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十九 金史
卷七十 列傳第八
卷七十一 
撒改子:宗憲(本名阿懶) 習不失孫:宗亨(本名撻不也) 宗賢(本名賽里) 石土門弟:忠(本名迪古乃) 子:習室 思敬(本名撒改)

列傳第八 ○撒改子:宗憲(本名阿懶) 習不失孫:宗亨(本名撻不也) 宗賢(本名賽里) 石土門弟:忠(本名迪古乃) 子:習室 思敬(本名撒改)

撒改编辑

  撒改者,景祖孫,韓國公劾者之長子,世祖之兄子也。劾者於次最長。景祖方計定諸部,愛世祖膽勇材略。及諸子長,國俗當異宮居,而命劾者與世祖同邸,劾者專治家務,世祖主外事。世祖襲節度使,越劾孫而傳肅宗、穆宗,皆景祖志也。穆宗初襲位,念劾者長兄不得立,遂命撒改為國相。

  穆宗履藉父兄址業,鋤除強梗不服己者,使撒改取馬紀嶺道攻阿疏,穆宗自將,期阿疏城下會軍。撒改行次阿不塞水,烏延部斜勒勃堇來謁,謂撒改曰:「聞國相將與太師會軍阿疏城下,此為深入必取之策,宜先撫定潺蠢、星顯之路,落其黨附,奪其民人,然後合軍未晚也。」撒改從之,攻鈍恩城,請濟師,穆宗與之,撒改遂攻下鈍恩城,而與穆宗來會阿疏城下。鈍恩在南,阿疏在北,穆宗初遣撒改分道,即會攻阿疏。聞其用斜勒計,先取鈍恩城,與初議不合,頗不然之。及遼使來止勿攻阿疏,然後深以先取鈍恩城為功也。及以國相都統討留可、詐都、塢塔等軍,而阿疏亡入於遼,終不敢歸,留可、詐都、塢塔、鈍恩皆降。

  康宗沒,太祖稱都勃極烈,與撒改分治諸部,匹脫水以北太祖統之,來流水人民撒改統之。明年甲午,嗣節度命方至。

  遼主荒于遊畋,政事怠廢,太祖知遼可伐,遂起兵。九月,與遼人戰於界上,獲謝十,太祖使告克於撒改,則以所獲謝十乘馬,撒改及將士皆歡呼曰:「義兵始至遼界,一戰面是勝,滅遼必自此始矣。」遣子宗翰及完顏希尹來賀捷,因勸進,太祖未之從也。十月,師克甯江州,破遼師十萬於鴨子河,師還。十二月,太宗及撒改、辭不失率諸將複勸進。收國元年正月朔,太祖即位,撒改行國相如故。伐遼之計決于迪古乃,贊成大計實自撒改啟之。撒改自以宗室近屬,且長房,繼肅宗為國相,既貴且重,故身任大計,贊成如此,諸人莫之或先也。

  太祖即位後,群臣奏事,撒改等前跪,上起,泣止之曰:「今日成功,皆諸君協輔之力,吾雖處大位,未易改舊俗也。」撒改等感激,再拜謝。凡臣下宴集,太祖嘗赴之,主人拜,上亦答拜。天輔後,始正君臣之禮焉。七月,,太宗為諳版勃極烈,撒改國論勃極烈,辭不失阿買勃極烈,杲國論昊勃極烈。勃極烈,女直之尊官也。太衣自正位號,凡半歲,未聞有封拜。太宗介弟優禮絕等,杲母弟之最幼者,撒改、辭不失以宗室,同封拜。九月,加國論胡魯勃極烈。天輔五年,薨。太祖往吊,乘白馬,剺額哭之慟。及葬,,複親臨之,賵以所禦馬。

  撒改為人,敦厚多智,長於用人,家居純儉,好稼穡。自始為國相,能馴服諸部,訟獄得其情,當時有言:「不見國相,事何從決。」及舉兵伐遼,撒改每以宗臣為內外倚重,不以戰多為其功也。天會十五年,追封燕國王。正隆降封陳國公。大定三年,改贈金源郡王,配饗太祖廟廷,諡忠毅。十五年,詔圖像于衍慶宮。子宗翰、宗憲。宗翰別有傳。

