。

明老嫩,知昏曉,火候爻銖休錯了,龍虎交媾在黃庭,妄作三峰命不保。

鉛中癸,隱先天,采得鉛癸不成丹,火文火武明六六,弦前弦後識三三。

竹要敲,琴要鼓,三百七五從頭數,鉛來投汞結仙胎,我返為賓他作主。

拜明師,求口訣,不動法財不肯說,安爐言鼎用法財,備辦法財買金液。

修行人,人識化,赤縣神州選九個,離山老線母整壇,無生老母登寶座。

賜靈丹,珠一顆,吞入腹中命在我,混沌七日死複生,全憑侶伴調水火。

陰漸退,陽漸長,返老還童如翻掌,會聞丹藥可駐顏,如信神仙不說謊。

行著妙,說著醜,惹的愚人笑破口,直指單傳這葫蘆,不得葫蘆難下手。

這葫蘆,價千金,自古仙佛不敢輕,有緣若遇真傳授,共作龍沙會上人。

明道歌编辑

道道,要人若好,早求師,速備藥,器皿丹房,虎龍爐灶,同心侶伴難,服伺黃婆妙,三關三候分明,九琴九劍細造,方敢入室采真鉛,說與時人真可笑。

道道,玄玄妙妙,先築基,後得藥,煉已純熟,還丹應兆,鉛汞合三家,性情歸一竅,六候仙胎結面,十月嬰兒懷抱,天門進破顯神通,龍沙會上書名號。

道道,龍吟虎嘯,竹地敲,龜要叫,水火陰陽,睢雄白皂,鑿開混沌門,劈破鴻蒙竅,認得老嫩爻銖,參透浮沉顛倒,順成人去逆修仙,不遇知音莫與告。

道道,一理三教,不二門,虛無竅,涅盤妙心,玄關橐,有為作功夫,色相無名號,識得凡聖同居,打破仙佛共樂,玄玄玄更更玄玄,道道道成成道道。

修真入門编辑

夫一陰一陽之謂道,偏陰偏陽之謂疾,純陽而為仙,純陰而為鬼,半陰半陽則為之人。陽氣盛則百病不生,陽氣衰帥諸患侵體,蓋陽衰者,皆因精氣不足必須補之。契雲: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形不足者補之以氣,精從內守,氣向處生,補陰必用陽,補陽必用陰,皆言補氣之法,理出丙端,有清淨而補者,有陰陽而補者,夫清淨而補者,必定心端坐,調息歸根,候一陽之初生,采先天之正氣,聚天丹田。久則丹田氣滿,充於五臟,五臟氣足,散於百骸,百凡氣全,自然撞透三關,由前降入黃庭,以身中之坎填身中之離,結胎脫體,功用固神。但既有漏之身,難以速補,已放之心、不能遽收,不若陰陽相補,有所憑藉,不大勞神,入門為易也。必用鼎器,先開關竅、然後補氣補血。鼎器者何?即《悟真》雲:“靈父母也,其用之進,神交休不交、氣交形不,男不寬衣,女不解帶,敬如神明,愛如父母,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者外陰而內陽,其卦屬坎,在內者所血而已。將彼氣血,以法追來,收入黃庭宮內,配我精神,煉作一家,名為四象和合。故雲:氣散不亂精不泄,神不外遊血入穴,攢來四象進中宮,何愁金丹不自結。此為築基之功,複成乾健之體,功夫到此,圖子者必生聰明端正之男、長命富貴之子,保守無漏,可作人仙。再得煉已還丹,調嬰面壁,現出陽神者為天仙。此道至簡而不繁,至近而非遙,其效如立竿見影之速。經雲:倘非慈悲利物濟人陰德之士,萬難遇也。

修真大略编辑

竅聞學丹大道,原非兀坐單修,陰陽龍虎必雙全,玄牝汞鉛須兩配《參同》原有明訓,《悟真》已注真詮。順去成人,稟凡父俗母之真氣;逆來成道,借靈父聖母之元陽。我之物為汞為離,本外陽而內陰,非鉛投何以結仙胎而成聖;彼之物為鉛為坎,本外陰而內陽,非汞合何以結凡胎而生人。汞向已生,故雲我家原有物,鉛從彼出,故去他家不死方,古傳入室下功,豈日蒲團空坐,才說三峰采戰,便教九祖沉淪,見之不用,用之不見,誰道禦女,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何至損人。道有三候三關,法用九琴九劍,築基須進氣補血,煉己則烹汞成砂,采後天中先天,延年益壽;采先天中先天,證至為仙。丹本一乘,藥分九品,結丹與還丹有異,癸鉛與壬鉛不同,結丹之功,不在彼而在己,還丹之法,不由我而由人。藥論癸壬,癸不采面臨城可采,慶分內外,內結丹而外還丹,丹藥玄珠,休猜一種,鉛汞火候,不離三家。修人仙不過築基得藥,修地仙必須煉己還丹,行滿功完,玄珠始得,禦空絕景,天仙乃成。口廖不載於丹經,火候難出於竹帛,得之者即愚夫蠢子,立見丹成;昧之者雖上智大賢,難憑臆度,細微節次,非真師不明,蹊徑錯雜,恐正法難遇。瞿曇不從地湧,鐘呂豈自天來,電中光,石中火。何可久也,峰之密,蠶之絲,焉用為之,夜來枕上細思量,春去花前忙警醒。讀《仙佛同源論》,始識正途,現呂祖《敲爻歌》,庶知序次,若差一紙,應隔萬山,謹布片言,用規同志。

