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仙證論

金仙證論
作者:柳華陽 清

江右株林橋傳廬 柳華陽撰並注

序 煉丹第一编辑

(盡言小周天)

華陽曰:欲修大道者,理無別訣,無非神炁而已。

神乃心中之元神,炁即腎中之元炁。煉精之時,則炁原在乎精中。精炁本是一物,所以曹祖師雲,大道簡易,只神炁二者而已。凡學道之士,能識神炁之道,即是陰陽,性命之道也。故曰,無別決,神炁而已矣!

先須窮其造化,究其清濁。

造化者,乃吾身之生機,人由此機而生形,仙佛由此機而成道。學者能先窮此造化之機,則有下手處矣。清者是無天地人我之象,渾渾淪淪,恍如太虛。斯時一派先天機之未發,虛而待之,靜極自動,是為清也。濁者因有存想思慮見聞,知覺而後機動,即為濁也,豈可不究哉。

則精生,方可探攝。

精生者,元炁之動是謂精生。探者,探其炁之妙處,必須以我之正念,斂收微細之神,誠志專意,探入其炁之動所,招攝已生之精,歸於本穴,用火烹煉。

次察其呼吸,明其節序。

呼吸者,異風也。其用則有次序。轉變之法,非可一概論也。如精生之時,則當用攝精之呼吸。如藥生之時,則當用采藥之呼吸。藥既歸爐,則當用封固之呼吸。如起火之時,則用起火呼吸。沐浴之時,則用沐浴之呼吸。金丹始終全仗呼吸,故曰節序。

則神凝,方自戀吸。

神既凝入炁穴,則神自戀炁。神炁相合,則炁自然戀神矣。

然後可施可受而精可化。

施者,後天氣也。而為母氣。受者,先天炁也,而為子炁。子炁既受母炁,則精自化炁矣!倘不明母氣之真消息,則子炁散於外境,其精焉得化而為炁乎。

余見世人亦知陽生而煉精不住,金丹不成者,皆因不知其自然而然以混采混煉之過也。

凡世之學道者,知陽生固多矣。而所以化精成金丹者,何少也。由不知其風火之法,藥產有時,封固有爐,周天有度,混采混煉耳。

且觀古書之所作喻,名爐鼎道路,則人被爐鼎道路之所惑。

古書所喻爐鼎者,是煉精煉炁之所。方士借此為言,曰女鼎,曰燒煉。初學未得真傳,信而惑矣。縱有真志,豈不誤哉!而道路者,即採取升降任督之脈絡也。俞玉吾雲:任督二脈呼吸往來之黃道也。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以上至毛際,迴圈腹裏,上關元至咽喉也。督脈者,起於下極之腦並繞脊裏上風府入腦頂。二脈通則百脈俱通矣,採取由此而運周天,由此而轉,能識此爐鼎道路,則金丹無不成矣。

喻名鉛汞藥物,則人又被鉛汞藥物之所誤。

古人修丹,以神炁比喻鉛汞,以真精比喻藥物,使人易悟。愚夫聞之,言鉛汞便以凡鉛凡汞燒煉為藥物,妄圖點化服食,求富貴長生,反到喪身破家,愚之甚也。

故假道愈顯,而真道愈晦。世因喻而惑人誑人者眾也。

群書喻名雖多,究其根源之所在,無出乎心腎之神氣而已。妄人見喻借喻為盲,而誑人曰,藥之先天氣不在自身,在女鼎。初學淺見不能分別真偽,信方士迷弄不識金丹,真訣不明,大道根源豈不更惑乎。

由此觀之,智者得師而明,患者被師而誤。皆因不悟群書簡易之妙而竟失于正理矣。

智人能識真假,除妄歸正,參悟大道。訪尋明師以求印證秘密之真訣。愚夫不然,喜旁門之小法,暗圖為人之師,縱有仙書真決,而曰吾不用看經,真訣在吾心內,惑眾亂真。後學以為至言,皆因心地不明,少讀群書,未有不失正理者也。

故予正欲詳而直論天仙道者,原乎先天之神炁。

神乃元神,炁即元炁。何以謂之先天,當虛極恍惚之時是也。既知恍惚是誰,恍惚此即先天之神也。恍惚之時,不覺忽然真機自動,陽物勃然而舉,此即先天之炁也。若此時即能下手修煉,何患不仙也。

煉精者,則炁在乎其中。

精由炁化,炁由精滿。煉精者,即是煉炁。故曰,炁在其中矣。

煉形者則神在於其內。

煉神即是煉精,古雲:形化而後炁生,神凝而後水融。神炁合一,故神在其內矣。

煉時必明其火,用火必兼其風。

火者神也。精生之時,必以神而馭精則精歸源,既知歸矣又當久久以呼吸薰蒸,則精方能化為炁。

存乎其誠,人乎其竅,合乎自然。

凝神之時,外除耳目,內絕思慮,專志一心凝入炁穴。又要合自然之動靜,不可強制放縱。

若能如此依時而煉,則藥物自然生矣。

依時者是陽動之時。依時而煉,凡有動時遂即煉之,既煉己、則藥物自然生矣。

生,競遊其熟路者有之,若不起火歸爐,難免走失之患也。

熟路者,即陽關也。乃昔日精炁所游之路。古人有走泄者,皆由此也。起火者,是藥物歸爐之工法。藥生若不采歸爐,則藥物順熟路而泄矣。

然藥物既歸爐,又當速起火逼行其周夭。

古雲:火逼金行顛倒轉著,即此也。行是陰符陽火之法,若不行周天之火,則炁不聚丹不結矣。

尚不明火候之精微,雖有藥而藥亦不能成丹。

火候是一總名,其中有次第節序。而各有其候,如精生有調藥之候,藥產有採取之喉,歸爐有封固之候,起火有運行之候,沐浴有停息之候,火足有止火之候,此乃小周天之秘機。如若不盡精微,雖有藥不得火之法度,則焉能成丹世,可不歷歷以明之哉!

不知橐籥之消息。

橐籥者即往來之呼吸,古人喻之曰巽風。升降由此風而運,不得此風則輻軸不如法,凡小周天,始終全憑橐籥之風以為金丹之權柄。

不明升降之法度。

升降是運行周天之法,既行周天則有度數,往往學道之人不知升降度數,所以丹不結矣。

不識沐浴之候。

沐浴者乃卯酉生殺之位也。故停息為沐浴之候也。

不曉歸根之所。

歸根者乃還氣穴歸其本位之所。

如此空煉,何得成其道也。

兀坐頑空。不明大道要訣,雖修無益矣!

大凡臨機之時,必須暢明其神,勇猛其志。

此機時者,即採取薰煉之時也,切忌昏迷散亂。欲修丹者,當自精進勇猛。非他人所能助者也。

立定天心之主宰。

天心名曰中黃,居於天之正中,一名天罡,一名鬥杓,在天為天心,在人為真意中宮,若失真意,猶如臣失君主矣。

徘徊輻輳之運轉。

輻輳者,即徘徊往來之意。猶如車軸使爪之運轉一般。太上雲:三十軸共一轂。

內鼓橐籥之消息,外依斗柄之迴圈。

橐籥即呼吸也,周天火候憑橐籥之息以定周天之度數。朝元子雲:勸君窮取周天數,莫使蹉跎複卦催。斗柄迴圈即活潑運轉之機耳。

如此神炁相依而行,相依而住,則周天之造化,無不合宜矣。

凡行火之時,炁依神而行,神依炁而住。火候當行,則神炁亦當行。火候當住,則神炁亦當位。火候當止,則神炁亦當止。如此而煉,則金丹無不成矣。

正道淺說第二编辑

(盡言小周天)

華陽曰:仙道煉元精為丹。

凡煉丹下手之仙機即煉腎中之元精,精滿則炁自發生。複煉此發生之炁,收回補其真炁,補到炁足,生機不動是謂丹也。則人之根竅無漏精之路便成人仙矣。

服食剛出神顯化,世聞無不善而願求者。

服食者是得前小周天如法修煉,以采大藥運過三關,故曰服食煉炁化神,出神顯化世間,無不喜矣。

奈何天機秘密,學者未必窮其根源,故多在中途而廢矣。

天機者即吾身中之生機。古人雲,陽炁生,今人曰活子時。真仙上聖秘之深密不書于竹帛,學者無所覓處,空自磨煉,豈不在中途而廢。

所以予今淺說,使學者概而證之。夫精為萬物之美即養身立命之至寶。

萬物最美曰精,人有其精則生人,無其精則死。所以精者即性命之根源。陰符經雲:精是炁之母,神是炁之子。古雲,留得陽精,神仙現成,豈不寶哉!

如精已敗者,以精補精保而還初,所謂得生之由。

中年,年邁之人,因精已耗散。故必用補精之法助之。鐘離真人雲,晚年修持先論救護。

未敗者,即以此而超脫養胎化神,則亦易為易修易成之果也。

未敗者是童貞,本存陽精足炁,免得補精築基之功,從此下手采大藥不過七日,靜功十月之期即可以出神為神仙樂事,故此易為易修易成是也。

若以神順此精由自然之造化則人道全。

世人每遇精生,不知修煉,順此造化,男女交合,即為生人之道,由炁順化。

若以神逆此精修自然之造化則仙道成。

真人知此精生之造化,以神留精逆歸炁穴,用火鍛煉精化為炁,脫胎神,化仙佛,從此而得由精逆化也。

故精者乃是人死人生之關鎖。

精乃凡聖根由,故名關鎖。精耗必死,保而煉之即生,此理之至也。

其名雖然稱之曰精,其裏本自無形,因靜中動而言之曰元精矣。

此精當未動之先,裏本虛無,有何精可名。因人靜極,陽氣從靜而發動,故名之曰元精矣。

當其未動之前,渾然空寂,視之不見,聽之無聲,亦非精也,亦非物也。無可名而名,故名之曰先天易,曰無極時也。

此正鴻蒙未判之時,玄門名曰先天,釋氏名曰威音,易曰無極。總屬虛無,是無氣之謂也。

斯時,剛神寂機息,萬物歸根,此正謂之虛極靜篤。

此正上文鴻蒙是也。渾然一團,不見天地人我之相,如萬物逢冬歸根,陽炁潛藏,故曰機息。然則機雖息,而生炁之機即在息機之中矣。

靜中恍惚,偶有融會之妙意。

此言炁機將萌,未動之時也。

便可名而有其名,故名之曰道,易曰太極時也。

此正上文炁機將萌是也。

因此機一萌曰元炁也。炁既以萌而又旋動萌元精矣。

元炁元精分而言之,其機則是一也。

修仙作佛之造化,即從此而入手。若夫塵念兼起,必化淫精,順陽關而出。

凡修丹者,即在此時用工,則神炁自然相投合而為一。若煉已未熟,逢此炁機,淫念頓起,真炁必化後天有形之精,順陽關而泄矣。

修士正當此時正念為主,以神馭炁,起呼吸之氣留戀元精,可謂還原之道矣。

既以神馭炁,必加呼吸之氣收回元精,其精自然逆回於炁根矣。

真精既得還原,敢其神氣混合,兩不相離,使二物熔化合而為一也。

元精不能自鎔在元神,鎔之綿綿若存,使性情相洽。神氣合而為一者也。

如易所謂天地氤氳萬物化生。

天地之氣不交,萬物無所生。焉金丹之道不交,真種何所覓乎。崇正篇雲:兩般靈物天然合,些子神機這裏來。

然後先天真一之炁仍舊從竅中發出。

竅即丹田炁穴也。所以混然子雲,火從臍下發即此。

而為金丹之主宰。

主宰者依此炁為主也。

所以古雲未有不變媾而可能成造化者也。

此即尹真人之旨。造化者,即採取運周天之造化。先若無交媾之法,何得有藥產之機發現也。交媾即調藥之法。簷漪真人雲:人身中只有一個元炁,只要迴光返照,將此炁收斂,沉到極處,久之,其中自有造化。

夫既知此炁之生機,即可行火補炁而煉丹。

生機者,即藥產之時也。古人雲:藥產神知,即此也。行火,行周天陰符陽火之法,即升降往來,複還丹田之所。真炁得此動炁之所補,故謂之煉丹也。

故有辨時採取周天之候。

辨時者,即言藥之老嫩。古人常表藥老炁散,不能結丹。藥嫩炁力微,亦不結丹。然則何時不老不嫩,上陽子雲:若人采先天炁之時,以暖炁為之信。又伍子雲:如浴之方起,而暖炁融融,然此不辨,辨在其中矣。

周天法者,是言子午卯酉之法。子午為進退,卯酉為沐浴,然子午亦有沐浴。

古雲時至神知,正言此藥產之先天炁者是也。

藥產神有所知,即上文暖信之謂也。若不知採取,則當面錯過矣。

修士宜當此時須用凝神合炁之法。

以斂聚微細之元神入於炁中。

收付于本宮,則是為我所有之妙藥矣。

本宮即丹田也。

藥炁既承受以歸爐。

爐即丹田也。

須當徘徊於子午。

午屬於頂,子屬於腹。

運動身中之璿璣,又必須假呼吸之氣而吹噓之,方得乾坤于玄關,合而為一,迴圈之溝管矣。

璿璣者,即黃赤之消息,天道日月之迴圈。由黃赤而行丹道,神炁之迴圈,依任督而運。七悟祖師雲:採取以升降,從督脈上升泥丸,從任脈下降丹田者。蓋真陽之炁,不能自迴圈於乾坤。須假呼吸之氣,吹動元關橐籥之消息,逼逐真陽,通任督,達乾坤,合玄關,而為天地。吾身造化之一大總竅矣。紫陽雲:一孔玄關竅,乾坤共合成是也。