子 宗憲编辑

  宗憲本名阿懶。頒行女直字書,年十六,選入學。太宗幸學,宗憲與諸生俱謁,宗憲進止恂雅,太宗召至前,令誦所習,語音清亮,善應對。侍臣奏曰:「此左副元帥宗翰弟也。」上嗟賞久之。兼通契丹、漢字。未冠,後宗翰伐宋,汴京破,眾人爭府庫取財物,宗憲獨載圖書以歸。朝廷議制度禮樂,往往因仍遼舊,宗憲曰:「方今奄有遼、宋,當遠引前古,因時制宜,成一代之法,何乃近取遼人制度哉。」希尹曰:「而意甚與我合。」由是器重之。

  撻懶、宗雋唱議以齊地與宋,宗憲廷爭折之,當時不用其言,其後宗弼複取河南、陝西地,如宗憲策。以捕宗磐、宗雋功。授昭武大將軍」修國史,累官尚書左丞。熙宗從容謂之曰:「響以河南、陝西地與宋人,卿以為不當與,今複取之,是猶用卿言也。卿識慮深遠,自今以往,其盡言無隱。」宗憲拜謝,遂攝門下侍郎。

  初,熙宗以疑似殺左丞相希尹,久之,察其無罪,深閔惜之,謂宗憲曰:「希尹有大功于國,無罪而死,朕將錄用其孫,如之何?」宗憲對曰:「陛下深念希尹,錄用其孫,幸甚。若不先明死者無罪,生者何由得仕。」上曰:「卿言是也。」即日複希尹官爵,用其孫守道為應奉翰林文字。皇統五年,將肆赦,議覃恩止及女直人,宗憲奏曰:「莫非王臣,慶倖豈可有間邪。」遂改其文,使均被焉。轉行台平章政事。天德初,為中京留守、安武軍節度使。封河內郡王。改太原尹,進封钜鹿郡王。正隆例奪王爵,再遷震武、武定軍節度使。

  世宗即位,遣使召之,詔曰:「叔若能來,宜速至此,若為紇石烈志甯、白彥敬所遏,亦不煩叔憂。」宗憲聞世宗即位,先已棄官來歸,與使者遇于中都,遂見上於小遼口,除中都留守,即遣赴任。詔與元帥完顏彀英同議軍事。明年,改西京留守。八月,改南京。僕散忠義自行台朝京師,宗憲攝行台尚書省事。召為太子太師,上謂宗憲曰:「卿年老舊人,更事多矣,皇太子年尚少,謹訓導之。」俄拜平章政,太子太師如故。詔以《太祖實錄》賜宗憲及平章政事完顏元宜、左丞紇石烈良弼、判秘書監溫王爽各一本。

  移刺高山奴前為甯州刺史,以貪污免,世宗以功臣子孫宗族中無顯仕者,以為秘書少監。是時,母喪未除,有司奏其事,宗憲曰:「高山奴傲狠貪墨,不可致之左右。」世宗曰:「朕以其父祖有功耳,既為人如此,豈可玷職位哉。」追還制命,因顧右丞蘇保衡、參政石琚曰:「此朕之過舉,不可不改,卿等當盡心以輔朕也。」有司言,諸路猛安謀克,怙其世襲多擾民,請同流官,以三十月為考。詔下尚書省議,宗憲乃上議曰:「昔太祖皇帝撫定天下,誓封功臣襲猛安謀克,今若改為遷調,非太祖約。臣謂凡猛安謀克,當明核善惡,進賢退不肖,有不職者,其弟侄中更擇賢者代之。」上從其議。進拜右丞相。大定六年,薨,年五十九。上輟朝,悼惜者久之,命百官致奠,賻銀一千五百兩、重彩五十端、絹五百匹。

習不失编辑

  習不失本作辭不失,後定為習不失,昭祖之孫,烏骨出之次子也。初,昭祖久無繼嗣,與威順皇后徒單氏禱于巫,而生景祖及烏骨出。烏骨出長而酗酒,屢悖其母。昭祖沒,徒單氏與景祖謀而殺之。部人怒,欲害景祖,徒單氏自以為事,而景祖乃得免。

