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金石錄 (四部叢刊本)/卷十六

卷十五 金石錄 卷十六
宋 趙明誠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海鹽張氏涉園呂無黨手鈔本
卷十七

金石錄卷第十六       䟦尾六

漢車𮪍将軍馮緄碑

漢魯相晨謁孔子冡文

漢廣漢縣令王君神道

漢金郷守長侯君碑

漢栁孝亷碑

漢衛尉卿衡方碑

漢沛相楊君碑

漢淳于長夏承碑

漢𭅺中馬君碑

漢武都太守李翕碑

漢博陵太守孔彪碑

漢成陽靈臺碑

漢廷尉仲定碑

漢故民吳公碑

漢司𨽾校尉魯峻碑

漢桂陽太守周府君頌

漢周府君碑隂

漢石經遺字

漢堂谿典嵩髙山石𨶕銘

漢帝堯碑

漢蒼頡庿碑

漢𢇛彰長断碑

    漢車騎将軍馮緄碑

右漢車𮪍将軍馮緄碑以范曅後漢書考之史云字鴻卿

而碑云皇卿史云𥘉舉孝廉七遷至廣漢属國都尉拜御

史中丞順帝末持莭楊州諸軍事与中𭅺将滕撫擊破群

賊今據碑自舉孝亷至為廣漢属國都尉凡十一遷而為

中丞与督使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二州討賊皆在為都尉前碑云討賊時

坐廹州縣正法而史不載又云為隴西太守坐問吏辜旬

不分去官以羗駭動為四府𠩄表復家拜隴西太守而史

但言遷隴西太守尔史云為遼東太守徴拜京兆尹轉司

𨽾挍尉遷廷尉太常拜車𮪍将軍以碑考之緄為遼東太

守以前嘗復為治書侍御史遷尚書遂為廷尉未嘗拜京

兆尹及司𨽾也史云振旅還京師監軍使者張敞承宦者

𭥍奏緄㑹長沙賊復𧺫攻桂陽武陵緄以軍還盗賊復發

筞免而碑云臨當受封以謡言奏河内太守中常侍左悺

弟坐遜位史復拜廷尉時山陽太守單遷以罪繫獄緄考

致其死遷故車𮪍将軍超之弟中官相黨遂共誹章誣緄

坐輸左校而碑云表𠛼州刾史李隗南陽太守成晋晋漢史作縉

太原太守劉瑱不冝以重論坐正法作左校亦皆不合史

又云為河南尹時上言舊典中官子弟不淂為牧人職帝

不納拜屯𮪍将軍復為廷尉卒于官而碑云復廷尉奏中

官子弟不冝典牧州郡𫉬過左右孫位永康元年薨亦當

以碑為正碑又云緄謚曰桓而史亦不載余嘗謂石刻當

時𠩄書其名字官爵不應差誤可信無疑至于善惡大莭

則當以史氏為據今此傳首尾顛倒錯謬如此然史之𠩄

載是非褒貶失其實者多矣果可盡信邪

    漢魯相晨謁孔子冢文

右漢魯相晨謁孔子冢文已断裂闕其上一叚其畧可見

者云建寕元年三月十八日丙申晨又云其四月十一日

戊子到官謁孔子冢其他文字雖完皆不可次苐魯相晨

有两碑皆在孔子庿中其一碑云臣𮐃恩受任符守得在

奎婁周孔舊㝢又云以建寕元年到官其一碑云魯相河

南史君諱晨字伯時從越𮪍挍尉拜以建寕元年四月十

一日戊子到官然則斯碑𠩄載名晨者盖魯相史晨也

    漢廣漢縣令王君神道

右漢廣漢縣令王君神道建寕元年十月造縣令字作苓

漢人淳質文字相近者多假借用之如縣令字人𠩄常用

而尚假借何邪

    漢金郷守長侯君碑

右漢金卿守長侯君碑載其上世云漢興侯公納筞濟太

上皇于鴻溝之阨謚曰安國君曽孫酺封明統矦光武中