故神炁承呼吸之能,才得相依同行,而不外遊矣。

神行則炁行,神住則炁住,而為相依矣。且神炁又當承呼吸之能,方得隨脈絡而不外遊矣。然呼吸皆神炁之權柄也。

且氣之行住,又怕有太過不及之弊,故必依周天之限法,夫周天法者。

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有零,故以法數而限定之也。

言十二時如一日一周也,故沖虛子雲:子行三十六,積得陽爻一百八十數,午行二十四,合得陰爻一百二十數。

陽爻自子至巳為陽,陰爻自午至亥為陰。陽爻用九積數一百八十,陰爻用六積數一百二十,共成三百六十數。

外兼卯酉之法,中途行沐浴,完成周天。

卯在六陽之中,酉在六陰之中,凡行沐浴之法必在中途。而薰蒸周天原有三百六十有零。前行三百,未滿造化之積數,此行沐浴無數之火,合成全機。

所以古雲:氣有行住起止多少之限法。

行住起止四法即達摩雲:四候有妙用。又雲:一時用六候,則采封之法兼於其內,行者行于黃赤,住於生殺,起於虛,止于危,是為一周天也。

白玉蟾雲:起于虛危大,以虛危穴宿在坎宮子位也。

學者不可不察也,夫既得周天之妙用,積累動炁。

動炁即丹田之生機。

時來時煉,補完真炁。

凡丹田有動之炁,即要煉之,以完一周天。如若不煉一周天,則本根之炁不得滿足而亦不能成大藥。沖虛子雲:又不可一周完而不歇,雖無大害,亦近其動機,為無益也。

則精竅不漏,便可謂之長生矣。

李真人雲:陽關一閉,個個長生。

如有精竅漏者,則未及證不死之果。

有精漏,則是有死之凡夫。無精漏,則是不死之真人。世亦有一等不漏精之軀未經火法,久之亦漏非真人,薰蒸不漏。又有老者,弱者,而陰縮者,自無精矣,是精已枯竭,休誤認為修證。

必加精修以元精盡返成真炁。

無精則陽不舉,內裏有真實,丹成矣。

則亦無其竅。

無精則陽關之竅自閉矣。

而外形亦無萌動之機。

竅閉則陽不舉,方是丹成。若有微萌之意,未證有成,必加火以意煉。

則是名為大藥成矣,便可作大周天之工法也。

以上盡言小周天。

煉己直論第三编辑

華陽曰:昔日呂祖雲七返還丹,在人先須煉巳待時。

己,即我心之念耳。若欲成還丹者,必須煉己為先。已若不純,焉得精還為炁,炁還神也。蓋七乃火之成數,先以火入水中,謂之返也。後以炁升火位,謂之還也。待者候也。若欲有心待之,則屬於拘滯而真陽反不生。若欲無心而待之,則落於頑空,錯過真機,此則有無兩失矣。然則若何為哉,且有還於無,而無內靈似於有,故離騷遠遊篇雲:毋滑而魂兮,彼將自然。一炁孔神兮,於中夜存。虛以待之兮,無為之先。

蓋己者,即本來之虛靈,動者為意、靜者為性,妙用則為神也。

四者未發之前,渾然如太虛,有何名目。因機萌而言,故有意性之喻。

金丹,神雖有歸一,則有雙發之旨。

凡煉丹時,先則無為,寂然不動,渾然空空蕩蕩,不見有無之念,待其機之動時則發意採取,運周天時又立念,主鬥杓幹旅二炁,橐籥之消息,而神又隨真炁迴圈。

先若不煉已還虛。

還虛者,是純乎以靜,靜乎以化,杳無朕兆。還乎鴻蒙,複乎無極,萬象空空,此即本來之性體是也。

則臨時熟境難忘。

時即藥產之時,先若己不純,采藥煉藥之際,則有分花之念,神不能主張,炁則散也。

神馳炁散。

神不宰氣,安有不散也。

安能奪得造化之機。

奪者,取也。造化者,陽生也。

還我神室。

此神室,即下丹田也。凡神室,卻有三釜煉精之造化,即以下丹田為主,故神氣起,由此歸藏,亦由此是之,謂神室,即神氣所居之室也。

而為金丹生髮之末耶!

由前活子時用之得法,然後方有氣發生,而為煉丹之本。

故古人煉己者,寂淡直捷,純一不二。

不存有無之念,故可以謂純一。

以靜而渾。

正是鴻蒙無極之時。

以虛而靈。

十二時中不昧曰靈。

常飄飄乎。

不著一點形跡。

隨處隨緣而安止。

四相俱忘,安然獨立自在。

不究其所在。

是過去,心則無了。

不求其未至。

未來心不萌。

不喜其現在。

現在心不存。

醒醒寂寂。

照而寂。

寂寂醒醒。

寂而照。

形體者不拘不滯。

不被身之所勞。

虛靈者不有不無。

活活潑潑。

不生他疑。

明心見性。

了徹一心。

通天徹地杲日當空。

直入于無為之化境。

威音之前,無極之先。

此乃智者,上根之煉法也。

此以上皆言頓法,還虛之煉法者也。

若夫中下之流則未然。

未煉修己之人曰中下,非世曰中下,蓋修道本無中下。

當木煉之先。

已未煉之先也。

每被識神所權。

凡思慮有心,總是識神用事也。

不覺任造化之機而順化。

世人每遇身中炁機之生時,不知修煉而行世法則生人矣。亦有不交媾者,此炁而亦耗散。何故炁既發動,不得其法,留歸本處,焉有不順化者耶。

欲煉精者不得其精住。

煉精是坎離交媾以前之法,名曰調藥。若不知調法,精則不能住矣。

欲煉炁者,不得其炁來。

煉炁者是小周天之法,不得炁來是煉精不住,故此無炁之發生也。

古雲,不合虛無,不得仙,蓋謂此也。

能到虛無,方可煉丹。如不到虛無,丹則不成也。

故用漸法而煉矣。

由淺而深。

且謂煉者斷欲離愛,不起邪念。逢大魔而不亂者曰煉。

欲愛是妻子富貴師弟等事,斷而不留為練已。有力邪見者是眼偶見奇異,或見光,或見光中現神物,或平日所未見者,今始見之為外魔。於此信之,即為魔之所誘,曰天魔,曰邪魔,曰妖魔。眼不見或心見者為陰魔。見而喜悅為好,貪見則著魔矣。心不見或耳見者,耳聞魔言,或言福,或言禍,喜聞則著魔矣。見而自不見,聞而自不聞,知而自不知,依於正念,魔與我不相干也,不亂者,水火刀兵劫殺打罵,凡諸魔來,皆不可妄生懼亂之心也。

未遇苦行,勤求勵志,久而不退者曰煉。

未得訣者,當立真志而求師。天地之間,富貴以及妻子是有定分。若大道則不然,可以苦志而得。古雲,有志者,事竟成。古來多少不該成道者而竟成之,非生來有分也。

虛心利人,不執文字恭迎而哀懇者曰煉。

世之學道不得其真傳者,皆因己之假學問障於他人之真學問,故不得其道矣。若能虛心懇切執弟子禮,行弟子之事,豈有不得者乎。

眼雖見色而內不受納者曰煉,耳是聞聲而內不受音者曰煉,神雖感交而內不起思者曰煉。

此三者真煉法。

見物內醒而不迷者曰煉。

即六祖所謂見物心速起。

日用平常如而先練巳純熟。

己純後可煉丹。重陽雲:湛然不動,昏昏默默,無絲毫念想,此由煉已純熟而得。康節雲:思慮本起,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誰。

則調藥而得其所調。

即前煉精之法。

辨真時即得其真時。

即藥產之時,用采藥之法。

運周天始終如法升降。

周天是往復之機,升降是進退之工,由己純,則無昏沉散亂矣。

己有不得其先煉者,則施法之際,被舊習所弄錯亂節序,故不得終其候也。

錯亂節序者,因己未熟,或知采封,不知運行,或知升,不知降,或知升降,不知沐浴,或知先天氣,不知後天氣,或氣行神不行,或知周天不知歸根沐浴。

世之好金丹者,雲有不練已而能成道者,謬矣!

西王母雲:聲色不止神不清,思慮不止心不寧,心不寧兮神不靈,神不靈兮道不成。

煉己者在於勤,若不勤則道遙也。

已在時刻勤煉,如若放蕩,丹則有走失之患矣。

昔日呂祖被正陽翁十試正念而不疑。

呂祖任他魔來,不生疑心,獨立正念後,六十四歲隨正陽翁修道,卒能成道。

又邱祖受百難於重陽,苦志而不懈。

邱祖初至重陽會下,重陽謂邱飲稀粥,邱自知福為小,苦行七年,累遭魔難.當過二番死魔,二次飛石打折三根助骨又險死摸折,三番臂膊恁般魔難,苦志而不動心,自能決烈精修。

費長房靜坐偶視大石墜頂,不驚不動,此得煉己定心之顯案也。

昔世尊坐於菩提樹下,魔主波甸領百萬魔眾以兵戈恐佛而不動,以魔女淫事誘佛而不動坐。坐至堅剛牢固,自言我終不起離於此坐。

並書以告同志。

小周天藥物直論第四编辑

華陽曰:仙道元精喻藥物,藥物喻金丹,金丹喻大道,何喻之多也。

神從炁化,炁從精生。欲望成其道者,先當保其精,精滿然後氣生,以此生氣是名藥物,藥物煉之不動便名金丹,服此金丹出神千百億化身。天地壞時,這個不壞,故喻名大道矣。

道藏經曰:精者妙物,真人長生根。

黃庭經雲:留胎止精,可以長生。

聖聖真真,莫不由此元精以闡名藥物也。

正陽真人雲:除了鉛汞兩味藥,都是哄弄愚夫。

夫藥物既根於元精,而又曰元炁者何也。

靜為元炁,動為元精。

且此炁從稟受隱藏於炁穴。

炁穴即丹田也。

及其年壯炁動。

人至十五、六,丹田炁自動。

卻有向外拱關變化之機者。

炁動自有暖融之信,至於陽關不知修煉,因此,之融信則神轉變而為情,而亦至於陽關,此炁則化淫精而出。

即取此變化之機,迴光返照,凝神入炁穴,則炁亦隨神還矣。

古雲:迴光返照要知去處。

七悟禪師雲:凝神收入於此竅之中,則氣隨神往,自然歸於此竅矣。

故謂之勒陽關,調外藥及至調到藥產神知。

藥產有二景,時至神知為內景,藥炁外馳外別有景。

斯謂之小藥,又謂之真種子。

行大周天初采藥時謂之大藥,此處行小周天初采藥時,謂之小藥或謂之其種子。古人未言小藥,而曹伍二真人始發小藥之名。後人即可以用藥不誤,藥產之真時,因得此名則易明矣。

因其有順逆之變化者,故曰元精元炁也。

順為無精,逆為元炁。

若不曰元精,則人不知調外藥。

元精從外攝歸爐內,謂之調外藥。

以混采混煉于周天。

無藥先行火,水火煮空檔。

不知既無其藥,且落於空亡,將以何者為小藥哉。

不知前此調藥之工,則無藥產之景到。

然古人但言調藥,而不言調法。

法即綿綿不斷之旨。

七悟雲:一陽初動,凝神入炁穴,息息歸根。

不言調所。

所即炁之融動處。

又不言調時。

時即外物動之時也。

一調藥之虛名,在於耳目之外,未得師者,茫然無所下手,故我今直論之,曰,既知調藥吳,則元精不外耗。

以前盡言調藥化精之法,以下皆說小周天之事。

而藥炁自有未機焉。

古雲:神明自來。

此古聖不肯輕言,直論予明而顯之,曰,未有知機而不采者,未有未調藥而先采者,如此或缺焉,是不得藥之真故也。

未得真傳,則不能得此藥。

且欲得藥之真者,惟賴神之靜虛,炁則生矣。

混然子雲:時至炁化,機動籟鳴,火從臍下而發。

沖虛謂之,動而覺。

動者炁也,覺者神也。

以此不懼不驚。

或者乍見此景而不禁驚訝,則心動而神散。欲望成丹,不亦遠矣乎。

待而後起。

陽未融盛,不可急於採取。

沖虛謂之複覺。

此即在後風火經見得明白。

此時即藥炁之辨機,不令其順而逆之。

順是出爐,逆是歸爐。

斯謂之采藥。

守陽真人謂之歸爐。

鼎中既有藥炁。

此鼎即丹田也。

則有周天之火候。

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有零,薰煉金丹亦似此理。

起刻漏之息火以烹煉之。

刻漏即是呼吸,煉金丹法全在呼吸之氣,以定爻數。

古人謂之升降也。

升謂之進,降謂之退。

然采得此藥來。

由周天之法如意。

斯固謂之金丹。

丹,是炁得火之煉法如意,謂之丹矣。

即可以行大周天之法。

是采大藥之秘機。

則小周天之造化從此畢矣,余願同志者休誤入于邪師,以淫精之邪藥認為真藥,則非藥也。

鼎器直論第五编辑

華陽曰:仙道以神炁二者薰蒸,封固,喻之曰爐鼎。如煉外丹者,以鉛汞燒煉之爐鼎也。悟之,則在一身迷之墮入別途,故世因爐鼎之喻而惑者,眾矣。且有一等妄人,見爐鼎之喻,因誑人曰,以女人為鼎,以淫媾為藥,取男淫精,女淫水敗血為服食,補身接命,殊不知誑人自誑,返墮棄其萬劫不可得之人身。

此言采戰,女鼎閨丹之邪術。儘是用女人為爐鼎,信者必喪性命,墮于異類,萬劫而不可複者矣。

又有愚夫,泥其跡象,專喜燒鉛煉汞。世莫不由鼎器者,誤也。

福薄愚夫不知身中本有真鉛真汞,便以凡鉛凡汞燒煉為服食,誤信方土,反失其人身,皆由爐鼎誤也。

夫欲明爐鼎者,在夫神炁之機變。

神炁升為鼎,起止為爐。古雲:鼎鼎原無鼎。

當其始也。

元精初生。

精生外馳,以神入精中,則呼吸之氣隨神之號令,攝回中宮混合神炁。

中宮即丹田,混合即綿綿息息歸根之意。

神則為火,而炁為爐。

以神炁言者,神在炁中,炁則為爐,神則為火也。

欲令此炁而藏伏者,惟神之禁止。炁則為藥,而神為爐。

以炁神言者,炁在神內,神禁止其炁。神在炁外,神則為爐,而炁則為藥也。

即古人所謂炁穴為爐是也。

以形言者指丹田為爐,神炁歸藏於此,此即調藥之爐也。

乃其采藥運周天者,當從炁穴坤爐而起火,升乾首以為鼎,降坤腹以為爐。

乾在上為鼎,坤在下為爐。

即古人所謂乾坤為鼎器者是也。

以形言者,首腹為爐鼎,即周天之爐鼎也。

見神炁之起伏。

起是升,伏是降。

而鼎器在,是也。

有神炁即有爐鼎,無神氣即無爐鼎。

然古人將神炁二者借喻鼎器,或以丹田為爐,而以氣穴為鼎者。

丹田,氣穴一也。

或以坤為爐而以乾為鼎也。

坤即腹,乾即首。

一鼎器之名目紛紛引喻,故後人無以認真。全若不推明直論,將何處煉精。

即調藥也。

煉藥。

即周天也。

為給金丹也,此古聖皆不輕露。

丹田為調藥之爐鼎,古來不肯明露。

今予闡明,正合呂祖所謂真爐鼎,真橐籥,知之真者而後用之,真用之真者,而後證果,得其真矣。沖虛子不雲乎,鼎鼎原無鼎,若不明火藥次第之妙,用執著身體摸索而為鼎器者,則妄也。非仙道金丹神炁自然之鼎器也。

