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崖先生古樂府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鐵崖先生古樂府 卷第一
元 楊維楨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成化己丑刊本
卷第二

鐡崖先生古樂府卷之一

           門人富春吴復𩔖編

   履霜操并引

    琴操有履霜謂尹吉甫子伯竒為後母譛

    而見逐自傷而作也其詞曰

    朝履霜𠔃採晨寒考不明其心𠔃信䜛言

    何辜皇天𠔃遭斯愆痛殁不同𠔃恩有偏

    誰說碩𠔃知此𡨚

    使是詞果出伯竒則伯竒不得希扵舜矣

    余為之𥙷云

霜鮮鮮𠔃草戔戔兒獨履𠔃兒宿野田衣荷之葉𠔃

葉易穿採楟花以為食𠔃食不下咽嗟兒天父𠔃天

胡有偏我不父順𠔃寧不兒憐履晨霜𠔃泣吾天

     先生此詞與凱風之母氏聖善我無令

     人羑里操之臣罪當誅天王聖明同一

     意也

   别鵠操并引

    琴操有别鵠操謂啇𨹧穆子娶妻五年無

    子父母欲其改娶其妻聞之中夜悲嘨穆

    子感之而作是操也

雄鵠于于雌鵠舒舒两鵠比翼其巢同株三見𣗳葉

榮而枯嗟爾比翼而不生雛比翼将乖雌雄覊孤

夜雌嘯雄将SKchar如寧為不雛死作两孤不願八九子

為秦烏

     崔豹註元詞曰将乖比翼隔天端山川

     悠逺路漫漫𭣄衾不寐食忘飡後仍為

     夫妻如初

   雉朝飛并引

    琴操有雉朝飛多指牧犢子之作據楊雄

    𠩄記則曰雉朝飛者衞女傳母之𠩄作也

    衞女嫁齊太子中道太子死問傅母傅母

    曰且徃當喪喪畢女不肯歸終之以死傅

    母悔之取女𠩄自操琴於冢止鼓之忽有

    雉出墓中傅母撫雉曰女果為雉也言未

    畢雉飛而起故其操曰雉朝飛子以牧犢

    之歎不如衞女之善死有𨵿世教也故賦

    以補舊樂府之缺云

雉朝飛一雄挾一雌雄死雌誓黄泥歸衞女嫁齊子

未及夫與妻青縭綰素結一死與之齊人言衞女蕩

且離烏得冢中有雉飛琴聲鼓之聞者悲

   精衞操并引

    按述異記昔炎帝女溺死東海中化為精

    衞鳥日㗸西山木石以填東海怨溺死也

    余悲其志為作精衞詞入琴操云

 水在海石在山海水不縮石不刋衘石向海安口血

 離離海同乾

      古人賦精衞詩者稱王建詩意尋常讀

      先生此作則建詞劣矣時和先生詞者

      數十家惟崑山郭翼陸仁二人在先生

      選列

      翼詞曰

      東海水雖大精衞心不移㗸石填海有

      滿時有滿時海有厎吁嗟人心不如海

      仁詞曰

      精衞两翼大飛向海波去口㗸石子不

      知數山髙髙海深深山髙海深石自沉

    石婦操并引

     石婦即望夫石也在䖏有之詩人悲其志

     與精衞同不必問其主名也予為詞𥙷入

     琴操云

 峩峩孤竹崗上有石魯魯山夫折山華𡻕𡻕山頭歌

 石婦行人㡬時歸東海山頭有時聚行人歸啼石柱

 石婦岑岑化黄土

    湘𤫊操并引

     博物志舜陟方死于蒼梧二妃死于江湘

     之間俗謂之湘君湘旁有黄𨹧廟事雖不

    經而楚詞扵九歌有湘君湘夫人之辤故

    余亦𥙷入琴操云

湘之水𠔃九支湘之山𠔃九疑皇一去𠔃何時歸攀

龍髯𠔃逐龍飛生同宫死同穴招皇衣𠔃復皇轍九

疑水九疑山九疑轍迹在其間望飛龍𠔃未来還湘

之淚𠔃成水湘之石𠔃成班

     自古詩人皆用竹班未有用石班者先

     生句律新妙𩔖此

   箕山操

箕之山𠔃可耕而樵箕之水𠔃可飲而㳺牽牛何

来𠔃飲吾上流彼以天下譲𠔃我以之SKchar世豈無

 尭𠔃應尭之求吾與尭友𠔃不與尭憂

      先生擬琴操凡十首有介山汨羅

      曹娥㺯操皆逸箕山一操又先生和永

      嘉李季和之作也

      李詞曰

      箕山之陽𠔃其木翏翏箕山之冢𠔃白

