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08

 卷七 鍾惺集
卷八
卷九 

卷八•五言律三编辑

正月初二日大雪,同王永啟、林茂之集雨花臺(是歲元日立春)编辑

雪既負花名,非時諒不榮。
恰逢春次日,用紀歲王正。
期過偏能暢,光深如欲晴。
誤驚梅放遍,先往近郊行。

靈谷寺看梅(正月二十八日,同王永啟、林茂之)编辑

好春無一日,花事有難言。
至此始成朵,從前宜閉門。
雪霜非在地,香色欲為村。
不盡關新霽,精神寒亦存。

看梅送何玉長入楚编辑

今年梅後期,君去及花時。
鄉信正煩寄,行舟莫又遲。
春風柔有待,江水駛相宜。
計聽樓邊笛,還當存幾枝?

長生館詩(有引)编辑

(佛家戒殺,厥念惟悲;儒者好生,其原在樂。然不引之樂處,於以預達其生機;即徒發乎悲心,何能逆折其殺趣。長生館者,湖惟玄武,山則蔣陵,焦漪園先生倡眾置館於其中焉。每於月之八日,與客遊棲,聽僧禮誦。漁獵何曾厲禁,不過寄意於湖山;天淵共觸慈心,業已移情於魚鳥。聞荷香而斷罟,蔭樹影以投弓。事不相蒙,緣有交湊。惺幸與茲會,喜而為詩。)

湖山於此積,魚鳥欲成圍。
是物皆生趣,何人無善機。
來惟言眺詠,久乃共歸依。
頗悟因緣事,其中導引微。

十月十三夜步月(同胡彭舉、許無念、林子丘、茂之)编辑

別自為清夜,非惟晴使然。
與秋同一靜,未望欲先圓。
積氣歸孤月,深光作遠天。
此時無不息,閑者反遲眠。

十月二十日往花山,雨宿途中(同吳康虞、林茂之)编辑

其一编辑

有約愧頻止,猶賢竟不行。
冬方雲久霽,月許到深更。
風雨臨時事,江山一歲情。
從來遊者理,貴勿預期程。

编辑

屢失清和日,因言雨亦佳。
良辰猶可待,靜侶最難偕。
有此秋冬感,彌深遊止懷。
安知山澤候,妙不在陰霾。

寓白門寄朱叔熙比部编辑

此地去君近,彌令消息難。
始知思往日,卻悔別長安。
輿步情辭接,圖書職務寬。
天涯良友聚,未免藉為官。

夜過胡彭舉编辑

良夜即相過,況今將盡年。
冬晴非可必,月好莫徒然。
杖履人眠後,琴尊客到先。
看君安性命,一石懶如前。

范漫翁復自東郊移至城居故處编辑

其一编辑

殘客誠為累,離群亦寡歡。
寂喧無可出,去住已更端。
豈必謀皆是,姑從意所安。
琴書能戀主,不道屢遷難。

编辑

總不離郊郭,回環得故棲。
鄰皆無改井,樹未暇成蹊。
畫每私良友,齋常聽逸妻。
存茲人外意,動定理應齊。

臘月二十三日伯倫招集木末亭编辑

是時能共到,可不謂閑人?
候雪翻愁霽,探梅似貴春。
煙高江欲動,風遠樹初勻。
遊事年周始,亭臺識此身。

除夕喜雪编辑

雪期爭一夕,要以臘為功。
幸不過春後,非專報歲終。
新茶泉脈至,宿麥土膏通。
無限天人事,災祥在此中。

元日雪,過康虞彭舉茂之不值编辑

誰不憐新雪,能無各往看?
以予到門早,知爾在家難。
天地何其近,風煙但一寬。
晤時矜所得,肯道向來寒!

雨後靈谷看梅花编辑

(同康虞、漫翁、子丘、茂之、袁公寥,在二月初八日)

其一编辑

花時同所惜,各有看花情。
念我三年客,於茲兩度行。
孤心多在雨,眾意但言晴。
水雪成香國,知從何樹生?

编辑

曰為梅花至,松陰先看山。
此懷難以喻,其事自相關。
共在香光內,分行澗壑間。

卻思人散後,寒月守潺湲。

二月二十四日雪後,沈宗伯招集高座寺(同許伯倫、胡仲修)编辑

一雪送寒梅,梅殘無可摧。
似將花五出,移向樹重開。
風物均調事,江山眺詠才。
新晴春欲始,日日好亭臺。

夏梅(和董崇相)编辑

花葉不相見,代為終歲榮。
誰能將素質,還以敵朱明?
坐臥已無暑,色香如尚清。
始知幽豔物,不獨雪霜情。

秋海棠编辑

牆壁固吾分,煙霜亦是恩。
光輕偏到蒂,命薄幸餘根。
笑泣誰能喻?榮衰不敢論。
年年秋色下,幽獨自相存。

喜鄒彥吉先生至白門,惺以八月十五夜要同李本寧先生及諸詞人集俞園(並序)编辑

(以此清秋,於焉嘉客。白露蒼葭,新染芰荷衣上;歌童舞豎,半攜書畫船中。愧時一相思,惟小子之戒行太晚;雖禮無往教,在先生之乘興何妨。以賓主而易師生,懷斯盡矣;由合離而成壯老,感亦因之。眷焉興念,勉爾為歡。裏寡新聲入耳,就絳紗名部之音;地無勝跡娛心,發金谷故園之想。積數十年之緒,以永今宵;合幾千里之人,而同明月。如茲三五,豈作尋常!履簪雜遝,高人自領孤情;絲肉喧闐,靜者能通妙理。各稱詩以言志,用體物而書時。)