興𤣥孫霸為臨淮太守擁兵従光武平定天下轉拜執法

刺姦五威司命大司徒公封於陵矦歐陽公集古錄云執

法左右刺姦五威司命皆王莾時官侯覇列傳云覇莾時

為隨令遷執法刺姦而未嘗為五威司命後代伏湛為大

司徒封闗内矦既薨光武下詔追封則郷矦而此碑言封

於陵矦未知孰是據碑言刺姦司命爲光武時官盖碑之

謬余按覇列傳覇薨追封則郷矦至子昱改封於陵而遂

以覇為於陵矦疑亦碑之誤又按髙祖紀侯公說項羽㱕

太公吕后乃封矦公為平國君今此碑言安國既不同而

國君乃生時稱號如婁敬為奉春君之𩔖碑以為謚𢙢

亦非是又酺封明統矦漢書功臣表亦不載不知碑何𠩄

據也

    漢栁孝亷碑

右漢栁孝亷碑云君諱敏其先盖五行星下缺一字二十八舎

栁宿之精也其說亦可謂恠矣自𢧐國以来聖人不作諸

子百家異端怪說紛然而𧺫其𡚁至東漢而極焉自非豪

傑之士卓然不為流俗𠩄移未有不從而惑者也若此碑

直以栁君得姓出于桞宿果何𠩄據哉

    漢衛尉卿衡方碑

右漢衛尉卿衡方碑有云感昔人之凱風悼蓼儀之劬劳

以蓼莪為蓼儀他漢碑多如此盖漢人各以其學名家故

𠩄傳時有異同也

    漢沛相楊君碑

右漢沛相楊君碑歐陽公集古錄云碑首尾不完失其名

字余按楊震碑沛相名統震長冨波矦相牧之子也

    漢淳于長夏承碑

右漢淳于長夏承碑云君諱承字仲兖東莱府君之孫太

SKchar之中子中𭅺将弟也累葉牧守印紱典據十有餘人

皆德任其位名豊其爵是故寵祿傳于歴世筞勲著于王

室君鍾其羙受性渊懿含和履仁治詩尚書兼覧群藝靡

不尋畼州郡更請屈已SKchar君為主簿督郵五官SKchar功曺上

計掾守令兾州従事又云察孝不行太傳胡公歆其德羙

旌招俯就羔羊在公四府㱕髙除淳于長又云年五十有

六建寕三年六月癸巳淹疾卒官碑在今洺州元祐間因

治河堤得于土壌中建寕靈帝時年號也距今千歳矣而

刻畫完好如新余家𠩄蔵漢碑二百餘卷獨此碑㝡完

    漢𭅺中馬君碑

右漢𭅺中馬君碑文字殘缺𠩄可見者字元海而已又云

其先賜𭈹馬服因遂氏焉又云以和平元年舉孝亷除𭅺

中謙虚接下冠名三署又云年四十元嘉三年正月卒又

云夫人年五十五建寕三年十二月卒其他不可考究矣

   漢武都太守李翕碑漢時文字多与今𨽾書不合皆依石本錄之

右漢武都太守李翕碑文字首尾完好云漢故武都太守

漢陽阿陽李君諱翕字伯都其後歴叙在郡治蹟云郡西

狹中道危難阻峻縁崖碑閣両山壁立隆崇造雲下有不

測之谿阨苲促廹財容車𮪍進不能濟息不得駐数有顛

覆隕隧之害君勑衡官有秩李瑾SKchar仇審因常繇道徒鐉

焼破析刻臽崔嵬减髙就埤柙致𡈽石堅固廣大可以夜

涉四方無雍行人懽悀民SKchar德恵穆如清風乃刋斯石其

後有頌詩㝡後題建寕四年六月十三日壬寅造云

    漢博陵太守孔彪碑

右漢博陵太守孔彪碑歐陽公集古錄云孔君碑者其名

字摩㓕不可見而世次官阀粗可考云孔子十九代孫頴

川君之元子也舉孝亷除𭅺中博昌長拜尚書侍𭅺治書

侍御史博陵太守遷下邳相河東太守建寕四年十月卒

其終始畧可見惟其名字皆亡為可惜也今此碑雖殘缺

而名字尚完可識云君諱彪字元上又韓府君孔子庿碑

隂載當時出錢人名亦有尚書侍𭅺孔彪元上与此書正

同惟孔君自博陵再遷為河東太守而碑額題故博陵太