風火經第六编辑

(盡言小周天)

華陽集說風火經。

風者,乃煉丹之妙法,即升降之消息。古人喻為巽風,或喻為橐籥。是即往來之呼吸也,火者,煉丹之主,化精化炁之具。風火有同用之機,大丹有修煉之法。古聖不肯全露或有同言之隱,而人不能徹悟,視之如故。事然言之詳者,又違天誡。風火同用之機,乃上天之秘訣,金丹至要之法。凡人德薄,未遇真傳,豈知有同用之機哉。前聖高真,科禁秘之,不肯並論輕泄,愚亦不敢臆說,故集諸聖之隱語奧言,而為此說,每句之下,逐一解明,以招後學,見之者,詳究此解,印證本文,即知風火同用,次第不離之機也矣。

曰仙佛成道是本性元神,不得元精漏盡,不能了道還至虛無,而超劫運。

本性元神其名雖二,源流則一。佛謂之性,仙謂之神。元精漏盡乃修命之別名,即先天一炁是也。仙修謂之煉精化炁,又謂之煉形。佛修謂之漏盡成。又謂之慧命。不得此道,則不能超劫運。縱然修得灰灰相,無非五通之靈鬼耳,焉能契如來之妙道乎,故如來大佛方等大集經雲:修習五通,既修習已垂得漏盡而不取證,何以故湣眾生。故舍漏盡通乃至行於凡夫地中。又楞嚴經世尊謂阿難雲:第一漏盡難成,即此也。

元精漏盡不得風火,則不能變化而成道。

元精漏盡雖有生機,不得風火則不化為炁。

混然子雲:人呼吸之氣為風,如爐鞲之抽動,風生於管護,火自炎。久久心息相依,丹田如常溫暖。今之禪僧不知風火,漏盡無成,常自下流。余有俗堂弟,字道寬,法名源明,久住金山,曰禪教。原不問此事,似過浸准,只悟自性,不必究他。餘曰,既有走漏,則與凡夫淫媾似也。首楞嚴經雲:淫身,淫心,淫根不斷,如蒸砂石,欲成其飯,經百千萬劫,只名熟砂,必落魔道,輪轉三途,終不能出,禪教何得不問也。但如來風火之法,佛佛相印。若能自用,則三種淫事一煉自斷。世尊雲:火化以後,收取舍利。又雲,微風吹動,則其中自有深旨,非親傳焉得知之。

故曰修煉全憑風火耳。

廣成子雲:息者,風也。

白玉蟾雲:火者,神也。

往古聖真,禁而不露。

上天所禁,秘之不傳於無德,實傳於有德,超乎劫運,出乎大寶,豈傳於無德者哉!

中古聖真,略言其始,而人不究其始,往往搜尋其中,徒勞精力。

始者,微陽初動,古聖隱而不露。乃金丹造化之根,人若能明乎其始,何事不成。故雖近代亦有得道高真,惜學者不知下手。重言其始,人猶不究其始,每每妄自採取耳。不知搜尋既實,雖藥有不采,而自采之景到矣,故學者不可徒勞無成焉。

不知中宮周天之說,或顯于周天練法,而隱于採取中宮。

中宮即煉丹之所,天心居焉。人若曉中宮之消息,則丹自成矣。蓋中者,非中外之中,即元關消息之中也。此中包羅乾坤運行,日月真種由此而升降,由此而運爐鼎,由此而立橐籥,由此而轉藥物,由此而化坎離,由此而合斗柄,由此而建是也。世人或知中宮,不知周天,則炁亦暫聚而暫散矣。安得成丹乎。

沖虛子雲:藥已歸爐,末即行火,則真炁斷而不續,亦不成大藥。

或顯于採取中宮,而隱于周天煉法。

周天即升降也。時至藥產,陽炁從地升平天。天者,在人為首,位居上。陰符注雲:上湧潮元,通靈陽宮,複降下,通於巽坤。坤者,在人為腹,位居下。混然子雲:從子至已,流戊土。從督脈進陽火,自午至亥,以己土從任脈退陰符。世人或知周天,不知中宮,妄自行火,則與水火煮空檔,何以異乎。

沖虛子雲:藥未歸爐,而先行火,藥竟外耗,而非為我有者!其斯之謂矣。

或顯于火而秘於風。

煉丹全憑風,以扇火風者,息也。回巽風,曰母氣,曰橐籥,皆我之呼吸也。

或顯于風而秘於火。

煉丹全憑火,以煉精。火者,神也。曰汞,曰日,日烏,曰龍,皆我之真意也。

或有言之簡而論之詳者,皆宜—一體玩,不可淺視也。使徒執其偏見,取宗於妄人之口,何其誣耶。

簡者深言神氣之機,詳者細言神氣同用之理。初學未得真傳,非由忽其簡而即略其詳,是終不得夫丹道之秘矣。況又宗於邪說,致生疑惑,其不至於暗昧者,少矣。

餘曰,覓法尋師問正傳若無真訣難成仙。

凡求師者。當察其真偽。若言不用風火,即是假道。雖欲成仙,何可得乎。

穀精火到風吹化。

精因火化,火因風灼。世人被此精損志夭命。因無制伏之法,智者借此精養身助炁,是有風火之功耳。

髓竅融通氣鼓煎。

勞者,即腎府也。腎屬水,水無火焉能融通,所以人之精華多因腎而耗散。智者得風火之功,自能融通矣。鼓者,即所謂巽風也。

物舉潮來神伏定,情強性烈意和牽。

物即外陽,外因內動故此舉矣。始舉始伏則易伏矣。倘未覺其伏,則陽壯性烈必須迥光返照,綿綿若存,使炁與意和合。雖一時修煉之功,而性情不覺其渾合矣。

青陽洞裏須調煉,爐內鉛飛喜自然。

洞即炁穴,凡調藥時,務要綿綿,使精化為炁,則內之真鉛自然潮於上元矣。

抑聞之,玉芝書曰:元黃若也無交媾,爭得陽從坎下飛。

元者,天也。黃者,地也。即神炁也。神炁不交,安有藥之可采。

沖虛子曰:有機先一著,而後生藥以行火。

先一著者,乃微陽初動也。藥生而行火,所行火者,即行周天之火。

朱元育曰:晦朔之交即活子時。

活子時者,乃陽動之時也。

覓元子曰:外腎欲舉之時,即是身中活子時。

外腎舉者,非有念而舉。乃自無而生,生而或速或緩,皆由活動之機。然有念而舉者,乃是邪法。煉之即成幻丹。

渾然問曰:假若睡濃之時,不覺而自舉及偶然覺之,此時下手亦成幻丹否?

華陽雲:睡濃時,自己身心俱已不覺,念從何有乎,嘗聞純陽祖師雲:動則施功,靜則眠。又夏雲峰雲:自然時節夢裏也教知。以此句言之,可以印證矣。

俞玉吾曰:內煉之道至簡至易,惟欲降心火入于丹田耳。

內煉之道乃上乘之法,簡易之事。但人被邪說所惑,不能信受。故真人破之曰,惟欲降心火入于丹田也。

又曰腎屬水,心屬火,火入水中則水火交媾。

古人謂心腎非坎離,殊不知心腎乃坎離之體,神氣乃坎離之用。且腎非脊腎之腎,乃內腎也。古雲:內腎者,即臍下是也。雖在臍下,猶未得其所以然。要必得其神氣相投者,蓋其穴,正在臍後,腎前稍下,前七後三中間空懸一穴,此正是調藥煉精之所,而學者不可不察矣。

六祖壇經曰:有情來下種。

有情者,一非欲念之情,乃妙道中元機萌動之情。故龍牙禪師雲:人情濃厚道情微。

道用人情,世豈知空有人情,無道用人情,能得幾多時。

元育曰:要覓先天真種子,須從混沌立根基。

古人言真種不一,或有言神是真種子,或有言炁是真種子,而不言真種子其父母所由生之理。故人被此顛倒之言所惑。

元學正宗雲:始者,上下相交,混而為一。

蓋混沌者,乃天地合壁之象,即神炁會合之時。若覓先天真種子,先須明種之父母。蓋神炁比如天地,天地即種子之父母也。神入炁中,則是天入地中之象,即為混沌之時也。真種子原由神炁而生。神炁若不交,安得有真種子乎,則此中之根基當明矣。

正陽祖師曰:南辰移入北辰位。

南者,離宮,心乃離也。神即藏其中。北者,坎也,炁即藏其中。移入位者,即以神入炁穴。

杏林雲:以神歸炁內,丹道自然成是也。

純陽祖師曰:我悟長生理,太陽伏太陰。

長生,乃我之無炁。悟之者,則生。迷之者,則死。欲學清靜正道者,先明道之根源。道無非我身內之陰陽。非是外來物件。許旌陽雲:大丹若不以日月交光,乾坤合體,更假何物為之乎。

蓋太陽乃喻心之神,太陰乃喻腎之炁。伏者,以神伏炁之法。能伏住者,即得長生。否則不能得矣。

覓元子曰:始則汞投鉛窟。

程先生雲:鉛得汞而相親。無中入有鉛汞,非他物,即我神炁。故呂祖雲:不用鉛,不用汞,還丹須得爐中種。投者,以神投炁,即精炁不下泄,似水銀與鉛相制不動,然後爐中炁自生矣。呂祖雲:安爐致鼎盡周圓,須得汞去投鉛。若不用汞投鉛,則鋁炁無所生矣。俞玉吾雲:鉛得汞以生形。旌陽亦雲:鉛因汞伏。

海蟾翁曰:先賢明露丹台旨,幾度靈鳥宿桂柯。

靈鳥,喻心中之神,桂柯,喻腎中之炁。

元學正宗雲;心乃神之宅,腎乃炁之府,豈無造化乎。古雲:心以坎為體,以離為用。故心欲虛而澄。腎以離為體,以坎為用,故丹田欲實而溫,離火上騰故損離,火下駐故益。幾度者,凡陽生不拘時數,靈鳥宿亦不拘時數。時來時宿。紫虛雲:夜半金鳥入廣寒。

旌陽祖師雲:與君說破我家風,太陽移在明月中。

望江南雲:日精若與月華合,自有真鉛出世來。

蓋太陽喻神,月明喻炁。移在者,神炁相會也。古雲:要知大道希夷理,太陽移在明月中。

李真人曰:金丹大要不難知,妙在一陽下手。

世人學道,每被丹經之詞文所惑,不知真訣簡易之理。自己心內糊塗,反謂古人不明言。及見真師,強自爭辯。殊不知煉丹者,陽生之時,即起手之時,能於此時下手,又何疑惑乎。真陽雲:先天之炁藏炁穴,雖有動時,猶是無形,依附有形而為用,始呈而即始覺。守陽雲:凝神入此炁穴,而神返,身中炁自迥矣。

重陽祖師曰:純陰之下須是用火煆煉,方得陽炁發生,神明自來。

陰即是先天坤地變為後天之坎,而中年之人藥少,故不能採取,真人言須用火煆煉,然後有藥可采。沖虛雲:有機先一著,而後生藥以行火。俞玉吾亦雲:天入地中以此而產藥是也。

又聞之龍眉子曰:風輪激動產真鉛,都因靜極還生動。

此以下皆言風之妙用。上文一節,專言火之用法,而呼吸之氣未表其所用之理。故其人教人,只此用火而不知用風,其精則不化矣。棲雲先生雲:火不得風不灼。抱一子雲:知搖空得風則鼓,吾之橐籥,可以生風知噓。物得水則胎吾之炁,可以化精產鋁者,即藥炁所生之時也。還生動者,即藥產之時,即采藥之候也。

入藥鏡曰:起巽風,運坤火。

巽風者,呼吸之喻也。火者,乃元炁也。元炁不得呼吸則不能成藥,是陽不得附則必不聚之故也。必須存心中之陰神馭腎中剛陽之火,綿綿息息歸根,則坤火自運矣。然又恐用火者失於太過與不及,須當文黛武煉。故肖紫虛雲:熾則坤火略埋藏,冷則巽風為吹噓,此言可玩矣。

黃庭經曰:呼吸元炁以求仙。

呼吸者,後天之炁也。元炁者,先天之炁也。先後原有兼用之法,若不兼用,元氣順流而出,不能成丹矣。必假呼吸之氣留歸以煉之。如沖虛子所謂以後天呼吸氣留戀神炁是也。

李清庵曰:得遇真傳,便知下手,成功不難,鼓動巽風,扇開爐焰。

此言果得真傳,便知用巽風。風者,後天氣也。沖虛雲:元炁固要逆修,而呼吸之氣亦要逆轉。蓋人呼吸之氣出入,本在丹田。何曾有隔礙,但人只知出而不知入耳。學者凝神之時,氣穴之神能覺。進吸者,則氣自鼓,自扇,自吹,自噓,自逆轉矣。不用而自用之,何勞之有乎。混然子雲:神呼氣,炁歸竅內。吹吾身中,無孔笛,常覺在此,息不用歸根而自歸根矣。莊子雲:其息深深。又雲:真人之息以踵即此也。

李道純曰:煉精其先,以氣攝精。

精生之時,原是下流。若欲歸源,必須用氣攝之,則無走泄之患矣。然又當知精生之所。沖虛雲:用後天之呼吸尋真人呼吸之處,即此之謂也夫。

無名子曰:精調炁候。

調者,是精生時,以用調法,不然,則易走泄矣。古人雲:精氣之為物也。運行則常退守,則災。四時不運,萬物何以生。日月不映,萬物何以明。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人不測道之根本,乃雲固精,為長生,此言為大謬也。若閉精可以常存,則布囊可以貯水。蓋炁候者是候炁之生時,即所為採取之謂也。