其一编辑

講席兼陳樂,年年此願慳。
自攜供帳遠,暫寄客亭閑。
月靜星辰內,秋深煙水間。
從公無小大,皆不自言還。

编辑

中秋時地有,今夕主賓稀。
歌舞原非借,林亭隻似歸。
浮涼池鳥醉,空影砌蟲依。
頗悟歡場裏,高人有靜機。

编辑

夜與水相得,秋惟月最親。
留都清絕地,祭酒老成人。
道廣周旋恕,情深領察真。
典刑欽在坐,遊謔荷陶甄。

送商孟和秋試後歸閩编辑

數千里就試,卻向榜前歸。
率爾為來去,看君無是非。
江花揖酒近,堤柳泊舟稀。
不敢便言別,回帆紅葉飛。

杪秋宿牛首,次日歷祖堂獻花岩编辑

其一编辑

閑隨新霽出,風日到牛頭。
松作山中夜,月留泉上秋。
心魂凡屢止,人我幸同幽。
引客棲尋熟,予今是後遊。

编辑

山光領其一,又復及他岑。
回見雲煙變,彌增丘壑深。
昨宵有明月,必照此疏林。
一片融公石,弘慈古佛心。

早冬遊攝山编辑

其一编辑

每來生節物,又值早冬時。
澗石峰巒具,岩花冰雪為。
空林行有得,靜夜坐方知。
一宿聽晴雨,皆於遊事宜。

编辑

地非難一往,客未易同遊。
每以須良友,因之失好秋。
山寒晴不重,林氣月彌幽。
慚負歸常早,頻來當久留。

臘月十五葛震父要集齊王孫山居(同郭聖僕、林子丘、茂之)编辑

頗怪知幽徑,今年到已三。
竹寒猶可借,梅早不須探。
雪月時皆是,冬春情未堪。
半窗人事後,燈火照深談。

春事编辑

春事盡於雨,遊期多在天。
聲香能幾日,花柳已今年。
塵務況居半,勝情寧得全?
我生將五十,所感有由然。

仲春,程仲秩要泛赤石磯编辑

(同王永啟、王太古、彥倫、林子丘、茂之)

城中今可泛,君愛出城閑。
春物沿洄外,煙光動止間。
逢花頻步岸,返棹亦看山。
共計陰晴日,各憐遊事艱。

雨中柬茂之病编辑

不出畏佳日,卻雲風雨宜。
君雖私藥物,眾亦負花時。
臥只如高士,愁偏及靜思。
留春應有待,清霽故遲遲。

問茂之病编辑

君病年年事,尋常漸不憂。
神明安可恃,朋友代相謀。
藥價貧偏貴,花時好未酬。
因思南郭外,不易是同遊。

又代秦淮五日賦得投詩贈汨羅编辑

是君臨命日,不敢賦牢愁。
緩舞迎神保,新聲托蹇修。
淮流何澹澹,湘水共悠悠。
似見來酬答,風生杜若洲。

在白門喜譚友夏至,相見有詩,感答其意编辑

勿曰生同地,相離即異鄉。
六年人倏忽,千里意尋常。
述作交為慰,聲華不敢當。
清淮明月下,暇豫荷恩光。

出通濟門訪郭聖僕,與友夏同往编辑

不告君幽處,到來心始遐。
未離城以外,相導水之涯。
僕妾道人侶,敦彝貧士家。
清齋微識卻,坐久進茶瓜。

過王永啟小閣,同友夏,時永啟病後编辑

亦自登斯閣,今朝懷共開。
鶯花當病起,風日有朋來。
如入城中舫,兼臨江上臺。
佳情原未廢,戶內可徘徊。

和友夏拜客觸暑、就茂之舍休焉、忽伯敬亦至之作编辑

君能嘲熱客,自出果何心?
難免逢迎事,彌慚剝啄吟。
望廬圖一憩,解屨見同尋。
況得主人靜,閑言生夕陰。

月夜王太古要泛秦淮,同友夏编辑

盛饌煩高士,幽懷就好天。
舟移山色內,燈起浦歌先。
月冷因三夏,河深在眾煙。
各無言路晚,賓主一橋邊。

送五弟快還楚迎家尊赴吳中教職编辑

數往慚吾弟,微官累老親。
公私言浩蕩,俯仰事酸辛。
壯齒輕諸役,全家就一貧。
孤舟兼孝友,勉矣服勞人。

歸舟月上编辑

欲雨偏生月,熊熊日出初。
秋移三夏裏,涼借一光餘。
待爾歸常晚,驚人見似疏。
舍舟情事始,竟夕有盈虛。

送王永啟歸省,兼示董崇相编辑

已俱忘是客,先別我還閩。
直倘能存道,貧今可見親。
非無逢世術,難作負心人。
有友知君孝,全歸不失身。

沈雨若自常熟過訪,九月七日要集敝止,有虞山看紅葉之約编辑

(時喜得錢受之書)