守孔府君碑漢人多如此然莫暁其何謂也

    漢成陽靈臺碑

右漢成陽靈臺碑成陽属今雷澤碑略云堯母慶

僊歿盖葬于兹欲人不知名曰靈䑓歐陽公集古錄以謂

自史記地志及水經諸書皆無暁母葬處余按班固西漢

劉昭東漢書地里志皆曰成陽有堯冢靈䑓而東漢志僉

元和二年東廵狩将至泰山道使使者奉一太牢祠帝

堯于濟隂成陽靈臺与章帝紀𠩄載正同帝紀章懐太子

注引郭縁生述征記云成陽縣東南有堯母慶都墓上有

祠廟尭母陵俗亦名靈䑓文母水經注今成陽城西二里

有尭陵陵南一里有尭母慶都陵于城為西南稱曰𤫊䑓

盖両漢史𠩄載似以靈䑓為堯冢惟此碑与述征記水經

廼直指為堯母冡尔然水經云在成陽西南而述征云在

東南未知孰是又集古録云諸書俗本多作在城陽獨此

碑為成陽當以碑為正余嘗考之成陽縣名属濟隂郡城

陽乃王國名漢文帝二年以封齊悼恵子章者漢志𠩄載

各異未嘗差誤也碑有廷尉某歐陽公以為姓名摩㓕不

可讀今驗其缺䖏姓下𨼆有定字知其名定而其後云濟

隂太守審晃成陽令管遵各遣大掾輔助仲君知其姓仲

仲氏世為成陽人定有墓在雷澤碑尚存其額題漢故廷

尉仲君碑有云表祠唐尭為漢祈福义云為廷尉卿託病

乞歸修尭靈䑓黄屋三十餘上𦗟拜太中大夫云余為淄川同官

李蕘雷澤人云冢正在城西南盖述征記誤

    漢廷尉仲定碑

右漢廷尉仲定碑在今濮州雷澤其額題漢故廷尉仲君

之碑碑載官閥甚詳雖殘缺然尚可次苐其略云君諱定

聖漢龍興家于成陽父張掖廣漢太守以父勲拜琅邪太

守南陽隂府君察孝不行南郡胡公除濟隂復舉孝亷拜

尚書左丞除𭅺中遷彭城吕長徴試博士太傅下邳趙公

舉君髙行遷豫州刺史将軍従事符莭令豫章太守徴議

𭅺拜大尚書遜位復徴拜将軍長史遷城門挍尉執金吾

拜太中大夫遷廷尉卿託病乞歸修完靈䑓黄屋三十餘

上𦗟拜太中大夫䑓成事訖上以君先帝舊臣筴令州郡

以禮特遣熹平元年孟秋上旬君遘疾不瘳于是門生飬

徒故吏郷黨刋石勒銘𣗳碑表道焉两漢遷拜次苐史既

不能詳載而石刻𩔖皆摩㓕難考今此碑𠩄載詳悉故盡

著之𠩄謂南郡胡公者廣也太𫝊下邳趙公者峻也按定

漢史無傳惟風俗通元和姓纂具載姓名官爵云

    漢故民吳公碑

右漢吳公碑其額題故民吳公之碑碑云熹平元年十二

月上旬吳公仲山其他刻畫完好如新文詞頗拙陋書亦

怪而不工然漢時石刻存者漸少而此碑特完故錄之以

資博覧

    漢司𨽾挍尉魯峻碑

右漢司𨽾校尉魯峻碑云君諱峻字仲嚴𮠑道元注水經

引戴延之西征記曰焦氏山北金郷有漢司𨽾校尉魯恭

冢冢前有石祠四壁皆青石𨼆𧺫自書契以来忠臣孝子

貞婦孔子及七十二弟子形像像𫟪皆刻石記之今墓与

石室尚存惟此碑為人輦置任城縣學矣余嘗淂石室𠩄

刻畵像与延之𠩄記合又其他地里書如方輿志寰宇記

之𩔗皆作峻惟水經誤轉冩為恭尔

    漢桂陽太守周府君碑

右漢桂陽太守周府君頌歐陽公集古錄云府君字君光

而名已訛缺不可辨圖經但云周使君而亦不著其名後

漢書又無傳遂不知為何人而曽子固言嘗得此碑于知

韶州王之才之才以書来言曲江縣圖經周府君名昕字

君光則永叔云圖經不載其名者盖考之未詳也今此本

雖訛缺然究其㸃畫殊不𩔖昕字二公𠩄說既不同而韶

州圖經余家偶無有皆未可知也當考之余後見市中印本歐陽公廬𨹧