  習不失健捷,能左右射。世祖襲節度,肅宗與拒桓赧、散達,戰于斡魯紺出水,已再失利,世祖至軍,吏士無人色。世祖使習不失先陣於脫豁改原,而身出搏戰,敗其步軍。習不失自陣後奮擊之,敗其騎軍,所乘馬中九矢,不能馳,遂步趨而出。方戰,其外兄烏葛名善射,居敵騎中,將射,習不失熟視識之,呼曰:「此小兒,是汝一人之事乎,何為推鋒居前如此。」以弓弰擊馬首而去。是役也,習不失之功居多。桓赧、散達既敗,習不失馬棄陣中者亦自歸。

  世祖嘗疑術甲孛里篤或與烏春等為變,遣習不失單騎往觀,孛里篤與忽魯置酒樓上以飲之。習不失聞其私語昵昵,若將執己者,一躍下樓,傍出籓籬之外,棄馬而歸,其勇如此。杯乃約烏春舉兵,世祖至蘇素海甸與烏春遇,肅宗前戰,斜列、習不失佐之,束縕縱火,煙焰蔽天,大敗烏春,執杯乃以歸。太祖獲麻產,獻馘於遼,遼人賞功,穆宗、太祖、歡都、習不失皆為詳隱焉。後與阿里合懣、斡帶俱佐撒改攻留可城,下之。太祖伐遼,使領兵千人,夾侍左右。出河店之役,惟習不失之策與太祖合,卒破十萬之師,挫其軍鋒。遂與太宗、撒改等勸進。收國元年七月,與太宗、撒改、杲俱為勃極烈,習不失為阿買勃極烈雲。

  天輔七年,太宗與習不失居守,鄆王昂違紀律失眾,法當死。於是,遼人以燕京降,宋人約歲幣。三月,世宗生。習不失謂太宗曰:「兄弟骨肉,以恩掩義,甯屈法以全之。今國家迭有大慶,可減昂以無死,若主上有責言,以我為說。」太宗然之,遂杖昂以聞。太祖每伐遼,輒命習不失與太宗居守,雖無方面功,而倚任與撒改比侔矣。是歲七月,薨會太祖班師道病,太宗奉迎謁見,恐太祖感動而疾轉甚,不敢以薨告。太祖輒問曰:「阿買勃極烈安在?」太宗紿對曰:「今即至矣。」正隆二年,贈開府儀同三司。追封曹國公。大定三年,進封金源郡王,配饗太祖廟廷,諡曰忠毅。

  子鶻沙虎,國初有功,天會間,為真定留守。

   子撻不也。

孫 宗亨编辑

  宗亨本名撻不也,性忠謹。天眷初,以宗室子,充護衛。擒宗磐、宗雋有功,加忠勇校尉,遷昭信校尉、尚廄局直長。三年,升本局副使。丁父憂,時宗正官屬,例以材選,宗亨在選中,遂起複,為淑溫特宗室將軍。改會甯府少尹,曆登州刺史,改獻州刺史,為特滿群牧使、同知北京路轉運使,改澤州定國軍節度使。海陵庶人南伐,以本職領武揚軍都總管,過淮。

  世宗即位,以手詔賜宗亨,宗亨得詔,即入朝。大定二年,授右宣徽使,未幾,為北京路兵馬都統,以討契丹賊。右副元帥僕散忠義與窩斡遇於花道,宗亨與左翼萬戶蒲察世傑等,以七謀克軍與之戰,失利。及窩斡敗,其黨括里、紮八率眾南奔,宗亨追及之。紮八詐降,宗亨信之。紮八詭曰:「括里遁,願往邀。」宗亨聽其去。大縱軍士,取賊所棄囊橐人畜,多自有之。括里、紮八亡入于宋。坐是,降為甯州刺史。

