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粟山房詩鈔/卷01

 全書始 金粟山房詩鈔
卷一
卷二 

《金粟山房詩鈔》卷一己未至甲子编辑

詠葵编辑

柔莩剛甲著芳叢,粲粲離光萬葉中。一種清妍存正色,愛他隨日不隨風。

登潞河城樓文昌閣编辑

客從帝城來,州覺小於臼。偶矚東南隅,隆然矗層阜。齾齾魚鱗閒,一閣橫雲陡。肇祀稱文昌,氣壓燕臺久。長夏獻賦畢,昨院試經古同林盡小友。相約開心顏,躡梯登恐後。絕頂目一豁,萬象無不有。雲氣入深檐,風聲盪疎牖。觚棱金殿角,舟帆珠港口。北時塔最高,相衡竟培塿。戴筐六星連,掬之疑在手。此際酣高歌,精神倍抖擞。焉管鐘聲催,夕陽下林藪。出語驚凡塵,朱衣若點首。同是寶洛年,華山吟自負。異時此會人,間孰踐台斗。

遊法源寺即唐時憫忠寺编辑

翠霧彌經閤,青燐語石臺。看花誰到此,日午梵音來。

表姊丈徐穆薌文瀚領戊午浙閑鄉薦公車到京喜賦编辑

盧李姻兼兩姓家,予两姑分適孫、宋。蘭因表姊宋出也,幼育于孫,遂從孫姓。溫郎才早軼羣誇。娱親字寫泥金煥,話舊蹤懐鏡水遐。許我容光輝綠鬢,知君懷抱鬱青霞。雲程此是初桄上,轉眼同探上苑花。

題金臺書院壁编辑

招虞弓不至,招士金豈來。如何燕禮士,但筑黃金臺。請從隗始隗已誤,無怪士來又終去。天馬颯然嘶長空,昂首匪在苜蓿叢。我思下車解纻之高風。

已未秋試第一場與祥符沈叔眉源深訂交號舍有赠编辑

羊氏金環頷尚承,叔眉時尚帶童子頂圈。阿孩同志許為朋。龍門此會真希有,直擬青蓮賦大鵬。

頖水早逢張壯武,謂番禺張君兆鼎,叔眉長予兩歲,張少予一歲。風檐重識沈休文。兼葭倚玉祗慚我,幸許聲隨驥尾聞。

秋夜感懷编辑

髫年偏易感蹉跎,靜撫堂堂嵗月過。四海論交知己少,一秋著句冷懷多。養親未遂曾參志,射策誰推李郃科。贏得頻番雷雨動,夜深挂璧看龍梭。

曩於沈韶仙農部學海齋頭見其姊倩馮君秀瑩悼亡百韻,情文俱至。昨遇馮君年甫逾壯不娶已五年餘矣,贈以短章聊志欽挹。编辑

讀君詩百韻,使我思千迥。荀粲傳高義,秦嘉負雋才。桐根誰共影,自號桐根居士。桃葉敢輕媒。或勸置小星君以有子堅卻之。漫比淋鈴曲,金天鴈獨衷。君駢文詩餘在本朝諸作家上題所居曰守鴈山房,又自號金鴈詞人。

賀徐訏卿啟謨就婚泲上编辑

清照才人萬口傳,夫人李氏毓嫻能詩。藍橋此會羨如仙。盈盈湘水含春迓,城北徐公正少年。

幾年人悵隔天河,今日雙雙曳佩珮。我正蟾宮乞青桂,輸君身早近嫦娥。

贈邵香聽大令承照编辑

誰似西坡子,千言頃刻成。兵戈多涉歷,以孝廉佐近畿戎幕。壇坫久縱橫。湖海元龍氣,門庭老鳳聲。忘年交幸締,巨擘愧鄉評。邑有輕予年少者,君正色謂之曰「某正吾鄉巨擘也。」聞之殊愧。