      雲幽幽彼世之人𠔃孰能遺我以憂雖

      欲従我𠔃其路無由朝有人𠔃来飲其

      牛

      世稱兩操乃敵手棋也而先生之詞為

      婉云

    獨祿篇并引

     古樂府獨祿篇為父報仇之作也太白擬

     之轉為雪國耻之詞予在吴中見有父仇

     不報而與之共室䖏者人理之㓕甚矣為

     賦此詞以激立孝子之節云

 獨祿獨祿惡水濁仇家當族孝子免汚辱孝子軀

 幹小勇氣滿九州㧞刀削中睨父仇父仇未報何面

 上父丘⿰氵𭝠仇頭為飲器臠仇肉為食嘬頭上之天𦆵

 可戴

    公無渡河

 公無渡河河水深𠔃不見泥公身非水犀烏風黒浪

欲何濟公不能濟横帆在河西青頭少婦泣血啼

有年不死将誰齊公死何𤫊伯妾死何𤫊妻

     先生此作又率之以同歸之義旨意正

     大不徒尚其詞

   桓山禽并引

    古樂府有上留田行上留之地有父死而

    兄不字其弟者鄰人為其弟作悲謌以風

    其兄南俗兄違父命而虐其庶弟扵父死

    之後者徃徃有焉故賦桓山鳥以繼上留

    樂府云

桓山鳥鳴聲一何悲嚴父戒二子分財無嫡支父死

 未𦵏命一遺两枝荆華摧一枝嗚呼桓山鳥鳴聲實

 堪悲死隔别生流離百鳥聞之為嗟嗞

      說苑桓山之鳥生四子羽翼巳成乃離

      四海哀鳴送之今有哭者其音甚悲非

      獨哭死又哭生離佀桓山之鳥也使人

      問哭者曰父死家貧賣子以塟将與其

      别也

    烏夜啼并引

     古樂府烏夜啼者宋王義慶妓妾報赦之

     詞予為𥙷之而少見規誡之義云

 蘢葱髙𣗳青門西夜夜棲烏来上啼報君凶報君喜

願君髙𣗳成連理啼烏夜夜八九子莫使君家髙樹

移烏生八九烏散飛 夜夜一本作夜生

   野雉詞

野雉異𠔃家雞雉将雛𠔃栖栖嫁劉季𠔃逐季飛不

逐季𠔃季狐疑羽翼成𠔃兩口苦無違

     漢吕后名雉字娥姁漢人避后諱呼雉

     為野雞詩意譏野雞之不𠯁為家雞季

     疑之是也两口指諸吕也

   旦春詞

兒為王母為囚旦春暮春無時休天髙地厚日月流

母苦不得従兒㳺漢家謀臣張留侯老人立𦤺啇山

 頭君王輕信羽翼愁十年身後知安劉髠鉗之人何

 以留

      詩意咎髙祖之智䏻知勃之安劉而不

      能知雉之困人彘逺為人SKchar地也且又

      輕信張良一時詭計㡬為滅劉之舉詩

      之言簡而志博也如此

    繋子詞

 車驅驅鄧家孥長繩繋野𣗳小兒泣𫩜𫩜泣𫩜𫩜父

 一顧可柰胡弟兒在手不可俱父再顧眼血枯行人

 斷繩走匍匍

      先生嘗作鄧郭論曰愛子忘親者

      也愛親滅子者亦豈人道㢤郭巨埋雛

      鄧攸繋子皆非孝弟之道也慈孝非二

      理父子兄弟皆天性二子者獨明扵母

      弟之天而暗扵子天何耶推其忍去啜

      𡙡不逺則其愛母念弟亦豈得為孝弟

      之純㢤徃史謂天絶攸嗣為天有知其

      說是巳或有難曰天絶攸嗣是巳巨非

      孝道天何錫之金曰天賜巨金是天之

      慈扵巨兒而資其孝扵母也母得資其

      養而子得全其生是天不欲以逆為孝

      也吁天不欲以逆為孝則豈欲以逆為

      弟也耶觀此則知先生之詩有感乎逆

      倫也巳

    眉憮詞

 朝畫眉莫畫眉畫眉日日生春姿長安己知京兆憮

 有司直奏君王知君王毛舉人間事不咎人間夫婦

 𥝠

      先生嘗議畫眉事曰情勝禮者闉闥之

      常敞畫婦眉情勝禮也雖然視如睪卧

      庭畫眉殆未過也抑余有疑敞者敞與

      廣漢延壽齊名稱而敞獨䏻自全惲黨

      之奏亦危矣獨𥨊不下吁何以得此扵

     寡恩之主㢤當有司奏憮眉事敞復何

     恃曾不効宋大夫遷諱之辭過畫眉之

     對誠而不欺婉而中理况甚乎曰斥鴻

     寳議羙陽之鼎剛正風操𠯁以重漢上

     獨惜敞良有以夫

   結襪子并引

    古樂府有結襪子大抵言感恩重而以命

    相許也太白擬之亦然余以結襪子屬張

    釋之釋之天下稱賢故予為是詞𥙷入樂