孫 宗賢编辑

  宗賢本名賽里,習不失之孫也。從都統杲取中京,襲遼帝於鴛鴦濼。宗翰使撻懶襲耶律馬哥,都統使蒲家奴及賽里等,以兵助之。蒲家奴使賽里、斜野、裴滿胡撻、達魯古廝列、耶律吳十等各率兵分行招諭,獲遼留守迪越家人輜重,並降群牧官木盧瓦,得馬甚多,使逐水草牧之。賽里等趨業迭,遂以偏師深入,敵邀擊之,撒合戰沒。蒲家奴至旺國崖西,賽里兵會之。累官至左副點檢。

  天眷二年,方捕宗雋,賽里坐會飲其家,奪官爵。未幾,複官。皇統四年,授世襲謀克,轉都點檢,封豳國公。拜平章政事。進拜右丞相,兼中書令。進拜太保、左丞相,監修國史。罷為左副元帥。無何,複為太保、左丞相,左副元帥如故。進太師,領三省事,兼都元帥,監修國史。出為南京留守,領行台尚書省事。複為左副元帥,兼西京留守。再為太保,領三省事。複為左丞相,兼都元帥。

  賽里自護衛,未十年位兼將相,常感激,思自效以報朝廷。雖於悼後為母黨,後專政,大臣或因之以取進用,賽里未嘗附之。皇太子濟安薨,魏王道濟死,熙宗未有嗣子,賽里勸熙宗選後官以廣繼嗣,不少顧忌於後,後以此怨之。與海陵同在相位,未嘗少肯假借,海陵雖專而心憚賽里,外以屬尊加禮敬而內常忌之。海陵知悼後怨賽里,因與後共力排出之,賽里亦不以是少變。

  胙王常勝死,熙宗納其妻宮中,頃之,殺悼後及妃數人,將以常勝妻為後,未果也。及海陵弑熙宗,詭以熙宗將議立後,召諸王大臣,賽里聞召,以為信然,將入宮,謂人曰:「上必欲立常勝妻為後,我當力爭之。」及被執,猶以為熙宗將立常勝妻,而先殺之也,曰:「誰能為我言者,我死固不足惜,獨念主上左右無助耳。」遂遇害。

石土門编辑

  石土門,漢字一作神徒門,耶懶路完顏部人,世為其部長。父直離海,始祖弟保活里四世孫,雖同宗屬,不相通問久矣。景祖時,直離海使部人邈孫來,請複通宗系。景祖留邈孫歲餘,厚其餼廩飲食,善遇之。及還,以幣帛數篚為贈,結其厚意。久之,耶懶歲饑,景祖與之馬牛,為助糴費,使世祖往致之。會世祖有疾,石土門日夕不離左右,世祖疾愈辭歸,與握手為別,約它日無相忘。石土門體貌魁偉,勇敢善戰,質直孝友,強記辯捷,臨事果斷。

  世祖襲位,交好益深,鄰部不悅,遂合兵攻之。石土門使弟阿斯懣率二百人南下拒敵,敵兵千人,已出其東據高阜,石土門將五千人迎擊之。敵將斡里本者,勇土也,出挑戰,石土門射中其馬,斡里本反射,射中石土門腹,石土門拔箭,戰愈力。阿斯懣與勇士七人步戰,殺斡里本,諸部兵遂敗。石土門因招諭諸部,使附于世祖,世祖嘉之。後伐烏春、窩謀罕及鈍恩、狄庫德等,皆以所部從戰,有功。

  弟阿斯懣尋卒,及終喪,大會其族,太祖率官屬往焉,就以代遼之議訪之。方會祭,有飛鳥自燕而西,太祖射之,矢貫左翼而墜,石土門持至上前稱慶曰:「烏鳶人所甚惡,今射獲之,此吉兆也。」即以金版獻之,後以本部兵從擊高麗。及伐遼,功尤多。王師攻下西京,賜以金牌。其子蟬蠢從行,上語之曰:「吾妃之妹白散者在遼,俟其獲,當以為汝婦。」竟如其言。

  上之西征,諸將皆從,石土門乃率善射者三百人來衛京師,時太宗居守,喜其至,親出迎勞。繼聞黃龍府叛,與睿宗討平之,睿宗賜以奴婢五百人,師還,賞賚良渥。至是卒,年六十一。正隆二年,封金源郡王。子習失、思敬。