沖虛子曰:調定其機。

機者,是精生動機。若不調,則炁必泄。而藥物不生矣。

又曰:藥若不先調,則老嫩無分別。

老嫩是採取之時若不失調者,則何時而能採取乎。能知調者,自有老嫩之景到。

李虛庵曰:忙裏偷閉調外藥。

藥即吾身之元炁。炁雖藏炁穴,生則化元精,向外下流,若任外流,將何物而為藥乎。故調此氣返還於氣穴,久則天機自活動矣。

鐘離雲:勒陽關。即此也。

沖虛子曰:調到真覺,則得真炁。

覺者,乃是時至神知,故其本靈之心體不能昧,謂之覺。若能如法調藥,則自有造化之機發見於外,可不勞而自知也。

楞嚴經曰:願立道場,先取雪山大力白牛。

道場者,修佛道之起手也。欲成佛道者,先當取雪山大力白牛。若無此牛,任汝修八萬劫,終不能出楞嚴之五陰。蓋雪山者,喻五陰俱空,既已空矣,則一陽生於五陰之下,元門謂之陽生,釋家謂之情來,又謂之真如,又謂之那偏事,皆是喻事之生也。太初古佛云:一陽發現,只是明心千百,譬喻只教人曉此一事耳。大力者,喻法象。釋家謂之明心,又謂之有物,皆喻牛之徵也。光明古佛云:日天開朗是為見性,千萬種譬喻無非教人明此牛耳。若謂實有此牛者,即非我如來達摩六祖之嫡傳,則是外道,非釋家之子也。豈不謬哉。

涅槃經曰:雪山有大力白牛,食肥膩草糞皆醒醐。

雪山喻炁之生處,白牛即是喻炁。醒醐喻炁之升降也。故六祖雲:吾有一物,上舉天,下舉地,若獨修心中之識性,不兼修性海之真性,饒你八萬劫,終不能成六通、契如來之真性。心經解萬:誰知更有過於此者,寬則包藏法界,窄則不應纖毫,顯則八荒九夷,無所不至,隱則纖芥微塵,無所不察。又云:乃人之本源。

樓雲先生曰:人喫五穀化為陰精,不曾煆煉此物,在裏面作怪。只用丹田自然呼吸之氣,吹動其中真火,水在上,火在下,水得火自然化而為炁,其炁上騰,薰蒸傳透一身之關竅,流通百脈,燒得裏頭神嚎鬼哭,將陰精煉盡,陰魔消散矣。又覓元子曰:陰精者,五穀飲食之精,苟非巽風坤火猛烹極煉,此精必在身中思想淫欲,攪亂君心,務要凝神調息,使橐籥鼓風,而風吹火烹,煉陰精而為炁,其氣混入一身之炁,此炁再合先天之炁,然後先天之氣再從竅內發出而為藥。

此二真人之明言,不必贅解。

朱元育曰:晦朔中間,日月並會北方虛危之地,天入地中,月包日內,斯時,日月停輪,複返混沌,自相交媾,久之漸漸凝聚,震之一陽乃出而受符矣。

晦乃月盡無光,以比人身中陰靜之時。朔乃次月初一,比人身中陽動之時,日月並會者,即神炁同宮之法。北方虛危者,炁穴也。天入地中者,比神入炁之義。月包日內即是神攝炁也。一陽出者,乃藥產之時,即是採取之候。受符者,是起周天之火符,符又是運息數之別名耳。

此上數者,金仙證論之妙訣,風火化精之秘機,具在斯與。而其調藥之法,亦不外是矣。

此總結上文,風火同用之旨,調藥之法。古聖所言不肯明露,故人難悟大道。余淺說解明,以曉後學,庶不入於傍門而成正覺。世之好金丹者,果潛心此經,自修自證,即成大道,豈不樂哉。

予故曰:自始還虛而待元精生,以神火而化,以息風而吹,以靜而渾,以動而應,以虛而養,則調藥之法得矣。

以上言調藥之法,以下言真種所生之真時,即藥生也。

不聞邵康節之言乎,恍惚陰陽初變化,氤氳天地乍迥旋。

恍惚者,渾然一團,外不見其身,內不見其心,恍恍惚惚初變化者,即此恍惚之間,忽然不覺融融和和,如沐如浴,迴旋者,真炁旋動,正是元關透露而陰中陽生矣。

尹真人曰:俄傾癢生毫竅,肢體如綿,心覺恍惚。

此乃藥產之法象,不可驚怪。一起驚疑之念,則神馳炁散矣。務須思慮頓息,以虛待之,不可妄起刻漏之武火,亦不可迷失真候,靜聽氣之動靜,則元竅之陽自旺生矣。

紫陽真人曰:藥物生元竅。

藥物者,即真炁也。亦名真種子。元竅者,乃元妙之機關,即炁發之所,下通陽關,上通靈台,後通督脈,前通任脈。

六祖壇經曰:因地果還生。

地者,道曰丹田。釋名淨土,又名優陀那,又名苦海。巧喻異名,無非果生之處。果還生者,因以前能明有情來下種之機。到此,方有果生,果即菩提子也,又曰舍利子。

太初古佛曰:分明動靜應無相,不覺龍宮吼一聲。

無相者,道曰虛無,釋曰真空。此原無相,因靜定而生龍宮者,即上文因地是也。吼一聲者,即上文果生也。故世尊謂見明星而悟道,能知此一聲之機,則洞水可流西江,可吸海水可灌頂矣。

元學正宗曰:彈指巽豁開。

彈指者,頓然而覺,然不可起太明,覺須恍惚而待之。若起明覺之念,則後天之氣隨念而起,包裹先天之炁,先天既被後天所裹,則其所發之炁不得融盛,亦不能採取矣。

混然子曰:時至炁化,機動籟鳴,火從臍下發。

時至者,乃藥產之時也。籟鳴者,則元關之機動也。火者炁也。臍下者,丹田也。古人雲:時至神知者,此也。學者苟不知此時之機,則當面錯過矣。

沖虛真人曰:覺而不覺,複覺真元。

覺者,知也。不覺者,渾也。陽炁才萌,似有可知,故曰,覺也。陽炁來旺,不宜急進火,故此言複覺真元,元者,即真炁也。

又曰:則用起火之候以采之。

此下言起火采藥歸爐也。起火者,後天呼吸之氣。先天之炁生時,仍行熟路。故用起火之法,采炁歸爐,然呼吸之火,本自存形而用之、必如無形,若著有形用之,則長邪火。果能有有而若無無中得有之妙,二炁用之如法,則藥自歸爐矣。

又曰:采藥歸爐。

藥者,真炁也。炁之生時則往外順出。故用神炁采之歸爐。真炁既得神氣之力,自然隨神而歸爐矣。

又曰:封固停息以伏神炁。

此二句言入中宜之沐浴,即是運周天子時之頭。故子時有沐浴之候,即此也。封固者,溫養之義。停息者,亦非閉息,是不行其鼓噓之法,將神炁俱伏於炁穴,隨後火逼金行,有行動之機者,則周天武火自此而運起。渾然問曰,我聞直論,言藥已歸爐,未即行火,則真炁斷而不續,亦不成大藥。此處既有沐浴,豈不斷否?餘曰,不行,非是閉塞呼吸之氣,全然不行,乃是不行橐籥鼓噓之機。蓋呼吸之氣,原有溫柔之息,在此吹噓,何得斷行火之機,雖暫伏微妙之理,而真機無有隨後不動之情,豈不聞之合宗乎。采封是子時前也,其即此矣。

玉鼎真人曰:入鼎若無刻漏,靈芽不生。

此下皆言子時起火煉藥。行小周天之火前,論起火采藥是子時之前也。此乃周天子時,當令之事故。達摩雲:二候采牟尼。然則藥生,即為藥生之子時,而亦為活子時,行周天謂之行周天子時,不必認做一時。蓋鼎者,炁穴也。真炁既歸鼎內,必要刻漏之火以煉之。若無刻漏之火,則黃芽不生。

上陽子曰:外火雖動而行內符,閉息不應枉費神功。

外火即元炁也。內符乃呼吸之炁。元炁由呼吸而采歸爐,亦由呼吸而煉之,則爐中之藥方成變化。仙翁雲:火銷金而神炁不敗。若藥已歸爐,呼吸之氣半途而迥,不應先天之炁,則藥已耗散,及再行周天之火與前不相續,亦不能成丹也。

守陽真人曰:起火煉藥。

起火是起周天之火,行十二位也。非真有位,借火為位,又謂十二時,非真有時,借火為時。

混然子曰:火逼金行,當起火之初受炁宜柔。

火者,呼吸之氣也。金者,元炁也。蓋金不能自升,必假火以逼之,使朝于乾宮。然爐中真炁初起火之時,藥物未旋,不可即行武火,須以柔溫之火通之。金有旋機,則火當長矣。若藥未甚動,炁伏而緩,先起武火,則內之炁亦不順隨大路,墮於蹊徑,欲歸正路,不亦難乎,故曰:宜柔也。

又曰:采時須以徘徊之意引火逼金。

徘徊,是往來活動之意。引火者,即神呼氣之法。逼者,催也。上文只言呼吸以用元炁。尚未顯明用元神。人知用二炁,不知神為二炁之主帥。蓋采藥煉藥,全賴炁穴之神權馭,二炁徘徊,則金自行矣。前文雲:神呼炁,氣歸竅內,吹吾身中無孔笛是此也。

又曰:運動坤之火,沉潛於下。

坤者,爐也。火者,元炁也。運動坤火之時,往下而行,以通督脈而進。若別行異路是不能上乾鼎,則藥即耗散矣。渾然問曰:我聞玉蟾翁言,神即火,炁即藥,以火煉藥而成丹,今何又言炁是火,而前文又言,化穀精以呼吸為火,三事俱言火,不明孰是。

華陽雲:此視學者得師不得師耳,真參實悟者,一見了然於心,若心下不實,焉得明乎。非是丹經惑耳,乃耳認錯丹經。誦幾句古言孰語,以為自己聰明,誤也。凡雲是起火,引火,火逼,行火,止火,皆為呼吸氣之火也。凡雲凝火,入火,降火,以火,移火,離火,心火皆屬神之火也。凡雲運火,取火,提火,坎火,坤火,水中火,爐中火皆先天炁之火也。凡呼吸之火能化飲食之穀精而助元精,凡神火能化元精而助元炁,凡元炁之火能化呼吸而助元神,元神之火又能化形而還虛助道成始成終,皆承火之力以登大羅之金燦。所謂火者,有逐節事條,豈可孰一哉。

混然子曰:鼓吾之橐籥,采藥之時,加武火之功,以性斡運於內,以命施化於外。

古人或以內呼吸為橐籥,或以外呼吸為橐籥,內外兼說則何是何非也。餘特指其是以示之橐籥者,消息也。若無消息,安有橐籥。古雲:一闔一辟謂之變,知變通無穹矣。橐籥者,何似牛車水運行一般,同消息而不同路,若同路,則不名橐籥矣。又如風箱一般,同箱而不同風,若同風,則不能運轉矣。以風箱之內暗藏子箱,向爐之風是子箱之風,非風箱之風,實從無中生出。水車之水與子箱之風即喻先天之炁也。牛車與匠手抽動之風即喻後天之氣也。子箱者,元關也。消息者,即兩搭界之滾軸也。即喻先後二炁之機。子箱之風,若無抽動之風,則亦不能自吹噓矣。水車之車,若無牛車,則水車之水不能自運矣。至車與箱若無牛與匠,則水與風又無從而吹運之矣。蓋武火者是藥物曾已行動,故必橐籥之息火以應刻漏之度數,若徒用文火,則藥物亦不行也。而真炁竟耗散矣。內者,中宮也。煉藥行符,務要性主立於中官而為斡運輻輳之主宰,則水火方能隨外之道路而升降,又外必借命之元炁施化,則脈絡方能開舒暢快,內外融通,自然命聽於性,性持於命矣。:

邱祖師曰:采二炁升降之際,若不以意守中宮,藥物如何運得轉。

二炁者,先天後天二炁也。先天之炁不得後天之炁,則不能招攝轉運。後天之氣不得先天之炁,則亦無處施功。沖虛雲:炁則不能無先後之二用。中宮者,炁穴也。藥物者,元炁也。升降之際,中宮若無主宰,則藥物不轉矣。然全在中宮之真意使真炁之運動矣。故禪師雲:北斗望南看是也。

混然子曰:內伏天罡斡運,外用斗柄推遷。

沖虛雲:斗柄外移而天心不離常處,若以內憂天罡而外不推斗柄,則真炁不升降。若外推斗柄而內不伏天罡,則真種不結。後禪機賦雲:彈主斗柄,見明星而團旋。

許旌陽老祖曰:衝開鬥牛要迴圈。

鬥牛者,虛危穴也。鬥牛既開,用升降之法以運之。沖虛子曰:行所當行。又白玉蟾雲:起于虛危穴,以虛危宿在坎官子位也。蓋虛危者,即任督二脈之起止處,亦名河車路。俞玉吾雲:於此時,鼓之以橐籥,假之以猛火,則真鋁出坎,而河車不敢停留,運入昆侖峰頂是也。

金丹賦曰:子時河車聳,駕火銷金而神炁不敗。

子時是運周天之子時,駕動河車采藥上升。混然子雲:鉛遇癸生之時,便當鼓動巽風扇開爐韝,運動坤火沉潛於下;抽出坎中之陽去補離中之陰,成乾位之象,複還坤位。

純陽祖師曰:憑君子後午前看,一脈天津在脊端。

子後是陰符,午前是陽火。一脈者,即行周天之道路。凡行火時,神炁必由此路而運。肖紫虛雲:幾回笑指昆山上,夾脊分明有路通。俞玉吾雲:元海陽和動,寒泉炁脈通。此子午當行之道。若神炁泛然於道外,不成路矣。或神不知其炁,或炁不能隨神,空空煆煉,則金丹不成矣。守陽雲:有兩相知之,微意是也。

又曰:寒泉瀝瀝,氣綿綿上透昆侖,還紫府浮沉升降入中宮。

園通禪師雲:群陰剝盡,一陽複生。欲見天地之心,須識承陰之法。寒者,坤也。泉者,坎水也。皆喻腎中之水。腎水果得以前所論之工法,到此自有瀝瀝波濤之象,乃真陽所產之時也。氣綿綿者,續而不斷之義。道光禪師雲:一爻看過一爻生。昆侖即乾也。乾為首,紫府即丹田也。丹田為坤,升即上昆侖,降即下紫府,中宮即丹田也。祖師教人行火須上至乾鼎,下至坤爐。

廣成子曰:人之反復呼吸徹於蒂,一吸則天氣下降,一呼則地氣上升,我之真炁相接也。

吸降呼升者,即先天後天二炁之機也。然後天炁吸則先天炁升焉,升是升於乾而為採取也。後天氣呼則先天炁降焉,降是降於坤而為烹煉也。若以口鼻一呼一吸為升降者,則去先天之炁遠矣。