金丹五百字编辑

金塗還丹道,從頭說與君。入門初下手,先須固命根。

進氣開玄竅,補血養元真。精須從內守,氣還向外生。

精神共血氣,四象會中庭。取他坎位實,點我離為陰。

複成乾健體,去采藥苗新。山間雄虎嘯,海底牝龍吟。

離門噴玉蕊,坎戶吐金英。上弦金八兩,下弦水半斤。

金公配姹女,汞液合鉛精。專心看火候,癸盡采真金。

全憑匠手法,送過鵲橋局。丹藥初入口,乾位鼓金聲。

掇來歸土斧,鉛汞結成親。三百六十五,方完百刻勳。

如醉又如癡,侶伴要同心。昏昏與默默,七日死複生。

才覺精神爽,遍體異香薰。築基得藥畢,時時閉六門。

百日內丹結,保命全其形。到此人仙位,虎龍又再更。

別安爐與鼎,重置劍和琴。做起地仙事,煉己辨分明。

虎猖須伏虎,龍奮把龍擒。黃婆整金鼎,劍掛水晶瓶。

雲收明月現,准箭射金星。鉛龍神火發,汞虎紫光生。

防危而慮險,日日煉真精。涕唾津汗淚,煉作乾水銀。

水銀燒成砂,等候一陽生。後天火數足,歲月莫空輪。

速采含真氣,峰提第一登。金須十五兩,水應求二分。

今年初盡處,明日未來辰。火候分文武,金水辨濁清。

鉛生於癸內,陽產於鉛心。三百七十五,用意要虔誠。

太過則傷皮,不及丹不成。二候丹已得,蹬開赤色門。

架起通天劍,催藥上昆侖。降得重樓下,明月照乾坤。

四候合丹畢,真主坐黃庭。萬神來擁護,固守紫金城。

進退行水火,沐浴按時辰。十月火功足,六百卦爻勻。

忽得天門破,報導嬰兒生。調養純熟後,穩駕五雲並。

眾仙來接引,乘龍謁太清。行滿功完日,逍遙上玉京。

掃邪歸正歌编辑

自入玄門四十春,天涯海外訪知音,只從我祖親傳後,行遍天涯不見人。

這個道,誰肯要,遇從財色迷心竅,偶然有個說長生,跟著盲師胡抄鬧。

或是坐,或睡覺,閉目雙手將臍抱,咽津納氣至三更,搖頭擺尾雞兒叫。

假開關,空展竅,眉光認做玄珠兆,口中液水作醍醐,腹內腸鳴龍虎哨。

或休妻,或絕粒,吞日月華食霞氣,集神叩齒枉勞形,按摩導引空費力。

八段錦,六字氣,行他空把工夫費,不知真種是還丹,水火空鐺虛滾沸。

講陰陽,用鼎器,九淺一深尾閭閉,咬牙睜目吸精回,采得紅鉛當寶貝。

聖人只是用先天,用之不見誰能會。聖人只是用先天,用之不見誰能會。

論外丹,誇伶俐,服餌點化咱都會,汞鉛二物認不真,五金八石作同類。

說下手,臨爐去。砂汞將來一處配,不知火候與抽添,枉受人間燒炭罪,

不明戊己坎離交,煉到老死終無益。聖人只是用先天,用之不見誰能會。

念佛人,早回避,下手尋個安身處,看經建寺及齋僧,大限來時誰肯替。

我的言,不隱匿,吐膽傾心說幾句,有人依我比歌修,教君躲出無常去。

學道人,聽我說,急早投師把命接,訪求大道問根源,須得神仙真口訣。

斬貪嗔,愛欲絕,休待油枯精髓竭,人生百歲水上萍,富貴功名火中雪。

掌朝綱,治邦國,官員卿士公候伯,幢頭象簡紫羅袍,鳳閣龍樓為貴客,

輕裘肥馬隱高車,難躲閻王這一著。聖人只是用先天,用之不見誰能會。

鳥疾飛,兔不歇,光陰似箭催英傑,一口真氣不回來,空有黃金何處撤。

心中悔,口難說,積玉堆金空置業,兒女妻子屬他人,萬頃良田盡拋撇,

有人目下肯承當,同赴蓬萊三島客。聖人只是用先天,用之不見誰能會。

勸大眾,早回水,識破真鉛煉甲庚,鑿開混沌求丹藥,劈破洪蒙采清真。

鉛將至,汞方迎,二物配合入爐中,上升下降行心火,溫養十月用屯蒙,

調神面壁金丹熟,白日飛升駕火龍,我得口訣原無多,只要金來歸性初,

坎離顛倒憑吾手,龍虎交媾托黃婆,姹女乘龍求赤鳳,金公跨虎配青娥,

嬰兒送歸土生內,玄關竅裏迸金波,陽神一出超三界,行滿功完上大羅,

只因塵世光陰短,留勸人間後漢歌。聖人只是用先天,用之不見誰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