弟 忠编辑

  完顏忠本名迪古乃,字阿思魁。石土門之弟。太祖器重之,將舉兵伐遼,而未決也,欲與,迪古乃計事,於是宗斡、宗幹、完顏希尹皆從。居數日,少間,太祖與迪古乃馮肩而語曰:「我此來豈徒然也,有謀於汝,汝為我決之。遼名為大國,其實空虛,主驕而士怯,戰陣無勇,可取也。吾欲舉兵,杖義而西,君以為如何?」迪古乃曰:「以主公英武,士眾樂為用。遼帝荒於畋獵,政令無常,易與也。」太祖然之。明年,太祖伐遼,使婆盧火來徵兵,迪古乃以兵會師。收國元年十二月,上禦遼主兵,次爻刺,迪古乃與銀術哥守達魯古路。二年,與斡魯、蒲察會斡魯古,討高永昌,破其兵,東京降。遂與斡魯古等禦耶律捏里,敗之於蒺藜山,拔顯州,乾、惠等州降。

  天輔二年,與婁室俱入見,上曰:「遼主近在中京,而敢輒來,各杖之三十。」太祖駐軍草濼,迪古乃敢奉聖州,破其兵五千於雞鳴山,奉聖州降。太祖入燕京,迪古乃出德勝口,以代石土門為耶懶路都勃堇。天會二年,以耶懶地蒲斥鹵,遷其部于蘇濱水,仍以術實勒之田益之。

  熙宗即位,加太子太師。十四年,加保大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薨。天德二年,迪古乃配饗太祖廟廷。大定二年,追封金源郡王。

子 習室编辑

  習室。康宗時,高麗築九城於曷懶甸,習室從斡賽軍。太祖攻甯江州,習室推鋒力戰,授猛安。後從斜也克中京,襲遼主於鴛鴦濼,略定山囗,敗夏將李良輔兵,與婁室俱獲遼帝于余睹穀。

  宗翰伐宋,與銀術可圍守太原。明年,攻襄垣,下潞城,降西京,至汴。元帥府以懷、孟北阻太行,南瀕河,控制險要,使習室統十二猛安軍鎮撫之。」於是,殄平寇盜,招集流亡,四境以安。天會五年,薨。熙宗時,贈特進。大定間,諡威敏。

  世宗思太祖、太宗創業艱難,求當時群臣勳業最著者,圖像于衍慶宮:遼王斜也、金源郡王撒改、遼王宗幹、秦王宗翰、宋王宗望、梁王宗弼、金源郡王習不失、金源郡王斡魯、金源郡王希尹、金源郡王婁室、楚王宗雄、魯王闍母、金源郡王銀術可、隋國公阿離合懣、金源郡王完顏忠、豫國公蒲家奴、金源郡王撒離喝、兗國公劉彥宗、特進斡魯古、齊國公韓企先,並習室凡二十一人。

  初,海陵罷諸路萬戶,置蘇濱路節度使。世宗時,近臣奏請改蘇濱為耶懶節度使,不忘舊功。上曰:「蘇濱、耶懶二水相距千里,節度使治蘇濱,不必敗。石土門親管猛安于孫襲封者,可改為耶懶猛安,以示不忘其初。」

子 思敬编辑

  思敬本名撒改,押懶河人,金源郡王神土懣之子,習失弟也。初名思恭,避顯宗諱改焉。體貌雄偉,美須髯,純直有材幹。年十一,從其父謁見太祖。太祖在納鄰澱,方獵,因詔從獵,射黃羊獲之,太祖賜以從馬。

  宗翰自太原伐宋,從其兄習室攻太原。宗翰取河南,思敬從完顏活女涉渡河,下洛陽、圍汴皆有功。師還,隸遼王宗幹麾下。太宗幸東京溫湯,思敬權護衛,押衛卒百人從行。領謀克。從征術虎麟有功,遂充護衛。天眷二年,以捕宗磐、宗雋功,遷顯武將軍。

