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六 金石録 卷二十七 卷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金石録卷二十七    宋 趙明誠 撰跋尾十七
  唐八馬坊碑
  唐忠武將軍王暕墓誌
  唐淄州開元寺碑
  唐吏部尚書楊仲昌碑
  唐唐儉碑
  唐龍門西龕石像碑
  唐金仙長公主碑
  唐雲麾將軍李秀碑
  唐嵩陽觀紀聖德碑
  唐駙馬都尉豆盧建碑
  唐陳隱王祠堂記
  唐崔潭龜詩
  唐貞一先生廟碑
  唐陳畱尉劉飛造像碑
  唐棣王墓誌
  唐金城寺放生池碑
  唐多寶塔感應碑
  唐滎陽王妣朱氏墓誌
  唐武部尚書楊珣碑
  唐宇文顥山陰述
  唐永陽郡太守姚奕碑
  唐雲門山投龍詩
  唐忘歸臺銘
  唐渭南令路公遺愛表
  唐吕諲祠廟碑
  唐吕公表
  唐玉眞公主墓誌
  唐京兆尹鮮于仲通碑
  唐慧義寺彌勒像碑
  唐八馬坊碑
  右唐八馬坊碑郄昂撰開元之治盛矣監牧之制其詳如此録之可以見當時之制焉
  唐忠武將軍王暕墓誌
  右唐王暕墓誌父遂古官駙馬都尉潁州刺史尚高安公主高宗大帝之女也按唐書高宗第二女高安公主下嫁潁州刺史王勗天授中為武后所誅今此誌乃云名遂古唐初人多以字為名故名字混淆難考遂古豈非以字行乎
  唐淄州開元寺碑
  右唐淄州開元寺碑李邕撰并書碑初建於本寺後人移置郡廨敗屋下余為是州遷於便坐用木為欄楯以䕶之云
  唐吏部尚書楊仲昌碑
  右唐楊仲昌碑席豫撰鄔繇篆仲昌有兩碑其一韓擇木八分書刻于此碑之陰文皆同仲昌元琰子也唐書元琰列傳與崔沔所撰元琰碑皆云漢太尉震十八代孫此碑乃以仲昌為二十代唐世士人譜牒猶班班可考今元琰仲昌父子碑刻不應差其世次不同如此莫可曉也
  唐唐儉碑
  右唐唐儉碑云儉字茂約而唐書列傳云字茂系又云男尚識尚豫章公主而唐書於儉傳云名善識於公主傳云名茂識皆其差謬此碑開元中儉曾孫追立距儉之殁雖已逺然至名字皆不應有誤可以為據也
  唐龍門西龕石像碑
  右唐龍門西龕石像碑禮部員外郎張九齡撰今世所有曲江集無此文惜其殘缺不完也
  唐金仙長公主碑
  右唐金仙長公主碑徐嶠之撰明皇御書據唐書本傳云太極元年與玉眞公主皆為道士而碑云丙午歲度為道士蓋神龍二年也此於史學不足道然唐史書事差謬多如此
  唐雲麾將軍李秀碑
  右唐李秀碑李邕撰并書碑在幽州按明皇以天寶三年改年為載今此碑元年正月立而稱元載何哉
  唐嵩陽觀紀聖德頌
  右唐嵩陽觀紀聖德頌天寶中明皇命方士鍊丹于此觀李林甫獻頌稱述功德焉天寶之政荒淫敗度而明皇區區方鍊丹以蘄長生豈不可笑乎
  唐駙馬都尉豆盧建碑
  右唐豆盧建碑云建其先慕容氏前燕枝族也九世祖萇在魏賜姓豆盧氏封北地王按元和姓纂云慕容運孫北地王精入後魏道武賜姓豆盧氏精生醜醜曾孫萇生寧而北史寧傳云寧曾祖勝以燕皇始初歸魏授長樂郡守賜姓焉唐距北朝未遠氏族書完備士大夫人人能知其得姓之自今碑與北史姓纂所載不同如此皆莫可考
  唐陳隱王祠堂記
  右唐陳隱王祠堂記張謂撰按明皇以尹喜舊宅得靈符遂改元天寶此記云寶符見之二載者天寶二年也其末又云龍㑹甲申海宼吳令光入臣之歲者據紀年通譜天寶三載歲次甲申蓋天寶二年蘄縣令修完祠堂至明年謂始為記文爾又按唐書帝紀天寶二年十二月海賊呉令光冦永嘉郡明年河南尹裴敦復晉陵太守劉同昇南海太守劉巨鱗討之閏月令光伏誅今此記乃云令光入臣而明皇實録亦止言敦復等討令光平之不言其伏誅不知唐史何所據也豈令光既降而殺之歟不然唐史誤矣
  唐崔潭龜詩
  右唐崔潭龜詩蔡有鄰小字八分書歐陽公稱之以謂與三代彛鼎銘無異而元祐間守京兆者取其石為柱礎世遂不復傳可惜也
  唐貞一先生廟碑
  右唐貞一先生廟碑貞一先生者司馬承禎也按新舊唐史及諸書皆云承禎字子微今此碑乃云尊師諱子微字承禎初莫能曉後因見崔尚所撰天台桐栢觀碑乃言師名承禎一名子微云
  唐陳畱尉劉飛造像碑
  右唐陳畱尉劉飛造像碑史惟則小字八分書按封演聞見記云𤣥宗常幸驪山登朝元閣命羣臣賦詩正字劉飛詩最清拔特䝉激賞右相李林甫怒飛不先呈已出為一尉而卒士子寃之今此記有云頃校文金殿賡歌栢梁叨沐錦衣之賜遂有長沙之役又云聖恩廣被移官大梁如此則演所記為不誣矣林甫妬賢疾能出於天資飛以一詩之善遂遭遠謫其憸愎如此記在洛陽龍門山字畫甚工而世頗罕傳