    府云

漢家九陛飛秋霜公卿㑹立朝明堂王生何人談老

 黄廷辱廷尉理不當廷尉跪結襪有如壮夫出⿰𧾷𭑃

 面無慙色神洋洋君不見黄石公進張良夏侯章低

 孟嘗長者之名従此𫾻

    栢谷詞

 栢谷險君勿趨君一趨龍為魚漿長豈識真龍軀頼

 爾老婦能輓夫論報不賜誅漿長本無辜舉之羽林

 郎大将軍可奴

    鴻門㑹

 天迷𨵿地迷户東龍白日西龍雨撞鍾飲酒愁海翻

 碧火吹巢𩀱稧㺄黯言范增項荘照天萬古無二烏殘星破

 月開天餘此言沛公當獨王天下羽不得分也座中有客天子氣左股

七十二子連明珠軍聲十萬振屋瓦拔劍當人面如

赭将軍下馬力排山氣卷黄河酒中瀉劍光上天寒

彗殘明朝畫地分河山将軍呼龍将客走石破青天

撞玉斗

     先生酒酣時常自歌是詩此詩本用賀

     軆而氣則過之

   紫芝曲

啇山巍巍上有紫芝採芝可療飢何獨西山薇西伯

養老去古遠而獨夫殺士吾将疇依夘金之子海内

威羅絡齮齕音蟻将奚為平生不識下邳兒肯随漢

邸同兒戯祿里綺里無人知

      祿里在洞庭包山盖四老之舊居皮日

      休有祿里詩一作甪里先生嘗論四老

      人者秦皇漢帝之不可迹而招者也使

      為子房一呼而至子房之奴不翅也豈

      𠯁以為四老人㢤子房之𠩄呼者老人

      之贗者也盖子房一時巧術借人間四

      老以動漢廷如優者之衣冠面目髭鬂

      為孫叔敖而出者漢祖驚見以為真而

      太子之羽翼遂成豈料其為贗也㢤漢

      廷諸人罔有覺者堕良之術深矣太史

      公闕而不錄其知良之𠩄為者歟

   金䑓篇      禮重一作禮士

髙䑓起朔方金色照天光上有七十二鳳凰金鼎玉

食髙頡頏王不居志獨苦拜師禮重心愈下群賢起

南西東國耻一洒黄金空十年燕雌今日雄君不見

姑胥何用黄金屋壄鹿穿花豕㗸蓐

     越書稱越勾踐以黄金樓楣獻吴夫差

     夫差因獻楣遂以黄金盡飾樓以自敞

     其國淮南子載桀亡證云犬𥼶淵豕㗸

     蓐

   吴鉤行

吴人殺二子釁成雙吴鉤吴王食賞令不識鉤中愁

 臨鉤呼二子飛来父心頭百金何𠯁報萬户當封矦

 佩𩀱鉤比明月爲君嬖者斬䜛者刖制諸侯開伯烈

 千秋萬𡻕光不滅

    胭脂井   趾一作尾斜宫人冢

 井無水荒龍椅不得如巴馬子仰天夜見黄姑星水

 厎嘍嘍話紅SKchar井中之人不殉死宮人斜在雷唐趾

    平原君      跛汲一作跛者

 平原君起朱樓羙人盈盈樓上居跚(⿰足冊)跛汲彼何

 叟羙人一咲槃跚(⿰足冊)愁門下士引去不可留羙人髙價

 千金直千金不惜羙人頭君不見帷中婦女觀跛者

 一𥬇五國生戈矛

    春申君

 春申君見利重見理蒙保相印封江東李家女兒入

 楚宫春申㓕國并滅嗣舍人入相遺腹子

      先生嘗語李園之事與吕不韋等耳其

      女弟遺腹盖非春申君之𠩄幸也

    聶政篇

 齊國壮士儕要離念母與姊生慈悲既而母死姊同

 屍烏乎丈夫一死泰山重胡為輕付市井兒

    易水歌并引

     儒門五尺童羞談荆卿以其刺客之靡也

     然予觀魏王沈事未嘗不廢卷三太息沈

    之忍亡其主也然後知卿之矢死報知已

    較然為古義俠不可少也故君子追論燕

    俗之長急人之義本扵卿之遺風古今詞

    人多拙卿而予猶以是取卿云

風瀟瀟易水波髙冠送客白峩峩馬嘶燕都夜生角

壮士悲歌力㧞削百金買七尺八銛凾中目光射

七尖樊扵期首先生老悖不𠯁與灰 -- 灰 面小兒年十三事大

謬無必取先機一發中銅柱後客不来知柰何狗屠

之交誰比數太傅言議謀中竒竒謀拙速寧工遲可

憐矐目舊時客撃筑又死髙漸離鎬池君璧在水龍

腥忽逐漁風起滄海君猶祖遺筴孰與千金買方士

烏乎荆卿荆卿雖俠才俠節之死心無猜君不見文

籍先生賣君者桐宫一泄曹作馬

       巳上凡二十六首或述古樂府舊

      SKchar𥙷古樂府𠩄缺上至精衞之古憤

       下及刺客之悲歌而羙刺存焉勸戒

      彰焉讀者有𠩄感彂則事父事君而

       天倫無不厚矣




鐡崖先生古樂府卷之一