  熙宗捕魚混同江,網索絕,曹國王宗敏乘醉,鞭馬入江,手引系網大繩,沉于水中。熙宗呼左右救之,倉卒莫有應者,思敬躍入水,引宗敏出。熙宗稱歎,賞賚甚厚。擢右衛將軍,襲押懶路萬戶,授世襲謀克。七年,召見,賜以襲衣、廄馬、錢萬貫。及歸,複遣使賜弓劍。是年,入為工部尚書,改殿前都點檢。無何,為吏部尚書。

  天德初,為報諭宋國使。宋人以舊例,請觀錢塘江潮,思敬不觀,曰:「我國東有巨海,而江水有大於錢塘者。」竟不往。使還,拜尚書右丞,罷為真定尹。用廉,封河內郡王,徙封钜鹿。丁母憂,起複本官,改益都尹。正隆二年,例奪王爵,改慶陽尹。

  大定二年,授西南路招討使,封濟國公,兼天德軍節度使。俄為北路都統,佩金牌及銀牌二。西北路招討使唐括孛古底副之。將本路兵二千,會孛古底,視地形沖要,或於狗濼屯駐,伺契丹賊出沒之地,置守禦,遠斥候,賊至則戰,不以晝夜為限。詔孛古底曰:「爾兵少,思敬未至,不得先戰。」僕散忠義敗窩斡於陷泉,詔思敬選新馬三千,備追襲。窩斡入于奚中,思敬為元帥右都監,以舊領軍入奚地張哥宅,會大軍討之。敗偽節度特末也,獲二百餘人。賊降將稍合住與其黨神獨斡,執窩斡並其母徐輦、妻子弟侄家屬及金銀牌印詣思敬降。思敬獻俘于京師,賜金百兩、銀千兩、重彩四十端、玉帶、廄馬、名鷹。拜右副元帥,經略南邊,駐山東。罷為北京留守。複拜右副元帥,仍經略山東。

  初,猛安謀克屯田山東,各隨所受地土,散處州縣。世宗不欲猛安謀克與民戶難處,欲使相聚居之,遣戶部郎中完顏讓往元帥府議之。思敬與山東路總管徒單克寧議曰:「大軍方進伐宋,宜以家屬權寓州縣,量留軍眾以為備禦。俟邊事寧息,猛安謀克各使聚居,則軍民俱便。」還奏,上從之。其後遂以猛安謀克自為保聚,其田土與民田犬牙相入者,互易之。三年四月,召還京師,以為北京留守,賜金鞍、勒馬。七年,召為平章政事。先是,省並猛安謀克,及海陵時無功授猛、克者,皆罷之,失職者甚眾。思敬請量才用之,上從其請。

  思敬前為真定尹,其子取部民女為妾。至是,其兄乞離異,其妾畏思敬在相位,不敢去。詔還其家。

  九年,拜樞密使,上疏論五事:其一,女直人可依漢人以文理選試。其二,契丹人可分隸女直猛安。其三,鹽濼官可罷去。其四,與猛安同勾當副千戶官亦可罷。其五,親王府官屬以文資官擬注,教以女直語言文字。上皆從之。其後女直人試進士,夾谷衡、尼厖古鑒、徒單鎰、完顏匡輩,皆由此致宰相,實思敬啟之也。

  久之,上謂思敬曰:「朕欲修《熙宗實錄》,卿嘗為侍從,必能記其事蹟。」對曰:「熙宗時,內外皆得人,風雨時,年谷豐,盜賊息,百姓安,此其大概也,何必餘事。」上大悅。世宗喜立事,故其微諫如此。大定十三年,薨。上輟朝,親臨喪,哭之慟。曰:「舊臣也。」賻贈加厚,葬禮悉從官給。

  孫吾侃術特,大定二十四年,除明威將軍,授速濱路寶鄰山猛安。

  贊曰:劾者讓國世祖,以開帝業。撒改治國家,定社稷,尊立太祖,深謀遠略,為一代宗臣,賢矣哉。習不失蓋前人之愆,著勳五世。《易》曰「有子考無咎」,其此之謂乎。始祖與季弟異部而處,子孫俱為強宗,而取遼之策,卒定于迪古乃,豈天道陰有以相之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