覓元子曰:乾坤闔辟,陰陽運行之機,一吸則自下而上子升,一呼則自上而下午降,此一息之升降也。

此皆言先天後天二炁消息之機也。乾者首也為天,故位居上。坤者腹也為地,故位居下。闔辟者,乃內外呼吸之元機。蓋外面之氣降裏面之炁則過我而升,外面之升裏面之炁則過我而降,此乃周天之秘機,凡夫豈能知之。故仙翁雲:若教愚輩皆成道,天下神仙似水流。渾然問曰:老師所言有兩重之呼吸,但升者,其意要主宰中宮,以為斗柄轉心之主。又見此處其神要隨先天之氣升降。又聞後天之氣在息上升降。如老師言,三處都有動靜知覺之意,不知其神其意重在何處,又不知其神其意如何分別用度。我聞之丹經曰:引則神炁同行,住則神炁同住,今此分別神意其不相合,何也?華陽雲:子之不明者,非經之不明,是子之執著偏見。雲何為機也,譬如,世人安消息以制物件之法,如若投機,一叩即應,無處而不動乎。但有先天之炁者,則我之經絡自能通應。而又有後天之氣鼓午,安有上下中間不應之理乎。可見先天,後天,上下,中間皆主乎其機也。若是無其機,焉得應之。故太初古佛雲:一片東兮一片西,兩頭動處幾人知,出有入無真造化,神氣相交透祖機。雲譬喻鄉人織布,其意一發,手足頭目俱已發動。發者,是誰動者,其神意在何處。若能明此理,則臨時而不誤造化之機緘矣。故前玉吾解陰符經雲:恒山之蛇,擊其首則尾應,擊其尾則首應,擊其中,則首尾俱應。又雲:其法潛神於內,馭呼吸之往來,上至泥丸,下至命門,使五行顛倒,運於其中,此即周天內外機動而已是也。又沖虛雲:以意在中宮、以神馭炁,其炁自尾間,夾脊上昆侖,腹下丹田,周流運轉不絕,又何必有疑哉。因問曰:聞江西道人王山而亦能升降,因何以幾十載不結丹成大藥。答雲:此人乃後天之意氣,非先天之神炁也。

沖虛子曰,當吸機之闔,我則轉而至乾,以升為進,當呼機之辟,我則轉而至坤,以降為退。

吸機之闔固是下,然而內裏之機要上,上者,自下而升至於乾,為進陽火,為採取。呼機之辟固是上,然而內裏之機要下,下者,自下而降至於坤,為退陰符,為烹煉。此即內外闔辟之機也。

肖紫虛曰:乾坤橐籥鼓有數。

此以下皆言周天之息數。上文說升降法,而其中卦爻之數尚未表明。若不用其數,則丹道又不成矣。朝元子雲:勸君穹取周天數,莫使蹉跎複卦催。蓋乾坤者,乃天地之定位。橐籥者,即鼓風之消息。奈何真炁不能自返複於乾坤,微賴橐籥之法以吹運之。蓋乾坤即橐籥之體,坎離乃橐籥之用,所以乾呼返吸至於坤,坤吸返呼至於乾。乾坤者,乃坎離之體內。呼吸者,即坎離之用。人若能明乎,內呼吸則橐籥自鼓而乾坤自運矣。數者,乃陰陽升降之度數,假呼吸之息數而定卦天之揲數。

薛道光禪師曰:火候抽添思絕塵,一爻看過一爻生。

抽添即真炁上升下降之旨也。絕塵者,凡臨機時,幻化頓息,則真我不離於炁。爻過爻生者,喻綿綿不斷之意。守陽雲:隨機默運入元元,呼吸分明了卻仙。

陳泥九曰:天上分明十二辰,人間分作煉丹程,若言刻漏無憑信,不會元機藥不成。

天上有十二支之辰位,煉丹亦有十二時之火候,故六陽用進,六陰用退。程者,每時有一定之度數。若言不用息數之刻漏,則是傍門外道矣。而非金丹也。縱能強制升降,亦不能結大藥。既不用周天之度數,又將以何物而為周天乎。以明明之刻漏而不悟,則是愚之甚也。

鐘離祖師曰:生成有數。

有數即乾用九而坤用六也。

金穀野人曰:周天息數微微數。

周天即往來返複之義。微微數者,不著於相,順隨而引火候之機,是周天程限之數無差也。

陳泥九曰:乙陽複卦子時生,午後一陰生於媾,三十六又二十四。

沖虛子曰:子至巳六時為陽,陽合乾,故用乾爻,乾策。乾爻用九,而四揲之為三十六,故陽火亦用九,同於四揲。又注雲:子醜寅以次皆用四揲之三十六。又雲:午至亥六時為陰,陰合坤,故用坤爻,坤策。坤爻用六,而四揲之為二十四,故陰火亦用六同於四揲。又注雲:午未申以次皆用四揲之二十四。又雲:陽時乾策二百一十六,除卯陽沐浴不用乾,用實一百八十也。陰時坤策一百四十四,除酉陰沐浴不用坤,用實一百二十也。合之得三百息周天之數也。閏余之數在外,蓋三百數者。實非三百息,皆譬喻辭也。

守陽真人曰:子行三十六,積得陽爻一百八十數。午行二十四,合得陰爻一百二十數。

陽爻六時用九,除卯時不用,只得一百八十。陰爻六時用六,除酉時不用,只得一百二十。沖虛子曰:卯在六陽之中,酉在六陰之內。調息每至於六時之中可以沐浴,即此也。

悟真注疏曰:子進陽火,息火謂之沐浴。午退陰符,停符謂之沐浴。

息火停符者,停住有作,而行自然之妙運,非是停住先天而不行,是停住後天之武火。故履道雲:十二時中母令間斷。俞玉吾雲:天道無一息不運,丹道無一息間斷。故卯酉時,不行之中而默運吹噓。則子午亦然。又重陽雲:子午沖和連卯酉,春冬秋夏相攜。沖虛子雲:世稱沐浴不行火,且道吹噓寄向誰,要將四正融抽補,想得金丹一粒歸。又陸子野注悟真篇雲:卯酉不進火,但以真炁蒸蒸也,而為沐浴,萬古不移。

曹還陽真人曰:十二時中,時時皆有陽火陰符,凡進則曰進陽火,凡遇則曰退陰符。亦以陽用者,曰火。以陰用者,曰符。

十二時者,即吾身中運周天之時也。子巳六陽時進陽火,午亥六陰時退陰符。進則為升也,退則為降也。故進則曰進陽火,退則曰退陰符。時時皆有陽火陰符者,不在沐浴時而亦有沐浴,故陽用者曰火,陰用者,曰符。渾然問曰:但聞六陽時中沐浴,六陰時中沐浴,此理可明,但不知六陽時中時時有陰符,六陰時中時時有陽火,此理深微,願求教訓。華陽曰:凡行周天之時,其後天之氣有迥轉之機,故在此迥轉處,內藏陰符陽火之秘機,既有六陽六陰之限數,焉得一息而運至於天哉,縱運,亦不成周天之度,不合刻漏之法則矣。渾然又問曰:弟子尚愚迷,不識陽火陰符之精微,敢再求指教。華陽雲:凡運火之時,後天氣進,則謂之陽火,後天氣退,則謂之陰符。凡陽火陰符沐浴歸根者,皆是借後天呼吸之氣以為周天度數之法,則若無其呼吸,則不成陰符陽火沐浴歸根矣。邱祖師雲:運行周迥,自有經路,不得中氣斡旋,則不轉。又沖虛雲:火候誰雲不可傳,隨機默運入元元,達觀往昔千千聖,呼吸分明了卻仙。又問曰:昔日達摩言:二候采牟尼,何為二候。雲:藥生而往外,以用息采歸滬為一候,藥既歸爐,封固又名一候。又問曰:何為四候。雲:升降沐浴即為四候。又問曰:何為之閏餘。雲:即歸根還于下丹田之處,故亦有溫養沐浴之位也。

沖虛子曰:凡一動則一煉而周,使機之動而複動者,則煉而複煉,周而複周。

此即言凡有炁之動者,必須煉之,則小周天之火容易止。如若不煉,則火不能速止,而大藥亦不能發生矣。古雲:運罷河車君再睡,來朝依舊接天根。古皖山合封問曰:余自學道今已八旬,陽還自動,是何故也。答曰:陽既舉是未得火煉之過耳。封曰:余得七悟師所傳,運於周身四肢,運六回陽,六回陰,左運三百六十,有運二百四十,豈不是火工。華陽曰:既是火工,八十因何陽還舉,此非金丹,乃小法。是七悟師當初止汝之念耳。如此空運有何益也。合封曰:金丹之道若何為哉。華陽曰:金丹之道從陽生時,凝神入炁穴,鼓起橐籥之巽風,息息向爐中吹噓,猶如鐵匠手中抽動一般,風生則火焰,火焰則精化,精化則炁自生矣。采此生炁,升降往返謂之周天也。

又曰:積之不過百日,則精不漏而返炁矣。

百日是煉精之名目,但凡有二候之機來者,則百日可期。少而勤者,成之速。若中年,年邁而又不勤者,未可定其日期。凡有精漏者,則未成混盡通之道。如精不漏者,則精盡還成炁,不死長生之果得矣。太邑海會寺方文僧龍江問曰:以此自保守,可得楞嚴經漏盡通成否。華陽雲:保守只名斷淫心,淫身而已,知用火化則淫根方斷,漏盡通自成,則不漏矣。然淫根者,即外腎也。若有舉動,即有生死矣。

正陽祖師曰:果然百日防危險。

防危險者,防時至藥生而神不及知覺,則錯過矣,或不明起火之法,或昏睡而神不靈,此乃失於炁矣,或當進火而不進火,當退符而不退符,當沐浴而不沐浴,當止火而不止火,當歸根而不歸根,則失於造化之機,故曰防危險。

肖紫虛曰:防火候之差失,,忌夢寐之昏迷。

差失者,皆因學人心不誠而意不專,若靈台潔淨,火候明白,有何失乎。古人往往走丹者,皆因理未明而心不專,故有差失之患。夢寐昏迷者,凡學道之士,宜乎先養神,神純自然靈覺。神若不純,睡則生塵妄之心,故有夢寐走失之患矣。

石杏林曰:定裏見丹成。

丹之所成者,是炁已曾圓滿,外腎不舉,丹光上湧,故有所見也。

正陽祖師曰:丹熟不須行火候,更行火候必傷丹。

丹熟是有止火之候到,故謂之熟。既知熟矣,當用采大藥之法,則小周天之工法無所用矣。若再用小周天,丹不傷乎。

肖紫虛曰:切忌不須行火候,不知止足必傾危。

凡煉丹,若不知止足,必傾危之患也。昔日白玉蟾六十四歲下工,已到止火之候未及采藥則已傾危矣。又邱真人到止火之候未防其險,則夜自走失。又曹還陽真人會親,偶見此止火之景,未及採取,亦以走失元陽矣。故崔公雲:受炁吉,防成凶,火候足,莫傷丹。所以紫陽雲:未煉還丹須速煉,煉了還須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

此皆言小周天造化,火到丹熟止火之候也。

止者,不行升降也。然雖不行升降,時刻不可須臾離火,常常溫火薰蒸,離則亦自走矣。

沖虛真人曰:有止火之景。

此乃止火之時采大藥之候也。須求真師口授方能出爐,若無真傳,不知採取之法,不知採取之時,故景不得矣。得真傳,知采法,景到又不可不知也。若傍門認取眼光靜坐,慧光千百種光,則錯之甚矣。若前此不知坎離交媾之法,丹田則無藥,而外腎亦不能如馬陰藏之形。縱有外光發現,此非丹田之苗也。蓋屬想妄而發矣。若真能成馬陰藏形者,自有異常之景,故純陽祖師雲:曲江上,月華瀅淨。又翠虛篇雲: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俞玉吞雲:西南屬坤,坤為腹,藥生於丹田之時,陽炁上達,麗於目而有光,故自目至臍一路皆虛白,晃耀如月華之明也。

守陽真人曰:且待其景到之多而止,大藥必得矣。又曰:初煉精時得景而不知,猛吃一驚而已,乃再靜而景再至,猛醒曰:師言當止火也。可惜當面錯過。又靜又至,則知止火用采而即得矣。是采在於三至也。今而後當如之。及後再煉不誤景,初而止失之速。若待景至四而止失之遲。不速不遲之中而止,火得藥沖關而點化陽神。凡有真修仙,真千辛萬苦,萬萬般可憐煉成金丹,豈可輕忽,致今傾危哉。

自古聖真不泄止火之真候,亦不泄采大藥之真景,真候真景獨賴沖虛,守虛二真人泄萬古不泄之天機,今則盡泄矣。但後學無有不沾二真人之恩,此乃明言直論,不必重加注足。後學因緣,若至財侶雙備,速早下工求取大藥,煉炁化神。參明三至則大藥可得。神可化而仙成矣。如或不透,再覓沖虛真人之秘文,參合宗之九章,則大周天之造化,其情無不明白矣。此以上盡屬調藥煉精化炁成金丹之造化,而逐節工法之口訣盡備於此矣。但經中所言,後天呼吸之氣者,必須師傳,方敢自用。非是著於口鼻,亦非閉氣于丹田。著此二者,俱屬於傍門非金丹也。凡借後天之息以為吹噓逼運者,是炁穴之內。有生機之動者,因此而調息,既調炁穴內之真息,而後天之息則自然而至,於炁穴相兼相連以同動矣。然古人或以單言後天之息,則先天之息無。有不得其機而妄用後天或單言先天之息,則後天之息無。有不借其機而能用先天,故先後原有兼連之消息。凡調息之時,其神專重於先天之炁,內以熔化,行住起止不過借後天之息以為熔化。行住起止之權先天之炁。既有生機,若不得後天則先天亦不能自熔化行住起止矣。凡四方有學道之同志者,果知造化之機,不問先天與後天,若臨時能用消息二字者,則先天後天有不待辨而能自明矣。

此以上皆言煉精化炁成金丹之元功,風火同用之妙旨,盡在斯歟。餘不敢謂此集為自論之妙道,然皆會萃先聖之真傳,即後來萬劫高真用風用火之根本,使見之者,即了悟契,合仙佛之真旨,成己成人仙佛之果證矣。

效驗說第七编辑

(盡言小藥產景)

華陽曰:以前六章藥物,爐鼎,火候無不表明矣。但藥產之景尚有未全,此篇重以發明,願有志之士早成大道。是餘夙所懷之志也。且藥產之效驗,非暫時可得。至真之道,在乎逐日凝神返照炁穴之工純熟,而後有來之機緘夫,或一月元關顯露,或數月丹田無音。遲早各殊而貴乎。微陽勤生不失調藥之工夫,則藥產自有驗矣。且炁滿藥靈,一靜則天機發動,自然而然周身融和,酥綿快樂,從十指漸漸至於身體,吾身自然聳直,如岩石之峙高山,吾心自然虛靜,如秋月之澄碧水,癢生毫竅,身心快樂,陽物勃然而舉,丹田暖融融,忽然一吼神炁如磁石之相翕,意息如蟄蟲之相含,其中景象難以形容,歌曰:奇哉!怪哉!元關頓變了,似婦人受胎呼吸,偶然斷,身心樂容腮,神炁真渾合,萬竅千脈開,蓋此時不覺入於幻冥,渾渾淪淪天地人我,莫知所以而又非無為,幻冥之中,神自不肯舍其炁,炁自不肯離其神,自然而然組結一團,其中造化似施似翕,而實未見其施翕,似走似泄,而實未至於走泄,融融洽洽,其妙不可勝比,所謂一陽初動有無窮之消息。少焉恍恍惚惚,心已複靈,呼吸複起,元竅之炁自下往後而行腎管之根,毛際之間癢生快樂,實不能禁止,所謂氣滿任督自開。又雲:運行自有徑路,此之謂也。迅時速采,烹煉烹煉複靜動而複煉,迴圈不已。少年不消月余,中年不過百日,結成金丹,豈不樂哉!