喜訏卿至自山左编辑

頻年徐穉走天涯,握手今忘鳳泊嗟。貽我詩篇增妙麗,佛山雲樹聖湖花。

稚山、許容生頻來溯舊遊,依然蕭寺語綢繆。關情昨夕吟紅豆,千里銀河風露秋。示我七夕憶內之作。

放眼誰為曠世才,往來猶共踏黃槐,翹看文采輝京國,無負題襟泲上囘。

訏卿令兄夢江侍御啟文邀同梅小巖太史啟熙、令弟少巖啟照、孫靜山銓部汝霖、令弟朗山汝明暨李慎卿宗瀚、陳仲敏光瑄諸同年宅中夜讌送次早保和殿覆試编辑

鴒原同喜擷秋華,聯袂宵趨北海家。鼎許靈丹仙界問,衣爭慘綠少年誇。巾箱檢點談鋒發,殽核紛陳酒力加。珥筆承叨看乍入,雲程欣藉指南車。

贈許容生同年以保编辑

記識馮稚山、徐訏卿後,推襟更有君。詩才超用晦,世用勖長文。久結宣南社,同空冀北羣。聯飛期鳳侶,潞水近青雯。時居通州甥館。

題周樸卿太守士澄吉金壽石齋詩草周,天津人,與訏卿同為皋蘭李仲衡先生壻,兩試不第,從軍塞外,補官山左。癸亥春識於京師道院。编辑

手縛麒麟未足奇,此山集出壓當時。津滄正受陽城召,江海常攄鮑照思。遠塞橫戈迥落日,明湖聯秩詠清騎。燭天有寶驚金石,光氣全歸筆一枝。

使君高格絕時賢,文字偏容我結緣。松寺自熏沉水炷,蘭堂時寄衍波箋。瓌詞滿篋酬清照,妙想臨池見惠連。夫人星白女史、令弟敏卿刺史俱能詩。怪煞江南人不識,題名惟羨榜花鮮。

昌黎崔子玉樹寶為予選婚楚南某氏未就,詩以謝之。编辑

紅葉媒誰是,青衫客久憐。君以名孝廉、負俠氣,有黃衫客之目。感君殷道地,許我富情天。貧士羞人熱,高堂盼婦賢。芙蓉山自豔,長沙有芙蓉山。其奈鏡中綠。

題訏卿明湖春泛圖编辑

風光絕勝武林秋,況有鴛鴦暖共遊。遙識詩仙題句處,湖雲山翠罨妝樓。

又題訏卿泲上題襟卷子编辑

大明湖上駐往輪,名士軒中作主人。二百年來風再見,紅橋同賦冶遊春。

容生子玉春夜聯句有「樓闌曲盠月痕碎,風露浸淫人影涼」二語,愛誦不釋,作此以答。编辑

春宵良可愛,花月總娟娟。況有樓闌好,相將袂影聯。迎眸風景秀,上口露華鮮。清絕詩何似,鶯撩雨後天。

贈陳鶴溪同年名玉章,遜東人,前江南糧儲道克讓嗣子,襲騎都尉官戶部。编辑

金陵紹忠閥,繡嶺有詩人。都尉韜鈴廣,曹郎會計新。鸞皇欣翅接,金石許心親。拭矚青雲上,同懷誌此辰。

題遼東生秋夢錄编辑

{{遼東樊戶部鴻錫自記云:「辛酉秋寓京師之南橫街。晝倦假寐,忽若步遊墟落一麗人瞥引入室,呼婢捧茶語。移時出歸,覺庭戶厯厯,欻然而醒,茶香猶在,殆所謂神出舍者。張子湘濤為作此錄,儻作會真記觀當是鈍根人,又豈知予者耶。}}