  唐棣王墓誌
  右唐棣王琰墓誌按唐史琰坐厭魅囚於鷹狗坊以憂卒而誌云終於咸寧縣興寧里十六王之藩邸史云寶應元年詔復琰王爵而誌云存王削官蓋琰初未嘗奪王爵疑寶應詔書特還其官爾
  唐金城寺放生池碑
  右唐金城寺放生池碑書撰人姓名皆已殘缺據田槩京兆金石録以為韓擇木書豈當槩為録時尚完好可讀乎其字畫竒偉非擇木不能為也
  唐多寶㙮感應碑
  右唐多寶㙮感應碑岑勛撰顔眞卿書多寶㙮者僧楚金所造楚金嘗冩法華經千餘部置㙮中今猶有存者余於士大夫家數見之余亦得其一卷乃乾元二年肅宗所造卷首佛像絹素畫蹟尚如新也
  唐滎陽王妣朱氏墓誌
  右唐朱氏墓誌韓擇木書擇木以八分名家石刻存者尚多而此誌獨為正書筆法清勁可愛擇木正書見於世者惟此耳
  唐武部尚書楊珣碑
  右唐楊珣碑按唐史宰相世系表以珣為友諒子今碑乃云志謙子疑史誤珣楊國忠父也故𤣥宗親為製碑其末盛稱國忠之美云我有社稷爾能衞之我有廊廟爾能宰之叶和九功九功惟序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其語可謂褒矣豈所謂臨亂之主各賢其臣者乎碑天寶十二載建蓋後二年禄山起兵又一年國忠被戮矣
  唐宇文顥山陰述
  右唐宇文顥山陰述杜陵史懷則書懷則與史惟則同時必其晜弟也惟則以八分著名懷則之書蓋不減惟則而初不見稱於當時者豈非其位不顯乎以此知士負其藝能或以垂名於不朽或遂湮没而無聞者蓋亦有幸有不幸也若懷則之書非見録於余則遂泯没於後矣
  唐永陽郡太守姚奕碑
  右唐姚奕碑奕崇子也新唐史云崇諡文獻而此碑及張説所撰崇碑皆云諡文貞蓋崇之父懿已諡文獻父子罕有同諡者當以碑為正
  唐雲門山投龍詩
  右唐雲門山投龍詩北海太守趙居貞撰序言天寶𤣥黓歲下元日居貞投金龍環璧於此山有瑞雲出於洞中有聲云皇帝壽一萬一千一百歲蓋天寶中𤣥宗方崇尚道家之説以祈長年故當時諂諛矯妄之徒皆稱述竒怪以阿其所好而居貞遂刻之金石以重欺來世可謂愚矣
  唐忘歸臺銘
  右唐忘歸臺銘集古録云此銘及孔子廟城隍神記三碑並在縉雲其篆刻陽冰平生所篆最細瘦世言此石皆活歲久稍生刻處幾合故細者恐無是理果若是更加以歲月則遂無復有字矣此數碑皆陽冰在肅宗朝所書是時年尚少故字畫差疎瘦至大厯以後諸碑皆暮年所篆筆法愈淳勁理應如此也
  唐渭南令路公遺愛表
  右唐路公遺愛表蘓源明撰新唐史列傳云路嗣公字懿範今此表乃云公名嗣恭字嗣恭然則唐史以為字懿範者不知何所據也
  唐吕諲祠廟碑
  右唐吕諲祠廟碑衞密撰云上元紀歲之明年紹始置南都以荆州為江陵府命長史曰尹按元結所撰吕公表與肅宗實録皆云上元元年九月改荆州為南都獨此碑以為二年恐誤
  唐吕公表
  右唐吕公表元結撰前太子文學翰林院侍詔顧誡奢書杜甫集有贈顧八分文學詩即誡奢也誡奢八分不多見余所得者衞密撰吕公廟碑并此表郭英竒郭愼微碑為四耳甫詩稱其最工小字而此表字畫甚大尤壯偉可喜按唐書帝紀及宰相表皆云乾元二年七月辛卯諲以母喪罷十月起復上元元年五月壬子復罷為太子賓客今此表乃云乾元二年六月丁母憂上元元年七月復罷相月日小不同未知孰是
  唐玉眞公主墓誌
  右唐玉眞公主墓誌王縉撰誌云公主法號無上眞字𤣥𤣥天寶中更賜號曰持盈而唐史但言字持盈爾誌又云中宗時封昌興縣主睿宗時封昌興公主後改封玉眞進為長公主唐史但云封崇昌縣主而以昌興為崇昌者皆其闕誤誌又云元年建辰月卒而史以為卒於寶應中亦非也此於史學皆至淺不足道然著之要見唐史多謬誤耳
  唐京兆尹鮮于仲通碑
  右唐鮮于仲通碑顔眞卿撰并書仲通以多財結楊國忠薦為劒南節度使討南詔蠻大敗國忠為諱之再薦為京兆尹其始卒無他可稱見於史者惟嘗表請國忠兼領劒南節度及為國忠立碑頌功德耳魯公為此碑稱述甚盛以此知碑志所載是非褒貶果不可信雖魯公猶爾况他人乎明皇實録稱仲通以漏禁中語貶邵陽司馬而碑言為國忠所忌貶小人之交初以利合終以利敗理固然也
  唐慧義寺彌勒像碑
  右唐慧義寺彌勒像碑李潮八分書潮書初不見重於唐當時獨杜甫詩盛稱之以比蔡有鄰韓擇木今石刻在者絶少惟此碑與彭元曜墓誌爾余皆得之其筆法亦不絶工非韓蔡比也








  金石録卷二十七
<史部,目錄類,金石之屬,金石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