此一篇故不當安於此效驗,原是調藥後之事,理當安於調藥之下。因句法多之,故耳讀者當默會於調藥之下。假若有些效驗,不可認為怪事,即是藥產之真景,當自保護真種矣。

總說第八编辑

夫金丹之道,從靜而入,至動而取。若不靜則神不靈,而炁亦不真於此。妄煉,即屬後天與先天虛無,金丹之道不相契也。蓋靜者,大道之體,造化之根。唯靜則可以煉,不靜則識性夾雜,終與道相違矣。故幻丹走泄,而道不成就者,皆由未靜而夾於識之過也。夫靜者,靜其性也。性能虛靜,塵念不生,則真機自動。動者,非心動,是炁之動也。炁機既發動,則當以靜應之。一動一靜,不失機緘,是謂調藥,是調交合,行乎造化,性命雙熔,是謂真旨妙用矣。苟或專以靜而不識動,或專以動而不復靜,皆非正理也。次當明其藥產老嫩,老則炁散不升,嫩則炁微不升,務在靜候動旺始采,是謂當今,故曰,時至神知,以順行之時候,即逆行之時候矣。故又曰,藥炁馳外則外,則有景。前所謂調藥,用之日久者,是為虛耗之軀言之耳,若壯旺之體,只于運周天之當時調之,不用日久。若調之日久,不運周天,則陽極而精滿,滿則又溢矣。不知法則活而訣則一,故童貞只用大周天,不必用小周天,壯旺之體,雖不可不用小周天亦不必調之。日久只候藥產景到時,調其老嫩,凡元炁一動,伺陽之長旺,即當采封,運行周天,壯旺之體,雖不可不用小周天運而複靜,動而複運,迴圈不已,是謂之進退行火,是謂之採取周天也。勤行不惰,道有何難哉,故曰:丹田直至泥丸頂,自在河車已百遭。又雲:以虛危穴起,以虛危穴止,蓋虛危穴即任督二脈之交處,立斗柄,運河車,皆由此而起止。故沖虛曰:起於是,止亦於是,且運,必假呼吸而吹之,若不以呼吸吹噓,則神炁不能如法。似有似無,合乎自然,相依之運行。蓋行以神為之主宰,不見有炁之形跡。元炁乃無形之行,隨元神之運行,聽呼吸之催逼,故曰:夾脊尾間空寄信。而呼吸乃采運元炁之法則,逆吹微緩謂之文火,緊重謂之武火。數息運元炁者為爻,為時,為度,為位。而周天之造化,以此為規模,非真有三百六十有餘也。故曰,每時四揲所以然者,使其水火不致太過不及也。是範圍元炁而成其度數,為造化之總序耳,故曰,以息數定時數也。或又問爐鼎,道路,藥物,火候,曰:能此虛危,任督運用,即爐鼎,道路明。此陽動升降,即藥物,火候,而道即在是也。除此皆非正理。盡屬簽蹄惑人矣。借簽蹄獲魚兔,謂筌蹄為魚兔,則誤也。去簽蹄專魚兔,朝采暮煉,自然精化炁足,丹成景至,再行向上工夫煉炁化神,超凡入聖,出走千百億化身,皆可由此書而上達矣。

調藥煉精成金丹圖第九编辑

(圖片)

圖說第十编辑

金丹之道前八篇已盡之矣。尚恐學者不知竅妙,故備此圖以補全書之要訣。願有志者,一覽無疑,不為舊圖所惑。庶知陽生在此,調藥在此,鼓巽風在此,藥產在此,採取在此,歸爐在此,駕河車在此,還本復位在此,金丹造化之無功莫不在此矣。然竅本無形,自無而生,有則謂之元關,中宮,天心,其稱名固不一也。夫虛無之窟,內含天然真宰,則謂之君火,真火,真性元神亦是無形。靜則集氤氳而棲真養息,宰生生化化之原。動則引精華而向外發散,每活子時二候之許其竅旋發旋無,故曰:元關難言,其炁之行,後通乎督脈,前通乎任脈,中通乎沖脈,橫通乎帶脈,上通乎心,下通乎陽關,上後通乎腎,上前通乎臍。散則透於周身,為百脈之總根,故謂之先天其穴,無形無影,炁發則成竅,機息則渺茫。以待成全八脈,則八脈湊成共拱一穴,為造化之樞紐,名曰:炁穴。譬如:北辰居所,眾星旋繞護衛,即古人所謂竅中竅也。竅,即丹田。上乃金鼎鼎稍上即黃庭。竅下即關元,古謂上黃庭,下關元是也。關元下即陽關,亦名命門,乃男女泄精之處。腎管之根由此而生,但黃庭,金鼎,炁穴,關元四穴俱是無形,若執形求之,則謬矣。又謂夾脊兩腎中藏元炁,則亦謬矣。此書圖之所作,實發古人所不盡泄之旨,而又有以辟其誕妄也。

顧命說第十一编辑

(此煉己之首務)

夫顧命者,乃是收視返聽,凝神聚炁之法,豈有他術哉。古聖有言曰:命由性修,性由命立。命者,炁也。性者,神也。炁則本不離神,神則有時離炁。俞玉吾雲:心虛則神凝,神凝則炁聚。欲其炁之常聚而不散者,總在爐火勿失,溫養其元,使神炁如子母之相戀。左慈雲;子午顧關無,元則命之蒂也。若不顧守,則火冷炁散,久而命亡矣。黃帝雲:存心于內,其炁自然沖和不死,故性命二者不可須庾相離也,離則屬於孤偏矣。崔公雲: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混然曰:無晝無夜,念茲在茲,常惺惺地動念以行火,息念以溫養火。玉蟾雲:神即火,炁即藥,以神馭炁而成道。即以火煉藥而成丹。有藥無火則水冷,而炁不生。火養鍋底則水暖,而炁自騰。古雲:火燒苦海泄天機,紅爐白雪滿空飛。雪,即炁也。故炁因火而升,火因風而灼。十二時中迥光返照,刻刻以無煙之火薰蒸,使性命同官,神炁同爐,綿綿息息,似有似無,內外混合,打成一片。黃帝曰:火者,神也。息者,風也。以風吹火久煉,形神俱妙,人能如此,何優命之不固也。夫命之元炁,乃月魄。神之靈光,乃日魂。以魂伏魄,則先天之炁自然發生。人多不測造化,盲修瞎煉性命各宿。孤陰寡陽自謂長生得道,而不知其違道甚遠也。夫修煉者,方入室之時,當外除耳目,內絕思慮,真念內守,使一點元神渾渾淪淪,隨其形體榮枯,聽其虛靈自然。融,然乎流通,湛,然乎空寂。于此常覺常悟,冥心內照,防其昏沉,昧乎正念。參同契雲: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規中指玄關一竅也。然又不可執著,以致真陽不生,其妙總在不急不怠,勿助勿忘而且。清靜經雲:空無所空,寂無所寂,真常應物,果如此,則神炁渾然如一,恍恍惚惚若太虛。然古雲:先天一炁從太虛而來者,即此也。夫機之末發,靜以俟之,之既動,以神聚之,而顧命之旨盡在斯矣。

風火煉精賦第十二编辑

(總言大小周天)

煉者,造化之工。精者,變化之源。火因風而焰灼,精得火以熔熔。勒陽關謂之調藥,攝炁歸即是還無。察其機煆穀精而調燮,辨其候運白脈以歸源,會其源則神炁相依,鼓其風則真精朝元。夫精者,乃天地之源,造化之本,逢時節而旋機動,得火以磁戀達關竅,而流變泄吹風,則還壺。是故坎宮森布,無神攝而徘徊離中,橐籥真炁旋而運轉爐內,火逼白虎朝於靈台,鼎中水融,青龍游於深淵。陽關禁閉,元竅門開,果然風火既同爐。久而水暖自生霞,月華吐則汞引鉛,而鉛引汞日精射則蛇交龜,而龜交蛇造化之變遷兮,待靜觀動。藥物之老嫩兮,伺機聽命。杳冥中起恍憾,中迎自元炁而生炁,本無名而喻名,知其時者能奪天地之真炁,順其機者即有升降之法程,薰之煉之則超凡而入聖品,食之檀(“木”應為“飯左”)之化枯骨以登太清。嗟呼!今之學者,奔山駕海,坦坦之大路偏過,勞形兀坐,赫赫之明珠拋播,利馳而名謾,德薄而垢重識性,以妄談去正而歸左,彼夫道本至近情隔逢,偏理自不遠。性失,違天。殊不知精者,炁之融。風者,息之源。火者,神之靈。煉者,會之壇。以風而扇火,則老還少而形長存。以炁而留神,以神而運息則情複性而神自純,自然可與赤松彭祖之優尊。

禪機賦第十三编辑

(恐後世學禪者,不明佛之正法,反謂吾非禪道,故留此以為恁證耳)

道者,化育天地。法者,返本還元。柄動靜而同用,隨有無而自然體本來之真覺,威音恍惚,持無生之妙用,極樂幽元,顯優曇之家風。秋水皎月,隱惠能之法語。春霧藏煙,是故浮雲散而天心現,蒙雨開而壁峰存。潭水清兮澄月澈,黑漆熔兮物形明。情寒而禪心定,意灰而性朗清。若夫黃芽白雪,當求無關之妙義,地湧天花即鑿混淪之面目。會則有散,則無出為塵,人為默,有情下種乃如來之妙用,無法枯禪即遭人之頑空。水清月現達龍宮而演法,風傳花信坐竭陀而受供。朗朗兮皆拱北,蕩蕩兮盡歸東。降蚊龍于北海兮烈焰騰空,伏猛虎于南山兮洪雨普濟。博虛空而作塊兮刀兵奚傷,收毫芒而藏身兮鬼神莫測。展,則包羅天地。定,則入於微塵。悟之者,頓起上乘之法。迷之者,帶了六道之根。禪固自參,無非一念之定靜,機由師授能吸法水之鴻滋。正法眼藏盡隱祖師之秘旨,涅槃妙心微露如來之淺辭。由是能宣漏盡之法方稱馬陰之師,爾乃機未有時非頑空而長坐禪。主斗柄見明星而團旋。靈台極樂,通行菩提之坡。淨土家鄉,秘鎖慧命之奧。教外有因,不明元機苦勞累。世魔娑謾守三更,強留一宿。暗通密印關鎖識重智少者,則曰:不然不然。突然朗見者,乃雲:如是如是。慧性靈而道眼開,頭頭儘是。魔王迷而法竅閉,處處皆偏。人有迷悟,佛無先達。達之者,融會天機。迷之者,執定死禪。打七跑香即禪和夙業之責,黃花翠竹乃高人得意之時,千里因緣若至,方曉禪外之規。偶逢決破鐵牛血,笑殺禪機有兩期。

妙訣歌第十四编辑

(大小周天)

大道淵微兮現在目前,自古上達兮莫非師傳。渺漠多喻兮究竟都是偏,片言萬卷兮下手在先天。有名無相兮元炁本虛然,陽來微微兮物舉外形旋。恍也夢覺兮神移入丹田,鼓動巽風兮調藥未采先。無中生有今天機現目前,虎吸龍魂兮時至本自然。身心恍惚兮四股穌如綿,藥產神知兮正是候清源。火逼金行兮橐籥恁巽旋,河車運轉兮進火提真鉛。周天息數分四揲逢時遷,沐浴卯酉兮子午中潛。歸根複命兮閏和余周天,數足三百分景兆眉前。止火機來兮光候三牽,雙目秘密兮專視中田。大藥難采兮七日綿綿,蹊路防危兮機關最元。深求哀哀兮早覓真傳,擇人而授兮海誓相言。過關服食兮全仗德先,寂照十月兮不昧覺禪。二炁休休兮性定胎園,陽純陰在兮雪花飄遷。超出三界兮乳哺在上田,無去無來兮坦蕩逍遙仙。夙緣偶逢兮早修莫挨年,休待老來臨頭兮枯骨無資空熬煎。

論道德沖和第十五编辑

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斯言也,蓋道以載德,德以植道也。夫道者,德之用。德者,道之體。人能明乎其德而天性自現體乎,其道而沖和自運是之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也。蓋人稟虛靈,原本純靜至德,作納大和渾然一團,天理一發皆能中節,何勞修乎。但人被清欲之私所隔,忘本逐末,竟昧其真。故元和之正炁純靜之天心失矣。所以聖人表虛極而養已,德論易理以明天道則盡性,致命之學可以窮神知化矣。然學者欲體乎道德,當尋來時之消息而窮本然之根苗。欲探造化之機緘,須察遲促之景象,則臨時有把柄而無危險之患。然後得人道德之門,可造沖和之境矣。益至人能權動靜之消息,須用智慧而深然無我,故能默運化育之道,長定中正之理,活活潑潑則隨中極之沖和,而充塞乎兩間,達逍遙之境,樂無何有之鄉,大至默默,還乎無極,此乃至人之大德也。苟內懷私欲,外沽名譽,假善法以遮兩暗,取泥水之資,非為無德,實賊德也。唯天地滋萬物而無心,聖人順萬物而無為,亦何期德之洋溢乎。古聖雲;德者,性道中求之耳。夫德非道則無著,道非德則無主。道外覓德其德遠矣。培德體道,其功切矣。故曰:天心居北極而眾星拱東海,納細流而百脈歸,人若能靜心養炁,何慮道德之不成哉。吾嘗自內觀而無心外覓而無體。飄飄乎,尋之不得。恍恍乎,覺而虛靈。似魚之隨水,如霧之籠煙,一派沖和,縈衛天地。但人不能深進,故未然之道昧卻矣。縱元文奧辭,無非回頭三昧,又烏能盡道德之本,然明作用之精,微解沖和之奧妙哉。