見君疑舊識,不必故人書。
所念久離別,欣聞近起居。
朋來鴻雁後,雨止菊花初。
得問虞山樹,寒紅三月如。

至毗陵訪鄒臣虎年丈编辑

此行雖定省,過訪約先時。
門徑欽孤性,圖書寄獨知。
親能安善養,友不至阿私。
抗疏言方中,彌深感事悲。

贈鄒太公臣虎尊人编辑

以子識其父,於翁殊不然。
在家羞教讇,去國幸歸全。
一命心忘卻,三牲世有焉。
未知忠孝事,論定果誰賢?

譚友夏自越歸,晤別於錫山编辑

衣邊秋未去,霜氣自湖陰。
凡子吟能及,皆予夢所尋。
分風來往路,計日聚離心。
各指梁溪水,寒煙共一深。

訪王德操居士,曾晤於鄒彥吉先生莊居编辑

以爾知音者,猶存人外蹤。
溪聲當薄暮,門徑似深冬。
雙檜自今識,孤舟非乍逢。
讓鄉前夜語,有約許相從。

泛吳興碧浪湖夾山草蕩漾编辑

(韓求仲具舟,同林茂之、夏長卿諸子賦)

其一编辑

眾妙從流去,層巒著處生。
入天湖有漸,浮地漾何輕。
蘆渚如秋夜,桑村在晚晴。
一舟空曲後,寒火落分明。

编辑

湖山深更深,導引主人心。
以爾能無倦,同予得再尋。
煙寬鷗失侶,天靜雁留音。
往返虛靈內,形神有所欽。

编辑

林巒同作水,風日不離煙。
清照難留物,寒遊頗用天。
飛潛終日竟,心目一隅全。
返棹憐閑石,冰霜影默然。

舟泊吳江,步尋周安期安仁编辑

停舟非夙約,信步即君家。
沿岸攜初月,登庭及暮鴉。
燭燈如有待,蔬茗自無加。
也說明朝去,晨星在戶斜。

婁東訪尹惺麓先生编辑

其一编辑

進退稱維谷,人皆怪一官。
機緣無此妙,遊訪得相寬。
建業天初霽,婁江月未寒。
三冬來往路,風日最為難。

编辑

即論金陵別,於今歲又除。
苦無多聚散,銷得幾居諸。
約在歸衙後,來當退食初。
一燈師友話,壯老十年餘。

编辑

無友無家者,因官寄白門。
時情多可慮,客意自難言。
文武公為憲,安危國有藩。
放情圖史外,樂事拜餘恩。

弇園憶贈王元美先生四首编辑

其一编辑

道廣無邊幅,為園亦復然。
一鄉千里近,萬卷百城專。
稍冷簪裾地,彌高木石年。
徘徊尋履跡,緩步惜寒煙。

编辑

天生人與地,用貴稱其宜。
文獻非俱乏,刪修或可為。
有詩滋異議,無史答明時。
賴此千秋後,猶存未竟思。

编辑

文章姑無論,交道達神明。
至性能風世,餘因不愧名。
死生千里路,七十兩番行。
竹徑留遺跡,堪思命駕情。

(吳明卿兩過此園)

编辑

承響誠無怪,皈心亦有因。
吾聞公長者,眾謂世文人。
大度推揚急,虛懷吐握真。
茲園如散處,四海少孤貧。

贈徐元晦编辑

雖復未相見,十年知有君。
端居偏致客,任俠況能文。
難與今人道,嘗聞我友云。
昨逢賢訪使,首問爾殷殷。

又題畫蘭编辑

日日弄香色,靈明爪指生。
近來添竹石,益以助幽貞。
熟後翻新譜,閑中換妙情。
讀書諸務輟,筆墨亦輸卿。

贈程彥之编辑

歲歲君如此,相憐何日休!
置身時地少,失職友朋羞。
窮豈皆詩罪?饑仍為醉謀。
贈錢聊儉用,前路不堪遊。

過文文起孝廉藥圃賦贈(君與啟美為徵仲先生曾孫)编辑

賢者後如此,何如親炙情。
況非資祖德,自不愧時名。
一語足文獻,二園難弟兄。
扁舟吳越路,似復為君生。

虎丘贈別徐元歎编辑

出城不言送,猶隻作閑行。
寒月虎丘路,孤燈明夜情。
真文關世運,幽賞略時名。
吾子尚良食,前途勿自輕。

毗陵雪夜別茂之還金陵编辑

出在三秋末,歸當再雪餘。
一寒分去住,明日念舟車。
此別時無幾,相逢歲又初。
中途情事異,聯步有離居。

(沈刻《隱秀軒集》詩黃集五言律三止此)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