集别本有一䟦尾云周君名憬憬字頗近之

    漢周府君碑隂

右漢周府君碑隂題名凡三十一人姓氏具存按𮠑道元

注水經瀧水南逕曲江縣東縣昔號曲紅曲紅山名也而

東西两漢史皆作曲江今據此碑自縣長區祉而下凡十

七人皆書為曲紅則是當時縣名曲紅無可疑者不知两

漢史皆作曲江何也

    漢石經遺字

右漢石經遺字者蔵洛陽及長安人家盖靈帝熹平四年

𠩄立其字則蔡邕小字八分書也其後屢經遷徙故㪚落

不存今𠩄有者才數千字皆土壤埋沒之餘摩㓕而僅存

者尔按後漢書儒林傳叙云為古文篆𨽾三體者非也盖

邕𠩄書乃八分而三體石經乃魏時𠩄建也又按靈帝紀

言詔諸儒正五經文字刻石立于太學門外蔡邕傳乃云

奏求正定六經文字既已不同而章懐太子注引洛陽記

𠩄載有尚書周易公羊傳論語禮記今余𠩄蔵遺字有尚

書公羊傳論語又有詩儀礼然則當時𠩄立又不止六經

矣洛陽記又云礼記碑上有諌議大夫馬日磾議𭅺蔡邕

等名今論語公羊後亦有堂谿典馬日磾等姓名尚在據

邕傳稱邕以經籍去聖久逺文字多謬俗儒穿鑿疑誤後

學乃奏求正定自書于碑于是後儒晚學咸取焉今石本

既己摩㓕而𡻕久轉冩日就訛舛以世𠩄傳經書本校此

遺字其不同者已𢾗百言又篇第亦時有小異使完本具

存則其異同可勝數邪然則豈不可惜也哉而後世學者

于去古數千百𡻕之後盡絀前世諸儒之論欲以己之私

意悉通其說難矣余既錄爲三卷又取其文字不同者具

列于卷末云

    漢堂谿典嵩髙山石闕銘

右漢堂谿典嵩髙山石𨶕銘云中𭅺将堂谿典伯并熹平

四年来請雨嵩髙廟按後漢書靈帝紀熹平五年復崇髙

山名為嵩髙山章懐太子注引前漢書武帝祀中嶽改嵩

髙為崇髙東𮗚記曰使中𭅺将堂谿典請雨因上言改之

復為嵩髙今此文乃熹平四年可以正漢史之誤又蔡邕

傳注引先賢行状云典字子度而延䔍傳注又作季度今

此碑乃云字伯并亦當以碑為正

    漢帝堯碑

右漢帝堯碑云帝尭者昔世之聖王也其先出自塊隗翼

火之精有龍神首出于常羊又云名紀見乎河雒爰嗣八

慶都与赤龍交而生伊尭又云侯伯逰于玄河之上龍

負銜投鈐受與然後堯乃受命其說于䜟緯可謂怪𡚶

經矣尭之𠩄以為聖者豈假此而已哉

    漢蒼頡廟碑

右漢蒼頡庿碑文字殘缺其略可辨者有云蒼頡天生德

于大聖四目靈光為百王作憲而其銘曰穆穆聖蒼知為

蒼頡碑也考其𡻕月盖熹平六年

    漢𢇛彰長断碑

右漢𢇛彰長断碑在華隂己断裂惟存下一叚故其姓名

皆亾矣𠩄可見者有云先髙祖時以吏二千石自齊臨淄

徙充關中祖字興先為執金吾第䬃漁陽太守又云元𥘉

元年遭家不造三𡻕䘮父事母有紫頴之行𥘉仕為縣主

簿功曺郡諸曹史帳下司馬劉君招命署議曺SKchar假除百

石遷𥙷任尉假印綬守廣平夏曲陽令𢇛彰長熹平二年

秋七月寝疾不豫最後題熹平六年十月九日辛酉造按

史記及漢書本紀髙祖九年徙齊楚大族昭屈景懐田五

姓關中而其四姓皆椘人自齊徙者唯田氏尔然則此碑

𠩄謂髙祖時自齊臨淄徙者其人必姓田氏也按第五氏亦云自齊

徙闗中然本亦出于田氏也𢇛彰東西漢史皆作斥章


金石錄卷苐十六       臘月廿三日黃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