火候次序第十六编辑

(盡言小周天)

夫道從煉已起手,次下手調藥,既了手行周天,三事非一也。已熟或坐或臥,不覺忽然陽生,即迴光返照,凝神入炁穴,息息歸根,此神炁欲交未交之時,存神用息,綿綿若存,念茲在茲,此即謂之武火吳。神炁既交,陽炁已定,又當忘息忘意,用文火養之。不息而噓不存,而照,方得藥產。但忘息即不能以火薰之,但用息即是不忘息,無不泯之,謂噓欲噓不覺之謂忘,但用意即是不忘,但忘即不能以意照之。古雲:心無不存之謂照,欲無不泯之謂忘。忘與照一而二,二而一,當忘之時,其心湛然,未常不照。當照之時纖毫不立,未常不忘,是謂真忘,真照也。此即謂之文火矣。文火既足,夜半忽然藥產神知,光透簾帷,陽物勃然而舉,即當采封運行,采運之時,存神用息、逆吹炁穴,謂之武火也。封沐歸根即用上文文火之法,照顧溫養,之謂之文火矣。但不在交媾與周天之時,俱是用文火之法,以時刻溫養之,而煉已之工,亦是用此法。不然不能還虛。然陽生謂之活子時,而藥產亦謂之活子時,兩段工夫當明次序。而運周天謂之周天子時,用火調藥煉藥謂之火之活子時也。然候者,亦非一說。不論陽生及藥產,但有炁動者,即為一候,以神用炁又為~候,此乃神炁會合之二候也。又曰:陽生為一候,而藥產又為一候,此乃藥炁所生之時節之二候也。故曰:二候采牟尼者,即此也。藥炁既產,往外采歸爐為一候,而爐中封固又為一候,亦謂之二候采牟尼。升降沐浴謂之四候,總謂之六候。此乃周天一時工法所用之六候也,候雖複,亦不必執著。不過是陽生,調藥,調到炁滿藥產時,采歸運行子午卯酉,歸根即是也。然其中候法亦要明白,當用呼吸變文武火之時候不明白,則文武不能如法。所謂火候不傳者,非不傳也,即此難言也。夫火是火,是候,豈混而一言之,其中文武火候,逐節工法,師所傳之日訣盡備此書。餘雖為增,自幼覓此道,厲志江湖三十餘年,方得全旨,後人有緣遇之,不要三日即明乎。斯道,則不為誣徒所惑矣。

華陽雲:此篇重所言候者,非餘之好事也。因群書所言候者,前後混雜,則令人實難悟。余前文雖表六候者,尚不能訣人之疑,故添此篇以決同志讀群書候之疑病也。

任督二脈圖第十七编辑

(圖片)

華陽曰:此圖直泄玄機。實願得藥之士不失運行之路。丹道最秘,非餘之敢妄泄也。古聖雖無圖,卻有言存留,奈何不全之過耳。又因舊說謂督脈在脊骨外,而任脈止於上下唇,此二說皆俗醫之妄指,豈知仙家說任督,實親自在脈中所行過,以為證驗,非但行一回也。金丹神炁之元妙必要在脈中所行過數百回,方得成就。謬妄不但俗醫亂指,今之修元者,亦此謬妄亂指,愈加紛紛。苟不親自領會境遇,妄億猜指,淺學信受,誤喪厲志,豈不痛哉!故余將師所授之訣,以親自領會之熟境盡畫圖以證其非,然而此圖一出,游方之士與那假道學則無容身之地。

決疑第十八编辑

僧豁然七問编辑

問之一,曰:弟子愚暗,蒙老師傳授火化斷淫之法,行四個月得景。海中火發,對鬥明星。又蒙傳授法輪常轉之密語,行持五十日,淫根自斷,永無生機。反照北海,猶如化銀之光,其光浩蕩射目,自知成舍利子矣。弟子昔在打七一門,不見成道,反人人吐血,是何故也?

答曰:自如來開化西天,二十八祖,東土六代,並無此門,乃僧高峰門人誣捏坑害後人。況高峰所習是閉息之傍門,何見得也。高峰自曰:忍氣急,即殺人。雲吐血,因跑香。忍氣傷其臟腑,坐打香板,傷其脊絡。就是盧醫扁鵲莫能救之。

問之二,曰:參禪問話頭,不見成道,何也?

答曰:如來有所問試者,是看學人,性道明與未明,明則教外別傳慧命,不得慧命,無所成也。

問之三,曰:專念經念佛,不見成道,何也?

答曰:經絡徑也,佛名字也。譬喻考試官欲取第一名,求聖人唱四書可進否?六祖雲:東方人造孽,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孽,念佛往生何方?

問之四,曰:我釋教參禪人,灰心長坐,不起欲念,凡有走漏,不能成堅固之體,是何故也?

答曰:為人至十六歲,關竅開。既開,無有不走漏之理。況且念經傷其中氣,枯坐,心腎又不能交會,走漏格外多矣。所以近代出家人反得瘧症,水枯,吐血,枯目皆謂此也。堅固,實有火化之法。譬喻,鐺水在上,灶火在下,水得火自然變化為炁矣。如來雲:火化以後,收取舍利,實有真傳也。

問之五,曰:今之參禪人而不問走泄之事,自信修道可得成道否?

答曰:天上未有走泄身子之佛祖,走泄一回,與凡夫交媾一回其理一也。故無所成矣。

問之六,曰:佛是何法起手?

答曰:佛以對鬥明星起手,對,即中華返現是也。鬥,即北斗丹田是也。明星,即丹田元炁發晃是也。不對鬥明星,萬萬不能成道。釋教下手一著最秘,吾今全露,爾當默思默思。

問之七,曰:今之釋教傳法得者,以為出頭。自稱為大和尚,可是真法否?

答曰:得者,如夢得金。稱者,如戲臺上漢高祖、楚霸王,何曾有實也。自達摩六祖以口傳心授,故五祖雲:密附本音。今之所傳紙上,傳某僧某僧,之名為傳法,志者觀之,嘎嘎一笑而已。

王會然七問编辑

問之一,曰:弟子蒙老師傳授,下手工夫修煉兩月,得藥產之景。又蒙傳授周天之口訣,行運三月,外腎不舉,丹田常自溫暖,自知丹成矣,不知別門亦有可成之理否?

答曰:不得神炁交合,產出真種,萬物所成或有行之專者,無非卻病。所謂萬般差別法,總與金丹事不同。

問之二,曰:有一先生自言得藥產之景,能以升降;又長坐數十年,凡有走漏不結丹,何也?

答曰:雖得藥產,不知火候。雖是升降,不知闔辟度數強運,故不結也。

問之三,曰:有一位言,教人凝神入炁穴,陽生之時,後升前降,不結何也?

答曰:不知起手之法,無藥先行,升降水火煮空檔,故此不結也。

問之四,曰:有一位言,陽生之時,以舌抵住齒,往上提之,吞津降下,不結何也?

答曰:此陽乃微陽,非藥產之陽,升降無用。況又不知道路,亂提,起邪火,必得吐血之症。吞,乃有形之物落於腸,出二便,有何益也。

問之五,曰:有一假道人,教人陽生時,用息采之,一息采,一息封,謂之二候,左邊上,右邊下,一息一轉,謂之一周天,不結何也?

答曰:此一非傍門,乃未得訣者。自誣造作,此言論哄愚夫耳。真人雲:凡流不知道運行由五臟而迴圈,非周天也。故此不結矣。

問之六,曰:專凝神在炁穴,能出陰神,不結丹,何也?

答曰:不知陽生用呼吸之法,故不結也。

問之七,曰:不打七亦吐血,得疾病,何也?

答曰;誤信盲師之過耳。沖虛祖師雲:外道邪法,行氣必至有病。何以為病,升提太遲,重則提為邪火,其病頭暈,病目赤腫醫障,病咳嗽,痰火吐血,病痛瘡等症。若降下而遲,重則逼沉精氣貫入腎子,為疼痛偏墜病,腹脹水蠱脹病等症,上下兩病皆致人透死。

了然五問编辑

問之一,曰:弟子傍門外道不必問吳,願聞正道之火候。有鐘離雲;乾用九,坤用六,可是此理也?

答曰:而名是法不是。

問之二,曰:沖虛謂子行三十六,午行二十四,可是此理也?

答曰:而名是訣不是。

問之三,曰:真人謂陽爻一百八十,陰爻一百二十,可是此理也?

答曰:而名是事不是。

問之四,曰:許旌陽謂陽用二百一十六,陰用一百四十四,可是此理也?

答曰:而名是火不是。

問之五,曰:其四非也:

答曰:道,最重在口傳,不得真傳,四皆非矣。如果得真師,其四俱真,不但四真,千真萬聖俱合此火之玄妙,而三教成道者,亦此火之玄妙。

危險說编辑

(此言下手調藥及小周天事也)

華陽曰:學道者,外道紛紛及其成功未有一人,何也?不得性命之真傳,分門立戶,俱是妄為。且今之悟性者,不識先天之性,落於後天之識性。今之修命者,不識先天之命,落於後天之渣滓,是故無所成也。

蓋不知其中性命之修持。

離中之靈,曰性。坎中之炁,曰命。奈何靈之進出無時,炁之生而外耗,性命不能自合矣。故祖師教人,以離性去制坎命,當其際斂收微細之靈。念入手動炁之所,用巽風吹,發其中之火煆煉,此後天之性命合而為一,則先天之性命自然發現矣,故曰修持也。

危險之防慮。

防之者,防其陽生。不自靈覺歸爐之後,恐精之末化,陰氣來後,不會煆煉,或神光失照,或呼吸失噓,或藥產不知,或升降昏沉散亂,或丹成而不知景,或溫養失宜,或不探大藥等法是也。故古人謂:百日防危險誠哉是言也。

以錯修錯煉之妄為也。

蓋不知金丹之訣,總是妄為。所以古人雲:任他萬般差別法,總與金丹事不同。

或者聞其性命之門戶。

夫門戶者,乾坤也。乃先天之源,內含乎四象,故參同契雲:乾坤為門戶,坎離為藥物,即此意也。

正理不明,根源不透。

正理根源即住命也。愚昧夙根,於道無緣。或于邪師,向外求道,皆非己之根源也。

入於旁門。

無數門戶總不知自己之性命,故皇經雲:三萬六千種道,以釋來者之心之謂也。

執於一邊。

且如今之修性者,不修己之命,則淫根不斷,常自下漏,與凡夫一般,真可惜矣。又有學習吞津液以弄運後天者,不知玄關之消息,閻辟之機旋,雖若知修持,亦可惜矣。

雖曰歸道,奈性命不合,神炁不交。

且性命神炁一也,不會交合,則無真種子矣。

縱自修為。

不識性命之交合,猶自以苦身心,如隔靴搔癢,有何益乎。

真元暗耗。

蓋陽炁生時,不知採取歸爐,炁焉有不耗於外乎。

終歸于無所成也。

到頭總是空勞矣。

或有夙緣相逢,言語相投,知乎調法。

夫調法者,是活子時所來之際,用風火之工也。其中有文武,不知逐節,亦無所用矣。

未能徹乎精微。

且精微者難言也。能自行持玄關之精炁神三者,以此不相離,不相執,知乎輕重,轉彎抹角之用法者,則妙訣得矣。

煉己之生浮。

心不純熟。

行動之沉睡。

不自靈覺。

及至陽生時。

活子時來。

迷而不自覺靈。

當面錯過。

炁薰形起。

玄關炁之融暖,則外腎舉矣。

昧卻采工。

因睡之過耳。

炁之極動,變而外施。

元炁融極之時,不采則自欲出關,變為後天矣。

既無主則無所留。

主者,神也。留者,息也。采工全賴神與呼吸之能也。炁既無神息之工,安能自住哉。

拱關一旦泄去。

出陽關矣。

安有藥之可調可煉乎。

心之不誠,意之不專返,謂炁之不住,乃愚夫矣。

且既知乎靈覺之調法。

靈者,神也。覺者,知也。法者,以神用呼吸攝元炁皈爐烹煉之工也。

而又無所成,何也。

夫丹法有文武,若以混用,則亦無所成。

蓋不知其中丹法之逐節火候之次第。

逐節次第,必要得真傳授,方敢無疑自用。如陽未生之時,存之以神,用之以息,長教綿綿不斷,息息歸根,乃文火之工。即古所謂爐中火種也。及其陽生,以武火采之,是用神用息而重之,即古曰勒之之謂也。且皈爐之法者,亦是神息之相守,相住,文火之謂也。若夫爐中之鍛煉者,即動之以意,鼓之以風,乃武火之工也。即古所謂化精成炁矣。至煉後而溫養者,文火也。不得真傳,則不知此中之妙也。

是以盲修瞎煉。

且學道之粗心人,聞師一言,便以此為自得,不虛心求於精切,及至修時,工法已錯亂。

不知調藥者。

乃起手之法也。

武火采之。

武火者,用息攝炁之法也。且炁之生而下行,不自逆而上行,欲逆而歸乎其源者,非息之招攝,無能還乎其爐矣。故曰:降中升,升中降,即謂之闔辟之機。又曰:往來不窮。所以五祖師雲:闔辟不明,不能采藥皈爐,即此之謂也。

武火煉之。

武火者,即上文闔辟之機也。紫霞問曰:煉法之中而又有闔辟,何謂也。曰:闔辟者,即采藥,煉藥及周天之秘機,乃仙佛之密言,不得此中之妙,則丹無能成矣,故古所雲:大有大闔辟,小有小闔辟,即此謂也。闔辟者,乃鼓風化精之具,故曰:鼓巽風,運坤火。又太上雲: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即此之謂也。