秋心愁殺杜樊川,遽引離魂亦可憐。為問娟娟原上女,可能知唱鮑家篇。

不同雲雨幻高唐,一枕衡蕪無限香。獨笑邯鄲傳色相,美人曾未出黃粱。

甲子正月大梁裴石麓樞密秀芳延予課兩郎舉業封。翁年八十餘矣,每食,三代一堂,禮殷意洽。喜而賦此。编辑

擁篲古人風,謙光一室同。不圖負薪子,還遇杖藜翁。眼福誇金石,翁善書畫,精鑒石。心期慰雨風。皋比容坐擁,慙我亦經童。予時猶未冠,與文孫維儼同庚。

下山時復袖雙劍照水偶然簪一花寶坻李夢韶曹帥所錄乩壇女仙句也見而愛之漫題其後编辑

花是美人妝,劍是美人膽。倚劍復簪花,步出瑤池遠。仙兮仙兮,何珊珊兮。不迎文簫,甯驂鸞兮。

裴春橋封翁以所藏大興翁氏六面印見示,為作此歌。编辑

夷門逸叟封翁自號。多古風,行年八十方雙瞳。眼光如月照海內,微瞬未屑垂凡庸。文章氣誼老愈重,敬禮乃到童子鴻。昨持六面印示我,出袖已見光騰虹。五人鐫名共一石,體仿漢製文相從。曲阜太史署葒谷,吳門舍人稱瘦銅。西江才子鉛山蔣,吾鄉學士覃溪翁。誰其刻者濂溪子,小亭鐵筆真神工。其一足成取賦句,千里明月期相同。印係青田石,方六分,刻小篆五面,列五人姓名,一面刻「隔千里兮共明月」。大書跋語誌時日,壬寅重九維乾隆。緬想當年盛文讌,中朝諸老風流宗。五詠迥環常如對,覃溪先生有句云「五詠迥環如對矣,四愁悵望所思兮。」註云:「與孔葒谷諸君同賦。」即指此事。迄今友誼昭無窮。維叟多情兼嗜古,邂逅收從燕市中。由言與周舊姻婭,齋會佳日覘玲瓏。小亭觀察輯有佳日齋印存。此印當日刻有五,人藏其一懷深衷。所得審為翁氏物,篆泥深触雷蝌紅。七十二年偶然出,得于咸豐癸丑呵護完好非人功。天以高情示千古,要豈珍玩摩挱供。欲效前人還觥舉,許國銘兕觥贈趙忠毅,觥後為顏氏所得,覃溪乞而歸之,徵有圖詠。惜哉舊邸迷蒿蓬。我聞此言重太息,世羌末枝矜雕蟲。一尉署門歎羅雀,三人割席無全龍。肺俯當前不可見,況其兩地殊萍蹤。面面相親心心印,五君此誼輝高穹。漫言東海創舊式,漢徐軌有六面印。何論雅集鐫青宮。王漁洋有宮僚雅集杯。拓紙皎然明月在,生氣鬱鬱緗紋重。一物恍見古人誼,視之直等圭璧崇。願承叟言勵志節,不使真性稍虧蒙。歌成更為叟獻夀,永同堅石齊喬嵩。

程容伯先生恭壽枉過敝齋,以手書紈扇見貽敬謝。编辑

墨妙爭傳似右軍,正愁相換少鵝羣。不圖茅屋清寒裏,飛下郇公五朵雲。

高軒特過庾園中,拂素親題妙筆工。從此光庭侍明道,朝朝常詡坐春風。

甲子重九二十平初步登琉璃窯小閻编辑

攜壺來醉紫萸天,小閣當風袂影鮮。不似登龍燒尾過,臚雲慙負稚圭年。

纔向椿庭祝百齡,家大人今年六十夀,前三日稱觴。弱年甲子更新經。雲閒賦就憑誰賞,迤邐西山向我青。

容生小女四齡矣。書來寄予厀下名以葉清字曰誦宜。编辑

宣平小女最超羣,灼灼瓊枝照錦雲。為錫嘉名期異日。春宜家室誦清芬。

香火緣深誼有加,掌珠特許寄陶家。阿興祝恐堂前覓,愧無金讓尚未花。時予尚未娶。

哭徐夢江給諫编辑

幾年文酒共縱橫,秋水蒙莊見性情。死尚扶餘傳事業,乘帥板赴閩守任,渡沒於風濤,有傳為飄至洋島,得各國君長禮敬,遍遊海外者。生空梁苑掌文衡。辛酉典試河南,以停考折回。十洲遊戲蹤真杳,半世窮愁累未清。青眼憐才誇後進,每披遺蹟淚先傾。

題黎敘疇同年尊慈朱太夫人畫詩樓槀樓在漳郡石碼廳署。编辑

早從狀聲播清芬,林下清風日下聞。貽得經香光累葉,紫陽家世有宜文。

七出罔晉舊經遊,無限雲山句裏收。不是神仙誰許住,千秋風量畫詩樓。

軋軋輕輿度翠屏,集中經溫陵山句。蓮花、梅蘂皆泉州山名。寫難停。詩山廣有名流句,獨讓香閨嗣阮亭。

玉臺佳什此爭傳,我憶先芬倍愴然。一樣篝鐙承淑訓,宮廷猶少大家篇。卮太淑人啟秀軒集時尚未栞。

俞荔塘封翁約家大人偕韓花農、沈一青、曹晴嵐、孫竹軒、胡介菴、金啟堂、周少白諸丈集龍源機為燕臺九老會家大人首唱二詩,命和敬賦编辑

道合邱園壽作朋,丹椿同喜歲年增。縱教名位香山遜,不愧當年九老稱。

鶴骨松身杖未扶,煙霞是處足清娛。秋潭春圃看吟徧,何止流傅洛下圖。

歲杪劉海臣比部宗標邀同吳星樓舍人應揚、黃逸樵太史桂丹寓齋小飲编辑

淒然風景歲闌時,促厀高談慰所思。徵士宛聯一益友,浪仙將祭一年詩。黃羊祀竈看墮俗,綠蟻浮樽許啜醨。綵筆來春同畫日,泰山登後想心期。時甫遊泰山歸,以泰山高詩見示。

 全書始 ↑返回頂部 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