文火養之。

文火者,吹噓之養也。紫霞問曰:吹噓豈不是闔辟乎。曰:爾所見錯矣。吹噓乃後天之氣也。闔辟即先後二炁之機也。又問曰:昔朱子調一呼一吸謂之闔辟,乃後天之說也。非大道精微,至妙至妙之玄機也。請問曰:至妙可得聞乎?曰:闔辟者,乃大道二炁相動相應玄關中之消息也。有四個往來,故曰:往來不窮。若以一呼一吸兩個往來為闔辟者,則有窮焉,非真玄關也。又問曰:吹噓與闔辟何所分別?法曰:吹噓者.神炁不動之義也。闔辟者,神氣俱動之意也。夫闔辟之神炁,又在乎動與不動之間耳,若出乎玄關之外動者,非煉藥之闔辟,神炁亦不能相交相合,孕為真種。如凡夫欲生子,雌雄在外鼓舞,豈不愚乎。

忘火以待其自生之故耳。

夫文火溫養之後,渾然靜之,使陽之再生也。

且既明其逐節,曉其煉法,何以張脈僨興。

此乃以前用風火不到處,陰氣陰精發生,為走泄之壞景,速用武火煆煉,煉到無此景象,方保無事。

無意之欲起。

此亦是陰精在丹田內作怪,使心君妄動,攪亂主人之故耳。即當用闔辟之法,鼓動爐內真火化此陰精,是謂秘密天機,救命寶法也。故虛靜天師入火鏡雲:欲心一起,速用武火煆煉是也。

種種陰魔陰怪來攪。

魔怪者,或現鬼神,龍虎等類是也。

或沉寐時外陽不舉竟自泄之,又何故也。

此亦煉時,用風火少之故耳。若勇猛之士信得已及風火用之,已到工夫不息,則斷無此事矣。

此乃火候用不到處,儘是陰氣變幻,不識此時用武火,鼓巽風煆去陰氣之法也。

如還遇有壞景之來,即再用武火煉一次,永保無事矣。

且夫真修之所為者,外若癡若愚,內安然逍遙。

故曰:大智默默,無向之鄉。

最忌身之勞碌。

古人雲:欲靜其心,先靜其身,誠然也。

心之外馳。

古人雲:神一出便收回,謂煉也。

苟不勤慎則爐火斷而不續,失其文火。

蓋文火者,存之其神,用之其息,綿綿息息,皈根之法也。平常既失此法,焉能留其炁哉。

炁既無主而無所鉤。

主者,神也。鉤者,息也。

不落下而變為後天者,未之有也。

夫炁既無神息之工,則自然變而為有形精,故凡人無欲念而亦走泄者,無此火煉之故也。

此皆因當其際不知有武火為救護命寶之法也。

益當勞碌,外馳之時,凡有所勞,必當速以煉之,故曰:忙裏偷閒調外藥,即此謂也。

蓋其精泄去,其炁亦泄之。

精炁本一也,故陰符經雲:真炁即在陰精之內。

安得不謂危險哉。

一場空勞。

夫採取明乎二炁。

夫此採取者,即是調外藥之採取外藥也。二炁者,先後二炁也。先天之炁以得後天之氣招攝,方能皈爐,故守虛真人雲:先天氣不能自皈爐,以後天之炁采之,即此謂也。

陰蹻知乎道路。

陰蹻者,乃攝精之路也。正在穀道前,膀胱後,上通乎丹田是采藥,藥之的路,故張紫陽八脈經雲:陰蹻一脈,諸聖秘之,高人藏之,乃仙佛采藥之所。又馬天君解大洞經雲:一陽初動之時,運一點真汞於臍下以迎之,即此泄盡矣。學者不可不察焉。

是為勒陽關之法也。

夫陽關者,即上文道路之口是也。

若夫皈爐之後,不知回風混合。

蓋回風者,迴旋其呼吸之氣,以逆吹之。

鍛煉之法者。

煆煉者,即上文回風之法也。能自回風,則爐內神炁亦能自混合為一者矣。故我沖虛祖師雲:神雖宰炁,未知其炁可宰否,以回風混合之。又心印經雲:回風混合,百日工靈。即此謂也。

其元精與陰精。

元精者,即元炁也。動為元精。陰精者,飲食之精也。此精最作怪,必般神炁二火合為一火在爐內鼓動巽風煉化此精。故數雲先生雲:用丹由自然之呼吸煉之,苟不得此訣,則精不化。

依舊藏而不化。

在丹田內。

陽之暫伏,頓然又生。名雖調藥,實不知爐中調法。

法即前文爐內鼓巽風也。

然後陽之複生者。

外舉腎。

竟將以前未化之精拱而射之。

泄矣。

則其藥之無所產。

既無真種,則不能行周天之火也。

不思己之精不返,謂師之訣不真。

自生退。

何不悟之甚也。

此以上盡言調藥之法也。

且藥產薰爐之際。

真炁在丹田內自交歡融暖鼓動矣。

危險大矣哉。

此處不知正念相就相翕之法,必失其交會之機也。

彼愚昧。

因自昏沉不生正覺之故耳。

不早自提點。

夫既調藥,早早提點藥產之景來。

貧著其樂。

此樂者與凡樂火別。若不知此處交合之法,則失其炁之交機,空費炁之歡翕。譬如凡婦之活子時來者,其炁暖融,正在無止無底之際,欲想交合而失其丈夫,豈不成孤伶乎。此是失其生機故耳。

內失其照。

此即上文神不去交炁之意。

已交特別之時。

既知此處神炁之交合是謂真種,古仙謂之天然交。又當明此處采藥之候,若不知此候者,是名有候無火,喪失止在半息之間,豈不危乎。

若不即生複覺者。

此教人即速用靈念采之。

則昧卻采工矣。

上文言用靈念采之,此又言采工,實有異也,蓋念止能宰其炁,不能攝其炁皈爐,故以神用呼吸采其炁也。

所產之真種。

即真炁也。

不能自皈爐。

爐即下丹田是也。

洋洋乎。

正在恍蕩之際。

竟自泄去累積之工,空無所有,豈不悲乎。

一場空勞,皆因心之不專,用工時,意之不誠,此以上言藥產之危險。

若乎升降之機,又在乎斗柄。

蓋升降者,進退也。斗柄者,丹田之意也。

神息之力也。

夫神是扶炁同行同住之主,息是逼炁退炁之機,機不可少主,主不可少機,主機又不可少意,三物並用,方為真玄妙之修土,如缺其一,則有危險。

炁之行而息不逼。

有炁無息,炁不隨路而引。

乃導引旁門。

如今運氣之外道。

非闔辟之道也。

蓋闔辟者,乃大道最妙之天機,必得真師傳之,方得其精微。

息之應而度不合。

有息無數息之混行,丹不結。

乃無之外道。

如今運後天氣之旁門。

非周天之數也。

周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苟不暗合此度,任你運行元炁,萬萬不能成丹。

不但炁之不結。

炁散於別絡。

亦費藥之空生。

可惜當面錯過。

則周天之危險即藏其內矣。

此以上盡言周天之危險。

夫藥之歸爐。

蓋爐者,下丹田,亦謂中宮。

若文火之失薰蒸。

時刻之吹噓。

則陰氣又存之。

陰氣者,因丹田火不到之過耳。

諸般怪現,皆由此之故耳。

諸般怪現如陰人鬼神,即當用武風噓之,以武火煉之,不然陰氣勝陽炁,埋藏則有危險之病矣。

且平常無事,若失其蔓蒸。

時刻用息噓之。

誤食香辣。

丹之成時,忌香辣,乃散炁之危險。

勞其身心。

身心有勞,則爐火不勤,有危險之病出。

昧其動靜。

蓋動靜者,非心意之動也,乃丹田之炁動。若不知動而收,靜而黛,則丹有危險矣。

丹則異生。

不知不覺。

或時迫爐而出。

蓋爐者,丹田也。丹之已成,全在神光之護持,呼吸之薰蒸。若一時失檢點,頃刻炁從丹田紛出,或走於身前,或走于身後,諸竅皆可藏之。不得其訣者,無能複歸其爐,即謂之走丹。或問曰:以何訣收之。答曰:以靜定而待之,且看丹之從何路出去,而藏于何所。已知其的處,再用微呼吸吹于丹田,用意從的處從原路引而皈爐,或一引,或數引,謂之收丹之法也。

或時火生。

火生者,因飲食有動火之物,或熱水浴身,此二者,引動丹火不得其法,亦是走丹之危險。或問曰:何法能救之。答曰:存想一黑雲懸於目前,以神引入于丹田,其火則自退矣。

或時見水生,或陰人現象。

夫水生陰人者,即陰氣也。因呼吸之火斷續,故有此景來。或問曰:用何法救之。答曰:急用呼吸之意以武而吹之,不見此壞景,丹複光明,方為美事。

若不得其法救之,喪失在頃刻之間,夫炁之滿而丹成,其危險者,在當止不止,不當止而止之訣焉。

法在以前風火經中。

若夫火之園足又勤勤於薰蒸。

即呼吸之逆吹噓也。

相護於性命。

即以神返照也。

或有意放則汞散鉛冷。

又是陰氣來矣。

丹之怪異,不又重生乎。

如上陰氣之變化一般。

非師之訣不真,乃已之失照,然丹已成者,急於超脫,若貪著塵俗,待以半月,一時不覺丹之迫爐汞飛鉛走,哀哉!空空已乎。余願同志者,將此危險審而查之,細而悟之,精而行之,則永保無失矣。

此以前有十五段,內有三十五條細數難以表明,看別經方知全旨,細看熟玩,然後用工時方免危險之病。

後危險說编辑

自古丹書多引而不發,欲求其全訣,全火者,尤難之。學者雖從末由豈不可歎哉。故予前危險說補金仙證論及慧命書所不足之處,使苦志者得下手調藥及小周天之工法也。夫篇中所謂凝神者,是凝於道心之所,道心而得人心之翕聚,則元炁聚而不散為孕藥之工,即為雙修性命之苗也。夫神既凝住炁穴,而炁穴之神不又有當知乎。蓋覺其呼吸之往來是為煉精之風火也。且神又不可泛馳於外,息又不可斷續無噓,神息之相煉,動靜之相依,不出乎範圍,不執乎有無是謂化精之訣也。且又當知乎神安于陽動之所,以協乎其機莫離乎其炁,炁化之所在,即神安之所在也。篇中又曰:武火者,是采藥,煉藥,煉陰精之妙訣,內外呼吸之秘機,故曰闔辟其妙,在乎二炁逆用之工,故謂之采外藥矣。且煉之者,是化精也。即玄關之中,意鼓息吹之玄機,謂之闔辟,即所謂鼓巽風,運坤火。又雲:風輪激動產真鉛。因坎中之陰精難以制伏,便使風火而化之,神炁相摩而激之。如二物之相摩而生火也。悟一子雲:欲降而靜之,必光激而動之,此誠言其妙訣,是指玄關中神、炁、氣三物相動相激之機,且爐內神炁既以相煉不可息乎,其風不可出乎,其外不可離乎其原,神炁之二意同此相貧,如雌雄交合,當其際,二物周身之意盡歸於此處。如此得法調藥,何患精之不化,欲之不死,而其種不產者哉。且又曰:煉陰精者,謂人食五穀百味所化之精華名曰津液,是滋養五臟之後天,皆屬渣滓晝夜滋潤乎周身,而至於丹田者,則為陰精也。此精時刻作怪,攪亂心君,引動元炁之散泄,所謂煉之者,因有先覺之壞景來前,即當以後天之神火注於爐中,是為火種火引也。便使橐籥之鼓風,以風扇火,以火鼓動先天元炁之真火,二火相摩相激,陽火勝乎。陰精融透周身,何患精之不化,怪之不滅,道之不成者哉。且又曰:文火者,乃神炁相定而不動之旨也。真人雲:修之首務,潛之深淵,韜明養晦而後可以善其用也。夫既曰不動,而又曰文火者,何謂也。蓋神炁雖曰不動而呼吸之氣又在此吹噓綿綿不斷之旨也。古曰:吹噓曰溫養,是定而噓之意也。且火得風之所噓,火不息冷藥則融而溫暖,故文武火者,調藥之的旨也。夫藥既調而自產者,莫當去其武而用其文,歟不知藥產時,呼吸之文武火俱無所用也。故曰:定息候真鉛乎。既曰不用呼吸之火而藥之產,豈不散。歟蓋妙在乎神炁之相就相照相顧之旨也。且當此際,藥之老嫩,鉛之遲早,又必叩乎秘傳相會相離之機採取,安敢妄泄哉。然採取之訣,非用武火,藥焉能歸爐哉。夫升降之火兼文武而用之,故曰:柔而變剛,剛而變柔,剛柔乃丹道之妙旨,及乎六陽吸機之入而升,是謂武。然呼機之回而定,即屬文,且以六陰呼機之退而降是謂武,然吸機之進而定即屬文,故曰:時時有沐浴者,此也。蓋卯酉者,去武全文,不息息中而暗息息者調養其生殺之機也。且子午妙在於升降。而又雲:有沐浴者,是謂一時八刻而一日有百刻,調此四刻即屬乎沐浴之法也。且歸根之文火薰蒸補助乃養丹之的旨,為返照之工夫,而丹之成時,去武火用文火是謂薰蒸養丹之法也。

嘉慶四年端陽前五日華陽著于北京仁壽寺

增 注說编辑

書有可注者,謂本書藏密之未明也。而破章立說必先得其真師之接受,事理透徹已工有所成,然後發筆,顯然明白與前書合一,則曰注矣。若事理不徹,而已工無所成,以時文套語,冒妄杜撰,經自為經,注自為注,何足為注哉。書有不必注者謂本書,顯然已注明者,何煩畫蛇添足而再注也。若強生妄說,以為己之聰明,不得真師而內丹無所成,傍解瞎摩,則反為壞書之藥引,實乃害眾之病根者,歟者金仙證論與慧命經之原體本已直切,又恐學者錯認門戶,重加親注道合仙佛之真機,工用自己之效驗,誠為二門登堂入室之良方者矣。非餘之好事者,是違後人之妄注也。反復訣之明白,重疊顯修之真工,仙佛微細之實事,無一字一事而不盡洩,與此二書之中矣。是書得保全兩家悟徹根源,則不外乎大道而同歸。究竟自己之性命者矣。名雖分仙佛,而用之真工,實則一也。尊師之所集原以願宗,從之所好而不失性命,免落偏枯之見,立今劫以成大道。願謝不煩,欠師訣工,妄注者之所增也。以此戒雲,毋勞再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